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説家にならない

回首页

马里奥的未知城市之旅

5.1.7 推理II
上一章 | 回目录 | 下一章


第五章第一部 未知城市中学的悲剧
第七节 推理II

  已经晚上十点多了——正是这里逐渐安静下来的时间。但是未知城市中学里的住宿生却都热热闹闹地走出来围观这杀人现场。
  未知城市警署里的警官们纷纷再次奔向了这所闻名于未知城市的学校。他们一齐走进了校长室,来分析第二件发生于未知城市中学的令人疑惑不解的杀人事件。
  “那么,经过初步调查,死者的名字叫做海克托·库帕伯格,今年五十二岁。死因是因为头部创伤,凶器应该就是旁边的那把锤子。死亡时间大概是前天晚上七点。”一位警官向福尔穆特报道。
  “他不会缩壳吗?”路易基问道,“在蘑菇王国,诺可龟和啪嗒龟最好的防御方法就是缩壳呀。”
  “他没有缩壳,这就意味着犯人是在他不知道的情况下对他进行攻击的。”黄耀西说道。
  “对了!”这时一位鉴别组的警官向黄耀西说道:“之前那个黑板上的公式,经检查并不完全是血液,大部分粉色的涂料。不过还是渗入了少量的血液,不过目前还不知道血液的主人。”
  “我了解了。”黄耀西简单明了地回答道。
  这时,一位奇诺比奥急急忙忙地赶了过来。这位奇诺比奥戴着一副圆形的眼镜,穿着整洁的西装,虽然已经年老,但是却散发出一种内在的气质——那是一种唯独知识分子才有的气质。他便是这所学校的副校长——吉·奇诺比奥。
  “吉·奇诺比奥,据说你与海克托·库帕伯格接触得最多。你最后一次见到他是什么时候的事情?你们又干了一些什么?”
  “今天早上,我和海克托·库帕伯格一起去开教学研讨会来着,这项会议一直开到了下午两点多。但是,当我们刚进入校长办公室时,库帕伯格发现了一封新寄来的邮件,他看完以后立刻大惊失色,然后用最快的速度写了一些什么东西,就匆匆忙忙地投进了附近的邮筒。
  “当他在写信的时候,他叫我立刻出去等着,因此我不知道这封信的内容,也不知道他回信的内容。当时我在学校里随便转了转,却发现初中楼里什么人都没有。在我正感到奇怪的时候,校长冲着我跑了过来,叫我和他去附近喝几杯咖啡。”
  “今天初中楼的楼层整个都被封了,这件事情你知道吗?”福尔穆特问道。
  “最后我已经听警察们说到这件事情了。”吉·奇诺比奥说道,“不过这是校长亲自向我下达的命令。”
  “什么!?”大家异口同声地喊道,全部都目瞪口呆。
  “正是这样的,绝对没有错,因为他是当面向我说明的。不过他还告诉我只要发出‘放假通知’就好,不要写任何理由。”
  “那么,他本人告诉你理由了吗?”黄耀西继续问道。
  “没有。哦,对了,他今天虽然参加了那个教学研讨会,但是他的心情似乎一直都不好——尤其是在跟我下达放假通知的时候,语气非常低沉。”
  “这样啊……”黄耀西马马虎虎地回答道。
  “正是如此。对了,斯托克教学楼是我们学校最老的一幢教学楼了,估计过几年也就拆掉了。我不知道这个会不会是校长让这幢教学楼的学生放假的理由。不过,我还是跟保安说明了一下,那幢教学楼里的学生都在上课,为的就是让保安也不要靠近它。”
  “喂,这样的话如果有初三年级的学生进去该怎么办?”黄耀西问道。
  “最后校长才发现了这么个严重的疏忽。或许那封信也许就与此有关。”
  “那么,能让我进校长室里看看吗?”
  “请吧。”
  黄耀西带着马里奥一伙人进入了校长室。这是间很整洁的房间,所有的东西都规规矩矩地摆放着。书架上的书籍全部都积满了灰。黄耀西见状,立刻走到了角落里,搬开了堆在地上的一大摞草稿纸,从里面爬出了好几只蟑螂。
  黄耀西见状,冲着大家笑了一声。然后又坐在了校长的椅子上,看了看上面什么都没写的笔记本,然后兴奋地从椅子上跳了下来。
  “副校长,我必须得承认我是一个行为不好的学生——几年前我在这里上学的时候,经常被叫到校长室里和校长单独谈话。那时的校长也是海克托·库帕伯格吧?——大概就是二零零九年左右。”
  “是的,我当时也刚刚上任。”
  “我每次进他的办公室时,总是看见他在拿着书饶有兴趣地阅读,抑或是拿着草稿纸在算一些复杂的物理题吧?——就是量子力学那方面的。”
