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説家にならない

回首页

马里奥的未知城市之旅

6.2 孤岛旅馆
上一章 | 回目录 | 下一章


第六章——通往真相的九首诗
第二节 孤岛旅馆

  面对着这个空空如也的房间,前来围观的人们便小声地议论开了。有几名自大的参与者甚至扮起了侦探的角色,喊开嗓门说出了自己蹩脚的推理。
  “那么,你对于此次事件有什么看法吗,红帽子大叔?”一个啪嗒龟装作正经地盯着马里奥。但是马里奥只是敷衍了事地说了句“没有”。
  “据俺推测,凶手就在你们之中!”那位啪嗒龟刚刚问完马里奥问题,瓦路易基特有的尖声从人群中传了进来。
  瓦路易基甚至把手指向了马里奥一伙人。——看来他是断定马里奥一伙人就是嫌疑人了。
  “谁让你这个瘦狐狸出来瞎闹的!”还没等马里奥一伙人反应过来,瓦里奥就从旁边钻了出来,一拳打在了瓦路易基的脸上,“这里我才是老大!”话音刚落,周围的人又一次把疑惑的眼神投向了这一对滑稽的兄弟。
  路易基环顾了一下四周,然后用手轻轻地戳了一下马里奥,小声地说:“我们还是回自己的房间吧,在这里根本就做不了任何事情。”
  “哎呀,路易基,你总算和我想到一块儿去了!”马里奥听完这句话以后,内心又惊又喜,“那就听你的,让我们回房间休息吧。”
  “什么休息!难道不应该借此机会好好推理一番吗?看我名侦探路易基是怎么在自己的房间里破解这个千年之谜的——哈哈!”见马里奥答应了自己的提议,路易基自满地笑了许久。而马里奥只好在一旁无奈地叹气。
  “我赞同马里奥的观点,说不定那个发起者会在目的地迎接我们。”苦怕在一旁说道。
  “既然每个房间都有两张床,那我就和你们同住一起吧。”库帕斯汀一边提起自己已经收拾好的行李,一边彬彬有礼地说道,“希望你们能够接受。”
  “刚才的那风流倜傥的语言风格都上哪儿去了?”路易基调侃似地冲着库帕斯汀说。
  “这不用你管。”库帕斯汀冷淡地回了一句。
  马里奥一伙人的房间的摆设与其他的房间一模一样——两张床,两盏灯和一张桌子。墙上的两幅印象派绘画和地毯上的五彩的花纹把这间原本非常单调的房间装饰得异常精美,如同一间艺术工作室。因为没有事情可做的缘故,大家只好安安静静地在房间里看书,或是打盹。这样听上去都很令人困倦的境况一直持续到了晚上——
  房间里的广播响了:“您好,现在为未知城市时间十八点半。半个小时后,将会举行一个大型晚宴,请准时到达位于二零三室南边的餐厅。”
  “还得准时到吗……规定真多。”苦怕嘟囔道。
  “不过,我相信这一定是令人难忘的一餐。”一提起食物,路易基就兴奋了,“我都好久没有吃过像样的晚餐了!”
  “你昨天晚上还吃了呢。”马里奥向路易基投了一个抱怨的眼神。路易基也回忆起了昨晚在自助餐厅的美食,便只好挠着头,笑了笑。
  正如广播中所说,餐厅位于二零三室的正南边。还没走进大门,便有欢快的爵士乐声,夹杂着些许欢笑的声音,传入马里奥一伙人的耳朵里。餐厅里灯火通明,里面摆满了圆桌,有一半已经坐上了人。餐厅的最前方有一个大舞台,上面有一名小号手、一名钢琴手、一名鼓手和一名低音提琴手在演奏爵士乐。在餐厅的正中间,摆满了各式各样的美食。这里热闹得如同宴会一般,如果要用价格来衡量的话,一个人至少得需要四百蘑菇币吧。
  先奔向餐厅的是路易基。他刚刚走进大门,就兴奋地拿起了餐具,然后依次用勺子把每样食品都盛了一小份儿,放进了自己的盘子里。还没等马里奥一伙人反应过来,他就已经坐在了其中的一个空圆桌上,拿起刀叉津津有味地吃了起来。
  “我要一瓶可乐。”马里奥对旁边的一个服务生说。这位服务生是个奇诺比奥,他穿着一身制服,显得非常年轻。
  十分钟后,其余的三位也挑好了自己的食品,坐在了路易基所坐的圆桌旁,拿起了刀叉,准备开动。
  “呦,你们都已经来啦?”还没等第一勺进嘴,一个粗野的声音就传入了马里奥一伙人的耳边。回过头来看,才发现是瓦里奥,他拿着一个空盘子,站在瓦路易基和杰克的前面。
  “怎么,你们才来?”马里奥也用同样的语调“回敬”了瓦里奥。
  “不介意我们坐一起吧?”
