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説家にならない

回首页

马里奥的未知城市之旅

5.1.8 追踪
上一章 | 回目录 | 下一章


第五章第一部 未知城市中学的悲剧
第八节 追踪

  第二天清晨,明媚的阳光透过窗户照射进了马里奥的家里。现在正值早上七点半,街上满是上学的学生,或者上班的职员,热热闹闹的。马里奥首先昏昏沉沉地从床上爬了起来,看着正在熟睡的大家,便静静地走出了房间。
  “呀,早上好!”黄耀西拿着一份报纸,看见马里奥,便抬起头来问好。
  “早上好。”马里奥说道,“你平常都起来这么早吗?”
  “与其说起来早,还不如说我昨天晚上就没睡觉。”黄耀西说道,“不过我已经习惯了这样的生活。早饭我都买好了,就看你带领的那群懒散的家伙们什么时候能起来了。”
  “早上好。”大家陆续从房间里走了出来,只剩下路易基一个人在房间呼呼大睡。
  “说实话,未知城市的人还真忙啊。相反,在蘑菇王国,人们都很悠闲。”马里奥说道。
  “没法比啊,无论是富裕程度,还是治安,都是蘑菇王国好。我们原本只是想着手去办理一个很普通的杀人案件,但是现在却牵扯到那群黑社会了,甚至还有一个‘DAD’。”黄耀西说道,“今天的报纸上好像没有报导关于昨天晚上的事件,倒不如我们现在打开电视来看看。”
  但是当黄耀西拿过遥控器,打开电视以后,却让所有的人都吓了一跳——电视没有在播节目,取而代之的却是一个很模糊的影像,上面有一个类似于鬼的影子——比布布鬼可怕多的影子,发出了很尖的 “请不要再插手这件案子,否则你们都会完蛋”的声音。
  “呀!这是什么!”路易基刚到客厅,就看见了这个可怕的视频。
  “昨天晚上果然被跟踪了啊——看,我们的窗户都被打碎了,好像就是我出去买报纸的时候砸的。我们的电视不知道什么时候变成放映录影带功能了。”黄耀西说着,便蹲了下来,从放映机里取出了一个录影带,“就是这个。我们今天一定要带好火力花、缩小蘑菇,以防万一最好再拿一把手枪——不过这里应该只有我会用。”
  “不过那个贼可真是好心啊,都潜进我们家了,还没有打算杀掉我们。”马里奥叹了一口气。
  “这之中肯定有什么原因的——对,这也是一个线索。”黄耀西高兴地说道,“这么一来,凶手是谁我们差不多就可以确定下来了!”
  斯科特小区的绿化程度一直是马里奥一伙人乃至整个小区的居民引以为豪的一个事情。早上,带好装备的马里奥一伙人怀着复杂的心情,不安地走在这花园般的小道上。四月的微风吹过,树木轻轻地随着微风摆动,发出沙沙的声响,伴随着风的声音传向四方。
  他们走出院子,拦了一辆出租车,前往库帕·库帕尔的家里。因为是工作日的缘故,所以道路几乎空无一人——更不用提在这条两边都是别墅的街道了。马里奥一伙人立刻找到了库帕·库帕尔的家——那所看上去与其他别墅截然不同的房子。
  “记着,我这里有撬门的工具,你们只要在旁边等着就好。如果撬开门以后,发现家里有人,就立刻吃缩小蘑菇。”黄耀西叮嘱道,“不过今天,每人只有两个缩小蘑菇,并且时效只有十分钟。”
  大家满口答应。然后站在黄耀西身边,看着黄耀西撬锁。这个花园既安详又宁静的气氛,再加上刚才斯科特小区的环境,让马里奥一伙人心平气和了些。
  五分钟后,马里奥一伙人成功地跟随黄耀西进入到库帕·库帕尔的家中。这个家中的摆设与昨天没有任何区别——依然是摆着名牌鞋子、高档手机和流行音乐CD。但是任凭大家怎么找,也找不到有与这次案子相关的东西。
  “这是个什么东西呀,这么奇怪。”路易基从纳多科·库帕的柜子里翻出了一张小纸条,向大家喊道,“好像挺好玩的呢。”
  这一句话立刻吸引其他人前来看这张纸条——这张纸条上画着三个小储物柜,其中每个储物柜的横行和竖行都有两个柜子,这张纸条的下部还画着一个微笑的星星。
  “喂,马里奥,你有没有感觉这个柜子似曾相识?”黄耀西看完纸条后,拍了一下马里奥的肩膀。
  “是吗……完全没有。”马里奥想了半天,支支吾吾地说道,“总之,如果这个可以作为破案线索的话,倒不妨先把它拿上。”
  “我想这里也应该不会有更多的线索了。”黄耀西失望地说道,“走吧,我们去纳多科·库帕家探个究竟。”
  “不过,纳多科·库帕的家在哪里?”托克问道。
  “这上面有——斯科特小区六号楼一零三室。”黄耀西看了一眼门口的名片,朝马里奥一伙人说道。
  于是,马里奥一伙人又搭乘出租车,回到了斯科特小区。他们没有顾及回家,一路小跑跑向了纳多科·库帕的家。斯科特小区里同刚才一样空无一人,有的只是微风和摇曳的草地。
  黄耀西照着之前的方法把锁打开——房间里的样子正在大家的意料之中——空无一人。但是令他们感到奇怪的是,电脑居然是开着的,显示屏上呈现出来的像是纳多科的个人主页。
  “我们是不是应该看看是些什么内容呢?”苦怕问道。
  “是的,这里或许会有他的日记,在这之中可以找出一些端倪。”
  黄耀西坐在了椅子上,娴熟地操作起了电脑。这个主页里面的大部分日志都只是一些游戏的攻略。还有一些以乱码为标题的空白日志。
  “为什么这些日志空了那么多行,却一个字都没有?”
  “那可不一定。”黄耀西说道,“我们按一下Ctrl加A——看见了没,这些白色的字立马就显现出来了!”
  “为什么要用白色的字呢?”马里奥疑惑地问道。
  “哎,这你就不懂了,电脑痴!”路易基面向马里奥,“那是因为纳多科用的是白色的字体,而页面的背景颜色也是白色的。如果我们按下了Ctrl和A以后,这些字体便会反色。”
  “这么说,难道是因为纳多科不想让大家看到这些东西?”
  “正是这样。”黄耀西一边盯着电脑,一边说,“不过这真的是一个很拙劣的方法,大部分人都会看出来。总之,我们把所有的内容给汇总在一起,记下来吧。马里奥,这个桌子上应该有钢笔和纸,请拿过来。”
  说罢,黄耀西拿起了钢笔和纸,像画画似的在纸上飞快地写下了字——

