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説家にならない

回首页

马里奥的未知城市之旅

6.11 穿越黑暗的两次旅行
上一章 | 回目录 | 下一章


第六章——通往真相的九首诗
第十一节 穿越黑暗的两次旅行

  “难道我们不应该用这些铁块再建一座桥才对吗?”库帕斯汀听见苦怕有些令人费解的话以后,半信半疑地问道,“儿歌上不是这么说的吗……”
  “那样对我们找到宝藏有什么帮助?”苦怕却平淡地回答道。
  “呃……”库帕斯汀看着苦怕,想了一会儿后,犹豫不决地回答:“没有。”
  “但是原儿歌提到了‘铁’,所以这些铁块一定还是有用的。——就比如说,我们面前的那堵墙似乎很脆弱。”苦怕说完后,缓缓地走向了那堵墙,对着它敲了几下后,露出了满意的笑容。就在这时,他突然转过头来,拿起了铁块,径直地朝那堵墙撞去。随着“轰隆”一声,铁块穿过了整个墙面,墙面因此被撞出了一个大窟窿。与此同时,许多零零碎碎的沙石也从马里奥一伙人的头顶上落下。苦怕扔下了铁块,站在了众人的面前,一边喘着气,一边满意地看着大家。看见了这个情景以后,在场的所有人都吃惊得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
  但是这阵沉默很快就被库帕斯汀的鼓掌声打破了。库帕斯汀站在马里奥的后面,一边拍着双手,一边激动地说道:“真不愧是伊戈尔!虽然你平时不爱说话,但是干这一行却真有两下子呢!我看我甚至不用再帮助我们这一伙人推理了!”
  “是吗?”苦怕嘴中慢慢吐出了这两个字。然后他走到了众人的面前,继续说道:“前面有一座桥,那也许就是我们所筑的‘新桥’吧。”
  果然,穿过那个窟窿,一座宏伟的大桥展现在了马里奥一伙人的面前。它看上去已经有数百年的历史了,但是似乎并没有什么被踏上过的痕迹——这也使得整座桥如同刚建的一般。桥的正体同那座已塌的桥一样——是由硬木条所建,只不过显得结实多了。并且,这座桥的下面既不是河水,也不是悬崖,而是同刚刚塌的那座桥一样——地面。
  “所谓‘用铁栏杆把伦敦桥护起来’吗?”马里奥看见了这座算不上宏伟的桥以后,笑了笑,“这两座桥不仅长得像,还都被建在了地面上。看来我们已经破解了第一首儿歌了。”
  “不过这座桥却建在了地下呢——真是壮观极了!”路易基也不禁感叹道。
  说罢,他们缓缓地走上了桥。桥身虽然有些晃动,但绝对不会因为负载过重而导致塌陷。下了桥以后,在马里奥一伙人眼前的便是看上去永无止境的小路。
  “真希望我的面前就是宝藏。”路易基看见了这段看似没有尽头的路后,失望地叹息道。
  “说起宝藏,我记得前几天我们听到的新闻中也说了那个丢失的石板了吧?”马里奥说道。
  “没错。不过看起来那个失踪事件与我们的关系并不大了。”瓦路易基回答道,“当然,试想一下如果宝藏是那块石板的话,事情该会变得多麻烦啊……”
  “那我们岂不是等于只得到了一个碎片而已吗?”瓦里奥说道,“放心,老子会回到未知城市把另外两块石板碎片一起偷回来的!”
  “除此之外,还有一个十五年前的信件吧……”马里奥继续说道。
  还没等马里奥说完,苦怕就接着马里奥的话说:“我昨天听了收音机,上面说那个信件上的署名日期是一九九三年。”
  “那就是二十年前了啊……”马里奥一边思考着,一边说道。过了一会儿,马里奥又意识到了什么:他突然把脸转向了苦怕,然后激动地说:“那不是守望岛电台倒闭的年份吗!”
  “啊……这么一说好像是真的呢。”库帕斯汀回答道,“而且我记得守望岛电台以前是一名收藏家的房屋吧?这么说这个石板应该是在那里得到的。——不过,让我们暂且放过这个话题吧,我倒更关心到底谁是这场该死的活动的策划者。”
  “你认为是谁呢?”苦怕问道。
  “我认为很有可能是坐在那个前台的服务员。他至始至终都没有给我们透露过他的姓名。”
