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説家にならない

回首页

马里奥的未知城市之旅

6.4 二部曲
上一章 | 回目录 | 下一章


第六章——通往真相的九首诗
第四节 二部曲

  一大早,随着断断续续的铃声,马里奥一伙人先后醒了过来。由于睡眠不足的缘故,大家都头重脚轻,没有任何精神。
  “吃早饭的时间到了。”随着“咚咚咚”的敲门声,一个冷淡的声音从门外传了过来。
  “这里难道是学校吗?”路易基一边看着表,一边抱怨道,“为什么大家吃饭都得在一起,并且时间还这么早!”的确,现在才早上八点半——马里奥一伙人刚睡不到五个小时。
  经过短暂的洗漱后,马里奥一伙人踏出了房间。这才发现,不仅是他——其他的寻宝者们也一样迷迷糊糊地在走廊上行走着,看来大家昨天晚上都没有睡好。
  太阳光照射进旅馆的走廊里。墙上的图腾也失去了原有的光泽,变成了毫无威严的图案,以至于没有任何人发觉他们的存在。他们把图腾当成了普通的装饰品一样对待。“电视机后面的诗也一样吧”——马里奥一伙人这么想。
  “早啊!”当马里奥一伙人正要下楼的时候,一个滑稽的声音从他们身后传来。
  大伙儿回头一看,只见三个像海盗一样的人气势汹汹地站在他们的面前——每个人的身上都挂着贝壳,还佩戴着一把长剑,他们在走路的时候,贝壳只见互相碰撞,发出了“喀嚓”的响声。三个人的眼睛上还无一例外地戴上了一个画有骷髅图案的眼罩。
  “这……你们这是……”马里奥早已吓得不敢出声。
  “嘘,吾三人即小黑山三人众也——莫告之于人焉!”瓦里奥用着蹩脚的古英语向大家喊道。
  “我说你们的声音早就让别人听见了吧!”马里奥用话语拆了瓦里奥的台。
  “我们有名的小黑山三人众,也得给粉丝们一点花样嘛。——对,一点儿花样。”锤子龟杰克用着自己特有的语气,大声地说,“我们可不是土老帽。——对,不是土老帽。”
  “总之,我们先去吃早饭吧。”路易基舔了一口流在嘴边的口水,“虽然我不对这顿饭抱有多大希望。”
  守望旅馆的餐厅位于一层的最东边,里面摆放着约莫十五张桌子。吊灯在餐厅的中央高调地挂着——这是这个餐厅中唯一的灯。墙壁的四面同走廊的两侧一样,画着许许多多的古代图腾——它们同样在阳光的照射下显得黯然失色,与普通的图案没有两样。最令人惊奇的是,这个餐厅里没有任何窗户,也就是说,倘若把门关上的话,里面便会一片漆黑。并且这个门的锁与把手是反着的——门只能从外面锁。一位奇诺比奥服务员站在服务台旁,在仔细地擦着酒杯。
  随着几声打招呼的声音后,大家陆陆续续地进入到了餐厅。有的安静地坐在了桌子旁,有的一边讲话一边玩闹,有的则已经拿好了餐盘,径直地走向了取餐台盛饭。那位奇诺比奥服务员见人基本来齐了,便推着酒杯离开了餐厅。
  马里奥一伙人和小黑山三人众盛好饭以后,又坐在了同一个桌子上。
  “这里怎么没有窗户啊……”旁桌的一个板栗籽抱怨道。
  “看来不止我们抱怨这个房间没有窗户呢。”马里奥听见有人在抱怨,便自言自语地说道,“万一停电了那岂不是糟了。”
  可是谁知,马里奥的这句话却如同一条诺查丹玛斯的预言般“实现”了——随着“啪”的一声,黑暗立刻钻到了屋子的每个角落,随之门也被“嘭”的一声关上了。整个餐厅里先是鸦雀无声,但是听到了“喀嚓”的锁门声以后,大家便惊叫了起来。
  “又是谁在整老子!”在慌乱中,瓦里奥喊道。
  “快放我出去!”路易基带着哭腔喊着。
  正在大家想方设法出去的时候,一盏放在桌子上的台灯发出了微弱的光。这束光正好照在了桌子上的一个玩偶上。
  “大家好,欢迎来到未知城市第三届寻宝大赛。”一个变过声的声音从玩偶那里发了出来。
  “你是谁,是举办人吗?”瓦里奥似乎很生气,他已经把袖子捋到了胳膊上,准备一拳打倒那个玩偶。
  “冷静点儿!”瓦路易基摸黑跑到了瓦里奥面前,想制止瓦里奥。
  “不用你个瘦狐狸管我!”瓦里奥一把推开了瓦路易基。但是与此同时,瓦里奥被不知道从哪里来的电流电到了。旁边的人都惊恐地闭上了眼睛。
  “你究竟是谁……”趴在地上的瓦里奥还是不肯罢休,他仍然一边喘着气,一边问着。