  3月30日,今天有人拜托我去买霍尔姆波的《第二交响曲》的乐谱,虽然不知道是什么人,但是我还是照做了——据说悬赏金额有40万蘑菇币呀!这可的确不能错过!于是我托在丹麦工作的亲戚,给我寄回来了一份。
  4月7日,总算是寄到家里了,可真不容易。再过几天就要开学了。我在一个闹市区见到了那个委托人,他显得很年轻,但是因为戴一副太阳眼镜和鸭舌帽,因此看不清他本来的面貌——不过他的身材与我长得简直是一模一样。他当面给了我40万蘑菇币。还告诉我这件事情不允许泄露。
  4月9日,今天我的一个朋友随着他的家长同校长举办了一个盛大的晚宴。校长也有好几个月没有参加规模如此庞大的宴会了。不过,令我们吃惊的是,今天校长的演讲风格与几个月前的风格有着天壤之别。
  4月10日,那个委托人送来了新的任务。他送给了我一本短篇小说集,叫我抄写里面的一部分小说——一定要用连笔字,并且在一些单词上圈上圆圈。这时,一股莫名其妙的恐惧感涌上了我的心头。不过出于害怕,我只好接受。
  4月12日,明天就是开学的时间了。我总算是抄好了那几篇小说。不过我心血来潮,发现了那些圈上圆圈的单词正是通向邪恶的道路——看来我需要做一件正义的事情了!
  4月13日,现在正在上计算机课。我很紧张。

