小説家にならない

回首页

马里奥的未知城市之旅

5.1.1 分歧
上一章 | 回目录 | 下一章


第五章第一部 未知城市中学的悲剧
第一节 分歧

  四月,未知城市的学校又重新迎来了开学的日子。随着逐渐变得温暖的阳光的到来,学生们又陆陆续续地踏进了校门——托克也不例外。
  “哎,无论怎么说,托克还是要上学的啊。”马里奥说道,“现在我才发现,原来在我们中间只要缺少一个人,那就不能叫做‘马里奥一伙人了’。”
  “是啊,尤其是在我们中间,少了思维敏捷的托克呢。”路易基打了个哈欠,懒懒散散地说道,“哎,虽然看他只不过是一个小小的板栗籽罢了。”
  “真不知道那个黄耀西怎么样了。他也是众耀西中的一朵奇葩。”随着一声回车键的响声,苦怕说道。
  “不过我更喜欢这种懒懒散散的生活。”路易基又打了个哈欠,“想当年我还是个不谙世事的少年,在纽约那繁华的街头与马里奥哥哥四处奔波,寻找修水管的工作。”
  “是啊!”马里奥说道,“不过我记得那时候我们还经历了一些什么特殊的事情……”
  “哦。”路易基不耐烦了起来,“或许吧。”
  “但愿你们能回忆起来。”苦怕站起身来,“呃,已经下午四点了,我想托克马上就能回来。”
  十分钟后,随着清脆的开门声,托克映入的大家的眼帘。
  马里奥见到了托克,高兴地拍了一下托克的头:“你还是那么精神呀!如果现在给你一朵火力花,你一定能把库巴打出地球!今天晚上让我们大吃一顿蘑菇王国料理吧——看我的炖蘑菇和蘑菇汤的手艺!你们未知城市人可是很少能吃到这样的菜呢!”
  “怎么,你想把我打出地球?”随着一声清脆的玻璃破碎声,库巴和库巴军团里的几名板栗仔再一次拜访了马里奥家。
  “库巴!”马里奥攥紧拳头,脸上满是愤怒的表情,说道,“你该不会是来偷星星的吧!”
  “我已经有神秘之星了,笨蛋马里奥!你看,就在这里。这么说,离我致富的道路已经不远啦!好了,埃乃斯库,你去叫其他板栗仔来一起把马里奥家的窗户修好。”说罢,库巴大笑了起来,笑声传遍了马里奥家的每一个角落。
  “这是从哪里得到的?”托克问道。
  “好吧,我就如实地告诉你们。反正就凭你们这群笨蛋也不会得到神秘之星的。这个神秘之星来自于一位诺可龟的手中,他看起来很年轻,风流倜傥。我们初次见面时,他就大加赞扬了我一番,还说我很适合当一名风流人物呢!”库巴得意洋洋地说道,“他还告诉过我,他是人力调查局的一名调查员,如果我能把自己的个人信息全部给他,我就能获得一颗神秘之星。”
  “笨的不是我们,而是你。”托克朝库巴瞥了一眼。
  “为什么?我不是得到了一颗神秘之星吗!你小子还嘲笑起我来了?”
