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説家にならない

回首页

马里奥的未知城市之旅

6.12 将死(Checkmate)
上一章 | 回目录 | 下一章


第六章——通往真相的九首诗
第十二节 将死

  “所以说,真正的举办者肯定就藏在我们之中。”库帕斯汀接着苦怕的话说道,“而我认为最可疑的,便是那名坐在前台的服务员——不,也许所有爱德旅馆的工作人员都很可疑!”
  “那你认为我们之中有谁很可疑吗?”苦怕对库帕斯汀说道,但是他的眼睛却一直没有正对着库帕斯汀。
  “既然马里奥兄弟和小黑山三人众来的时间还不到一年,那么我们可以轻松排除他们。接下来,我倒是认为你苦怕很可疑呢。——自从来到了这里以后,你的性格就变了许多。”
  “是吗?那可真是可疑呢。”苦怕又露出了不自然的笑容,对大伙儿说道。
  “我记得二十年前苦怕刚出生没多久吧,你为什么会认为是他呢?”马里奥疑惑地问道。
  “等一下!瓦路易基不是早都说了吗,二十年前的事情与现在的事情无关。三年前那个潜逃的诺可龟,苦怕却完全可以干出来吧?”
  马里奥也没再说什么了。他从瓦路易基的手上接过了钥匙,然后蹲在了井盖的旁边,打开了那个井盖。一个“地下通道”立刻映入在了大伙的眼帘。这个通道并不深,一般人都能跳下去,但是里面所散发出的刺鼻的味道,总是消减了这伙人的士气。
  “我以后说什么也不会再去寻什么宝藏了!”路易基失望地说道,“我原以为寻宝是多么美妙的事情呢……”
  “别泄气呀,路易基!我们不是水管工吗——以前也干过许多类似的事情。”
  路易基听了这句话以后,心里倒是好受了一点。他跟随着马里奥跳进了那个通道里。接下来,库帕斯汀、苦怕和小黑山三人众,也纷纷地跳了进去。
  这个地下通道正如之前的场景一样——一片黑暗,并且比原来的空间更为狭窄。这里只能容许一个人一个人地通过,并且路上还时常有着石籽等路障。也许是位于地下,并且长期无人通过的原因,这里空气潮湿,还散发着一股难闻的味道。
  “我现在倒兴奋了起来!”库帕斯汀喊道,“我们总算可以得到宝藏了!”
  “你小子又没有帮助我们解开儿歌里的谜团。”瓦里奥在队尾对库帕斯汀说道,“不过回去以后还请你帮我们正确地推理一下到底谁是举办者。”
  “而且我们不是还差一个儿歌没有解开吗?”瓦路易基说道。
  “我只是有些兴奋罢了。”库帕斯汀笑着说,“也许我的才华比起当一名寻宝家,我更适合当警官吧——但是我的性格却一直是一名不折不扣的寻宝家。”
  正当这一伙人快走得不耐烦的时候,崎岖狭窄的道路突然变得越来越平坦了,经过了一大段缓缓的上坡以后,这一伙人总算离开了这个地下通道,走到了地上。这条漫长的通道通向一座洋房的内部,里面的摆设同莱斯利家几乎一模一样——只不过这座房屋显得更加宽敞,并且不止一层,就像是一个快要没落的大家族所住的洋馆一般。屋内显眼地摆着一幅十五世纪意大利文艺复兴时期的肖像画,而这幅画的旁边也摆着各种各样的贵重茶具。——甚至就连放茶具的桌子,似乎也已经有了几百年的历史了。这一伙人见到了这样的情景以后,都异常惊奇:小黑山三人众急躁地在房间里踱着步,似乎想拿走一些什么东西;马里奥一伙人也来回地在房间里欣赏着成堆的艺术品。只有苦怕和库帕斯汀这两个人,却在急躁地找着什么东西,一点儿都没有欣赏这些收藏品的意思。
  “看来我们已经到了这个收藏爱好者的家了。”瓦里奥说,“我们应该在这里呆上几个小时以后再出去。”
  “不过,你说错了呢,瓦路易基。”马里奥走到了瓦路易基的身边,“根据地理位置,这里似乎正是二十年前守望岛电台的所在地。看来这件事情与二十年前守望岛电台倒闭事件是脱不了关系了。”
  “但是,我想我们出不去了……”苦怕走了一圈以后,回到了大家的身边,然后又看了看门,失望地说道,“这里的门已经被完全封住了。除非有另外的出口,否则我们只能原路返回。”
  “什么?又得走那些该死的地下通道?”瓦里奥跺了一下脚,显得有些泄气。
  “不过,我们还是快点儿上楼看一下吧。”库帕斯汀说道,“楼上应该就是守望岛电台的工作室了。”
  读者!一般人问你电台工作室的环境如何,你会怎么回答呢?你一定万万想不到,守望岛电台的工作室是那样的华丽,简直如同身在十七世纪欧洲宫廷一般。红色的地毯覆盖住了每个角落,古色古香的吊灯替代了普通的台灯。甚至就连播音室也华丽得叫人赞不绝口。真不敢想象,这么华丽的电台,却还没有运行多久就倒闭了。
  “现在我也很好奇未知城市电台的倒闭原因了。”经过无数次对这个环境的夸奖过后,马里奥自言自语道,“库帕斯汀,我记得二十年前只有你还记事才对吧?”
