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説家にならない

回首页

马里奥的未知城市之旅

6.5 不安
上一章 | 回目录 | 下一章


第六章——通往真相的九首诗
第五节 不安

  “这儿歌还真是令人瘆得慌。——不,也许它都不能被叫做‘儿歌’了。”苦怕平静地说道。如果你单看他的表情,你感受不到他受到过任何惊吓——这与其他人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在这里的其他人,早已吓得说不上话来,路易基甚至已经软弱无力地趴在了地上,仿佛刚被谁狠狠地揍了一顿。
  “这……这也是《鹅妈妈》里的儿歌吗?”马里奥镇定下来后,向唯一没有失去理智的苦怕问道。
  “嗯,是这样的。”苦怕平淡地回答道,“不过在一般的儿歌集中是不会有这它的。毕竟这首儿歌显得过于暴力。”
  “嗯……”过了一会儿,库巴和弗莱斯也渐渐地恢复了理智。

  “那么,现在给我们留下的疑点,又多了一个,对吧?”一阵沉默后,库巴说,“首先是这几首诗的含义,其次是小黑山三人众的去向……”
  “是这样的,老兄。”弗莱斯在一旁确认道,“不过我也不知道小黑山三人众到底在哪里。”
  “你怎么会知道呢!”库巴用凶狠的眼光看着弗莱斯,“你又没和他们打过多少交道!那你就别废话了。”
  “但是这房间还真够乱的啊……”马里奥说道,“或许我们可以帮助他们收拾一下。”
  “嗯,正好用来打发时间。”库帕斯汀说。
  因为天气太热,屋内显得如同一个蒸笼一般,大家恨不得从这里立刻跑到一个冰天雪地的地方——但是他们还是把它当成了一件义不容辞的工作。为了活跃气氛,大家一边打扫,一边闲聊着——就连马里奥兄弟的死对头库巴也不例外。唯一不太爱说话的就是弗莱斯,他除了作出相应的回答以外,基本没有说过任何话。花了约莫两个小时,大家才把这凌乱不堪的房间收拾得大概像个样子。
  天渐渐黑了,旅馆的玻璃上反射出了太阳西下时最耀眼的那部分光线,令大家不得不闭上眼。原本就很安静的小岛,在太阳落下时,显得更加冷清了。然而,并不是所有的气氛都随着太阳的西下而褪去——与之相反——墙上的那些图腾,却不知因为什么缘故,又开始散发出独特的气氛了,它们甚至让连看都没看它们一眼的马里奥一伙人的背后一阵发凉。如果要给这段场景配乐的话,也许配一段“无声的音乐”会更加恰当吧。
  “似乎我们可以开始寻宝了呢,哈哈哈哈……”路易基苦笑道,“可不要留我一个人呆在屋子里啊……哈哈!”
  “既然已经收拾完了,那么今天的正式工作也可以开始了!”库巴说。
  “话说回来,你们没有感觉弗莱斯的说话声音似曾相识吗?”马里奥没有理库巴,而是独自沉思了一会儿,对其他人说道。
  “如果是跟我说的话,那是必然的事情。”库巴说道,“毕竟他是我的老相识了。”
  “那么其他人呢?”马里奥环顾了一下周围的伙伴。
  “没有这个感觉。”路易基和苦怕异口同声地说道。
  “是吗……”马里奥保持沉思状,“看来是我的错觉?”
  “你需要休息了,老兄。”弗莱斯平静地说。马里奥有些受不了他的说话风格,便没有去理会他,但在心中还一直在思考——他到底是谁?
  “吃饭了——”马里奥一伙人刚刚准备去寻宝,却听见了酒店服务员那特地拖长的声音。随后,还传来了敲门声。
  “真是的,这家酒店的待客方式还真够奇怪的。”待坐到餐桌上后,库帕斯汀一边吃着饭,一边抱怨道,“吃饭的时间居然还要统一起来,害得我连自己的房间都没回。”
  但是抱怨毕竟归抱怨,虽然大家的想法都是一致的,却没有任何人敢提出来。大家只好默默地吃饭。
  “那轰轰烈烈的小黑山三人众却给老子缺席了。”库巴环顾了餐厅一眼,“看来我们的确有去找他们的必要。”
  “嗯。”苦怕轻轻回答了一声。
  除了弗莱斯以“出去溜达一会儿”而中途离席之外,其他人都平静地坐在餐桌旁吃着并不算可口的饭菜。在餐厅里经历了早上的事情以后,大家似乎都开始担心自己的命运了——因此也就没有说话的情绪了。因为餐厅没有窗户的缘故,大家看不见外面的景色——再配上原本就不怎么明亮的灯光,使得整个餐厅里显得更加灰暗。进来餐厅时还只是黄昏,出去时,天就已经完全黑了。不止是餐厅——整个酒店里的照明系统都不好,因此整个酒店都很昏暗,配上图腾,更加令人压抑。