  “我就是你,你就是我。——我是一个幽灵——一个徘徊在世间的幽灵。我活着的时候积满了怨恨,因此我死后还留在了世间。这之前的几年,我每年都举办了寻宝大会,但是没有人能化解我的怨恨,我便惩罚了他们——把他们送到了罪恶的深渊。”

  “大伙们快离开守望岛!”人群里传出了一个诺可龟的声音。
  “你是跑不掉的。”玩偶仍然用扭曲的声音说道,“现在,守望岛周围的海已经被我封住了。我也记录下了你们的身份,你们何时在何地,我都一清二楚。”
  “那你到底要什么?”马里奥用响亮的嗓音向玩偶提问。
  “我吗?——很简单,只要你们肯找出那个传说中的宝藏,然后放到我的身边,就大功告成了。”
  “‘传说中的宝藏’吗……这么模糊的定义。”苦怕自言自语道。
  “显然这背后一定有人为操作。”库帕斯汀清了清嗓子,小声向马里奥说道,“我死也不信玩偶会说话——这简直就如同电影里的情节一样。”
  “一定是这样的,并且这后面一定还藏有什么秘密——看来我们该鼓起干劲了呢!”马里奥振作起了精神。
  “你带火力花了吗?”路易基问道。
  “咦?”马里奥翻了翻口袋,然后突然一惊,“我什么武器都没带!”
  就在这时,那个玩偶停止了说话,开始一字一句地念起儿歌了——
  
  London bridge is falling down,
    falling down, falling down.
    London bridge is falling down,
    my fair lady .
  
    Build it up with iron bars,
    iron bars, iron bars.
    Build it up with iron bars,
    my fair lady.
  
