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説家にならない

回首页

马里奥的未知城市之旅

5.1.10 真相
上一章 | 回目录 | 下一章


第五章第一部 未知城市中学的悲剧
第十节 真相

  ……
  ……
  ……但是倒下来的,不是路易基,而是锤子龟——虽然没死,但是这一发子弹足矣让他昏倒一阵子了。
  “戴上墨镜和围巾,然后背着光,这就是迷惑他人的效果啊。”站在倒下的锤子龟的后面的诺可龟,摘下了墨镜,解开了围巾——然而他根本就不是诺可龟,而是黄耀西。
  众人都惊呆了。但是,那位赫多克里,却感到紧张与不安。
  “难道不是吗,赫多克里?不,我还是叫你纳多科·库帕更好吧,嗯?”黄耀西依然冷静沉着地说道。
  “我曾经说过了,这个世界上没有人能骗得过我名侦探黄耀西的眼睛的。你还是把所有事情都供认下来吧。”
  寂静的气氛仍然在众人的头上飘荡,只闻得风声与树叶声。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马里奥支支吾吾地说。他好像被突如其来的情况吓到了,原先的病又复发了。
  “我们的两位敌人,一位正倒在我们面前,另外一位则在车里睡得正熟呢。”黄耀西一边说,一边从背包里拿起了自己的手机,叫救护车过来。
  然后,黄耀西带领大家进入到了马里奥的房间,让马里奥躺在沙发上后,便开始了自己长长的“演讲”——
  “其实这个案件并不复杂——相反,它很单纯。只不过因为中间套有许多分支事件,才让它显得非常神秘而又复杂。那么,我就按照整个事情的时间顺序,把这件事情重头到尾地说一遍吧。”黄耀西说道,“我希望你们能静下心来听着。”
  “您想说什么,我洗耳恭听。”苦怕带着略微讥讽的口气说道。
  “其实我们曾经去过你家——纳多科——当我在电脑上看见了你的那个日记以后,就能推测出事情的起因了——事情的起因就是你曾经被委托抄写乐谱和小说。当听到如此高额的奖金以后,你便禁不住诱惑,去做这些奇怪的事情了。
  “但是之后,你越来越感到事情不对劲——尤其是在小说上做记号这种事情。你便潜下心来研究这些,最终发现原来委托人是你所憎恨已久的那帮‘黑社会组织’。”
  “原来纳多科·库帕已经憎恨他们很久了啊。”路易基自言自语道。
  “这时,纳多科便打算干掉那个打算和他见面,并取走他所抄写的小说的那个组织人员——虽然我不知道纳多科是否已经想好了那个方法,但是当纳多科与他在教学楼五层见面的时候,却发现那个诺可龟与纳多科自己长得惊人地相似。然后纳多科便把门闯锁上,然后以同他喝茶为由在茶里下了安眠药,然后从其他地方找来柴,把那个诺可龟憋死在了自己的教室里。其实这时的第一个疑点就已经出来了——那个奇怪的数学公式其实并不是那个死者亲手写的,因为上面有涂料的成分——也就是说它并不是死亡讯息。那写下它的究竟是何人呢?
  “我们先抛下这个问题,看看剧情之后是怎么发展的。这之后,你便彻底地消失在了人们的视线中。这也许就是为什么库帕·库帕尔会发那张寻人启示的目的吧。但是你却一直在监视着你周围的人。你伪装过三个人,第一位是克里斯蒂安·库帕,第二位是那个戴着墨镜,围上围巾的诺可龟,第三位则是赫多克里·库帕。你为了防止自己的身份被泄露,因此戴上了墨镜,围上了围巾,让大家认不出你,并订了一个高级套房,背对着光坐着,然后以克里斯蒂安·库帕的身份叫上了库帕·库帕尔,同他玩Wii。”
  “这么做的意义何在呢?”托克问道。
  “说白了就是想让库帕·库帕尔为自己提供一个不在场证明。因为服务员曾经说过其他两套房间都是空着的,而且纳多科·库帕曾经说过失踪前一天的晚上要去旅馆玩Wii,所以理所当然库帕就会认为同他玩Wii和同纳多科·库帕玩Wii的人是同一个人。而事实上,失踪的那天晚上,纳多科根本就没有和任何人玩过Wii,只不过是在杀掉那个诺可龟以后在旅馆里开了一间房而已。”
  “这么说,这么做的原因只不过是为了扰乱调查?”苦怕问道。
  “是的。因为纳多科·库帕基本没有任何通讯工具,所以这应该只是一种拖延时间的手段。但是纳多科在旅馆里的目的也不仅仅只是为了这个。你还记得我们曾经见到的那套有着许多洞,拼接起来以后为‘I think you are the killer, aren’t you, DAD?’的报纸吗?那应该就是纳多科给自己的父亲写的信吧。因为库帕尔曾经提到过,纳多科的父亲和校长简直就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其实他们不是‘像极了’,而是本来就是同一个人——不过这只是最近几个月成为‘同一个人’的。当我们进入到校长被杀的现场以后,发现所有的东西都有着很不和谐的地方——比如书积灰,还有草稿纸里爬出蟑螂之类。吉·奇诺比奥曾经说过,最近几个月来校长总是不工作。这么说那我们就可以猜想得到,其实是纳多科的父亲暗地里杀死了之前同他长得很像的校长,然后自己当上了校长。这样几乎所有的人也不会发现这种事情。——你看,在辅佐了那么长时间校长的吉·奇诺比奥不就完全没有发现了吗?”
