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説家にならない

回首页

马里奥的未知城市之旅

6.6 伦敦桥
上一章 | 回目录 | 下一章


第六章——通往真相的九首诗
第六节 伦敦桥

  或许是因为夜晚与怪谈的缘故,围在那张照片旁的大伙都吓得一齐跑回了旅馆。库帕斯汀靠在沙发旁喘着粗气,库巴坐在楼梯旁吓得说不出话来,就连马里奥——我们的“英雄人物”——也和路易基抱在一起,失去了理智。整个旅馆顿时乱成一团,这张照片被一传十,十传百,顷刻间,所有的寻宝者就都得知了这件事情的来龙去脉。这些人现在只想做一件事情——那就是祈祷他们能平安地回到自己的家中。
  待这可怕的气氛逐渐平静下来后,马里奥顺手打开了前台旁的电视——这台电视已经破旧不堪,也许在十年前还算新款。但现在,它摆在这里如同废铁一般——刚一打开,便发出了“嗞嗞”的声音,屏幕上除了闪动着黑白相间的点以外,什么都没有。
  “看来接收节目的天线也坏掉了吗?”马里奥按下了“OFF”按钮,然后泄气地把遥控器摔在了沙发上,险些砸到了库帕斯汀。
  “去其他人家看看电视如何?”路易基问道。
  “现在这么晚了,还有谁会醒着呢?”库巴反问道,“如果你在深夜访问我家,看我不把你扔出窗外!”
  路易基一脸不平地看着库巴,但是什么话也没说。经过了一阵短暂的骚动后,客厅里便异常地安静——或许说“安静得可怕”会更加恰当吧?
  “也不知道小黑山三人众现在如何了。”过了一会儿,苦怕从嘴里挤出来一句话。但是没有人回应。
  “哎,如同六百年前一样呢,当时那群人也遇到了一些小麻烦……”话音刚落,苦怕便环顾了一下四周,希望能有人注意到他要讲接下来的故事。
  但是没有人回应。
  这天晚上,时间似乎过得惊人的慢。出于恐惧,几乎没有人敢回到自己的房间睡觉——几乎所有的寻宝者都聚在客厅里,发着呆——马里奥一伙人也不例外。整个空气如同凝固了一般,安静得使人窒息。大家都静静地坐在客厅里,没有人拿出书,也没有人拿出扑克牌,亦没有人拿出电脑。黎明时分的一声雷,敲响了暴雨的序幕。还不过一会,天上就下起了倾盆大雨。
  也不知道又过了几个小时,天仍然没有亮的意思。但是时间已经到早上十点随着一声奇诺比可女仆的喊声,饭菜便被摆到了餐厅里。
  “我们真的要去吃吗?”马里奥不耐烦地问了一句,但是身体仍然纹丝不动。
  “还是去一趟吧。”之前为大家照相的那位服务员缓缓地站了起来,然后朝厨房走了过去,消失得无影无踪。
  “唉。”随着一声叹气,靠在沙发上的马里奥站了起来,“让我们去餐厅坐着吧。”
  “老兄,你也别沮丧了。”弗莱斯不知道从哪里冒了出来,对库巴说道。
  “老子再跟你说一遍,你不是盖茨比,不要管老子叫‘老兄’!”似乎夜晚的恐惧还没有消去缘故,库巴凶猛的本性被激发了出来,他的喊声响彻整个旅馆,让人一度怀疑有地震要来临。但是刚刚说完,他就平静了下来,然后站了起来,走向了餐馆。
  库巴刚站起来,就又有雷声从天上传了下来,伴随着闪电。虽然已经早上十点多了,但是天丝毫没有要亮的意思。旅馆里的灯,虽然不怎么亮,但是为大家提供了必要的光源。可是,因为光线不足的缘故,旅馆里如同一个破旧的仓库一样,暗到令人害怕,这种气氛再配上时不时传来的雷声,以及零点整出现的“灵异照片”,使整个旅馆如同一幢鬼宅一样可怕。——他们应该庆幸那些神秘的图腾只被刻在二楼的墙上。
  大家原以为在吃早饭的时候,又会有类似昨天早上的玩偶出现。——但看来他们想错了,这天早上餐厅里并没有发生任何事情。两位奇诺比可服务员始终站在餐厅的门口,一边吃饭一边观察周围的动静。只可惜,大家并没有食欲。二十分钟后,大家就陆陆续续地走出了餐厅,桌子上的菜肴几乎没有被动过。
  在餐厅门口,马里奥和杨撞个正着。杨轻蔑地看着马里奥,说:“我今天早上要出去一趟,你们还是不要出去为好。”他在说话的时候,眼睛是半闭着的,似乎不屑于看马里奥的脸。
  “这么冷的天,还加上雨,真的没问题吗?”马里奥并没有生气,而是关心地问着。
  杨似乎并没有要继续搭话的意思,便快速地说了一句“跟你无关”后,撑起伞,走出了旅馆的大门。
  “我真是希望你早日被电死。”马里奥对杨的背影做了一个鬼脸,然后使劲把手往旁边的桌子上一拍。大家只听“啪”的一声,然后把目光都投向了马里奥身上。
  “我真是不能理解,这种人渣居然来寻宝?要不是我没带火力花,我早就把他打得半活不死的。”
  “那个人啊,说实话,从出发那一刻起,他似乎就没有跟太多人搭过话呢。”一位诺可龟说道。
  “等等……我记得你是……”库帕斯汀看着这位诺可龟,似乎想要说些什么。
  “对,我就是昨天你们进入的房间的主人,名字叫尤里。”这位诺可龟打断了库帕斯汀的话,并摆出了一个“V”字形的手势,然后继续说,“很感谢你们把书还回来了!”
  “哎……哦……”库巴斯汀已经很久没有见过这么乐观的人了。
  “我继续说——马里奥,既然你讨厌那个杨的话,为什么不带着你的同伴一起出去,赶在他之前搜集情报呢?——我记得小黑山三人众还下落不明吧?他们应该也就在守望岛的某个角落里。”
  “这倒是个好主意。”苦怕在一旁赞同着。
  “那就出发吧。”马里奥似乎还是没有什么精神,但是他已经开始收拾自己的书包了。其他的寻宝者们——不,已经不能称他们为寻宝者了,因为他们根本就没有寻找过宝藏——都在客厅的各个角落里坐着,等待晴天的到来。——不过,“雨天不能寻宝”也仅是他们的借口而已。
  “我能待在旅馆里吗?”待大家都跨出旅馆大门的时候,路易基小声地冲着马里奥说道,“这么大的雨天……我可不想出去。”
  “你在说什么呢。”马里奥使劲打了一下路易基的手,“我们本来就没有几个人,少了你一个,还怎么能找到有用的情报呢?”
  路易基听见了马里奥的话后,便低下了头,没有再说什么。过了一会儿,苦怕轻轻地说了一句:“这不像是你的作风啊。”
  众人目送着马里奥一伙人。他们看见马里奥一伙人模糊的背影渐渐地从雨中慢慢消失。起初,似乎还能听见他们的谈话声,但后来,这谈话声越来越小,逐渐地被雨滴落地的声音覆盖住了,直到最后,彻底地消失了。
  雨天的守望岛,如同任何拥有亚热带气候的地方一样,虽然空气湿润,但是却能闻到一股清新的味道——这味道混合着泥土的芳香和雨水的清新,使得雨天被美化了一些。随着马里奥一伙人脚步的前进,几幢小型房屋和几颗树木,逐渐突破了雾气的覆盖,以一种朦胧的姿态映入到了大家的眼帘。雨天的守望岛,顿时充满了诗意。
  “我们应该去哪里呢?”等到大家走到大街上时,库帕斯汀问道。
  “我认为去其他人的家会比较好吧……”马里奥思考了一会儿,“不过这样过去是不是会贸然打扰呢?”
  “都怪你们几个没有提前打听好消息,照我说,呆在旅馆最好。”毋庸置疑,这是路易基的声音。
  “前面那幢房屋里有灯亮着。”苦怕似乎没有听大家的话,而是直接把手指向前面的一幢房屋。那幢房屋如同其他的建筑物一样,因为雨天的关系,被雾覆盖着,使得原本很普通的一个建筑物顿时变得神秘了起来。
  马里奥一伙人不由分说,沿着这条小路,一路小跑,跑向了那栋房屋。这栋房屋越来越近,最后终于突破了雾气的覆盖,全部呈现在了大家的面前,神秘感也消失得无影无踪了。马里奥左手打着伞,右手有礼貌地敲着木门。

