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説家にならない

回首页

马里奥的未知城市之旅

5.1.3 陷阱
上一章 | 回目录 | 下一章


第五章第一部 未知城市中学的悲剧
第三节 陷阱

  早上十一时整——在未知城市,四月的中午如同热带雨林般既潮湿又闷热。太阳高高地挂在天空,晒着所有过路的人们。无论是诺可龟,还是耀西,还是板栗仔,都宁可在这个时候呆在自己的家里,开着空调,躺在床上发呆。
  马里奥立刻跑回卧室,叫上了正在读书的路易基,然后就跟随黄耀西以及其他人一起离开了家。他们跑到了院子里的便利店随便买了点零食后,便就近拦了一辆出租车。
  “到未知城市第一中学,一定要快!”马里奥向司机催促道。
  托克所在的中学便是未知城市第一中学——是未知城市里最优秀的中学。
  “我们用不用先报警?”路易基问道,“是不是又出什么大事了?”
  “我想还是等我们到那儿摸清楚情况以后再报警吧。”黄耀西心不在焉地答道,“如果那封信只是一封恶作剧的话……”
  五分钟后,出租车便停在了未知城市第一中学的门口——与其说是门口,还不如说是花园。在这个中学的入口处,不仅摆放着许多盆各种各样的花,正中央还有着喷泉以及一颗翠绿的小树。马里奥急急忙忙地付了钱以后,便招呼剩下的人下车。
  但是当黄耀西快速奔向保安亭,并向门口的诺可龟保安阐明原因时,保安却说对此毫不知情。
  “斯托克教学楼内的学生正在上着课呢,现在不允许任何人进去。”那个诺可龟问道。
  “昨天我收到了一封通知,说已经放假了。”托克说道。然后拿出了自己的手机,“你看,这里是班主任亲自给我们发的电子信息!”
  “如果没有校长亲自署名的话,通知是不会生效的,板栗仔同学!”那个称职的保安继续说道,“总之,你们没有调查的许可,是绝对不能进入学校的。”
  “为什么会有这种事情?”路易基耷拉着脑袋,有气无力地说道,“哎,我到现在连事情是什么都不知道。我都快被太阳晒死了,还是先找个阴凉的地方歇歇吧!”
  与往常一样,没有人搭理路易基。
  “看来斯托克教学楼的学生还在教室里上课呢。”苦怕说道。
  “哎?那我现在应该赶紧去上学才对!都已经到中午了!”托克说着,便跟保安说明了情况,然后一溜烟跑进了学校。
  马里奥一伙人看见托克飞快地走进了教学楼,便放心地踏上了回家的“旅程”。而黄耀西——这位小有名气的侦探,则朝着与马里奥一伙人相反方向的地方行进——前往耀西岛的港口了。
  “唉,真是白跑一趟!”马里奥生硬地摘下了已经快湿透的帽子,“真没想到未知城市还有这种人。”
  “不过这还是为我们的无聊的生活增添了一丝‘乐趣’。我们就当今天是愚人节好了。”苦怕说道。
  “下次要是让我见到这个人,我一定要扔火球烧死他——这个人让我今天少睡了两个小时的觉。我回家的第一件事就是躺在床上睡觉,晚上之前就不用叫我起床了。”路易基装作一副很正经的样子,用手指着马里奥和苦怕,“我还是喜欢梦中那放松又充满未知数的世界。”
  马里奥、路易基和苦怕现在身处西摩大街。学校已经渐渐地离他们远去。今天的薄雾使学校很快就从他们的视线中消失了。因为是工作日,即使是这条繁华的大街也鸦雀无声——除了耳边会传过寥寥无几的汽车驶过的声音以外,几乎就没有任何声音了。这安静的气氛持续了十分钟以后,却有大家熟悉的声音传了过来。大家回过头来却发现是气喘吁吁的托克!
  “今天不上课吗?”马里奥吃惊地问道。
  “的确不上课。令我吃惊的是,虽然保安不知道这回事,但是全教学楼中居然没有一个人!”
  “我认为我们有把黄耀西叫回来的必要。”苦怕提议道。
