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説家にならない

回首页

马里奥的未知城市之旅

5.1.5 会见
上一章 | 回目录 | 下一章


第五章第一部 未知城市中学的悲剧
第五节 会见

  下午五点,太阳仍然高高地挂在位置城市的上空,只不过没有中午那么热罢了。街道上车水马龙——与其说这是一个大城市,还不如说这是一个发展迅速,居民富有的小镇子——在这里总是可以听到淳朴的居民们带有戏谑的谈笑声,抑或是一群人外出游玩的欢笑声,这里的居民与那生活在大城市里的快步调的上班族大相径庭。
  马里奥和路易基西装革履,各自拎着一个纸袋子,从服装店里走了出来。黄耀西正坐在外面的椅子上一言不发地思考着什么。现在马里奥兄弟的样貌已经不再是穿着背带裤的水管工了——他们换上了西装,摘下了帽子,甚至喷了点儿Channel品牌的香水。他们的样子活像是一个正规财团的头目。
  “这样如何?”马里奥一边整理着领子,一边对黄耀西说。
  “不错,你们看起来有做侦探的料——为了防止库帕·库帕尔认出我们仨,我们需要换一套服装。对了,我的背包里还有一副眼镜,为了防止库帕尔起疑心——路易基,你再戴个眼镜或许会更完美。还有,马里奥,你最好在头发上打一些发胶。既然你们是美籍意大利人,就一定会说意大利语——是把?库帕·库帕尔应该不懂意大利语,你只要跟他说一句意大利语证明你是个意大利人就好了。”
  路易基接过眼镜,把它戴上。马里奥从黄耀西的背包里拿出了发胶,生疏地朝头发上喷去。而黄耀西——这位喜欢伪装的侦探,也穿上了他原先在漫展cosplay用的诺可龟龟壳装。
  “好,我们现在找福尔穆特会合,然后一起前往第四十九街的别墅区。”
  “第四十九街?这让我想起了纽约的曼哈顿区。”马里奥说。
  “是啊,我记得洛克菲勒中心就坐落在那里吧!”路易基兴奋地说,“我们好像以前还乘电梯到过洛克菲勒大楼的顶层呢!那里的门票可不便宜。”
  “提到那里,我心里还有一种不祥的预感……”
  “不祥的预感?”路易基大吃一惊,“嗨,我记得我们以前天天都会去那儿转一圈呢!怎么会有什么不祥的预感呢!”
  晚上六点,三个人已经到达了第四十九街的别墅区了。这里不同于纽约的第四十九街——这里人烟稀少,但是如世外桃源般——道路两旁种植着树,虽然没有高楼大厦,但是密密麻麻地分布着形态不一的别墅。每个别墅都有犹如公园般的院子——里面有的种果树,有的种花,甚至有的还有游泳池。这里住着一群未知城市最富有的人。
  “哎,应该是这家吧。看,上面写着库帕·库帕尔的名字。”马里奥盯着门牌许久,说道。
  大家走进了这幢别墅的院子里。一股浓郁的花香立刻朝大家飘来。走在最前面的马里奥按了一下门旁边的门铃。
  “请进。”一个不耐烦的声音从别墅里传了出来。
  大家推开了门,走进了屋子内——这便是库帕·库帕尔的家。家里死气沉沉的,只有隐隐约约的流行音乐声音从房间内传出来。走廊上摆着各式各样的名牌鞋;阳台上放着好几个崭新的名牌篮球;餐桌上摆放着一个苹果公司出的智能手机和平板电脑。书架里还有从各个国家买回来的流行音乐光盘。
  “你们家可真富有啊!”福尔穆特朝房间内喊了一声。
  库帕·库帕尔应声从房间里走了出来。他经过走廊的时候打开了灯。当他发现有人问他家境的时候,他立刻高兴了起来——
  “是吧!这款鞋可是我父亲刚刚从中国带回来的乔丹系列的最新款,好像有五千人民币吧……不过我也不知道怎么换算成蘑菇币。现在我家长都不在家。你们来有何贵干?”
  “我是未知城市警署的一名警长,名叫福尔穆特。后面三位,一位是未知城市的著名侦探格林·库帕,另外两名则是从意大利远道而来的名侦探兄弟克劳迪奥·博凯里尼和毛奇里奥·诺诺。”
  “Sono un investigatore in Italia.”马里奥流畅地说道。
  这句话果然令库帕·库帕尔一头雾水。他立刻说道:“请问可以用英语跟我交流吗?”
  “咳,好的。我是一名来自意大利的侦探。”
  “你们来这里的原因是什么?”库帕·库帕尔问道,“那两名意大利侦探倒是让我想起了今天中午遇到的几个老土的智障——他们好像是水管工兄弟。”
  “我们只是想对你的朋友纳多科·库帕的死因作一些小调查罢了。”黄耀西模仿诺可龟的腔调说道。
  “听说你们两位并不是亲人,但是经常一起居住?”福尔穆特问道。
  “嗯,是的。因为他们家的家人在海外工作。不过我和他应该也算是有一些关系吧,以前都在帕特村居住。顺带一提,纳多科·库帕的父亲的工作时间极其不固定。还有一个有趣的事情,他的父亲和我们学校的校长简直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
  “至于线索,因为我没有目睹他的死亡,所以我也不知道。”库帕·库帕尔关上了一个社交网站的网页,开始一本正经地说道,“不过我不知道这算不算一个线索——前天我们中午就放学了。那天刚放学时他就一本正经地告诉我第二天要和同班同学在学校旁边的旅馆里玩Wii。不过昨天我一直等到了凌晨都没等到他回来——他不会回自己家的,因为钥匙还在我们家呢。”