  库帕斯汀看了一眼马里奥,然后苦笑着回答道:“是的,当时我二十三岁。只可惜我人当时在未知城市,因此并不知道这个详情。”
  “当时电台倒闭的原因,总该写在未知城市的报纸上吧?”
  “可惜我当时并没有留意报纸上的内容……”
  “哎,不过话说回来,为什么那个收藏家的家和未知城市电台在同一个屋子里呢?”
  “这个我听我的父母谈到过。”苦怕说道,“似乎守望岛电台的台长就是他。然而他平时非常低调,因此并没有搬出去,而是选择了在家里上班。不过为什么新闻都要极力掩饰守望岛倒闭的真相呢,这个我也不知道。”
  “不过这么一说,我们寻宝的终点居然就是二十年前的守望岛电台,这个多少有些令人不可思议呢。”马里奥感叹道。
  “哎,我只希望不要再和那天在莱斯利家听到的‘未知城市宝物失踪事件’有联系了。”路易基说道,“那样的话就太麻烦了。”
  “比起这个,我倒是有点在意三楼是什么样的。”库帕斯汀绕着二楼转了一圈以后,说道,“要不我们上三楼去看看?”
  “我也很在意呢。”苦怕对库帕斯汀笑了笑。
  说罢,马里奥关上了二楼的灯,然后走向了三楼。三楼的空间相对于一楼和二楼来说,小了许多。这里堆放着许多杂物,与一楼和二楼形成了鲜明的对比。把灯打开以后,有四扇门映入到了大家的眼帘里——其中有一扇门的旁边有窗户。
  “看来,正如同我想的那样,第三首儿歌要灵验了呢。”苦怕说道,“想想,究竟有什么东西碎了以后就不能还原了?”
  “窗户吗?”马里奥问道。
  “是的。还记得我曾经说过‘我们只能原路返回’这句话吗?”苦怕又露出了骇人的笑容,“这是因为这里的门被锁了,然而又没有玻璃窗的缘故!”
  “因此在这个屋里唯一一个‘能打碎而且从中进去’的物品就只有这一个啊。”马里奥回答道,“我明白了,这种窗户而已,我一拳就能打碎。”刚说完,马里奥就一下子退到了后面,然后伸出了拳头,冲向窗子快速地跑了过去。还没等大伙反应过来,这扇窗户的碎片就掉得满地都是。
  “这个谜可真够好解的。”苦怕笑着说,“那么接下来,不出我所料的话,我们要的宝藏就在里面。”
  库帕斯汀看了一眼苦怕,然后飞快地钻了进去。他在房间急躁地走了几步,然后打开了里面的灯,过了一会儿便招呼剩下的人也进去。
  瓦里奥见状,立刻跳进了窗户里,随后剩下的人也跟随瓦里奥一起跳了进去。这个房间似乎是一个储物室,墙上挂着几副古典时期的风景画,但是四周都没有家具,因此显得空空如也。不过,在屋子的最里端,却摆放着一个显眼的宝箱——它显眼的程度足可以跟这座房屋入口的那副肖像画所媲美——它似乎是拿纯黄金制作的,并且不知什么原因,就连宝箱的外面都闪闪发光,这点在开灯后显得尤为明显。宝箱上贴着一句话,上面写着“致寻宝者”。
  “那还在这里干等着干什么!”瓦里奥看见了那个宝箱以后,大声喊道,“快让老子打开那个宝箱,然后把宝藏分了!”