  “但是许多寻宝者也没有给我们透露过姓名吧——对,这不能作为依据!”杰克甩着向库帕斯汀甩着锤子。
  “不,他的身上还有更多的疑点。”库帕斯汀说道,“那天晚上马里奥曾经听见地下传来叫声,而我记得他经常守夜班吧?——他完全可以趁大家都睡着的时候去想办法发出,或者让别人发出这种声音吧?”
  “可是我们仍然没有了解到这个声音究竟是怎么回事。”马里奥说道。
  “很显然是有人被害了,并且尸体还没有被发现。”库帕斯汀回答道,“因为一般的寻宝者和服务员都在晚上睡觉,因此他本人在那个时候发出叫声完全没有意义。这么说那个叫声就一定是被动的了。而在这个时间点让别人发出这个叫声完全不会被发现——至于为什么不能让别人发现呢?那就是要杀人了。而且,如果把尸体隐藏得好的话,他完全可以把他杀人的真相给隐瞒起来。”
  “他为什么要隐瞒呢?而且如果杀了人,只要他的朋友发现他长期不在,就会发起质疑吧?”
  “对于前一个问题,我想说的是,也许他一开始就打算杀光我们:你难道没发现吗——周围一直没有人对这个‘第一届’起过任何质疑,也就是说他做到了封口的对策——那只有全把他们杀光才有可能了。”说罢,库帕斯汀放慢了脚步,“第二个问题,我想也许是因为有些人是单独出来寻宝的吧——比如说那个杨,一般人是发觉不到他的存在的。即使他消失了,别人也只会认为他是出去寻宝了。”
  “这么说等哪天我们发现了这件事情,他就会一下子杀光我们?”
  “说不定如此。”库帕斯汀继续说道,“因此我们回去一定要问问他的不在场证明——当然,不要开门见山。”
  “唉,看来又多了一件事呢……”路易基垂下了头,“这件事情还是赶紧结束吧……”
  这一伙人便又一次陷入了沉默之中。在空旷的地下通道里,唯一能听见的就是他们的脚步声。然而,令他们欣慰的是,这一成不变的环境总算有了些许变化——刚开始的墙面空空如也,然而现在却有了涂鸦的痕迹,路也明显变得蜿蜒曲折了一些。虽然这些东西在平常看来,总是令人生厌的,然而此时此刻,他们的内心却因为这些而狂喜。
  “倒不如说这变化来得可真够快的呢。”马里奥停下了脚步,走到了墙旁边,一边仔细盯着墙上的文字,一边说道,“以至于我都有些受不了。”
  “但这却有力地证明了曾有人来过这里——虽然也许是很久以前。”库帕斯汀走到了马里奥的跟前,“这些涂鸦,真是典型的九十年代初的风格。”
  “你小子了解得还真够多的。”瓦里奥笑道,“如果我想你这样知识渊博,我早就不愁吃喝玩乐了!”
  “这是作为一个寻宝家最基本的素养啦。”库帕斯汀笑道,“你也应该学学嘛!”
  还没停下来多久,他们又继续往前走了。这里的变化越来越大,宽敞的大路逐渐变成了狭窄的小路,隧道两旁的路灯也完全没有了;大家只好用手电筒微弱的灯光来照明;墙上的涂鸦也越来越可怕——从最初的几个字母,到几个诸如“诅咒”、“地狱”之类的单词,再到一些句子,而现在却变成了图腾的样子——是的,你没看错,它们同旅馆二层墙上的图腾一模一样!
  当这一伙人还在为这些图腾所害怕的时候,一件更令人害怕的事情发生了——在这空旷的地下通道中,传来了几阵沉重的脚步声——它像是从很远的地方发出来的。然而,这些脚步声却说不上连续——一阵脚步声以后,便又是寂静了。
  “这涂鸦真是够恶趣味的。”瓦路易基装作呕吐的语气向众人说道,“再加上这可怕的脚步声。我们还是快点离开这个鬼地方为好。”
  “但是我认为我们的肚子的抗议比我们还厉害呢。”路易基摸了摸自己的肚子,苦笑道,“如果我没记错的话,马里奥的背包里有一些吃的吧?况且中午饭的时间早就过了。然而我们却还在这里转来转去的,什么都没吃。——这些图腾和脚步声又算得了什么?”
  “停下来吃饭也许的确是一个妥当的事情。”库帕斯汀说道,“寻宝固然重要,但是吃饭却是必需的。”
  “可是一顿不吃并没有什么问题吧——况且还是在这种黑咕隆咚,伸手不见五指的地方。”马里奥立刻反驳道。但是马里奥的话却立刻被路易基所打断了:“如果说桌子的话,刚才我们就经过了一个。”