  “当然没问题。”
  说罢,“小黑山三人众”便静静地走到了食品台旁边,挑起了自己想吃的东西——这与其他在宴会中大吵大闹的人们大相径庭。过了许久才坐到马里奥一伙人的旁边。但是他们并没有立即动筷子,而是一直盯着马里奥他们,一言不发。
  “怎么,有话想说吗?”马里奥看着他们,“这不像你们三位的风格呀。”
  “真不愧是马里奥啊,一下子就猜出了我们的心思!”瓦路易基听见后,大声地喊道。他原本低沉的情绪似乎一下子就恢复了过来。
  “原来这两位就是传说中的马里奥兄弟啊……”坐在马里奥兄弟斜后方的一个啪嗒龟听到了瓦路易基的话,便小声地自言自语道。
  “他们两个的确很像……不,果然就是马里奥兄弟。”坐在靠近舞台的圆桌的一个红耀西对他的朋友说道。
  “是这样的,”等那些议论纷纷的人们安静下来了后,瓦里奥把头凑到了马里奥一伙人那儿,小声地说,“你们曾经打听过这位寻宝大赛举办者的来历吗?”
  “没有啊,怎么了?”苦怕平淡地说。
  “我们刚才推理完那个失踪事件以后,便回到了房间。——说实话,我们推理得并不是很顺利。然后瓦里奥提议拿起手机上网查找起了这个失踪的举办人的来历。——嗯,这个人的来历。”锤子龟杰克说。
  “有进展吗?”马里奥饶有兴趣地盯着杰克,“一定有吧,嗯?”
  “的确有进展,不过因为这名发起者并没有透露任何姓名和住址,所以我们也是费了大半天劲才搜到的。——嗯,很半天劲。”
  “那你们到底得到了什么进展?”
  杰克向瓦里奥使了一个眼色,瓦里奥便拿起了放在兜里的手机,熟练地操作了起来。他打开了手机浏览器,然后把手机递给了马里奥。
  手机的界面里是一个界面很老土的论坛,上面有一些类似于广告的文字——定睛一看,才发现这与前几天马里奥一伙人在网上见到的广告几乎没有任何差别。只不过,这个帖子的发表时间却是在两年前!
  “什么!?”马里奥看见了这个界面以后,立刻惊叫了起来。然后他把手机依次递给了其他三个人。
  “不过,难道没有任何人对这次的广告进行质疑吗?”路易基看完后,又拿起了勺子,故意装作镇定地一边吃饭一边说道。
  “这就是问题!两年前的‘第一届寻宝大赛’肯定有人参加——因为这个大会在网上有着不算低的点击率。但是却没有任何人对这次相同的‘第一届寻宝大赛’提出质疑。”瓦里奥已经抑制不住自己的情绪了,而把声音越说越大。
  “不过,应该会有一些看了广告但是没有参加的人吧?”库帕斯汀说。
  “估计那群人早就忘了这个广告——毕竟是在两年前发布的。”马里奥一手托腮,一手有节奏地敲着桌子,“这么说的话,难道那些参加者就消失了?”
  “只有这种可能了!”瓦路易基大声地吼道。
  “不过,希望这个秘密不要告诉别人。——一定不要说出去!”杰克说道。
  与此同时,一个啪嗒龟从旁边的宴席上不紧不慢地冲着马里奥他们走了过来。这位啪嗒龟带着墨镜,穿着极为华丽。他面带微笑地盯着马里奥一伙人和小黑山三人众。
  “很高兴能见到你们。”他的话语间散发着一种贵族子弟的气质。
  “我们也很高兴能见到你。我们两位是马里奥兄弟,这边的两位诺可龟是苦怕和库帕斯汀。旁边的三位是‘小黑山三人众’。”出于礼貌,马里奥把大家介绍给了这位啪嗒龟。
  “我的名字叫杨·库帕。请问你们刚才所说的秘密究竟是什么?”
