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説家にならない

回首页

马里奥的未知城市之旅

6.3 There was a crooked man
上一章 | 回目录 | 下一章


第六章——通往真相的九首诗
第三节 There was a crooked man

  这个旅馆所散发出的恐怖的氛围,外加上夜晚突然遇到的影子,已经把马里奥一伙人吓得半死,连动都动不了了。他们的脚像是被粘在了地上一样,一步都没有迈。他们抱成一团,胆小者的嘴里甚至还发出了微弱的祈祷声。映在墙面上的影子变得越来越大,脚步声也越来越明显了。低沉的吼声夹杂着脚步声,一起传入了大家的耳朵里。这就像平常怪兽电影里描写怪兽出现的场景一样,气氛异常紧张,仿佛空气都凝固了。
  但是事情似乎想喜剧方向发展。那个低沉的吼声戛然而止,取而代之的是一句带有滑稽色彩的抱怨:“可恶,老子的宝藏怎么还没有找到!”
  与此同时,那个影子的原型也就此映入了大家的眼帘——他便是从来没有在马里奥一伙人心中留下一丝好印象的库巴。
  马里奥兄弟和库巴各自看到了对方的面貌后,都吓得跳了起来。经过短暂的寂静后,库巴张开了大嘴巴,一边把脸冲向马里奥兄弟,一边用质问的语气问道:“老子现在都不抓碧琪了,你们怎么还在这里捣乱?上次我送你的那本书已经忘光啦?小心我一口火把你们烧焦!”
  “兄弟,与其在这里胡言乱语,还不如和我们结盟,一起寻找宝藏——你刚才不是说要找宝藏吗?”库帕斯汀不顾其他三人的反对,独自站了出来,一字一句地同库巴说道。
  “你说什么?你个诺可龟竟然说我‘胡言乱语’?有种就再说一遍!”库巴似乎已经抑制不住自己的怒火了。他的话语中充满了愤怒的吼叫声。
  “算了,我不想再说了。”出乎库巴意料,库帕斯汀用很平静的口气来回答了库巴愤怒的话语。
  话音刚毕,全场就再一次陷入了沉默当中。似乎是因为冤家库巴在马里奥兄弟面前的缘故,兄弟俩一直低着头,沉默不语。
  “你们难道也是来寻宝的?”库巴见大家都没有说话的意思,便老实了起来。
  “是的。”马里奥仍然低着头,敷衍了事地回答道。
  一阵寒风吹过,令本来气温就低的小岛变得更加寒冷。虽然是夏天,但是大家不得不披上一层外套。库巴似乎没有离开这里的意思,他一直站在原地,看着库帕斯汀和苦怕两人。
  “你还想说什么?”马里奥的口中不带一丝情感,对站在一边的库巴说道。
  “哎。”库巴叹了一口气,他似乎想等待别人问他问题。现在的库巴温柔的令人难以置信。
  “遇到什么麻烦了吗?”库帕斯汀已经看不下去这种场面了,索性关切地问起了问题。