  马里奥一伙人又在街上拦了一辆出租车。很快他们就前往到了未知城市的码头。他们找到了正在等候前往耀西岛的船的黄耀西。
  “黄耀西,那封电子邮件说的的确没有错!”托克紧张而又激动地向黄耀西说道。
  “看来这并不是恶作剧呀。”
  “那为什么保安会不知道这件事情呢?”
  “这只能说明在这个事件中,至少有一个人有问题——可能是保安,也可能是发信者。如果是保安的话,那一切事情就好阐述了。虽然是班主任发给你们的信息,但是我想他们也只是向你们传达上级消息罢了。也就是说,也可能是上级出了一点儿什么问题。”
  “如果外人进入这幢教学楼怎么办?”马里奥问道。
  “不是校长和重要领导人都去开教学研讨会了吗?那么这些人都不会过来了。因此,如果只是其他年级的老师或者学生过来的话,可能会只会认为这幢教学楼在整修,或者年级因为有什么事情而放假。不过,我们的第一步棋已经完美无瑕地走出去了。”
  “那么接下来我们该怎么办?”路易基问,“难道不能睡觉了吗?”
  “我们需要先处理这件事情。让我来总结一下吧。首先,那个放假通知的确很可疑,因为就像刚才保安说的那样,如果通知没有校长的署名,是不会生效的。其次,一般学校出事的话,警察应该在学校里严加把守,但是我们却没有看到警察的身影。也就是说,那个发信者为了在教学楼做出一些什么事情,而支走了整个教学楼的师生。而又因为托克没有在教学楼内看见任何异样,因此如果真的有学生打算进去自习,也应该没有关系。”
  “的确,我并没有在一楼看见什么异常的情况。”托克说道。
  “但是我们还是有必要到那个教学楼里。”黄耀西的脸突然变得严肃起来,“这所学校南边的大门比较宽敞,我们可以在那儿用缩小蘑菇来逃离保安的视线——不过缩小蘑菇的时限只有两分钟,所以一定要快!”黄耀西说罢,便拉着马里奥的手,冲着南门飞快地跑了过去。
  南门旁边的电线杆贴着一张引人注目的寻人启示——那张纸一点儿褶皱和撕破的痕迹都没有——显然是今天刚刚贴上去的。纸上面印了一张穿着未知城市第一中学校服的诺可龟的照片,并且在空白处印着——“我的弟弟纳多科·库帕自从昨天早上上学后便再也没回到家,希望大家根据图片帮忙找到他所在的位置”。旁边的署名是“库帕·库帕尔”。
  黄耀西看见了后,毫不犹豫地把它从墙上撕了下来,攥在自己的手里,说:“马里奥,等会儿我们应该找一下这个人。不过等我们处理完这起学校放假事件后再说吧。”
  马里奥一伙人轻松地用缩小蘑菇潜入了学校。正当他们变回原样时,有三位带着墨镜,穿着休闲装的啪嗒龟与他们擦肩而过。黄耀西又看了那张纸一眼,然后友好地对其中的一只啪嗒龟打招呼——
  “好久不见,库帕·库帕尔!”
  “黄耀西?”
  “是的,学校似乎出了一些什么案件……”
  “我想,你这个笨蛋侦探就不用插手了。快滚吧。”不知为何,库帕·库帕尔突然生气了起来。
  “是吗……不过这个案件……”
  “闭上你的嘴,懂?”
  “难道你没有发寻人启示么!”黄耀西提高了嗓音。
  “发没发管你什么事。我现在和俩朋友要去打篮球,给我滚开。”即使是骂人,库帕·库帕尔也仍然面不改色。
  “我遇到的案件与你有关。”黄耀西仍然在努力地控制自己的情绪。
  “凭你那邋里邋遢,欠揍的样子还想帮我处理什么案子吗?”
  “库帕·库帕尔,你给我安静一点!”马里奥看见黄耀西陷入困境以后,显出了自己那勇敢的一面,拿食指指向了库帕·库帕尔,“他所办的案件正是纳斗科……不对,纳多科·库帕的失踪事件。”
  “是吗,那真是太感谢了。”库帕·库帕尔一拳打在了马里奥的脸上,“虽然我不知道你是谁,但是你只要跟那个邋里邋遢黄耀西是一伙的,你就没有权力教训我。”