  马里奥一伙人走出昏暗的餐厅后,第一件事情便是走出旅馆的大门,体会一下岛上的美丽景色——他们将所谓的怪谈全部抛在了脑后,静下心来欣赏着小岛上的景色。微风吹过,树叶在黑暗中哗哗作响。星星数不胜数,仿佛照亮了大地,一个接近圆满的月亮就在星星的旁边——你可以称它为“凸月”。
  “这么说,马上就到十五了呢。”苦怕自言自语地说道。
  “十五?那是什么?”路易基疑惑地问。
  “这是一种传统的记法。可能是因为蘑菇王国一直以来受着欧洲文化的影响,所以不知道这些吧。但是在未知城市,我们却使用传统的日历——也就是农历。——还记得我们的‘过年’吗?我们过得不是你们阳历的新年,而是我们农历的新年。”
  “这样啊……”路易基敷衍般地点着头。
  马里奥和路易基摘下了自己的帽子。微风吹过,马里奥兄弟的头发随着风摇动着。
  “给你们讲个故事吧。”苦怕的话似乎开始带有一些感情了,“在未知城市的民间流传着一个关于守望岛的传说:六百年前,一群年轻的奇诺比奥离开了自己的家,前往未知城市的市中心寻找工作。途中,他们遇到了一个诺可龟——我们暂且称他为‘路人’——那个路人告诉他们,在离未知城市不远的守望岛上,有着大批大批的宝藏。出于对财富的渴望,他们便信了那个路人的话,而跟随路人的船只来到了守望岛。到达了守望岛,才发现这里只不过是一个贫瘠的小岛罢了——这座岛上只有茂密的树林,崎岖的山路,和四周一望无际的大海——这里既没有财宝,也没有工作的场所。
  “这时,那个路人突然阴笑了起来,告诉那帮人,说他是小岛的发现者——名叫特尔·库帕。他把那群年轻的奇诺比奥困在了那里,帮他去开发山路,而特尔自己却乘坐船只回到了未知城市。当时,那群奇诺比奥很迷茫,他们仰望着天空,发现月亮正是现在的‘凸月’。”
  “和我们的情况很符合嘛。”马里奥笑着说道,“后来呢?”
  “这个暂且保密。”苦怕淡淡笑道。这是马里奥一伙人第一次见到苦怕笑。
  “也罢,不过你小子一定要在最后告诉我们啊。”库巴也笑了。
  “好了,那么现在我们就可以出发去找宝藏了吧!”马里奥戴上了帽子,站了起来,伸了一个懒腰,对大家说。
  他们回到了各自的屋里,稍作片刻休息后,便踏上了寻宝之路。在出发前,他们特地留意了一下墙上的图腾——果不其然,上面的图腾,在月光的照耀下,显得格外神秘。
  今天的旅馆里仍然没有什么动静,似乎所有的寻宝者都已经死了心,打算在这里等待着死。或许是因为这里的门不严密的关系,房间里人们的谈话声,在外面听得一清二楚。
  “知道吗?我今天去了一趟镇子里的书店,发现里面居然有卖关于守望岛怪谈的书籍。”一位诺可龟在房间里说——这话抑扬顿挫。
  “哎,这不是我们今天……”话音刚落,路易基便抢着说道。但是他的嘴立刻被马里奥堵上了:“嘘——!听完他们的对话。”
  “在这本书里写着,这里面的所有儿歌全部都为预言。一切预言都会成真。”
  “咦?这么厉害啊!”一位奇诺比奥感叹道。
  “能把这本书借给我们看看吗?”库巴突然闯进门去,“不借的话,你们知道是什么下场吧?”库巴一边阴森森地笑着,一边从嘴里喷出了火苗。
  “哎……好的……大哥您不用这么激动,有话好好说。”刚才在读这本书的诺可龟,顿时不知所措。他两手颤抖地把书交给了库巴,然后跟随两位奇诺比奥躲到了房间的角落里。
  “你们也不必这么害怕啦!快坐过来一起读吧!”库巴又突然笑了起来,然后翻开了书。这本书已经破旧不堪,中间的几页都已经被不知道是什么液体给粘在了一起。书的背面还有被乱涂乱画的痕迹。封面是这个旅馆的全貌图,但是拍得非常拙劣,甚至连印刷质量都不敢恭维。书的后面只标了价格,以及一个条形码,完全没有作者的信息。
  “这就是所谓的盗版书吧?”库帕斯汀苦笑着。
  “等等,这个章节似乎很好玩:‘在爱德旅馆绝对不能做的几件事情’。”库巴把书翻到了其中的一张,一边说着,一边盯着书上的内容。