  “谁知道那个桌子上究竟有多脏呢。”马里奥拍了一下指着那张桌子的路易基的手,“我们还是等出去再吃吧。”
  “你就成全一下路易基,又何妨呢?”库帕斯汀有些急切地盯着马里奥,“正好我早上没怎么吃,我也需要补充一些能量了。”
  马里奥听见了库帕斯汀的一番话以后,虽然满腹疑云,但还是勉强地答应了他的请求。他说:“好吧,既然大侦探也饿了的话,那就一起吃顿饭吧。库帕斯汀,把你的手电筒给我,我来负责照明,剩下的人跟着路易基坐到桌子旁开饭就可以了——记着,只要有任何脚步声,我们就得迅速离开。”
  “好的。”大家异口同声地说道。说罢,马里奥转过了身,开始思考了起来——没有人知道他在想些什么。
  这顿饭也许是自从开始寻宝一来他们吃的最长的一顿饭了。他们把手电筒交给了马里奥——这样他们就可以避免看到那些涂鸦了。而拿着手电筒,站在旁边思考的马里奥,虽然刚开始显得非常平静,但是过了一会儿便开始不耐烦地踱起步子来;又过了一会儿,他索性满嘴抱怨地走向了“餐桌”,和其他人一起吃起了饭来。虽然他们吃饭的速度很慢,但是不过一会儿,桌子上就堆满了各种各样的包装纸,番茄酱等调料也撒得到处都是。
  “该死,在这种伸手不见五指的地方吃饭……”瓦里奥一边啃着一个汉堡,一边说,“我们不会晚饭也要在这里解决吧……”
  “放心,我已经没有吃的了。”马里奥苦笑着说,“我甚至没有想到中午也会在外面吃饭。”
  “但是在此之外我们还需要考虑一个问题。”库帕斯汀说道,“这些包装纸和洒下的调料究竟该怎么处理?”
  “唉,又是这种问题!”路易基突然用手拍了一下自己的脑袋,“说真的,每次吃饭后我最讨厌的就是这种问题!”
  “似乎这里还没有垃圾桶。”马里奥拿着手电筒,向四周观望了一下以后说道,“那这可真是一件麻烦的事情呢……”
  苦怕听见了这句话以后,突然神秘地笑了一下,然后答道:“这么说的话,把这些东西放回背包里呢?”
  “那样的话岂不是会把背包弄脏?”库帕斯汀答道,“我看我们还是把它们扔在这个桌子的底下好了,反正也没什么人来。”
  “这样啊……”苦怕用一种不太自然的微笑回答道,“那就这样吧。”
  如果是在公共场所这样干的话,他们的心里肯定会过意不去——但是这次,大伙却爽快地抓起了那些包装纸,痛痛快快地把它们甩到了餐桌底下。这“收拾”进行得也够快,还不到三分钟,桌子上就恢复了原先的样子,然而桌子底下却堆满了各种各样的包装纸。
  这顿午餐不仅填饱了他们的肚子,也使得他们的精神状态提高了许多倍。路易基哼着小调,瓦里奥踏着不太标准的“正步”,库帕斯汀开始了作为“侦探”必须做的“思考”,杰克也挥舞起了自己的锤子……他们同之前完全是两样人。苦怕——这位平时就沉默不言的诺可龟,在这个时候也不像大家那样那么精神——但是一直在不自然地笑着。很快,马里奥就发现了他诡异的微笑,问道:“苦怕,你没事吧?——从刚才起就笑得很奇怪呀。”
  “不,我完全没事!”苦怕诡异的笑容一下映入到了马里奥的眼帘,就连他的声音也变了些许。
  “难不成……你跟二十年前的团伙有着什么关系?”库帕斯汀傲慢地问道。
  “哈哈,怎么可能呢?”苦怕的笑容变得更加奇怪了,“不要管我……不要管我!”
  马里奥又迟疑地盯着苦怕看了一下,但过了一会,他就把头扭了回去。这一伙人兴致勃勃,用自己独有的振奋士气的方式,向着前方迈去——直到前方出现了一堵墙,挡住了他们的去路。
  “这次又是什么破事?”瓦里奥毫无礼貌地抱怨道,“是不是要开始解第二个儿歌了?——就是那个什么吃人的那个。”
  马里奥没有说话。他打开了手电筒,然后朝四周晃了一下。当手电筒的光照射到地上的时候,他突然发出了一阵满意的声音,然后蹲了下来,仔细地拿着手电筒照着地上,然后说道:“你们快来看!”
  最先围上来的是库帕斯汀和苦怕,后面紧跟着的是充满好奇心的小黑山三人众。只见马里奥蹲在地上,拿着手电筒照着一个类似于下水道井盖的东西,上面有一把锁。马里奥看见了大伙虽吃惊然而又充满惊喜的表情以后,闭上了一只眼睛,然后做了一个V字形的手势。
