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説家にならない

回首页

马里奥的未知城市之旅

6.1 寻宝广告
上一章 | 回目录 | 下一章


第六章——通往真相的九首诗
第一节 寻宝广告

  “记住,按X或C键是敲鼓的中心,也就是红色的太鼓,按Z键或V键是敲鼓边,也就是蓝色的太鼓。——这样解释总能明白了吧?”路易基躺在床上,头枕着两手,并翘着二郎腿,头也不抬地向正在打《太鼓达人》的马里奥指导着。
  “哦……咦,回合数怎么断了……哦,原来这要敲鼓边啊……”马里奥自言自语道,并且时不时地提高说话的音调。
  距离上次惊悚的学校杀人事件,已经有约莫一个半月的时间了。马里奥的病情也早已痊愈。自从马里奥的病情痊愈后,他就静下心来写了一本以自己和自己的弟弟路易基为主角的小说。然而,每每写完一节,他就把纸张放进了保险箱内——就好像这是什么天大的机密似的。历经了大约半个月的时间,他总算完成了这部小说。而为了解闷,便同路易基学起了一些“新鲜”的游戏。
  现在正值下午两点。太阳把炽热的光线传入到了地上的每个角落。由于正值工作日,因此外面出奇地安静,即使是打开窗户,也几乎听不到任何声音。至于在马里奥一伙人的家里,除了电脑里传出来的几首日文歌曲,以及马里奥兄弟的对话声以外,也听不到任何声音了。
  “你看看你,怎么打得这么差劲!”路易基仍然躺在床上,头也不抬地向马里奥抱怨道,“你连这都打不好的话,该怎么练习连打呢?”
  “好了,好了!我又不是什么专业的玩家。”马里奥也不甘示弱,“再怎么说我也比那个连键盘都够不到的板栗仔托克要强吧。”
  “不过在背后说别人还是不太好。”苦怕坐在阳台里的一个摇椅上,把头微微地转向马里奥,小声地说道。
  “这是我自己的自由啦。”马里奥退出了游戏,用小一点的声音朝苦怕说道,“与其抱怨我,还不如抱怨这个天天躺在床上不动的路易基。”
  “哈哈,我看你是在嫉妒我吧——我天天吃得最多,睡得时间最长,照样比你瘦一圈。”路易基从床上坐了起来,用挑衅的眼光盯着马里奥说道。
  “说起来,我们已经在未知城市呆了半年多了呢。”马里奥没有搭理路易基,而是自言自语道,“如果我记得没错的话,我们在这里交的第一个朋友就是苦怕吧。”
  “然后我们又认识了一个叫库帕斯汀的诺可龟,还记得吗?”随着短暂的沉默后,坐在摇椅上的苦怕也发言了。
  “就是那个探险家吗?”马里奥继续说道,“我们已经好久没见到他了。记得当时我们和他离别的时候,他都流下眼泪了呢。”
  “不过这之后他也没有再联系过我们了,不是吗?”路易基自己独有的尖嗓子说道,“我看他多半已经把咱们仨忘得一干二净了吧。”
  “对了,你不是前几天在网上报名了一个一个月后举行的游戏派对了吗?快看看邀请信有没有发到你的邮箱里。”一阵沉默后,马里奥为了发起话题,便向路易基说道。
  刚说完,路易基就兴奋地从床上跳了起来,然后端端正正地握着鼠标,坐在了电脑旁。可以说,在马里奥一伙人当中,路易基是最精通电脑的。
  路易基熟练地在键盘上打出了邮箱的网址,输入了用户名和密码了以后,使劲地敲了一下回车键。随着“咔嗒”的一声,电脑的屏幕转向了电子邮箱的页面。但是令路易基失望的是,在收件箱里没有任何新邮件。
  “等一下,这是个什么东西?”马里奥把脸凑过来,盯着电脑屏幕,一字一句地读道,“‘快来参加寻宝大会’?”
  “寻宝大会?”苦怕听到以后,也从摇椅上跳了下来,走到了电脑旁边。
  “就在这里。”路易基也发现了这则广告,于是点击了鼠标,打开了它。屏幕上立刻出现了一个花哨的网站——上面有着许多宝箱的照片,以及五花八门的广告。唯独中间写着一段文字——

  第一届未知城市寻宝大赛即将开赛!我们的寻宝地点是一个名叫“守望岛”的孤岛——它是未知城市真正的边境。从古代就曾有过传说,在这座岛上,埋藏了数不尽的宝藏,只可惜迄今为止没有任何人找到它们。那么这次,就请让我们未知城市的寻宝专家们来揭开这个困扰了人们上百年的谜团吧!参加者有着免费的四星级酒店住宿,更有着价值上千蘑菇币的豪华晚宴!
  参赛时间为5月30日,参赛费为每人一万蘑菇币。请所有参赛者与当天早上八点半在未知城市的码头旁集合,等待举办者(客船房间一二四号)的到来!