  “内容到此结束。”黄耀西说道,“看来纳多科也在和一些身份不明的人交往。等等,这是什么声音。大家快吃缩小蘑菇!”
  只听见屋外传出门打开的声音,随着“呯”的一声,一位年长的诺可龟走进了家门,然后拿起扫把,开始扫屋子里的灰尘。这些灰尘有些不自然,因为他们在阳光下闪闪发光。
  黄耀西思考着,说:“看来这个家中的确有些秘密。”
  “这是怎么回事?”马里奥问道。
  “神秘之星是一个很脆弱的宝贝,一些星屑经常会从上面掉落下来,并与灰尘混为一体。这么说,这一家绝对藏有一颗神秘之星。这样我也终于明白为什么之前有人问关于灰尘与柜子的事情了。缩小蘑菇的时效已经不长了,所以我们应该观察观察这里有没有什么可以躲藏的地方。我先出去,在这个家中探一个究竟。”
  五分钟后,黄耀西带着欣喜的表情回到了衣柜的下方,但发现马里奥一伙人消失得无影无踪。静下心来一看,才发现他们已经变回了原样,同那位年长的诺可龟聊着天——
  “嗯,您的门没有关好,于是我们就这样进到了您的家中。据说你们家有一位名叫纳多科·库帕的人……”路易基说道。
  “是的。”
  “不过,您看起来很辛苦呢,用不用我来帮忙打扫卫生?”托克用小孩子的口气说道。
  “不用了,谢谢。”那位年长的诺可龟的声音有些沙哑。
  “喂!”黄耀西变回原样后,立刻跑向马里奥一伙人,“你们怎么能随便与别人说起话来呢!老爷爷,真是抱歉,我们走错了楼层,这就离开。”
  马里奥一伙人向这位诺可龟道别后,便彬彬有礼地走出了房门。路易基在鞠躬道谢的时候,在房门边看到了一张红色的碎片,上面用印刷体写着“Holm”。出于好奇,便捡了起来。
  “这是什么?”黄耀西看了一眼纸片,从路易基的手中夺了过来。
  “一张纸片,好像是从什么书上掉落下来的。”马里奥观察后说道,“看,那边还有一个小型双肩背包!”
  “哇,那这下子可是发大财了!”路易基跳了起来,朝大家喊道。然后蹦蹦跳跳地跑到了背包前面,拿起了那破烂不堪的背包。
  “里面好像什么都没有。不对,有一张红色的纸片。”路易基仔细地翻了背包后,低声道。
  “是吗,给我看看。”马里奥说道,“上面有字母,好像是‘boe’。”
  “‘boe’?”黄耀西大声地喊道。
  “有什么蹊跷的事情吗?”
  “很蹊跷。”黄耀西背包里拿出了刚才捡到的那张印有“Holm”的纸片,发现两张纸片拼起来以后完全吻合,“‘Holmboe’,是刚才纳多科日记中提到的丹麦作曲家。看来这两张纸片出自于同一本书,并且很有可能就是这位作曲家的乐谱。不过即使如此,那本被交上去的小说也不知道去向……不过,我们应该先回家休息一下,然后前往彼得·库帕的‘家’吧!”
  回到家后,黄耀西立刻把背包甩到了沙发上,然后用责备的口气向马里奥喊道:“你们怎么能在未确认身份之前随便与别人搭话!如果那个诺可龟没有慈祥的面孔,或是善良的语气,那我们八成就完蛋了!”
  马里奥一伙人吃完了午饭,带上了仅剩的缩小蘑菇直奔彼得·库帕家。彼得的家坐落在一个与世隔绝的地方,位于“未知城市之角”的斯诺县,虽然与马里奥一伙人所在的斯托克小区不远,但是两地的环境却大相径庭——斯诺县布满了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荒野——与离这里不远的斯科特小区几乎不像在同一个世界。那里的人几乎都是彼得·库帕所雇用的保镖或“黑社会组织”内的人物,因此想到那儿,一定不能过于显眼——即使是政府也拿它们没办法,不,或者用“不知情”来讲会更加确切一些。为了以防万一,马里奥兄弟再次穿上了原先的西装,并带上了两朵玫瑰花,先从家里出发了。
  彼得·库帕的“家”坐落在斯诺县的一个角落里。如同别墅似的房屋被一圈类似于栅栏的防护设施给围了起来,就像是一所大型工厂。里面完全没有那所谓的“黑暗”的气息——房屋旁鸟语花香,来到这里,就像身处在十九世纪末期的欧洲乡村一般。而那穿着考究的两名诺可龟门卫,也暗示了这里并不是常人所能来的地方。
  把镜头转向马里奥兄弟。他们已经进入到了彼得·库帕的“家门口”,正在和门卫说着些什么。
  “喂,你们是谁?”门卫走出了岗亭,冲着马里奥兄弟喊道,虽然他们穿着考究,但是话语中没有一丝敬意。
  “你好。”马里奥从兜里掏出了一朵事先准备好的玫瑰花,然后温柔地说道,“是彼得·库帕邀请我和我的弟弟过来的,我们将要加入伟大的彼得·库帕组织,代号为Rose和Vagn,如果不信,您可以亲自去问彼得·库帕。”
  “别跟我这儿装什么贵族气质,快进去!”门卫越来越不耐烦了。