  “哎,我就实话实说吧。”库巴缓缓地坐在旁边的一块石头上,他的姿势颇像一位在讲故事的老人。过了一会儿,他继续说道:“你们到底见没见过这个活动的举办人?”
  大家似乎并没有对此感到惊奇——因为大家都没有见到这个举办人——所以异口同声地说了 “没有”。
  见大家的反应冷淡,库巴的脾气又变坏了,他大吼道:“对老子的问题你们就这么冷淡吗?”
  马里奥以为库巴要爆发,便立刻拉起了路易基,做起了应付对战的准备。但是库巴并没有理会兄弟俩。暴怒完了过后,他又温和地说道:“前几天我看见了网上的广告,便有过来的打算。但是我实在是等不到大家**的那天,便提早叫库巴军团的人送我到这座岛上。这座岛——正如你们所看见的那样——没有五星级酒店,也没有‘寻宝乐园’。我在费劲千辛万苦找到了这家酒店后,便在屋子里等待着你们的到来。直到刚才我还在旁边的小树林里埋伏着,但是没有看到任何线索。”
  “我们也一样。”苦怕说。
  又一阵风吹过,大家冻得直咬牙。“在这里说好像不太方便。”库巴说,“去我的房间里慢慢讨论吧。”说罢,库巴从石头上坐了起来,然后走在马里奥一伙人的前面,把大家领到了自己的房间里。
  库巴的房间位于三层——与马里奥一伙人的房间处于同一层。马里奥一伙人跟随着库巴,经过了自己的房间,然后到达了一个走廊的角落。库巴的房间就位于这里,这周围没有任何房间。
  进门时,库帕斯汀笑着说,“你如果当初呆在房间里的话,我们就不会在遭遇你的时候虚惊一场了。”
  “不过这个房间还真像我们几个人的房间呢。”路易基环顾了一下库巴的客房,然后说道,“不是吗?——雕塑、古代壁画、小楼梯……”
  “这里毕竟是旅馆嘛,一样也很正常。”马里奥笑着对路易基说。
  “不过这个古代壁画的样子可不一样呀。”库帕斯汀靠在了贴满古代壁画的墙边,一字一句地说道,“这里的图腾又小又密集,但是我们房间的那些图腾却比这些要大出许多。”
  “这应该也没什么吧。”马里奥说,“毕竟是装饰品。不过你观察的还挺仔细呀!”
  “你们到底还听不听我说呀!?”库巴见大家议论开了以后,又大吼了一声。马里奥的战斗神经又紧绷起来了,但是库巴仍然没有理会他。
  “这几天我发现我的房间有三个奇怪的地方。”库巴一边扳着手指头,一边说道,“说句实话,这些东西还真是把我给吓着了。”
  马里奥听见了后,抬起了头,饶有兴趣地听了起来。但是库巴并没有理会马里奥,而是把脸冲向库帕斯汀和苦怕,同他们讲话。
  “第一个奇怪的地方就是——我发现墙上的有一部分上有奇怪的文字。”库巴一边说,一边走到了彩色电视机旁。他搬开了彩色电视机后,电视后面的墙立刻映入了大家的眼帘。这一部分似乎因为长期打扫,而变得非常黑。但是上面几排黑色的文字还是显眼地显现了出来。这些文字整整齐齐地刻在了墙上,写得既整齐又漂亮,内容如下:

   There was a crooked man, and he walked a crooked mile,
    He found a crooked six pence against a crooked stile.

   一个扭曲的男人,走了一里扭曲的路。
    手拿扭曲的六便士,踏上扭曲的台阶。

  “这应该是一首儿歌吧?——不过好像还有下句。”马里奥看见后,头转向了路易基,“记得小时候,我们的女仆还给我们唱过类似的儿歌呢。我记得都选自——”
  “《鹅妈妈》。”还没等马里奥说完,路易基就接下了话茬,“的确是《鹅妈妈》。”
  “这么一说我也想起来了!”库帕斯汀激动地说道,“这部儿歌集在世界各地都很流行。”
  “我记得《鹅妈妈》里似乎还有一些内容很恐怖的儿歌。”路易基故作镇定地说道。
  “你是指’Who Killed Cock Robin?(谁杀了知更鸟?)’吗?说到那个,虽然小时候我们并不理解其中的意思,但是长大后才发现的确有些恐怖呢。”库帕斯汀认真地回答道。
  “——因果循环?”苦怕似乎对此很不以为然,“我倒不认为这有多可怕。”
  “你们到底还听不听老子讲话了?!”库巴见大家的话题已经偏离了,又大声地吼了起来。马里奥一伙人甚至开始担心其他房间里的人们会不会被这样的吼声吵醒。
  “这姑且算一个奇怪的地方吧。”库帕斯汀说道,“并且这首儿歌应该会有下句。那么,第二个奇怪的地方是什么?”
  “就是这里。”库巴把手指指向了电视机旁的储物柜。柜子里整整齐齐地摆放着各式各样的杯子。不过,这个柜子里却有一个很不和谐的东西——其中一个杯子的旁边放着一个小型的电子产品。
  “我一直不知道这到底是什么。”库巴把它拿了起来,然后扔给了库帕斯汀。
  “什么?这么重要的发现你怎么不早点儿说!”库帕斯汀盯着这个电子产品看了许久,然后突然惊慌失措了起来,“这可是窃听器呀!我们刚才的对话都被听见了!”他情不自禁地大声了喊出来。他思考了一会儿,然后三步并作两部跑到了窗户旁,打开了其中一扇窗户,把它狠狠地扔了出去。这个倒霉的窃听器立刻就消失在了无尽的夜空中。
  “看来这个旅馆还真有些蹊跷啊。”过了一阵子后,马里奥小声自言自语道。
  “那么,第三个奇怪的地方呢?”库帕斯汀继续问库巴。
  库巴沉默了一阵子后,把大家领到了楼上。库巴房间的“二楼”同马里奥一伙人的房间一样——充当卧室。在二楼,仅有的就是两张床,摆在两张床中间的一张桌子。
  “你看这里。”库巴把手指向了那个桌子上。只见上面整整齐齐地摆放着三把钥匙。苦怕见状,随便抓起了一把钥匙,然后仔细地观察了起来。刚看一眼,苦怕就像是受到了惊吓一般,使劲地把手缩了回去,钥匙“咔嗒”一声掉到了地上。
  “你没事吧?”马里奥一边捡起地上的钥匙,一边关切地问道。
  马里奥看了一眼钥匙,也倒吸了一口凉气——这把钥匙上有一个扭曲的人脸图案。虽然很显然使用电脑处理的,但是在这种气氛的衬托下却显得格外可怕。再配上刚才的那首儿歌,显得更加令人胆战心惊。
  “这真是越来越像寻宝游戏了呢。”库帕斯汀感叹道,“我现在真是迫不及待想去看看我们的房间里有些什么。”
  “那就走吧!”马里奥也提起了干劲。
  “那明天早上见。”库巴打了个哈欠,以一种意外温柔的口气说,“现在也不早了。
  马里奥一伙人轻轻地关上了库巴房间的门,然后一起在走廊里聊起了天。现在已经快到天亮的时间了,但是旅馆外面还是安静的要命。在走廊里,依然能感受到一种带有浓厚宗教色彩的恐怖气氛。
  在走廊里走了约莫两分钟,大家才找到自己的房间。马里奥从兜里摸出了钥匙,然后打开了房间。进了房间,打开了灯以后,大家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走到了电视机旁,把电视机抬了起来。果然不出大家所料,电视机的后面,有几行字——同样既整齐又漂亮——刻在上面:
  
   He bought a crooked cat, which caught a crooked mouse,
    And they all lived together in a little crooked house.
  
   买一只歪歪扭扭的猫儿,猫儿抓着歪歪扭扭的老鼠。
    他们一起住歪歪扭扭的小屋。
  
  “这应该就是这首儿歌的后文了吧。”马里奥挠了挠头,然后回答道。
  “没错。”苦怕说道,“我们还应该确认一下我们的房间有没有窃听器或者是钥匙。”
  听到苦怕的话语后,马里奥突然一惊,然后跑到了柜子旁。但是任凭马里奥怎么寻找,都没有找到任何类似的电子产品。
  “我也没有找到钥匙。”躺在楼上的路易基拖着懒惰的强调向马里奥喊道。
  “你还睡得真快呀……”马里奥小声地嘟囔着。
  马里奥的话音刚落,一阵响亮的呼噜声就从楼上传来。大家的睡意也顿时袭来,他们二话没说,既没有洗漱,也没有换衣服,就扑到了床上,闭上了眼睛。
  外面一阵呼呼作响的风吹过。马里奥一伙人就这样开着灯,熟睡了起来。或许是因为太累的缘故,周围的任何声音都没有让他们醒来。
  
  ——对,就连屋外断断续续的脚步声也不例外。

上一章 | 回目录 | 下一章
Linux ver.
系统开发:[email protected]狗头处刑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