  “五月三十日?那不就是后天吗!”路易基看了一眼电脑右下角的表,自言自语道,“我记得从明天起托克就会放一周长假。”
  “既然是寻宝,那大家就一起去吧!说不定还能得到星星什么的呢!”马里奥的兴致也来了。
  “我们今天晚上就去吃顿豪华自助餐来庆祝我们即将开始的寻宝活动吧!”路易基继续喊道。
  “好!我们好久都没出去吃了!”马里奥附和道。
  只有坐在旁边的苦怕一声不吭。
  当天晚上,随着一声清脆的门铃,托克背着书包跨进了家门。三位已经拿好了钱包,关上了灯,准备出发。
  “你们这是要去哪儿?”托克把书包扔在了沙发上,说道。
  “这是秘密!”路易基弯下腰,小声地在托克的耳旁说道,“待到我们吃完饭,再告诉你所有的真相!”
  “难道是庆祝我放一周长假吗?”
  “才不是呢!”马里奥说道,“无论如何,先跟我们去旁边的购物商场顶层的自助餐厅大吃一顿吧!”
  “我怎么记得去那里一个人就得花六百蘑菇币?”托克问道。
  “没事,就当是我们的钱丢了。并且吃完后我们还有大约五十蘑菇币呢!”路易基说道。
  从餐厅出来后,天色早已暗了下来。即使在这个购物商场里,也几乎找不到人影了。广播里营业员宣告商场关门的声音响彻了商场的每个角落。马里奥一伙人只好一路小跑到出口。刚出来不久,就发现商场里的灯全部都熄灭了,这幢高达八层的楼就像消失在了黑夜中一般。
  “这下你总该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吧?”刚回到家,托克便问道,“今天我们一天就花了几乎我们一个月该花的钱。”
  “咳,接下来请听我名侦探路易基的解释。”路易基咳嗽了一声,“愿不愿意后天同我们一起去守望岛寻宝?”
  “没什么兴趣。”令大家出乎意料的是,托克居然以这样的口气作了回答。
  “难道你不想得到宝藏吗?”马里奥摊着双手,“说不定那些宝藏里还有一颗神秘之星呐。”
  “那真可惜,你们找错人了。”托克的表情似乎有些怪异,“那天我要和同学们去看电影。”
  “你看看你!都怪你叫我们看什么寻宝活动,这下缺个人怎么办?”路易基迟疑了一会儿,然后把手指向马里奥。
  “吃豪华自助餐是你定的!”马里奥也毫不示弱。
  “你难道不会拒绝吗?”
  “好了好了,不要吵了。”苦怕推开了正在吵架的兄弟俩,“就咱们仨去吧。”
  “切!”这个小插曲就这样进入了尾声。
  不过一会儿,马里奥一伙人便陆续地走进了厕所里洗漱。还没过多久,屋内的灯便被关上了,大伙都躺在了床上,准备进入梦乡。
  这个夜晚,只有一顿豪华自助餐。既没有电视,也没有电脑;既没有扑克牌,也没有鬼故事。或许这是他们一起所经历过的最安静的一次夜晚吧。
  五月三十日的早晨,当树上还没有传来鸟叫声,天空中也仅仅是微微地露出一丝白色的时候,马里奥兄弟和苦怕就从床上爬了起来。见托克还没有醒来,他们便摇摇晃晃地走到了客厅。洗漱完毕后,总算清醒了一些,便急忙收拾好了书包,连早饭也没吃就出发了。
  未知城市码头距离斯科特小区仅有五站地铁的距离。当他们到站后,才发现连七点都不到,便去旁边的一家小吃店吃了一点儿早餐。吃完之后再出来,就发现码头上已经聚集了许许多多的人——有的是奇诺比奥,有的是诺可龟,有的是啪嗒龟,有的是板栗仔……三位便只好一起钻进人群里。
  “如果我记得没错的话……你们俩应该就是马里奥兄弟吧。这位哥们儿是……苦怕?”一位诺可龟看见了马里奥一伙人后,便打起了招呼。这位诺可龟戴着墨镜,穿着带有条纹的休闲T恤,龟壳上还刻着“treasure”的字样,颇像一个摇滚乐队的主唱。
  “嗯,我们的名气果然很大啊。”路易基感叹道。
  “难道你们不认识我了吗?”这个诺可龟显得有些失望,“我可是以前和你们一起在地道中探险的库帕斯汀呀!”
  “咦!?”马里奥一伙人大吃一惊。在他们印象中,以前的库帕斯汀应该是个穿着朴素,说话语气平淡的诺可龟才对。
  “时代总是在变化,因此我也会变化。”库帕斯汀感叹道。
  “但是,走在时代的前沿,引领这个世界的发展,还是应该由我们华丽的小黑山三人众来办才对。”人群中传来了三个滑稽的声音,他们便是“臭名昭著”的小黑山三人众——锤子龟杰克,瓦里奥与瓦路易基。话音刚落,便有许多疑惑的目光朝他们身边投来。