  “爱德旅馆,一直以来被认为成是与“灵魂”最近的旅馆。这座位于守望岛的旅馆,已经被人发现有着许许多多的惊人的秘密。据传说,在六百年前,曾经有一群到这里来打工的人,就不知因为什么原因,集体于此地死亡。在旅馆建成后,也陆陆续续地有着大批游客的失踪事件——例如1927年,1968年,以及最近的2009年——1927年和1968年的两次失踪事件中,游客们最后安全到达了家里。但是他们却在晚上久久不能入睡,似乎每次都会梦见了什么可怕的东西。至于2009年的失踪事件,至今为止仍然没有任何人的下落。

  在这里,我需要给你们一些重要的忠告:
  1、万万不可在深夜的十二点钟整照相。据说,如果在这个时候照相的话,便会在相片中出现一束人形的光;
  2、在这座旅馆的地下,时常会传出奇怪的哭泣声。这时如果循着路线走的话,它便会突然消失。因此最好的方法便是不理会它;
  3、如果你看见了童谣,请遵循童谣的指示,因为这是唯一能免保你一死的方法.”

  “你们有什么感想?”库帕斯汀看完以后,向在座的每个人询问道。
  “这一段的话充满了矛盾呢。”马里奥想了想后,说道,“第三条建议与前两条所用的语气大相径庭。另外,从第一段里可以得知,这位作者似乎知道什么内幕,但是他却没有写在这本书上。”
  “你的意思是说,写这本书的人可能和这个活动有什么联系?”库帕斯汀问道。
  “不过,这位作者还真迷信呢,老兄。”弗莱斯说道,“至少我不是那么迷信的人。”
  “那就让我们今天晚上来验证一下这上面的准确性吧!”马里奥激动地说道,“好久没玩这类游戏了!”
  “不过现在,我们应该出门去找宝藏了呢!”库巴说道,“我的城堡早已经多年失修,这宝藏无论如何也得拿到手——因为我没有那么多修理费!那么谢谢啦,奇诺比奥和诺可龟先生们,这本书我先借走了!”
  还没等屋子的主人反应过来,库巴就站了起来,昂首挺胸地走出了门。马里奥和库帕斯汀多次求情,想让库巴把书还给他们,但是库巴并没有理会。无奈之下,其他人只好一边跟三位道歉,一边承诺会把书还回来。
  “说到守望岛,则不得不提守望岛的专门广播电台。调频78.3赫兹,是一个在未知城市本土上听不到的频道。它由守望岛广播电视台播音——这座电视台位于守望岛的市中心,因为长期有栏杆,因此几乎没有人进入到那里去过——据说这座电视台早于20年前就倒闭了,因此这个电台是不会有任何声音的。 ”
  “无声电台吗……”库帕斯汀一边走,一边读着书中的内容,一边自言自语道,“听起来似乎很奇妙的样子啊。”
  “不过有很多电台都应该会是无声的吧。”马里奥说道,“一般能播报广播的也就那么几个而已。”
  “不过,既然无声电台在这本书里出现了,它似乎就有什么特殊的意义吧。”