  “不要着急。”库帕斯汀一把推开了强壮的瓦里奥,然后自己走向前面,一边走一边说:“让我先来检查一下这个到底是不是真的宝藏。”
  说罢,库帕斯汀缓缓地走向了宝箱。到了宝箱面前,他的表情变得有些虔诚,似乎是在面对一位圣灵。他跪在宝箱面前,沉思了一会儿,然后又不紧不慢地打开了包厢,缓缓地取出了里面的宝物。
  “第三块石板吗……”库帕斯汀看见了那块石板以后,小声地嘀咕道。
  “什么,宝物正是那块石板,这怎么会?”瓦里奥听见了库帕斯汀的嘀咕声以后,失望地说道。瓦里奥的话音刚落,叹气声也从其他人的嘴中传来。
  “不对,你们没必要叹气。”库帕斯汀高举第三块石板,冲着大伙说道,“如果我现在回去,找到那两块石板以后,还是能卖到一个好价钱的。”
  “这倒也是。”瓦里奥回答道。
  这时,苦怕走向了众人的前方,但是他没有发话的意思。
  “那么,一直以来谢谢大伙的合作了。”库帕斯汀的语速突然变慢了。
  “嗯,不用谢……”马里奥笑着回答道,但是过了一会儿,他却又感觉到有些不对劲,然后补充说道:“等等,此话何意?”
  “马里奥!果然水管工的脑袋还是比不过寻宝家呢!”库帕斯汀的手缓缓地伸向了兜里,脸上露出了有些扭曲的笑容,“你们还不知道吗,你们已经被我将军了!”
  说罢,库帕斯汀从兜里掏出了一把枪,对准了这一伙人:“放心,这里只不过是一座周围完全没有人的废墟而已,任凭你们怎么呼喊,都不会有人来救你们的。”
  “你小子究竟是谁?”瓦里奥看见了枪以后,有些惊慌失措。
  “你可真是一位好的策划者,不是吗?”苦怕两手插兜,走到了库帕斯汀的面前,丝毫不怕枪的威胁,“这么多年的寻宝游戏,都是你——库帕斯汀——一手策划的吧?”
  “哎呀呀,你小子还真聪明呢。行啊,说说你的推理吧。”库帕斯汀把枪口对准了苦怕的头。
  但是苦怕却仍然没有害怕的样子,他继续说道:“大伙儿!你们难道没有感觉库帕斯汀这个人从一开始就有些奇怪吗?我们曾经交换过电子邮箱,他却从来没有跟我们联络过,而一下子出现在了这个寻宝现场。他在跟我们为伴的时候,很少说出他对这次活动的观点。更重要的是——每当我们打算谈到二十年前的事件时,他总是打算转移话题——转移到活动举办者这个话题上。
  “事实上,在旅馆里遇到的那个服务员是个好人——只不过行为怪异罢了。但这点却被库帕斯汀利用,外加我们对这个服务员根本就不熟悉,他便让我们怀疑到他的头上。”
  “那你为什么认定库帕斯汀就是凶手呢,明明还有那么多寻宝家没有排除。”马里奥问道。
  “既然寻宝活动召集了这么多人,又发起了这么多年,这就证明了举办者一定不会一个人行动,而是一定会去跟随着某个人。然而我们每次出门的时候,所发现几乎都是一个人去寻宝,或者是几个年轻人一起去寻宝。”
  “是啊,年轻人……”瓦路易基说道,“如果他们是年轻人的话,就不会参与二十年前的事情了。”
  “综上所述,这里只有库帕斯汀可以被认定为发起者。”苦怕把手指头指向了库帕斯汀,“可惜你真够拙劣呢,其实你早就露出了马脚——从你那写日记的时长,以及让你当侦探后性格与之前的反差就能看出来。”
  “真是天才呢。”库帕斯汀拍了拍手,然后继续说道:“没错,二十年前的我在未知城市电台工作,然而没过多久却被调到了守望岛电台。我被她家中的一块石板深深地吸引住了,便打算有一天干掉那个收藏家——也就是电台老板,名字叫莉蕾斯(Lilees),然后夺取这些珠宝。——可惜她的家中守卫严密,几乎不可能偷着东西。我把我的想法暗示给了其他的工作人员,没想到还有两个人对此表示很感兴趣,于是我们成立了一个三人组,偷偷地找机会下手。
  “没想到莉蕾斯竟然会发现这个事情——也许她知道我曾经在工作之前花费大量时间寻找类似的石板吧。但我不知道她究竟是怎么想的,就把这块石板摔成了三块,然后藏在了家中的地方。但此时此刻,我们也找到了一个完美的下手机会——有一次她正好要回到未知城市,我们便在靠海的森林里集合,把她引诱到那里,然后杀了她。”
  就在这个时候,房屋突然发生了巨大的震动。但是库帕斯汀仍然没有要停的意思,他继续说道:“这之后,因为总经理失踪的缘故,外加上一楼本来就是她的家,因此守望岛电台便倒闭了。”