  见杨开门见山地问了这个问题,大家先是吃了一惊,然后向杨抛出了鄙视的眼神。
  “喂,你们刚才不还讨论得很活跃吗?怎么样——告诉我秘密吧,我一定不会说出去的!”
  “很可惜我们并不打算告诉你。”苦怕镇定地说。
  “你们真的不打算告诉我吗?”杨再次环顾了大家一眼,仍然一边笑着一边说。
  “我们的秘密究竟跟你有什么关系?”库帕斯汀生气了,“如果还想跟我们聊天的话,就回避这个话题吧。”
  “既然不打算告诉我的话,那就让我猜猜吧!——怎么样,你们说的一定是这个发起者到底是谁吧?”
  杨再次环顾了大家,但是没一个人理他,甚至没有人去看着他。
  “还不理我?好,那我先走了。”见大家不说话,便丢下了这么句话,“我会再找你们的。”然后又慢慢地走回了自己的桌子旁。
  那个圆桌旁只坐着杨·库帕一个人。
  “那个叫杨的还真是够讨厌的。”见杨走后,路易基总算发话了,“搞得我刚才连饭都不想吃了。”
  “可你现在不还吃得好好的吗?”马里奥笑着对路易基说。
  “无论如何,他走了就好。”苦怕说。
  接下来的时间里,旁边的餐桌旁的人们仍然在吵吵闹闹地聊天,打牌。但是马里奥一伙人和小黑山三人众却再也没有聊天了。半个小时后,在台上演奏爵士乐的乐手们站了起来,向大家敬礼后便离开了舞台。经过一阵鼓掌声后,寻宝者们也陆陆续续地离开了餐厅。没过多久,餐厅里就没剩下多少人了。一个小时后,餐厅里就只剩下一桌坐了人——那桌旁坐着马里奥一伙人和小黑山三人。
  热闹的晚宴到此结束了。
  “我们也该睡觉了吧,明天还要早起呢!”坐在众人中间的路易基伸了个懒腰,向大家说道。
  路易基说完,这七个人把餐盘还给了仍然在忙碌的服务生,然后离开了餐厅。大家安静地走回到了各自的屋里,二话不说便躺在了床上。现在大家的心里想的已经不再是神秘之星了——而是这个发起者的身世之谜,以及自己究竟有没有危险。没过多久,大家的思维逐渐迷糊了起来,不过一会儿便睡着了。
  四个小时以后,随着清脆的铃声,马里奥,苦怕和库帕斯汀从床上坐了起来。床边的广播里传来了轻柔的音乐声,以及“我们已经到达了目的地守望岛,请乘客们拿好自己的行李下船”这句话。
  “喂,路易基,起床了。”马里奥推了一把还在打呼噜的路易基。
  路易基哼哼了几声后,极不情愿地掀开了被子,从床上爬起来。他坐在床上发呆了许久,嘴里还含糊不清地抱怨着自己还没睡醒。
  约莫三十分钟后,大家的思绪逐渐清醒了起来。马里奥一伙人已经提好了厚重的行李,跟在大批人马的后面慢慢地下了船,踏上了守望岛的土地。
  守望岛是一座位于未知城市边上的小岛。凌晨时分的小岛,除了远处几个路灯发出微弱的光亮以外,没有一丝光明。虽说如此,处处鸣叫的虫子以及大海拍击沙滩的声音还是给这里带来了一丝生机。这里没有顶天的高楼大厦,有的只是古色古香的小别墅;这里没有密集的建筑群,有的只是稀稀疏疏的几乎人家——因此这里不会有高档的五星级酒店。
  “请问这座岛上有酒店吗?”一名参与者似乎发觉到了这件事情,便有些没礼貌地问船员。
  “如果我记得没错的话,守望岛上只有一个很小的旅馆——不过应该能容纳下你们了。它就在爱德路旁。”
  听见了这句话后,这二十多名寻宝者便分散开来,但是他们的目的地都是爱德路。——有些走得快的希望能快点儿到旅馆里休息,而那些走得慢的则想仔细领略夜晚守望岛的美景。
  爱德路位于守望岛的中心。但即使是中心,这里也没有高楼大厦——取而代之的是低矮,古色古香的几户人家和小店。爱德路的两旁有几个孤独的路灯做着照明的工作,因此这里相对于守望岛的其他地方来说,较为明亮。
  马里奥到达旅馆的时候,已经有大部分人站在旅馆的门口不耐烦地等着几位还没到达的人了。大家互相确定好人数后,便走进了这家名为“爱德酒店”的旅馆。这个旅馆只有四层,它孤独地立在爱德路的角落里。旁边的牌子上写着“爱德旅馆”几个字。最引人注目的便是在牌子旁的一座雕像了——那个雕像像古埃及的图腾一样,散发出一种神秘的气氛。
  “难道广告里所说的‘五星级宾馆’就是这么个破地方?”路易基抱怨道,我还想睡个好一点儿的床呢!