  “我们可是被世界第一机密组织——‘Mt. Small Black ver.4’所派来的。”杰克从书包里拿出了一把小锤子,一边朝天上挥舞一边说道,“至于它是一个什么样的组织,我才不告诉你门!”
  “哈哈,俺今年可是要发大财了哦!”瓦路易基用自己尖锐的声音喊道,“才不会分给你们呢!”
  “去你的发大财!”瓦里奥一记重拳打到了瓦路易基的脸上,“这些钱都归老子管,没人叫你这个瘦狐狸瞎扯。”
  “那些也是你们的朋友吗?”库帕斯汀怔怔地看着小黑山三人众那出尽洋相的“表演”,无奈地冲着马里奥一伙人说道,“看来你们的生活一定充满了乐趣呢。”
  马里奥一伙人不知道该用什么话来回答他,便只好敷衍地笑了笑。
  此时,一阵热风吹了过来。这呼呼的风声再配上波浪击打沙滩的声音,以及轮船发出的汽笛声,总能让人想起十九世纪欧洲港口的繁忙的场景。如果说唯一的缺陷,那便是天空中乌云密布。但是大家的心里早都不关心这些了——因为对这些寻宝者们来说,宝藏更加重要。
  寒暄了一阵后,海面上出现了一艘豪华的大船,不一会儿便停靠在了岸边。路易基看见后,兴奋地指了指它,说:“我们的船已经到了!”
  但是大家并没有上船,因为大家迟迟没有见到活动发起人的影子。
  “那个遭天谴的活动发起者怎么还没来呢?”等了一会儿,瓦里奥终于不耐烦了,便用自己低沉的声音喊道,“他居然这么不守时!”
  路易基也看了一眼表,才发现已经八点四十五分了,已经过了约定好的时间了。
  “他预定的房间号好像是一二四吧,或许他早已经上船了。”苦怕说道。
  “那么,我们也快点上船吧,我已经等不及了呢!”路易基像个小孩子一样说道
  不进不知道,进去后才发现这艘船的内部如同一个五星级酒店一般。船内有着完善的设施——从卧室到餐厅,从泳池到活动室,简直是应有尽有。微微摇动的船舱外加上一股海水的味道,又唤起了寻宝者们的大海情结。
  “请所有人到甲板上集合。”大家刚上船不久,就有广播传入了大家的耳中——这声音一定是船长。大家也只好照做,便一起走向了甲板。
  “一、二、三、四……人已经到齐了,已经可以起航了。”一名锤子龟船员在不厌其烦地点完名后说道,“我们预计将会在明天的凌晨到达守望岛。”
  说罢,只听“嘟”的一声,这艘巨型客船便缓缓地移动了起来。起初船上摇摇晃晃的,但是当转了一个一百八十度的弯以后,客船便平平稳稳地在海上航行了。微风吹到船上,使得许多人都不想回到自己的房间了——他们宁可在这里吹着温柔的海风,欣赏着宏伟的海景。只可惜,这里还是有一个破坏气氛的人——
  “那个天杀的活动发起人到底在哪里?”瓦里奥在人群中朝着那名船员吼道,“快带老子去见他!”
  “活动发起人?抱歉,我并没有见过他呢。”那个船员走到了瓦里奥的身旁,友好地说道。
  “没有见过?难不成我们小黑山三人众 version 4 被人骗了?——哦,这真是耻辱!”杰克也听到了船员的话,便捂着自己的脸,用着一种奇怪的口气喊道,“我们小黑山三人众居然被骗了!”说罢,周围的人们先是充满疑惑地盯着他看,然后便哄堂大笑。
  “难道你们之间连话都没有说过吗?”马里奥也凑了过来,向船员问道。
  “谈话倒是有过。”这位锤子龟说,“他在几天前就跟我们说当天他会在一二四房间里休息,并且不要让任何人靠近这个房间——就连船长都不行。看在他给我们交了那么多钱的情况下,我们便勉强地答应了。也许他混在了你们人群中间也说不定。”
  “网上的广告也说明了他预定了一二四房间。”苦怕也走了过来。
  这位锤子龟还是继续着自己的话:“总之,我们并没有见到过他。不过我们曾经敲过一次一二四房间的门,但是没有人回应。”
  “好一个骗子!”瓦里奥怒气冲天,“还不快让老子把他房间的破门给拆了!”说罢,瓦里奥攥紧了拳头,一口气跑到了一二四房间的门口,然后朝门上狠狠地来了一记拳头。这扇门应声倒地。许许多多的寻宝者们也闻声赶了过来——马里奥兄弟,苦怕和库帕斯汀也不例外。
  这个房间比一般的客房还要大。里面的一个柜子尤其显眼——这个柜子里摆着各式各样的花瓶。桌子上还有一瓶未开的可乐,以及一个小型微波炉。这个房间的床也非常大,洁白的被子摆放在床上,使人想起了高级套房。只可惜——
  这个房间里什么人都没有。

上一章 | 回目录 | 下一章
Linux ver.
系统开发:[email protected]狗头处刑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