  “请让我留在大厅里听一下广播!”路易基突然间激动了起来,两手合在了一起,对面前的人作祈求状,“我今天晚上就来帮你们揭开广播台的秘密吧。”
  “真拿你没办法啊……”马里奥叹了一口气,“弗莱斯,我记得你有一个收音机吧?麻烦把它借给路易基。”
  “这个我办不到,老兄。”弗莱斯说道,“的确,我有一个收音机,但是我需要用它。”
  “我们都要去寻宝,你为什么还要用?”马里奥突然怒吼道,“还有,你别老‘老兄’、‘老兄’的,有完没完?你又不是盖茨比!”马里奥生气的时候,脸胀得通红的。
  大家看见极少生气的马里奥生气了,便沉默了起来。过了一会儿,马里奥在说了声“对不起”后,径直走向了前台。坐在前台的,是昨晚的那位奇诺比奥。他目光呆滞地在电脑前坐着打字,键盘的声音咔嗒咔嗒地想着。
  “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吗?”那位奇诺比奥显得有些很不耐烦。
  “请问这里有收音机吗?”马里奥开门见山地问道。
  “有。”奇诺比奥简短地回答了一声,“然后从柜子里找到了一个破旧的收音机,扔到了马里奥的面前。”
  “谢谢了。”马里奥微微闭了一下眼睛,然后鞠了一躬,便把收音机递给了路易基。路易基像个小孩子一样跑到了沙发那边,然后坐在了沙发上,开始寻找那个频道了。

  “……那群误入守望岛的人们,开始了自己的‘打工生涯’。虽然守望岛里人迹罕至,但是资源却非常丰富。他们每天不愁任何材料的供应。于是他们开始了分工,打算听取特尔·库帕的话,装点这个原始的小岛。没过几天,他们就在小岛上盖了一间房子——这是守望岛的第一间房子,当时就位于中心地带……”在夜空下,苦怕静静地说道,“接下来的事情,我一段时间以后再说吧。”

  “那么,我们现在应该到哪里去?”库巴问道,“我可不想在这里死掉,也不想让我的城堡仍然漏水。”
  “我之前曾经问过前台的人了,据说旅馆后面的那座山上有什么端倪。”马里奥说道。
  “我记得这本书上曾经说过‘要遵循童谣的指示’,这么说的话一切隐藏的宝藏都应该在童谣里可以找到答案才对。”库帕斯汀补充说,“还记得我们的第一个童谣是什么吗?”
  “应该是那个‘一个扭曲的男人’吧?”马里奥一边说着,一边把笔记拿了出来——

   There was a crooked man, and he walked a crooked mile,
    He found a crooked six pence against a crooked stile;
   He bought a crooked cat, which caught a crooked mouse,
    And they all lived together in a little crooked house.