  “注意,路易基弟弟——这里四处都是监控录像,因此我们既不能撬门,也不能找地方躲起来。虽然我们换了一身衣服,但是我想彼得·库帕还是认得出我们的脸。虽说如此,我们也不能太过于紧张。我们需要借此机会进入每个房间来寻找所剩无几的线索,黄耀西那一伙人将会在四十分钟以后到达。”马里奥对路易基耳语道。
  “黄耀西也真是的,他好像以为在他周围只有你一个人。他从认识我到现在,几乎一句话都没对我说过。”
  马里奥没有理会路易基,取而代之的是拉着路易基的衣袖,轻轻地在这所巨大的房子里走动。这是一幢又高又大的别墅,总共有四层,如同十九世纪欧洲的宫廷般华丽——与马里奥想象中的屋子大相径庭。在楼底,一个告示牌清清楚楚地写着每一层楼的用途——一层是活动室,二层是卧室,三层是工作室,四层是彼得的住所。
  不知道是这个黑社会组织没有人,还是其他的什么原因,寂静在整个别墅里飘荡着——就算马里奥兄弟蹑手蹑脚地从一层走到了二层,他们所发出的那细微的脚步声都可以清晰地被听到。
  二层的状况也与马里奥想象中的大相径庭。虽然这里是“黑社会组织成员的卧室”却非常安静,并且基本没有人。唯一的几名成员也都打扮得西装革履——就像刚才那两位门卫一样。但是当马里奥问起关于组织的一些详细信息的时候,那些人却显露出了自己邪恶的一面——不仅把马里奥兄弟拒之门外,还狠狠地骂了一顿想“成为”黑社会组织新成员的他们。
  出于无奈,他们只好顺着楼梯走到了三楼。三楼也空空如也。不过却有一张格外引人注目的海报,上面写着“悼念海克托·库帕斯特”。
  “好像是组织里的某个人死了。看,悼念仪式将在后天举行。”马里奥一字一句地说道。
  “谁知道呢!我认为我们现在还是继续搜查线索比较好——虽然我更想躺在二楼的卧室里,吹吹空调,与那伙人好好打几盘扑克。”
  “这种事情只能在你的梦中办到。喂,这里虽然没几个房间,但是我好像听见了好多声音,我们还是快点儿吃下缩小蘑菇,开始搜查吧。”
  这一楼只有五个房间,前四个房间里像是网络工作室,里面只有几台电脑。不过令人感到疑惑的是,这几个工作室里都张贴着一些列有许许多多人名的纸。但是马里奥兄弟并没有去理会它们。后来,他们只好靠近第五个房间,却发现门是锁的。
  “这下可怎么办!”路易基摸了一下自己的衣兜,向马里奥说道,“我们好像没有缩小蘑菇了!”
  “彼得·库帕可能就在楼上,并且在监视着咱们,因此咱们万万不可撬开门。不如我们就直接厚着脸皮上楼问彼得·库帕吧。记着,一定要背对着光,戴上随身携带的太阳镜,并且语气中一定要带有诚恳之意!”马里奥说道。他的声音越说越大。
  但是当他们一回头,却吓了一跳。刚才在纳多科家里遇到的老诺可龟,现在就与马里奥兄弟面对面站着。他冲马里奥笑了一笑,不带有任何吃惊的神情。
  “你好,我的名字叫赫多克里·库帕,也是一名侦探。放心,彼得·库帕不在上面。”
  “你是怎么知道的”马里奥很疑惑不解。
  “我是纳多科的爷爷。当你们离开我的家后,便很好奇你们到底要去哪里,便跟踪了过来。跟踪的途中,我看到了彼得的汽车——是的,我也不得不承认我也曾经与他接触过。但是,他现在不仅害死了我的孙子纳多科,还骗了我一大笔钱——你说这种人该不该死!”
  “比库巴那个老乌龟讨厌多了。”马里奥说道。
  “嗯……”路易基用手拖住下巴,“让你帮助我们也不是什么坏事,不过我们现在应该怎么办?”
  “你们不是想打开这个门吗?其实这个门根本就没有锁。因此我们现在得到线索,找到通向真相钥匙,就能这帮混蛋们彻底击垮!”
  赫多克里·库帕突然变得激动了起来。在他的声音中,带有一丝颤抖,充满了复仇的火焰。
  马里奥兄弟跟随赫多克里走进了彼得的家——也就是这幢楼的四层。彼得的家与库帕·库帕尔的家极为相似——家里都有许多时尚的物品,与楼下一群西装革履的成员们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墙上张贴着许多画作——最引人注目的便是一幅画有八颗神秘之星的油画。
  “我们现在只要找到他所犯下罪行的证据,就大功告成啦!”马里奥高兴地朝大家喊道。
  马里奥兄弟与赫多克里就像小偷一样,把彼得的房间翻了个底朝天。但是,他们的心里毫无愧疚之感——因为这里毕竟是他们的仇人——也就是彼得·库帕的地方嘛。
  一个小时之后,毫无收获的马里奥兄弟只得暂时罢手,坐在那张豪华的大床上擦着汗珠,打算休息一下。但就在这时,赫多克里看见,彼得的汽车已经停到了院子里。看来,不过几分钟,彼得就要回到这里了……

上一章 | 回目录 | 下一章
Linux ver.
系统开发:[email protected]狗头处刑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