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説家にならない

回首页

马里奥的未知城市之旅

5.2.2 第二节
上一章 | 回目录 | 下一章


第五章第二部 纽约市的幻影
第二节

  “什么?”我当时大惊失色。我立刻蹿下了床,然后把灯打开,打算探一下究竟。
  但是令我们俩吃惊的是,打开灯以后,却发现什么都没有。
  “看来那位房东说的话并不假呀。”我也开始重新思考起这件事情了,“那么,今天晚上,请一定要紧紧地闭上眼睛,心无杂念。”
  可是会有谁能在这种情况下睡着呢?我和路易基在床上互相搂着足足一夜,生怕再弄出一个什么鬼怪来——因此我们这一夜也没有睡成觉。等到天亮后,路易基却滚到了床的一边,放心地呼呼大睡起来了。而我,虽然还是有些困倦,但是已没有了睡觉之意。现在刚刚早晨六点,估计也没有什么地方可以吃早饭。于是我怀着好奇心,摆弄起了那台放在书桌上的台式电脑——在十年前,电脑还没有现在这么普及。也罢,这也是我第一次接触这种玩意儿。
  但是我打开以后,却发现桌面的背景是一个特别骇人的鬼怪。当时我还不知道“桌面”是什么,因此吓得立刻从椅子上跌落了下去。但是这些声音并没有吵到路易基。
  早晨十点,路易基总算是从床上爬了起来,当我把刚才的“桌面鬼怪”向路易基复述了以后,他却不仅没有害怕,反而笑了起来——
  “唉,马里奥啊,多接触接触电子产品对你没有坏处的!我记得你好像是去年才懂得怎么用手机的吧?——至于那个,只不过是一张图片而已,它不会从电脑里跑出来的。”
  “喂,别默认我的想法啊!”我心里直说。
  “对了,今天是我们到纽约的第一天,我可不想窝在这幢‘鬼宅’里,我们还是出去逛逛为好。——喏,今天我们吃完早饭就分头行动好了,这是你的一百美元,省着点儿用啊。”我特地强调了最后一句话——虽然路易基满口地答应了,但是我总是放不下心。
  我们沿着第七大道行走着,大约走了几十分钟,就看见了一家“麦当劳”店,匆匆地用完了早餐以后,路易基就兴奋地说了声“晚上八点**”后,便嗖地一声跑了出去。
  我清清楚楚地看见他的书包拉链没有拉好——钱包也就那样敞开在书包里。
  至于我的计划,则是先在一个咖啡厅里消耗一上午,然后下午去为我们俩找一份好工作——毕竟来到美国,如果优哉悠哉地生活,迟早有一天会把本来就为数不多的的存款用完的。
  心怀这样的计划,我缓缓地走进了地铁站。——纽约的地铁站可真够破旧的,我心想。并且也许是因为天气太热的缘故吧,我刚钻进地铁里,就感到背后一阵湿——真不该穿背带裤出来的。
  出了地铁,才发现已经到达了洛克菲勒中心——纽约最高的大厦之一就坐落于此。高楼大厦一个接着一个地矗立在身边,川流不息的车辆和快速行走的人们更能证明纽约是世界上最繁华的城市。我在附近转了半天,终于找到了一间规模还说得过去的咖啡馆。
  “欢迎光临。”刚一踏入咖啡馆,就听到了热情的欢迎词。
  “来一杯咖啡,加满糖。”
  这间咖啡馆虽然不大,但是因为精美的装修而散发出一种温馨的感觉,墙上的播放器还播放着节奏轻快的爵士乐。不过这个咖啡馆里有一扇非常显眼的门,但是似乎被封锁住了。不过,它丝毫没有影响这温馨的情调。
  不过一会儿,我就坐在了桌子旁,慢慢地喝着眼前的咖啡了。此时正是太阳最耀眼的时刻,我在咖啡厅内都能感觉到外面那如同烤炉般的环境——更何况这里人也很多。看来我选择在这里坐一早上真是对了。真不知道路易基现在正在干什么。
  然而令我吃惊的是,天气的变化竟然如此之快。刚刚还高傲地挂在空中的太阳现在就被一群乌云遮住了,不一会儿,竟然下起了淅淅沥沥的小雨。还是早点儿离开,去找工作吧——怀着这种想法,我慢慢悠悠地付完了钱,然后撑起了伞,走出了咖啡厅。
  虽然是雨天,但是纽约依然车水马龙。因为雨的缘故,曼哈顿的街头挤得水泄不通。我独自一人走在大街上,心里却又有一些落寞感——如果一个人生活在一个陌生的大城市里,并且一位认识的人都没有,一定也会有同样的感觉吧。谁知雨越下越大,无奈之下只好又走进了一家咖啡厅,打算等雨稍微好转一些再出去。
  刚坐下,便听见旁边的座位上传出来了满口是俚语的英语声——
  “嗨,嗨,你的票买了吗?”
  “你说今天晚上的那个遭天谴的歌剧的门票?当然买了。妈的,真不知道为什么我们还要被头儿要求去听什么音乐会!”
  “哎,反正又不是真坐在座位上听长达三个小时的破歌剧。我相信你知道这次的目的是干什么吧。”
  “废话,老子当然知道,不过怎么能在这种地方说出来呢!要这样我们会被条子抓的。不过到现在为止我们还没找到水管工。”
  “什么?这次的行动还要有水管工参与?”
  “哼,还不是为了在演出过程中能方便地到达台上。据说那个音乐厅里有个巨大的水管,看来我们不得不钻了。”
  我总感觉他们两位是小偷,但是经过好奇心驱使,还是走到了他们的面前,故意装笑颜,开始同他们对话。刚才聊天的两位是一个墨西哥裔的人和一个黑人。墨西哥裔的人上身棕色的外套,下身牛仔裤,年纪约莫二十五岁。而那位黑人又高又胖,穿着白背心,手上还带着劳力士的金表,给人一种很可怕的感觉,比墨西哥人稍稍年轻一些。