  马里奥被一拳打倒在了地上,但是他立刻爬了起来,做好了打架的准备。他拉上了路易基,打算教训教训这三个没有礼貌的啪嗒龟。但是这三个啪嗒龟却身手敏捷,没有火力花的马里奥兄弟无论如何都打不着他们。
  “你们两个,给我修理一下这两个老土鳖!”伴随着不知道多少句的脏字后,库帕·库帕尔喊道,“都什么年代了还穿背带裤这种东西!一看就叫人不爽。”然后,那两位啪嗒龟与库帕·库帕尔一起合力把马里奥兄弟按到了地下,对着他们进行了一顿狂打。
  最后,马里奥一伙人被打得在地上躺了许久。他只听见那三只啪嗒龟嘲笑自己的声音,以及一句“如果你在敢惹我,我就让我爸过来把你们抓走!”
  “呸!什么寻人启示!”马里奥回过神来,把那张寻人启示撕得粉碎,“黄耀西,那位库帕·库帕尔真的是你的同学?”
  “嗯,他虽然成绩在全班几乎垫底,但是很受同学们的欢迎——正符合所谓的“黑社会组织”。他的父亲是未知城市法院的院长,因此他们家很有钱,还很有权。他长期跟那群作风不良的学生交往,他们经常去欺负那些不追随潮流,或者过于‘土气’的人。他们经常以‘看你不爽’的理由欺负别人——不过对于我来说,不过他们现在想欺负我也欺负不成啦,我正在耀西岛学拳击呢!你现在明白为什么我要中途退学了吧?他那么一个头脑简单的东西也配进这所学校——真是多亏了他的高官父亲!”
  “我们还是赶紧到教学楼里为好。”马里奥说道。虽然马里奥感觉这个事件与库帕·库帕尔有着一定的联系,但是因为好奇心驱使,他们还是打算继续寻找真相。
  因为刚刚被打的缘故,马里奥一伙人只能蹒跚地走着。他们花了十几分钟才走进了斯托克教学楼。这幢教学楼总共有四层。其中,因为第四层是多功能教室和实验室的缘故,第三层到第四层的楼梯中间有一扇带锁的门。然而,这扇门因为已经在这里建了近十年的缘故,已经破旧不堪了。教学楼里死气沉沉的,许多学生的画和随笔杂乱地贴在了走廊两侧的墙上。其中,有些画是儿童画,却给这幢教学楼增添了恐怖的气氛。因为没有开灯的缘故,前三层几乎黑黢黢一片。但是出乎马里奥一伙人意料的是,透过从第三层到第四层的那扇带锁的门,能看见第四层的灯是亮的。但是门是锁着的,并且上面挂了一个写着“正在考试,请保持安静”的牌子。
  “今天学校内有考试吗?”马里奥问道。
  “我并没有听说有什么考试。”托克回答道。
  “不管有没有,这扇门的下面有个很小的洞——像是被老鼠咬过,因此我们可以吃了缩小蘑菇从这里钻进去。”黄耀西拿出了五个缩小蘑菇,发给了大家。
  大家轻轻地从底下钻过了这扇破烂不堪的门。出乎马里奥意料的是,这里里除了四〇五教室以外,其他的教室全都是敞开着的。每个教室都开着灯,但是窗帘却是拉着的,因此从外面看不出里面的教室发生了什么。
  “我们班昨天的化学实验课就在四〇五教室上课。”托克用近似耳语的声音向大家说道。
  “那么我们应该进去看看。”苦怕说,“哎,不行,这个门已经锁了。”
  “那我们还是撞开门吧——马里奥兄弟,我知道你们俩擅长这种事情!”黄耀西的头转向马里奥兄弟,一本正经地对马里奥兄弟说道。
  于是,马里奥在前,路易基在后,两个人一起用最大的力气顶撞这个门。门时不时地“咚咚”的声响。而后,随着“嘭”的一声,门被强行撞开了。马里奥一伙人看见了眼前的景象,不禁倒吸了一口凉气——
  有一只诺可龟倒在黑板的旁边。黑板上,有个用粉红色血写出的式子——

☆=2√(N1/N2+√S/N3)

上一章 | 回目录 | 下一章
Linux ver.
系统开发:[email protected]狗头处刑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