  “至于新闻不让外传的原因,就是因为怕吸引别人到这种富丽堂皇的家中来吧——总有一天客流会把这里给毁坏得破烂不堪。”苦怕接着库帕斯汀的话说,“后来——库帕斯汀——我相信你们并没有自首,也没有被发现。你们一定是在莉蕾斯家轻易地找到了前两块石板,却没有找到第三块,因此便只好先偷偷地带着这两块石板回到未知城市电台工作。后来你们偶然的一次机会回到了守望岛,住进了那个爱德旅馆,然后发现了那些诡异的儿歌,便重新对第三块石板感兴趣了起来。在那个时候,你住在一个高级公寓里,并时常和那两个人来往——但你们那木头脑袋却不知道该如何解开这个谜,你便逃离了公寓,同他们一起躲了起来,以举办‘寻宝大会’为由,来召集寻宝爱好者们解开这个谜底。——这也就是三年前的‘诺可龟失踪事件’。”
  “如果我真是木头脑袋的话,我就不会举办这个游戏了——你小子给我小心点。”库帕斯汀又把枪口对准了苦怕,“但是前几年,那些来的寻宝爱好者们都是废物,他们根本就没有找到这个谜底。但是后来,我的两位同伙却被抓住了,只有我还幸存。——偶然的机会,我同你们到了地下去旅行,深知你们的在寻宝方面的才华,便决定再次举办一次寻宝大会来碰碰运气,没想到你们还真来了!”
  “你的运气还真够好的——你不仅猜对了我们要来,还猜对了这些儿歌所指向的地方还真是第三块石板。”
  “对啊,这下子,我总算可以成为富人了,那两个混蛋也不用和我分赃了——宝物就都归我了!然后我就可以去欧洲享福啦。”库帕斯汀笑着说,“但是你们,也到下地狱的时间啦!”说罢,库帕斯汀把枪上了膛,然后对准了苦怕。
  就在这时,房屋又震动了一下。这次的震动比上次剧烈了许多。然而仍然没有人在意。
  “等一下,我还有两个问题。”苦怕仍然不失他的冷静。
  “行啊,两个问题而已——这应该不会太久吧。”库帕斯汀把枪放了下来,笑着回答道,“你尽管说。”
  “第一个问题,你怎么解释我们吃饭时遇到的那个玩偶;第二个问题,你怎么解释路易基之前在广播中听到的那个怪声。”
  “这两个事情都与我无关。你给我住嘴!”库帕斯汀有些粗鲁地回答道,但后来,他似乎又想到了什么:“等等……”
  “我问你,究竟是谁设置的这些谜题呢?既然你是来举办寻宝游戏的,但是这些儿歌却又不是你写的,那究竟是谁写的呢?”
  这时,房屋又剧烈地震动了一下。并且屋子内的气温也有着些许的上升。然而,在这里的人们的注意力都集中在苦怕和库帕斯汀身上,没有人理会突然上升的温度。
  “是啊……究竟是谁?”
  “你还真是木头脑袋呢。”苦怕也笑了,“真没想到一个犯罪者居然会笨成这样!——既然宝藏是被莉蕾斯藏起来的,那除了她又有谁会去设置这些儿歌呢?”
  “这么说……我也被莉蕾斯骗了?”
  “是啊。”苦怕继续说道,“莉蕾斯根本就没有死,你上当了!那个玩偶,和那个怪声,都是莉蕾斯一手策划的。既然这里的广播还能用,那就证明制造那些怪声的人一定是知道这栋房屋的人。你想想,我们之前遇到过一名叫莱斯利(Leslie)的奇诺比可魔法使,如果把字母重组一下的话,那会是什么呢?——答案是莉蕾斯(Lilees)!”
  库帕斯汀的眼神突然空洞了起来,但是过了一会儿,他又重新振作起了精神。他重新端起了枪,上好了枪膛,然后喊道:“不管怎么样,你们都去死吧!”
  但是这个时候,地面又剧烈地震动了一下,并且还有火苗窜进了屋子里。库帕斯汀因为地面的震动而倒下了,他手上的枪一下子被甩得老远。火势正在急速地蔓延,不仅是库帕斯汀,其他的人也因为失去平衡而倒在地上。路易基的衣服上甚至也起了火,他见状,立刻惊慌失措地脱下了外套。就在他们快要昏迷的时候,房间外出现了三个人影——库巴、弗莱斯和莱斯利……
  “Checkmate。库帕斯汀老兄,你被将军了。”弗莱斯在门口说道。

上一章 | 回目录 | 下一章
Linux ver.
系统开发:[email protected]狗头处刑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