  伦敦桥要塌下来,
    塌下来,塌下来。
    伦敦桥要塌下来,
    我美丽的淑女。
  
    用铁栏把它建筑起来,
    铁栏杆,铁栏杆。
    用铁栏把它建筑起来,
    我美丽的淑女。
  
  当玩偶念完这句耳熟能详的儿歌以后,它便停止了说话,任凭大家怎么说话,它都没有任何答复。与此同时,餐厅的灯也亮了,门也开了。一时间,这个玩偶一下子失去了原有的气质,那诡异又带有恐怖色彩的生命力,也随之消失了。现在摆在大家眼前的这个玩偶,与普通玩具没有任何区别——它成了一个普普通通的玩物,不会让任何人担惊受怕。
  “事到如今,只能鼓起干劲,寻找宝藏了。”为了鼓舞士气,马里奥对自己的同伙说。
  “不过我们先要找的应该是这些该遭天谴的服务员才对吧。——我看这八成是恶作剧。”路易基气恼地说。
  “这可真不一定是恶作剧呢。”马里奥想了一会儿,答复道,“如果真的是恶作剧的话,那为什么前几年的参与者都会无缘无故地消失呢?”
  话虽如此,找服务员们调查还是蛮有必要的——马里奥心想。于是他把自己的队友叫了过来,然后理直气壮地走到了前台旁,打算探个究竟。
  “前几年也是这个样子的。”前台的接待人员成了一位年长的奇诺比奥,他待人态度非常好,脸上洋溢着慈祥的微笑,“每次都是门被无缘无故地被锁上,大家还反映当门锁上的时候灯也被关上了——可是当我们每次找到钥匙打开门的时候灯都是亮的。”
  “您们难道没有查明原因吗?”马里奥急切地问道。
  “我们的确想查啊——但是每次都没有收获。”
  “你们有没有发现任何失踪的人?”苦怕问道。
  “失踪者?我只知道每年都会有许许多多住在这里的寻宝者中途退房——嗯,基本每年都在这个时候,会有一群寻宝者聚集在这里。”
  “每年都在同样的一个时间段吗……”许久没有发话的库帕斯汀总算开口了,“看来这件事情或许跟季节有着什么不可思议的联系呢。”
  “那么,谢谢。”马里奥向那位接待员鞠躬,然后带领大家走了出去。
  此时的守望岛风和日丽。植物翠绿的颜色配上波浪拍打海面的声音,让人有如同进入世外桃源一般的感受。空气中的每一个粒子都慢悠悠地飘荡着,丝毫没有紧张的感觉。这样的景色,这样的声音,这样的气氛,总是能使人陶醉。
  “被永远困在这里或许也是一件好事呀。”路易基呼吸了一口新鲜空气,伸了一个懒腰,然后问道。
  “这里应该可以上网的吧——既然如此以前的人究竟在哪里呢?”马里奥用一个反问句回答了路易基的话,“我猜八成那些没找到宝藏的人不单单是困在这里这么简单。”
  “似乎其他的人们也开始在各自的房间里探讨起来了呢。”库帕斯汀说,“既然如此,我们也快点开始寻找宝藏吧。”
  “当然没问题啦。”一个与马里奥一伙人格格不入的声音传到了大家的耳边。起初大家以为只是错觉,这声音的逼真性还是让马里奥一伙人重新考虑了一下是不是有人。
  “库巴?”待马里奥反应过来后,库巴已经站在了大伙儿身后许久。在库巴的旁边,还站着一只诺可龟,他着装朴素,看上去十分老实。
  “我记得我们在船上见过那个诺可龟吧……”路易基说。
  “嗯,是这样的,老兄。”那个诺可龟用低沉的声音说,“我也是参与寻宝的一员。不过今天在散步的时候遇上了我们的老大库巴,于是便打算和他一起寻宝。”
  “这么说你原来是库巴军团里的人了?”马里奥继续问。
  “嗯。我叫弗莱斯·库帕。”但是,他刚刚说完这一句话的时候,就开始盯着库帕斯汀不放,眼里放出凶光。起初库帕斯汀并没有注意到什么,但是过了一会儿库帕斯汀便转过头来,疑惑地看着弗莱斯。
  “你在看什么呢?”见弗莱斯一直盯着库帕斯汀,路易基不解地问。
  “呃,没什么。”弗莱斯的回答出人意料地简短。
  “总之,我们回屋聊吧。”库巴说,“今天我要让你们尝尝我亲手做的库巴奶茶!”
