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説家にならない

回首页

马里奥的未知城市之旅

5.1.6 陷阱
上一章 | 回目录 | 下一章


第五章第一部 未知城市中学的悲剧
第六节 陷阱

  八点半,月见街头——
  苦怕和托克正坐在校门口的台阶上。他们刚刚在学校内的食堂里用完晚餐,便接到了黄耀西发来的电子邮件。他们在校园内没有找到任何线索。更加令人失望的是,许多学校里的学生都认为这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自杀事件。但是任凭托克和苦怕解释,都不起作用。
  托克和苦怕从台阶上站了起来,然后一口气跑到了旅馆的大门口。一位和蔼的女性的奇诺比奥上前迎接了他们。
  “您好,请问要订房间吗?”
  “不必了,谢谢。”苦怕回绝后,立刻从兜里掏出来电子邮箱,然后一字一句地说,“请问这里有没有哪个房间挂有康定斯基的《红白蓝》?”
  “您好,您说的一定是六零五房间。房客在几个小时前刚刚退房,我们现在正打算去打扫。”
  “那个房客大概长什么样?”
  “这个我真不清楚。他走的时候戴着一顶帽子和一副太阳镜,甚至还围着一条围巾。我只知道他是一个诺可龟。——对了,他好几天前来这儿的时候也是这副打扮。”
  “这么说他已经在这里住了有好几天了?”托克问道。
  “是的。不过令我们感到奇怪的是,他从来不吃这个旅馆提供的免费早餐。”
  “那么,请问能让我们去六零五房间看一下吗?我们是警官福尔穆特的助手。”苦怕从兜里掏出了福尔穆特临时“伪造”的明信片,沉着冷静地说道。
  “我认为耀西他们八成也没找到任何线索。”托克向苦怕苦笑了一下,然后一同走进了电梯。
  电梯里放着节奏缓慢,令人放松的音乐,但是这却怎么样都不能缓解苦怕和托克那紧张又激动同时还夹杂着一点儿恐惧的心情。随着“叮咚”一声,电梯的门慢慢地打开。苦怕和托克也缓缓地走向了六零五房间。
  “有人吗?”库帕敲了一下门,话语间毫无紧张感。
  没人应声,整个走廊也死一般的寂静。
  “那我们就进来了啊!”托克朝房间内喊道,同时让苦怕打开了门。屋里的确一个人都没有,并且相当凌乱——被子掉在了床边,桌上竟是一些小得几乎捡不起来的碎纸片。衣架,塑料杯等日常生活用品也掉得满地都是。但是最显眼的还是桌子上洒落的一大片已经干的胶水,和一张昨天的《未知城市日报》。
  “这里的服务员即将要大干一场了。”托克看见后,无奈地苦笑道,“不过,这张报纸好像破了几个洞——几乎每一页都有那么一两处。”
  “看起来是这样的。我们把它带回去,我相信黄耀西一定会很快就知道原因的。”
  “这里这么乱,我想应该还会隐藏着更多的证据吧。”
  苦怕点了点头,然后坐在椅子上,继续翻着凌乱不堪的桌面和桌子下面仅有的一个大抽屉。而托克则利用板栗子的优势,钻到了许多角落里寻找线索。
  “唉,这个豪华套房就这样被这么多垃圾糟蹋了。”托克抱怨道,“等等,这里有一个信封,并且里面还有纸片。”
  托克把信封和里面的碎纸片递给了苦怕。苦怕二话不说,倒出了信封里的纸片,纸片零零散散地飘落在了原本就已经很乱的书桌上。令他们欣慰的是,这张纸虽然已经被撕得粉碎,但是他们仍然可以看出这张纸原来的内容。由于字数不多,很多纸片上都是空白的,所以很容易就能被拼回去。苦怕拿起了这堆碎纸片,和托克一同拼了起来。没过三十分钟,一张完整的用手写体信呈现在了大家的眼前——

  你居然在这里——我万万都没有想到!

  “这封信居然连一个署名都没有。”苦怕自言自语道。
  这时,一阵急促的敲门声传入到苦怕和托克的耳中。苦怕匆匆忙忙地从椅子上“倏”地一声站起来,小跑到了门前。门打开后,有一位身穿黑衣服的诺可龟出现在了两位的面前。
  “看来我的秘密都已经被你们揭穿了啊!”诺可龟举起了自己的手枪说道,“要知道,我可是未知城市著名的黑暗组织中的其中一员,你们妨碍我们办事最终将带来的只有死于我的手枪之下!”
  托克和苦怕吓得魂不附体,都惊恐地朝后退。他们的额头上渗出了冷汗,但是诺可龟却仍然带着毫无感情的笑颜盯着他们。最终,诺可龟扣动扳机——