   一个扭曲的男人,走了一里扭曲的路。
    手拿扭曲的六便士,踏上扭曲的台阶,
   买一只歪歪扭扭的猫儿,猫儿抓着歪歪扭扭的老鼠。
    他们一起住歪歪扭扭的小屋。

  “男人、路、六便士、台阶、猫儿、老鼠和小屋吗……”库帕斯汀一边看着笔记,一边说道,“我猜想,‘男人’应该就指我们吧?”
  “但是我们不是在屋子里见到了一把印有扭曲人像的钥匙吗?我倒是感觉‘男人’应该指那个。”马里奥说。
  “嗯,有道理。”库帕斯汀说,“包括‘路’,‘台阶’和‘小屋’都很好说——我们现在通往山里的山路就是所谓‘扭曲的路’,至于‘台阶’和‘小屋’,应该也都非常好找吧——我估计‘小屋’就是这首儿歌的目的地。”
  “嗯。”苦怕说道,“不过这首儿歌应该会有个先后顺序吧。”
  “的确会有个前后的顺序。不过我们已经完成了前两项呢,问题就在于后面——‘便士’到底在哪里找。”库帕斯汀解释道,“不过,这毕竟不是科幻小说,因此即使不拿到‘便士’、‘猫儿’和‘老鼠’,我们也应该能找到那个‘歪歪扭扭的小屋’。”
  现在已经是晚上九点多了。通往山上的扭曲小路,似乎只有马里奥一伙人在走。由于没有路灯的原因,他们每个人的头上都戴了一盏头灯。头灯散发出微弱的光芒照亮了夜空,给黑暗添加了一丝光明。周围的树起初还很多,但是到后来,却越来越少了——这里显然被什么人开发过。
  到了山腰,出现了分叉口。上面有一个牌子,写着“扭曲小屋之道,于右侧”。那块牌子已经破旧不堪,上面有许多大洞,以及涂改的痕迹——似乎很久以前就立在了这里。牌子上的甚至就连英语的书写形式也与现在大相径庭。
  他们并没有迟疑,直接往右转。道路变得比原来更加崎岖,狭窄了。周围两旁的树又茂密了起来。地上时常有几颗大石头阻挡着马里奥一伙人的去路,陡峭的的坡道也令他们烦恼。周围时不时地传来几声狼嚎,令他们心惊胆战。
  “老子以后绝对不会在到这种地方来!”在这伙人中,体型最大的库巴抱怨道,“老子真是恨不得把这些树都给烧焦了!”
  “如果烧焦的话,会引发森林大火的。”库帕斯汀怠慢地说,“您还是省一下体力吧。”
  一路上,弗莱斯没有发过话。他至始至终都带着耳机,仔细地听着广播,脸上偶尔浮现出惊讶的表情。但是每当其他人关切地问具体情况时,他却一言不发——并且也没有把收音机借给别人的意思——他一直把收音机揣在兜里。
  一路上一直没有什么变化的风景,唯一令人惊讶的,便是一座亭子。那座亭子坐落于森林的中间,被几颗茂密的树围了起来。这座亭子似乎已经很古老了,亭子的顶上甚至有被烧焦的痕迹。但是无论马里奥一伙人怎么用力,那扇门却始终打不开。
  到了山顶,他们总算看到了那座“歪歪扭扭的小屋”——那座小屋的样式很奇特,撇开左右形状不对称这点不谈,甚至连整个框架都是歪斜的。它孤独无助地立在那里,旁边全部都是空旷的空地,偶尔有几处堆着一些木头,也不知道是用来干什么的。
  不出马里奥一伙人所料,任凭他们怎么使劲,小屋的门都打不开。在那里呆着坐了一会儿,便他们决定原路返回。——在这一个空旷的地方,本身就没有什么好玩的。
  但正在这个时候,突然有“扑通”的响声传进大家的耳朵里,然后又是一阵慌忙的脚步声。
  坐在地上的库帕斯汀本能地循着声音跑了过去。他慢慢地消失在了夜空中,但是不过一会儿,他就跑了回来。
  “我看见了人影!”库帕斯汀一边喘着气,一边说道,“那是诺可龟的影子,似乎是哪位诺可龟同我们一样来到了这里。”
  “也是过来寻宝的吗……”马里奥沉思道,“看来他也没什么收获呢。那我们就可以回去了。”
  再把镜头转向马里奥一伙人刚出发不久的路易基。他一直坐在沙发上,听着那个广播电台——如同书上所说,这个电台并没有任何声音。
  旅馆的大厅里只剩下路易基和前台服务员两个人了——其他人似乎并没有任何兴致去寻宝。约莫一个小时以后,那位服务员也缓缓地离开了前台,不知道走向了哪里——他甚至都没有跟路易基打招呼。——但实际上他也无法跟路易基打招呼,因为路易基早已呼呼大睡。
  约莫十点钟时,塞在路易基耳朵里的耳机里突然传来了一阵“噼里啪啦”的响声,接下来又是一阵连续“哔”的声音,这声音越来越大,最后把路易基从睡梦中惊醒了。路易基先是发愣了一下,然后发现前台没人,又打了个寒颤。但是想到他的任务,他还是拿起了笔和纸,记下了这个声音的特征:

  “晚上十点十五分时,原本没有声音的耳机里突然传出来一阵“噼里啪啦”的声音——这声音是我在梦里听见的,但我肯定它的确存在。后来,这声音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阵“哔”的声音,这声音越来越大,最后吵醒了我。——后来我便听不到任何声音了。”

  写完后,路易基便立刻把纸揣到了兜里。正当他准备回房的时候,那位前台人员又回来了。他面无表情,见到了路易基,也没有上去搭话,而是重新回到了电脑前,不知道在打些什么字。
  “一个人呆在这里总比没有人好。”路易基自言自语地说道。
  又过了一个小时,一个熟悉的身影出现在了窗户的外面。起初很模糊,后来当他慢慢接近旅馆的时候,他的脸也就慢慢地显现出来了,他矜持地走向了旅馆,然后跨进了大门。
  “啊,原来是杨·库帕。”出于礼貌,路易基同他打了一声招呼。
  “怎么?你一个人在这里,是不是太胆小了?”
  “啊……还好吧。你去了哪里?”
  “我为什么要告诉你?总之,你的伙伴们马上就要回来了,在这里坐好等着他们就行了。”
  待杨走得足够远后,路易基立刻“呸”了一声,并吐了一口唾沫,然后翘起了二郎腿,继续坐在沙发上等待着他们。
  等了没多久,路易基和出去寻宝的马里奥一伙人,就在旅馆的门口会合了。路易基看了一眼表,发现已经到二十三点五十分了。
  “你们的进展顺利吗?”路易基说罢,然后把自己听到的东西,连同那张纸,交给了其他人看。
  “我们现在要拿好照相机,准备研究一下零点的照片到底是怎么回事——库帕斯汀,我记得你的照相机可以快速地洗出照片来,对吧?”马里奥问道。
  “嗯。”
  “我们的进展等照完相以后再说吧。”马里奥拍了一下路易基的肩膀,小声地说。
  零点整,外面已是一片黑。因为没有路灯的缘故,所有的颜色都被黑色吞噬了。虽然是夏天,却吹着微微发冷的风,令大家不禁哆嗦一阵子。所有的人怀着复杂的情绪到达了酒店的门口。负责摄影的是那位前台服务员。马里奥一伙人,以及库巴,弗莱斯,站成了一排,像是照合影一样,摆好了姿势,打算照下了这张相片。
  刚拍摄完以后,照相机就吐出了照片。那位服务员先是看了一下照片,然后说道:“你们过来看,这个照片有些奇怪。”
  大家立刻有一种不好的预感,二话不说便怀揣着复杂的情绪,跑到了服务员的面前。
  只见那张照片上,多出了一道白色的光——那道光的形状像一个天使一样——但是没有五官——划过马里奥一伙人的头顶。

上一章 | 回目录 | 下一章
Linux ver.
系统开发:[email protected]狗头处刑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