  “哥们儿!”我小声地上前同他们打招呼,“据说你们要招收水管工?”
  那位黑人嗤了一声,然后说道:“管你什么事。”
  “你要知道,我就是一名刚来到纽约的水管工啊。”我继续装作友好地跟他们说道,“我还有一个弟弟,我认为我们可以一起为你们的水管‘服务’。”说罢,我便笑了笑。
  其中的黑人轻轻地敲了一下咖啡厅的桌子,然后坏笑着对我说:“哥们儿,你该不会是这个吧?”
  “这是什么?”我疑惑地问道。(事实上我真的不知道这个到底是什么。)
  “或者说,你是Company的一员?”那个墨西哥人用着带有浓重西班牙语口音的英语跟我交谈道。他也是一脸坏笑。
  “很抱歉,我不知道敲两下桌子和Company都是些什么东西。如果这是你们美国本土的俚语的话,那我就更不知道了。——我重申,我是昨天晚上刚同自己的弟弟入住到纽约来的。”
  那两位“社会流氓”故意躲开了我的视线,然后悄声地交谈了一些什么,把脸转向了我。
  “那么,两位的交谈结果怎么样了呢?”我仍然笑着问他们。
  两位轻轻地告诫我把头低下来。然而,我在桌子底下发现了他们手里各拿一把手枪。我顿时不安了起来,并且心里直说:马里奥啊,你这次好像把事情闹大了。
  “你懂了吗?”那位黑人轻轻地问我。
  “什么?”
  “如果你是FBI,或者是CIA,亦或者是一名警官——总之,只要你敢背叛我,你就等着吃我们的子弹吧,伙计!我们暂且相信你一次。”说罢,他轻轻地冲我笑了笑,然后继续说道,“快把你的弟弟叫过来,我要告诉你们整个行动的过程!”
  “这个没什么问题。”我假装镇定地说,但是我的语速已经因为紧张而减慢了许多,“不过,能让我先回一趟家,通知我弟弟吗?”
  “好,三点五十分,在第四十九街的咖啡馆见面。到时候听我们的短信指示。”墨西哥人小声地命令道,“现在把你的电话号码留给我们。”
  我留给了他们电话号码。但是令我心里最纳闷的是——为什么他们要在我刚才去过的咖啡馆见面呢?难道那里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吗?——也罢,反正等会儿就知道了。
  我立刻走出了咖啡厅,就近进了一个地铁站。在确认没有人跟踪我以后,我慌忙地买了一张票,然后打开了手机,拨通了路易基的号码。
  “喂,这里是无敌疯狂水管工路易基!”
  “是我——马里奥。”我无奈地对路易基说道,“你现在能回一趟家吗?具体事情回家再说。”
  “你问我能不能回家?别开玩笑了,我还在游戏厅里打弹珠呢。你知道吗,今天我赢了三百五十美元呢,这是我史上手气最好的一回!”
  “不管你现在在哪里,总之快点回家,有急事。”
  “好,等我把这盘打完——不过,你现在叫我回去我可就挣不到更多的钱了哦,这件事情你一定要想好!”
  “没关系,那些钱可以以后再挣。你什么时候能回来?”
  “三十分钟以后。好了,我要往回赶了,回见!”
  看来路易基并不知道我遇上了什么事情。电话里的他仍然非常乐观。而我,则坐上了地铁,开始了回家的旅途。
  正巧,我在家门口遇上了路易基。他拎着好几个手提袋,快乐地哼着不知名的小调朝家门口一路小跑了过来。看见我,他的嘴便撅了起来——
  “为什么叫我这么早回家?”
  “有急事。”我阴沉地对他说道。
  “不过今天的收获真是丰富呢!”路易基没有搭理我,而继续聊起了自己的话题,“看,今天我收获了三十多本漫画书呢!”
  真不知道我这个弟弟究竟在想些什么呀!他难道不知道大难临头了吗?
  “这些事情以后再讨论吧,总之,我们先回趟家。我遇上了一些麻烦。”
  回到家,我“呯”地一声关好了家里的门,然后把事情的来龙去脉都告诉了路易基。
  “也就是说,我们两位跟黑社会扯上了联系?”路易基还是第一次这么认真,“那我们难道不能现在逃跑吗?”
  “看起来那是一个规模很大的黑社会组织,我看我们是逃不掉了。总之,我们需要为他们办与水管有关的工作,然后看看我们能不能借此机会把他们交给警方。”
  “这怎么可能!”路易基朝着我吼道,“黑社会里有那么多人,你哪里知道警方会不会漏了几位。要知道,只要多漏下一个,我们的生命就有更多的危险!”
  看来看漫画和电影并没有坏处啊,路易基——你已经学会了教训起我来了!
  “看来是这样的。”我仍然平静地说道,“那我们还是想办法融入他们,然后再借机逃跑吧。看来纽约这个地方我们是待不下了。”
  路易基点了点头:“现在已经三点二十分了,我们还是赶紧出发吧。”
  此时,我的心情非常复杂——不知道究竟用什么来形容。我们所追求的美好的生活,一下子就被这些人给毁了——刚刚“逃离”出上一个地方,现在又要准备逃离到其他的地方去。
  并且,路易基居然也认真起来了——这点最出乎我意料。

上一章 | 回目录 | 下一章
Linux ver.
系统开发:[email protected]狗头处刑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