  “你居然把个人信息全部泄露出去了。你要知道,在未知城市,泄露个人信息代表着什么!你就等着吧,这几天绝对会有一群不明人物登门造访的。还有,依我看这颗神秘之星八成是假的。”
  “那倒不是呢。”马里奥说道,“看,无论是光泽,还是质地,都与我所收集的神秘之星一样。库巴,我可真应该佩服你呢!”
  “我这里还有更厉害的东西呢!”库巴这次的笑声足以能把整个楼房震碎,“我从一个偏僻的图书馆里找到了未知城市第一中学的谣言集。我昨天提心吊胆地读完后就再也不敢翻开这本书了。今天我心情好,就把它送给你们吧!”
  “那真是不胜感激。”马里奥虚伪地说。
  “总之,我会让你们输得心服口服!自从我对碧奇公主失去兴趣以后,便想学学小黑山三人众,来掠夺一下财富了。反正我也不是这里的常住人口,大不了被发现以后就搬家。好了,我要离开这个鬼屋子了,有时间我会继续光临的。”
  等他走后,马里奥指着窗户喊道:“真是一只无可救药的老乌龟!”
  “不过那颗神秘之星还真的挺像是真货的呀。”路易基说道,“我们是不是可以把它给抢回来?”
  “唉,算了,库巴来趟这里也不容易。”苦怕笑道。
  托克那放出光芒的眼睛盯着马里奥一伙人许久,最后终于激动地说出话来了:“如果不介意的话,想要知道我们开学第一天都学了一些什么吗?”
  路易基见状,立刻摆起了手,然后慵懒地躺在了床上。但是马里奥却睁大了眼睛,希望托克继续说下去。
  “嗯,今天我们的化学老师教给我们一些新奇的化学方程式呢!比如说那个碳与氧气的两种化学方程式。还有,今天我们数学学了求导呢!”
  “初三年级就开始就学这些吗?”马里奥故意摆出专业的样子,问道。
  “嗯。可惜,我们学校的校风还是一如既往的差。今天我差点儿就被一群班上的‘黑社会组织’欺负。”
  “什么,班上还有这些组织?”马里奥把嘴张得大大的,略带愤怒地说道道,“如果他们再欺负你,我和路易基就会把他们给烧焦!”
  “我发誓你绝对办不到。”托克叹口气后说道,“阴险的彼得·库帕就是出自那群所谓的‘黑社会组织’。”
  “他们究竟是干什么的,为什么被称作‘黑社会’呢?”路易基疑惑地问道。
  “噢,无非就是经常在班上骂人,然后找一帮同好寻衅滋事罢。可是他们却往往是班中最受欢迎的,原因就是老师说他们‘爱表现自己’。他们往往拥有最高级的手机,最高级的球鞋,并且每个人基本都有不止一个极为要好的女朋友——唉,一群诺可龟和耀西追求这些干什么。”
  “真是胡闹。”马里奥摘下了自己的帽子,说道,“这种人可比老乌龟库巴还惹人讨厌。”
  太阳那最后一丝红色的光辉照进了马里奥一伙人的家里,现在太阳已经快在天边的地平线上消失了。夜晚就要来临。
  马里奥的屋中又是一阵平静。然而,托克的手机的响声还是打破了这平静而骇人的气氛。托克急急忙忙地打开了手机,只见上面写道——