  同昨天一样,在库巴的屋子里,你找不到任何干净的角落,形形色色的物品分散在各个角落里,显得非常凌乱,如同一个刚被小偷盗窃过的房间。但是库巴并没有介意,他刚一进门,就迅速跑到了厨房,热情地为马里奥一伙人倒茶。或许是因为没有碧琪公主在的关系吧,库巴显得温和了许多,颇像一个喜剧中的正义角色。
  “我的要求只有一个。”库巴坐在了马里奥对面,翘起了二郎腿,“到时候得到的宝藏我们平分。”
  “没问题。”苦怕回答道。
  “说起奶茶,你们今天早上为什么没有进餐厅吃饭?”库帕斯汀问道。
  “哎,是的,老兄。”弗莱斯说道,“我们去外面的餐馆吃饭来着。”
  “不过,今天在餐厅可是出了一件大事呢。”马里奥喝了一口奶茶,然后把早上发生的事情的来龙去脉都告诉了库巴他们。
  库巴听完了马里奥的叙述后,“噗”地一声把喝进嘴里的奶茶都吐了出来,吐到了路易基的脸上,但是即使是在这样的情况下,也没有人笑。
  “会说话的玩偶?我怎么不相信!”库巴憋了许久,终于用近似吼的声音说道。
  “我们也不相信,因此一定是有人在幕后操作。”
  “说到早餐,我们也在餐厅遇到过一个人,他好像原本是我们寻宝队伍里的。”弗莱斯说道。
  “这么说我们也感觉少了个人。”马里奥想了想,然后谨慎地说了出来,“今天早上我们似乎没有找到那个在船上主动找我们搭话的人。”
  “你是指杨·库帕吗?”库帕斯汀问,“如果说他的话,我们的确没有见到。”
  “好像就是他,老兄!”弗莱斯激动了起来,语气也变得有些奇怪了。
  “他当时的举止是什么样的?”库帕斯汀似乎有些激动。
  “我没怎么注意。”库巴插嘴道,“他坐在那儿沉默寡言,但是似乎又像是在注意着什么。”
  “难道他知道今天早上会发生什么事情?”马里奥问道。
  “你问我我问谁呢。”库巴粗鲁地说。
  “我们先去吃饭吧。”马里奥说道,“就去你们早上去过的那家餐厅。”
  “你可不要指望那里有蘑菇吃。”库巴调侃道。
  库巴和弗莱斯带着马里奥一伙人,冒着火辣的太阳来到了这家餐厅。这家餐厅位于守望岛的中心地区,被两个便利店夹在了中间。但这家餐厅却比旁边任何一家便利店都显得脏乱。餐厅内的欢迎如同外面一样——里面夹杂着烟味与油味,并且几乎没有灯光。但是这家餐厅的生意却意外地兴隆。
  大家点完菜以后,随便挑了一个位置,静静地坐在了那里。马里奥下意识地环顾了一下四周,但是没有看见任何可疑的人——这里的人大多数都三五成群,聚在一块儿吵吵闹闹,与外面的守望岛简直像在两个不同的世界里。
  大家点的菜很快就上桌了,看见了眼前的盘子后,便一言不发地吃起了饭来。从进餐厅开始的一刻,气氛就显得异常不和谐,仿佛这里有什么抽象的东西把大家和谐的情感给分离了出去。大伙间彼此没有谈论一件事情——除了路易基偶尔的抱怨声以外,其他人几乎一言不发。
  “我去买本杂志。”当大家快把饭吃完的时候,库帕斯汀总算发话了,“《旅游》杂志的六月号已经出了,你们在这里等我就行了。”
  等了约莫三十分钟以后,库帕斯汀才总算手里抱着一本《旅行》,风尘仆仆地跑了回来。在这期间,大家不知道已经抱怨了多少次库帕斯汀的速度。
  “抱歉,我找了好半天才找到一家报亭。”库帕斯汀苦笑道,“我们可以出发了。”
  “下午干什么呢?”出了餐厅后,路易基问道,“我还是回旅馆睡觉吧。”
  “你去睡你的觉吧。”马里奥责备路易基,“我们几个还想在这里逛一逛。”
  “这样也好,那我带你们逛逛守望岛吧——这里的风景让我想到了蘑菇王国的周边呢。”库巴说。
  于是路易基和其他人在此分道扬镳。见路易基缓缓移动的背影,大伙儿不免有些担心,便决定转一会儿就回到旅馆里。
  “不过,我们就这样闲逛没有问题吗?”马里奥问道,“毕竟我们的首要任务还是寻宝呀。”