  随着一声不耐烦的“欢迎光临”后,大家走到了前台旁,向前台的服务员打听起了自己房间的号码。
  “对不起,这个旅馆并没有任何房间被预定。”前台唯一的服务人员(一位奇诺比奥)一边敲着键盘,一边回答道。——面对这么多人,他丝毫没有感到吃惊。
  顿时,这二十多名人又吃了一惊。他们有的议论,有的抱怨,有的甚至开始骂人了。
  “什么?难道那个发起人连房间都没给我们订吗?”瓦里奥便是那些人群里的其中之一。
  “我不知道。”这位奇诺比奥仍然没有抬头,“不过这里是守望岛上唯一的一个旅馆,因此不会存在订其他旅馆的情况。”
  “我们又被骗了。——又被骗了!”杰克大声地喊道。
  “那么,这里的房间一晚上多少钱呢?”待人群稍稍安静下来后,马里奥背着自己的旅行包走上前,向这名服务员询问道。
  “如果是双人间的话,一晚上需要一百五十蘑菇币。——不过既然你们是团体的话,可以给你们优惠一些。”
  “我们的钱刚刚花完,能不能借一点儿钱呢?”马里奥听到了价格后,悄悄地走到了库帕斯汀的旁边,一边苦笑一边向他说道。
  “我的手上也没什么钱了。看来我们四个只能合住一个两人间了。”
  马里奥接受了库帕斯汀的提议,便走向前台,向服务员订了一间双人房。其他人们也跟在了马里奥之后,每两个人合订了一个双人间。
  大家坐在沙发上等了一小会儿后,便拿好了自己的磁卡,背上了自己的行李走向了楼梯。他们刚刚走上楼梯,便听见了杨的声音:“我要订一个单人间。”
  马里奥一伙人到达了自己的房间,才发现这里简直就如同迷宫一样。这个双人间被一个楼梯分成了上下两个部分。下面是一个迷你客厅,摆着桌子,冰箱等日常用品。而上面只有,充当卧室用。床旁边的墙上还有五花八门的图案,它们同旅馆门口的雕像惊人地像。靠近门口的地方甚至立着一块石碑——这里更像是一个古代的遗迹,而不是客房。
  刚进房间,马里奥一伙人便把书包扔在了一旁,打算睡一觉。但是他们的睡意似乎完全消失了,因为他们翻来覆去怎么都睡不着。大家只好拿起房间的钥匙,然后打算出去领略一下守望岛的夜景。
  从房间里出来,便是一个似乎无尽的走廊。这个走廊的两边都是客房,但是走廊里却一个人都没有——似乎其他人都在自己的房间里呆着,走廊便安静得出奇。走廊两边的墙不是白色的,而是同马里奥房间里的墙一样,画着五花八门的图案,这顿时给这里增加了恐怖的气氛。
  马里奥一伙人不敢在走廊里久待,便一路小跑地下了楼。在前台工作的服务员已经离开了,他们便直接走出了旅馆的大门。
  外面的空气非常清新。在守望岛的夜里,没有汽车的马达声和小混混怨天尤人的喊声打扰你的睡眠。这里有的仅是鲜草混杂着泥土的香味,以及风与大海声融为一体的二重奏。爱德路两旁的路灯仍然亮着,为守望岛上最繁华的地区提供了一丝明亮。
  但是,正当马里奥一伙人陶醉在这美妙的自然景观的时候,远处却传来了脚步声。这脚步声越来越近,直到最后,一名巨大的身影,映在了旅馆建筑的表面上。

上一章 | 回目录 | 下一章
Linux ver.
系统开发:[email protected]狗头处刑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