  从明天开始,二、三年级的学生停一周课。
  ——班主任库帕德老师

  虽然夜幕已经降临,但是窗户外仍然有许许多多的学生在溜达——因为天已经黑了的缘故,他们看起来像是会动的影子一般。
  托克似乎对这个突如其来的通知充满了感激之情——因为托克并不是一个喜欢上学的板栗仔。然而,对此感到惊奇的并不只是托克一人,就连马里奥兄弟,以及在厨房里做饭的苦怕都问声赶来,脸上满是疑惑。当苦怕回到厨房做饭的时候,马里奥一伙人又开始讨论起这个看似微不足道的事情了。
  “其实这件小事看似微不足道,但是为什么学校并没有给出放假的理由?”马里奥问道。
  “谁知道呢!不过这可真是一件好事呢,能白放几天假。”托克说道。
  “这么说我想这两个年级或许出了些事情吧。”路易基坐在床上,“毕竟这不是法定的假日。”
  “我想应该不会。学校这么安全的地方为什么会出事。”马里奥说道。
  “会不会是那些所谓的‘黑社会组织’干的?”路易基突然激动地从床上跳了起来,食指指着马里奥,充满自信地问道。
  “喂,班里的那些黑社会组织的权利总不可能大到让整个两个年级放假吧!”马里奥反驳道。
  “不过这两个年级的确有一个共同点,就是他们在同一座教学楼内。可能是这幢教学楼要装修的缘故吧。”托克说出了自己的猜测。
  随着厨房门打开的声音,几盘蘑菇王国餐被端到了桌子上。马里奥一伙人放下了这个问题,去吃饭了。大家的话题又回到了日常琐事——苦怕在未知城市的生活,蘑菇王国的文化以及托克在新班级的同学。
  这时,电视里的新闻引起了大家的注意——明天,全部未知城市中学的校长和重要校领导都要在未知城市会议中心召开教学研讨会。
  “这么说,或许托克的学校是因为这个才放假的。看来这件事情已经不用追究了。”马里奥放心地说道。
  饭后,因为太无聊的缘故,大家用扑克牌来消磨时间。当时钟指向“十”时,虽然外面还有些许的诺可龟在闲逛,或者是成群结队的板栗仔在散步,但是马里奥一伙人却熄灭了卧室的灯,开始用睡觉来结束这平平淡淡,无聊至极的一天。
  初夏的蚊子总是那么烦人,它们悄悄地外面进到屋子里来,然后在马里奥一伙人的耳边“嗡嗡”地叫着。
  “真是烦人!”路易基不满地抱怨道,“我根本就睡不着!我记得刚才库巴给了我们一本书吧,为何我们不去看看那本书呢?”
  “唉,真是拿你没办法。”马里奥说着,从他的身边顺手把书递给了路易基。然后招呼大伙儿爬起来,一起来看这本破旧的书。
  “看来未知城市第一中学已经建立了很久啊。”马里奥不由得发起了感慨,“据说这是一所1882年建成的学校?”
  “是的!”托克说,“不过,这所学校从当时走到现在也极为不容易呀。虽然他是一所很优秀的学校,但是总是有许许多多的谣言。”
  “你看,这里不就有一个吗?”苦怕说着,拿手指向了“恐怖事件”这一栏。上面写道——

  1972年4月2日的晚上,未知城市第一中学的交响乐团里的学生们提前排练完了当天的内容。出于无聊,他们打算回到各自的教室里去自习。但令人出乎意料的是,一名学习教室在斯托克教学楼四层的学生在上楼的时候发现了楼梯上贴着了印有“斯托克教学楼的悲剧”的纸条。由于四楼的灯没有开,因此那名学生只好提心吊胆地摸黑进入走廊。出于害怕以及照明,他打算立刻把灯打开,然后寻找楼下的教室自习。但是,正当他路过走廊边的教室的时候,却发现里面躺着一位已经死了的诺可龟,并且在地下写有一个复杂的数学公式和一个五角星。最巧的是,当天所有的校长都去开教学研讨会了。而这名学生,也就此下落不明。这个楼的四层从此被封。直到十二年后,也就是1984年,这个风波才完全过去,这幢教学楼的四层也因此重见天日。

  “哎呀,太可怕了!”路易基看完了以后,吓得缩成了一团。
  “依我看,这全部都是无稽之谈。”马里奥不屑地把书往旁边一扔,然后盖上了薄薄的辈子。我们还是赶紧睡觉吧!”
  正当大家快睡着的时候,电子邮箱的声音还是让所有的人都醒了过来——这真是一件比蚊子更烦人的东西。当马里奥看见寄信者是黄耀西,而不是广告时,那烦躁不安的情绪总算是缓和了一些。

  我刚刚打听到托克明天放假——我相信你们还没有明白到底是怎么回事,不过我明天会来你们家向大家解释下放假的原因——虽然我现在还没解开,但是这件事情的发起者已经匿名寄给了我一封密码信。
    爱你的黄耀西

  “黄耀西这家伙真是的,还非要写个‘爱你的’。”马里奥抱怨道。
  或许是因为时间太晚的缘故,马里奥爬了起来,简简单单地回了一个“请过来吧”,便又躺下去睡觉了。
  如果除去蚊子,那这真是一个又是一个和平又完美的夜晚。房间外,街道的路灯仍然亮着。外面也不像刚才那么热闹了,有的仅仅是虫子们的叫声——安详的气氛笼罩了整个斯科特小区。
  但是没有人知道,这安详而又宁静的环境,却是整个事件的序幕。

上一章 | 回目录 | 下一章
Linux ver.
系统开发:[email protected]狗头处刑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