  一颗玩具子弹打到了托克的脸上。

  这个诺可龟立刻摘下了假龟壳,显出了他本身的面目——黄耀西。之后,伪装成意大利人的马里奥、路易基和在一旁整理笔记,忙得不可开交的警官福尔穆特也走进了这个凌乱的房间。
  “好像吓到你们了呢!”黄耀西孩子气地说道,“我们现在正在办理棘手的案子。如果我不是黄耀西,你的命八成就没了。”
  “我知道啦!”托克也学着小孩子说道,“以后我会事先确认是谁的。”
  “那么,你们找到了什么线索吗?”
  “房间里竟是垃圾——简直就像一个热闹的聚会刚举行完一样。不过我们找到了几个有价值的线索——我看见了一份上面有几个洞的报纸,以及一封信。”托克说道。
  “啊,这么老套的诡计到现在还在用啊。”黄耀西故意提高了说话的声音,“桌子上是不是还有一堆碎纸,全都是出自于那份报纸上的?”
  “哦,这个方法我也听说过。”路易基说道,“看来我在蘑菇王国时读柯南·道尔的小说果然是一个正确的选择。”
  “此话怎讲?”这次换马里奥疑惑了。
  “快听我蘑菇王国的侦探王子给你讲!”路易基激动地说道,“在此之前,哥哥,我需要劳烦你下去找找有没有昨天晚上的报纸,如果有的话请买一份回来。如果你能买到的话,那解开这一条线索可真是如同在渴的时候喝一瓶五百五十毫升的矿泉水一样简单。”
  二十分钟后,马里奥捧着一份上面积满灰尘的报纸,气喘吁吁地跑回了房间。一进门,马里奥就把报纸扔到了桌子上,抱怨道:“我总感觉有一个人在跟踪我,并且显然不是位置城市的当地人。”
  “啊?”听见这句话后,黄耀西立刻从椅子上跳了起来,“是谁?”
  “不好描述。不过说句实话,他长得有点像我——除了没有我这么大的鼻子以外。并且头发稍微比我长一点儿。我总感觉我在一个地方见过他。最重要的是……”
  “从他那外表散发出来的气质,与从马里奥身上散发出来的气质截然不同。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一眼就能看出来,那个人是一位官位很高的人,对吧?”黄耀西打断了马里奥的话,严肃地说道。
  “你真聪明!”马里奥把手搭在黄耀西的肩膀上,“难道你认识那个人?”
  “嗯……不是……这只是我的推测。”黄耀西支支吾吾地应付道。
  “先不管这些。”马里奥说道,“请问,从刚才为止,黄耀西和路易基,你们两位所说的密码到底是……”
  “听我讲。”这次轮到黄耀西发言了,“我们拿这张剪过的报纸和原来的报纸对比一下,就知道剪下来的字是些什么了。有时候,如果你的笔迹不想被别人发现的话,用这种方法相当好。”黄耀西说罢,展开了桌子上的那份完好的报纸,然后开始小心翼翼地翻起那张报纸,对比了起来,“看见没有,所缺的字母有很多,如果我们拼完以后就会变成——I think you are the killer, aren’t you, DAD?’收件人是未知城市第一中学的校长。”
  “这语言风格也相当奇怪呢。”路易基盯着黄耀西写下来的句子,“这个句子怎么看都是一个学生写的。”
  “是啊。更奇怪的是,最后的单词居然是用大写字母写的,就像是在强调什么一样。”黄耀西坐在椅子上说道。
  “那么,这里还有一封校长的回信,他貌似不相信这位匿名者的信件。”苦怕拿起那封已经粘好的信,递给了黄耀西。
  “这两封信之间的关系很明显嘛!父亲收到了儿子的一封信,儿子指认父亲为杀手,父亲却惊讶地说不出话来。”黄耀西说道,“那么这样,我们首先要查出这对父子到底是谁。”
  “暂时就先这样吧,我想你们得到的两条线索已经足够了。”黄耀西充满了自信,“我们几个可是在库帕尔的手中得到了许许多多有价值的信息呢!”
  接下来,黄耀西把他们所得到的线索一五一十地告诉了苦怕和托克。他们两位听完以后,也开始积极地思考起来。大家围成一圈,坐在沙发上,再一次讨论起了这个事件。
  黄耀西说罢,看了一眼表,已经到晚上十点半了,“那么,我们现在就回到自己的家好了。哦,对了,你们不介意我在你们家过一夜吧?我还想试试你们从蘑菇王国带来的道具呢!”
  “那真是令你失望了。”马里奥说道,“我们是抱着度假的心态来到这里的——无论是狸猫叶子,还是火力花,都没有带。”
  “不过,黄耀西能在我面前睡觉,那真是我梦寐以求的一件事情啊。”托克兴奋得不可开交。
  黄耀西把信封和纸条收好后,又在桌子上随手抓了几张纸片,放进了背包里。然后,便同大伙离开了这个房间。这个时候,有一个穿着西装的人朝着马里奥一伙人走了过来,那个人长得与马里奥惊人地相似,颇像马里奥三十年后的长相。他脸上的胡子相当显眼,目光也带有一丝敌意,不像是一个好相处的人——或许只有这点与马里奥大相径庭。见到马里奥一伙人,他立刻朝马里奥看了一眼。然后,从容地加快了脚步,离开了他们。
  “就是那个人。”马里奥说道。
  “我的确在哪里见过他——可是却想不起来了,讨厌!”路易基发出了一阵怪声,“我记得,至少是七年前——当时我们还不认识碧奇公主那群人,甚至连蘑菇王国都不知道。”
  “好像跟那个第四十九街也有联系?”马里奥自言自语道。
  路易基叹了一口气:“可惜我既想不起他的来历,也想不起他的名字了。”
  “我的头有些疼了。”马里奥冲大伙说道,“我们还是赶紧回家,好好地睡一觉吧。我可不希望倒在这里。”
  走在队尾的黄耀西马马虎虎地答应了马里奥的话语后,用一种疑惑的眼神,盯着马里奥和路易基。接着,他低下头,沉思了起来。
  马里奥一伙人走出了旅馆,映入眼帘的却是成群结队的警车——它们停在了未知城市中学的大门旁。一位学生见到了福尔穆特后,立刻跑过来,说:“我们的校长,海克托·库帕伯格,从今天起就下落不明了。”

上一章 | 回目录 | 下一章
Linux ver.
系统开发:[email protected]狗头处刑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