  “奇怪了,为什么一定要在旅馆里玩Wii?”路易基故意用意大利式英语问道,“在家里玩难道不是更方便吗?”
  “对此纳多科还特地作了说明,那就是因为那个同学家今天有亲戚来。而旁边的旅馆的高级套房正好具备玩Wii的条件。并且因为人数很多,每人平摊一些钱也不过几百蘑菇币罢了。
  “对了,我还认识一个名叫克里斯蒂安·库帕的诺可龟,虽然可能一样不是线索,但是今天下午他也邀请我在那个旅馆的高级套房里跟我玩Wii来着。”
  “格林·库帕”问:“你们是怎么认识的?”
  “就是昨天晚上,在社交网站上偶然认识的,不过最后惊讶地发现我们的爱好几乎相同——都喜欢打篮球,听流行歌曲。不过今天下午,当他邀请我打Wii的时候,我还是一头雾水——第一,当时我连Wii是什么都不知道;第二,我还没和他见过面。”
  “他也邀请你和他玩Wii来着?”马里奥问道。
  “是的,并且也是在旅馆里的一个高级套房。”
  “玩的是什么游戏?”
  “好像是类似于竞技场类的游戏吧。具体是什么名字我也不记得了。”
  “那么,之后你打听到克里斯蒂安·库帕的来历了吗?”
  “之后我才发现,原来他是我们学校的一名转学生。正好是在那天下午的最后一节课转来的。”
  “好奇怪呀,哪个转学生会在下午进学校……”托克自言自语道。
  “这陷阱太明显了,太明显了!”黄耀西笑道,“他在玩游戏的时候是不是给你展示了什么东西?”
  “这倒没有。不过他告诉过我,他从下午一点开始就一直在玩那个游戏——至于那个游戏,也是他刚刚从网上买到的。他给我展示了那个新创建的存档。”
  “至于旅馆,如果我没记错的话,这个旅馆的高级套房应该就三间吧?”黄耀西问道,“服务员说其他两间在这两天一直是空着的。”
  “那这不是表明纳多科他们也曾经在旅馆里接触过克里斯蒂安·库帕?”苦怕仍然很镇定。
  “没错。除此之外,那天在房间里,他还跟我谈论过一些事情。”库帕·库帕尔努力地回忆道,“玩完Wii以后我们就坐办公桌面对面地闲聊了一下。”
  “内容是什么?”
  “他先问了问我有没有接触过电视游戏。然后他又说他是一个算命的,他问了问我家柜子以及家具的结构。”
  “黄……不,格林,排除这个人吧!很明显这个人是清白的!”福尔穆特笑道,“依我看他只不过是一个有着什么癖好的人。”
  “难道未知城市的学校里有‘家具学’这么个科目吗?”路易基问道。
  “啊,不是。除此之外,他还问过我在扫地的时候都遇到过哪些尘土。”
  “这可真是一个奇怪的问题呢。看来福尔穆特说得没错。”马里奥说道。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今天下午是阴天。并且那个人是背对着光坐的,戴着口罩。”黄耀西沉思了一会儿,果断地说道。
  “的确。”
  “为什么一定要背对着光呢?”福尔穆特问道。
  “因为是第一次见面,如果背对着光就能让库帕·库帕尔看不见那个人脸上的一些细节。至于戴上口罩,则可以掩饰住自己的声音——尤其是对于那些声音本来就很大众化的人来说。
  “另外,墙上的那幅画的名字叫什么?”
  “对不起,我对这些不感兴趣。我只知道那是一幅很抽象的画,好像有一堆不规则的图形。”
  “那就是康定斯基的《红白蓝》了,因为这个旅馆应该只有这一幅画是抽象派的。那么,这个人当时穿着什么衣服,以及他在桌子上摆了些什么东西,能全部告诉我吗?”
  “他的穿着我记得不清楚,不过他从始至终都戴着副墨镜——据说因为不喜欢亮光——这或许也是他要背光坐的其中一个原因吧。那个桌子始终令人印象深刻,上面有乱七八糟的书本和纸张,我翻了一下,有一部分好像是乐谱,还有一张当天早上的晨报。昨天晚上纳多科·库帕就显得有些奇怪。他好像很高兴,一直跟我说什么要到肯尼亚隐居,还要攒钱买一幢属于我们两个人的别墅。还有,昨天晚上我在经过他的房间时候,听见他嘴里一直在嘀咕着‘克里斯蒂安·库帕’的字母拼写,也就是那个也邀请我玩Wii的人。”
  “这么说起来事情就不难理解了。”黄耀西说道,“那么,谢谢你的合作,对你的打扰真是深表歉意。”然后黄耀西向库帕尔鞠躬。
  “哪里!如果能查明他的死亡原因,那真是太好了。”
  走出了库帕·库帕尔的别墅以后,已经八点多了。天终于黑了。天上的星星也显现了出来。不过,别墅区仍然还是死气沉沉,除了草地上众多虫子的叫声以外,似乎一切都是寂静的——与未知城市其他的街道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库帕·库帕尔真的如你所描绘的那么坏吗?”福尔穆特问道,“我看他是一个很和气的啪嗒龟呀。”
  “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黄耀西严肃地说道,“赶紧通知苦怕和托克,立刻前往学校附近的旅馆。记着,一定要快!”

上一章 | 回目录 | 下一章
Linux ver.
系统开发:[email protected]狗头处刑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