  “惊喜归惊喜。”库帕斯汀看见了这个井盖,思考了一会儿,说道,“我们究竟该怎么打开它呢?”
  “这就需要我们解开第二个谜题了吧,这个井盖一定是象征着什么东西了。”说罢,马里奥翻开了随身带的笔记本,然后一边对着儿歌,一边说:“爸爸、妈妈、餐桌、兄弟姐妹、骨头、坟墓、蛋、悬崖、国王、马、大臣……”
  “我认为应该跟第三个儿歌无关了。”苦怕的情绪已经镇定了下来,“从刚才起我就很好奇,我们遇到的状况简直和第二首儿歌描述得一模一样。”
  “这么说,该解开的是第二首儿歌了?那么此话该怎讲?”
  “那个餐桌简直就像是为我们所设置的一样——试想,在这么大的一个区域,只有这么一个桌子——甚至是在离入口这么远的地方——一般人走到这里都会感到饥饿,那么见到这个桌子的第一反应一定是坐下来吃饭。”
  “还有两种例外:第一种是寻宝者已经吃饱了,第二种是寻宝者没有带食品。”
  “不要着急。”苦怕不紧不慢地说道,“只要你收集到了所有的儿歌,就能解开这个谜:即使你没有在那个桌子上吃饭,至少能注意到那个显眼的桌子,外加墙旁边的井盖。
  “显眼的桌子,象征第二首儿歌里的‘餐桌’,而那个井盖,则象征着‘坟墓’——既然那群寻宝者已经解开了第一个谜题——当然,也是用象征手法来编造的——那么这个谜题对他们来说自然也就不会难了。”
  “那么究竟该怎么解开呢?”库帕斯汀问道。
  “拜托!为什么一个侦探却要来问我这种问题?”苦怕激动地说,“自然,这个谜题对于会在餐桌上用餐的人来说要简便一些——因为这里没有垃圾桶,所以垃圾只能被扔在餐桌底下。而这又意味着什么呢?——我们可不可以这么说,这些食物就意味着‘我’,被扔掉的‘我的骨头’——这里指被扔掉的食物包装袋——则要再次被捡起来?”
  “这么说的确有道理呢,看来这里没有垃圾桶的缘故……”
  “对,就是引导我们解开这个谜题的。”苦怕继续用激动的语气说道,“然而我们不可能捡起包装袋去解锁——因此在餐桌底下肯定藏有一把能打开那个井盖的钥匙——只不过它和那群包装袋混在一起了。”
  “早知道我们不把那些该死的袋子扔到桌子底下的!”瓦里奥听见了以后,捂起了脸,失望地喊道。
  “如果扔掉了则有助于谜题的破解,如果没扔则有助于寻找钥匙。”苦怕小声地嘟哝着,“瓦里奥,寻找钥匙就交给你了!”
  瓦里奥拿上了手电筒,胸有成竹地走到了餐桌的下面,开始找了起来。由于周围非常黑,其他人只能听见食物包装纸发出的噪音以及瓦里奥时不时的抱怨声。过了约莫十分钟,瓦里奥用命令的口气把瓦路易基和杰克叫了过去,便一起找了起来。就这样又过了大约十分钟,瓦路易基才拿着一个还不到小拇指大的钥匙,缓缓地跟随瓦里奥和杰克走到了马里奥一伙人的跟前。
  “你们小黑山三人众还真有两下子呀!”库帕斯汀看着钥匙,惊喜地喊道,“之前我真是低估你们了!”
  “哪里,我们好歹也是寻宝之辈。”他们三位异口同声地回答道。
  “不过这把钥匙居然一直没有被挪过位置。”路易基盯着瓦路易基手上的钥匙,自言自语道,“难道之前没有人找到过这把钥匙?”刚等他说完,苦怕就把头转向了路易基,迟疑了一会儿才说道:“根据寻宝大会举办的状况,我认为之前几届寻宝大会都没有找到所谓的‘宝藏’,所以才会有这届寻宝大会。”
  “也就是说,其实早有人给我们安排好了究竟有什么宝藏?”路易基继续问道。
  “当然了。因为那些儿歌已经指定了我们的动作。然而,这把钥匙没动过,也就说明之前没有人来到过这里。”
  “所以寻宝大会继续举办下去的原因是……”路易基仍然迷惑地问道。

  “是因为那名举办者要得到真正的宝藏,而不是我们。”苦怕又不自然地笑了笑。

上一章 | 回目录 | 下一章
Linux ver.
系统开发:[email protected]狗头处刑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