  “听你这么一说,好像校长最近变得很忙,就连学生想进校长室找他都变得不可能了。我想这就是书积灰,以及草稿纸里爬出蟑螂的原因吧。”
  “校长室里没有信纸,而校长摊在桌子上的笔记本的纸是这间屋子里唯一画有横线的纸。我记得校长写字一直很用力,是吧?”
  “是的,尤其是最近。他有好几次都把笔给写坏了——好像是笔珠掉了。”
  “嗯,这点我都可以推测到。我刚才在那本空白的笔记本上看到了许多奇妙的东西。我并不希望把这个东西透露给大家。不过——我想,福尔穆特,你就带着你的手下们在此收队吧。这件事情将会由我们来继续调查。至于吉·奇诺比奥,我相信他不会是凶手。不过你需要提防着一点儿,因为最近可能有不明的灾难会在你身边。”
  大家听见黄耀西的一番话以后,全部都惊呆了。
  “这到底是为什么?我难道得罪谁了吗!”吉·奇诺比奥带着不满的情绪向黄耀西大吼道。
  “这样做只是为你好。我说过了,我刚才在那本空白的笔记本上看到了许多奇妙的东西,那个奇妙的东西暗示着你如果再呆在这里,将会引来杀身之祸——相信我——虽然我并不是算命先生。”
  “你就听黄耀西的话吧!”托克说道,“黄耀西是一个解决了许多未知城市市内案件的侦探。”
  “哎,正是这样,我可是位置城市的福尔摩斯呀——不像那个就连名字还模仿福尔摩斯的某个笨蛋警官一样。”黄耀西骄傲地附和道。
  但是福尔穆特似乎没有听到这句话,因为他并没有对这句话作任何的反应。
  “唉,我还是雇几个保镖吧。”吉·奇诺比奥终于答应了。
  “太好了。”黄耀西说道,“那么,福尔穆特,你们可以就此撤离了。”
  待福尔穆特带着自己的手下走了以后,黄耀西愉快地说道:“我们赶紧回家吧,明天我们还要犯罪呢。”
  “犯罪?”马里奥惊诧地问道。
  “难道是为了正义犯罪吗?”路易基一知半解地问道。
  “正义?这个词只是扯淡罢了。”黄耀西说道,“总之,具体事情等我们到地铁上再说吧——给我两站地的时间足矣解释清楚这件事情的来龙去脉。”
  转眼间,马里奥一伙人已经进入了地铁中。因为正值末班车,所以地铁上几乎空无一人。马里奥一伙人进入了一节没人的车厢,依次坐下后,便等待着黄耀西的“演讲”。
  “好,废话我们就不多说,因为只有十分钟的时间。明天我们要冒一次险,要私自潜入三户人的家——第一户是我们之前已经去过的库帕·库帕尔,第二户是我们至今未闻的纳多科·库帕的家。而第三户,也就是最危险的一户——便是彼得·库帕的家。”
  “为什么我们要去彼得·库帕的家呢?还有,明天可是星期五,我要上学。”托克说道。
  “请一天假就可以了,因为这件事情并没有表面那么简单。据我考察,这三户人家应该在白天都没有人,所以我们只要背着福尔穆特行动就好。至于为什么嘛,因为这里仍然有许多疑点,我们需要一一考察清楚。
  “第一个疑点,就是库帕·库帕尔与纳多科·库帕两位的关系。他们两位常年住在一起。纳多科·库帕这个诺可龟的父母常年不在家,因此我有一种预感,纳多科·库帕的父母正在未知城市里干着什么不正当的勾当。另外,原来那个和他一起玩Wii的问他的那些问题,也有些蹊跷;第二个疑点,便是纳多科·库帕本身——纳多科·库帕在这个事件中到底扮演着什么样的角色。犯人的动机究竟又是什么;除此之外,我还想证明刚才我在空白的记事本上看见那句奇妙的话语;而最后一点,便是我刚才在旅馆随手拿出来的那些纸片,拼起来以后的字为‘eter Koopa’,想想这意味着什么!”
  “彼得·库帕?”全场人大叫道。
  “嘘,小点声,我想就是这样。但是彼得·库帕这个人实在不好欺负,那个黑社会团体与未知城市的政府部门都曾有过交往,并且据说在外国还开有分公司——虽然表面上好像是作什么销售的,但是实际上却是在外国招聘一些有‘天赋’的杀手。
  “下一站是终点站斯托克路,请要下车的乘客做好下车的准备。”地铁里传来了这样的声音。
  “好了,已经到站了,我们赶紧回家睡觉去吧。记着,这件事情无论如何也不能告诉福尔穆特。”黄耀西打了个哈欠。但是,他突然恐惧了起来,“刚才在地铁上,我们很有可能已经被发现了……”

上一章 | 回目录 | 下一章
Linux ver.
系统开发:[email protected]狗头处刑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