  “你完全没有证据!”纳多科·库帕说道。
  “其实我们今天早上刚看到在黑社会组织的宿舍楼内贴着一个悼念逝者的海报——如果你愿意的话,我们可以两天以后去看看那个被悼念的人到底是谁,怎么样?”
  “你即使看了也完全没有用!”纳多科不甘示弱,“即使那个人与我长得一模一样,那也有可能是别人杀的呀!你有什么证据说是我杀的?”
  “说起证据,知道我为什么推理出来你曾经在高级旅馆里呆过呢。那真是再简单不过了。我们早就把你父亲的回信给拼接好了。如果硬是要查的话,我可以查出你父亲的笔记到底是什么样子的,再同那封信的笔迹作个对比。如果你还是不满意的话,我甚至可以查一下那封信上都有谁的指纹。”
  “那你也无法证明最开始的那个诺可龟就是我杀的!”纳多科的语速变快了许多,“那天我刚刚放学就回家了,之后我在旅馆出现只不过是因为我不想上学而已!”
  “哦,那真是抱歉了。”黄耀西突然换了一种语气,“可能是我错了。”
  “我就说嘛,那肯定是你错了。”纳多科又心平气和了起来。
  “不过,我记得你是一名生活委员。你是不是那天门没有锁好,然后让其他人进来了?”
  “不可能。我记得很清楚,那天我锁好了门,并且关好了窗户。”
  “哎呀呀,你刚才不是说你刚刚放学就回家了吗?”托克顿时反映了过来,然后眯起眼睛,冲着托克笑道。
  纳多科突然意识到了自己的口误。他先是呆呆地在地上站了几十秒钟,用空洞的眼神扫了每个人一眼。然后低下了头,跪在了地下。他虽然没有哭,但是说出的话却断断续续的,可见这些话全部都是发自内心的话语——
  “我是一个很爱正义的人,从小就天天在电视机的面前为正义加油。而这一次偶然的机会却能让我在现实中来对抗邪恶——这正是我梦寐以求的事情啊!那天晚上,我用烧柴的方法杀死了那个邪恶的诺可龟,正在想第二天该怎么上学的时候,却发现班主任给我们发了一个放假的短信。这时我才意识到,可能是有人在暗中帮助我,这或许就是我的父亲吧——正如黄耀西所说。而这之后我进入到了旅馆,开始同父亲交流了起来。
  “起初,他故意装作不知道我杀人的事情,但是在我的逼供下,他最终承认了那次放假的确是他的所作所为,并且还告诉我他杀死了前校长,因为他从某种情况下得知了这所学校里藏有一颗神秘之星,想利用校长的职位来夺走它。
  “听完我父亲的所作所为以后,我的头脑里便‘嗡’的一声,顿时混乱了起来。我才知道,原来我的父亲也是黑社会组织的一员。我二话不说,找来了一个锤子砸死了他。令我诧异的是,他在发现自己即将被砸的时候却完全没有缩壳——这点真的令我很意外。
  “不知道你们还记不记得那个数学公式。其实那个数学公式便是找到神秘之星的钥匙。根号代表的是柜子,那个‘根号下的星星’便是放置神秘之星的柜子的正确位置——我相信总有一些优秀的侦探能发现公式里隐藏的奥秘的——而你们便是那些优秀的侦探!其实那是我当天晚上才从校园里拿回家的。——至于那颗神秘之星的位置,其实就在我们教室的讲台里藏着。不过,至少我为了正义干掉了两个内心邪恶的坏蛋——哈哈哈哈!”
  “混蛋,你认为你做的事情很光明吗?”路易基大吼道——路易基很少会生气。
  “难道不是吗,绿帽子兄弟!亲手制裁邪恶的力量,那可是我梦寐以求的一件事情呀!”纳多科越来越激动,他的眼神也不再空洞。相反,他就像是一个刚刚读完笑话的人一样,大笑了起来,声音越来越大。
  “或许,你的父亲早就发现了藏在柜子里的神秘之星,只不过他知道你是一个喜爱正义的人,因此并没有把它拿走。我知道你们的家境并不好。我想,你的父亲一定是被黑社会组织里的人的花言巧语骗了,才会加入那个组织的吧——他一定是想让你们家的家境好起来,好让你过上美好的生活。或许,他在被你杀死之前毫不反抗,正是一种赎罪——对你——这名热爱所谓的‘正义’——这种扯淡的词汇——的混蛋赎罪吧。”黄耀西越说越激动,以至于最后的“混蛋”完全喊了出来。
  纳多科没有再说什么。黄耀西立刻用电子邮件给未知城市警署发了一封信。然后,纳多科便被押送到了警局。
  在等待的这段时间里,纳多科没有丝毫的反抗。

上一章 | 回目录 | 下一章
Linux ver.
系统开发:[email protected]狗头处刑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