  “这你就错了呢。”库帕斯汀说道,“以我的经验来看,这个寻宝工作只能在晚上进行。”
  “此话怎讲?”
  “你看看墙上的那些图腾,在白天的时候都失去了应有的光泽。依我来看,就连在墙上刻的那些诗也一样。——这个寻宝一定和图腾还有诗有着密切的联系。”
  “看来寻宝还挺深奥的嘛。”苦怕说。
  “既然如此,我们就去看看这里的书店吧,老兄。”在到达一家书店的门口时,弗莱斯说道,“这里的书店似乎有一些奇怪的书出售。”
  弗莱斯说得没错,这家书店的角落里摆放着基本无人问津的书,其中有一本名叫《守望岛的谜团》更加引人显眼——这本书的封面装帧得非常简陋,甚至连作者和出版社都没有写——就如同一本盗版书一样。
  库帕斯汀小心翼翼地翻开了其中一页,马里奥见状,也跟着凑在了库帕斯汀的面前。这本书的内容大多数都是一些无稽之谈,因此没有引起马里奥一伙人的兴趣。
  “这种书不畅销也是有原因的嘛。”库帕斯汀把书扔到了一边,说道。
  “不过这种书有时候还是挺灵验的,老兄。”
  “我管它灵不灵验呢,反正无稽之谈就是无稽之谈——它只不过是人们胡乱编出来的而已。”说罢,库帕斯汀翻到了其中的一页,然后一字一句地读了出来,“‘在爱德酒店里,因为图腾的保佑,所有梦都会成真’。”
  “这句话似乎还有语病呢。”库巴说道。
  “总之,我们还是回去吧,时间也不早了。”马里奥看了一眼表,发现已经十五点半了,便催促大家,“我还是挺担心路易基的。
  太阳已经升到了天空中的最顶点,阳光布满了守望岛的每个角落。在屋内能隐隐约约地听到蝉鸣,如同乡村一般。这幢充满西方元素的旅馆在这里显得有些不太自然。路易基似乎已经耐不住热,随手抓起了空调遥控器,打开了房间内仅有的一个空调。
  库巴和弗莱斯跟着马里奥一伙人进到了他们的房间里。路易基在床上打着呼噜,响声传遍了整个房间。马里奥见状,立刻跑到了路易基的身边,摇醒了他。
  “喂……干什么……我刚刚还目击了小黑山三人众消失了呢……让我再睡一会儿吧……太有趣了……”因为还没有完全醒来的缘故,路易基说的话语无伦次,似乎他还没有分清梦境和现实。
  “我们可以借此机会验证一下那本书上的话正不正确。”弗莱斯趁机说道。
  “难道你还在相信那种书?”马里奥理直气壮地说,“看就看。我相信小黑山三人众一定在自己的屋里活蹦乱跳的呢!”
  说罢,马里奥立刻离开了自己的屋子,其他人也一齐跟了过来。此时,太阳已经逐渐从天上落了下来,夕阳的余晖照到了图腾上,图腾散发出了金色的光芒。在走廊上,还可以听见许多寻宝者的谈话声,他们似乎已经开始寻宝了,很可惜什么进展都没有。
  “瓦里奥!”还没有等到里面传出声音,马里奥便推开了门,走进了房间里。但是,令马里奥一伙人吃惊的是,房间内异常地凌乱,小黑山三人众早上穿的道具服掉得满地都是。有一张纸被马里奥踩在了脚下。马里奥看见后立刻捡了起来,上面写着——

  下一个
  就是
  你了哦

  背面还有一首儿歌:

  My mother has killed me,
    My father is eating me,
    My brothers and sisters sit under the table,
    Picking up my bones,
    And they bury them
    under the cold marble stones.

  妈妈杀了我,
    爸爸吃了我,
    兄弟姐妹坐在餐桌底下,
    拣起我的骨头,
    埋在冰冷的石墓里。

上一章 | 回目录 | 下一章
Linux ver.
系统开发:[email protected]狗头处刑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