  “门开着,请进。”房子里传出了一阵拉得很长的声音。
  如果说守望岛是一个很贫穷的地方,那你就大错特错了。就以这栋小屋为例,虽然从外形上来看与其他的屋子大同小异,但是里面却堆满了中世纪欧洲的工艺品——这里既有当时的一些古书,又有一些被装饰得很华丽的剑。而最引人注目的还是房子中间的一个占卜台,房屋主人就站在占卜台的面前,似乎在专心地研究什么东西。定睛一看,才知道是一位奇诺比可。她穿着一身华丽的巫女服,与平常见到的奇诺比可大相径庭。
  “你们几位需要占卜吗?”
  “我们只是想来打听一下守望岛的消息的。”苦怕颇有礼貌地说,“请问您的名字是什么?”
  “莱斯利·奇诺比可,一位魔法使——被人尊为东方的魔法使。”
  听见这样的自我介绍后,大家都捂着嘴,防止笑出来。待镇定以后,马里奥才说:“请问你们家有电视吗?我想打听一下外面的事情。”
  “据我看,你们一定是游客。守望岛早就没有电视这种东西了。”莱斯利冷淡地说。
  “此话怎讲?”
  “自从守望岛电台倒闭以后,电视这种东西在守望岛里就几乎没有任何作用了。现在估计你们很难在守望岛上找到电视。”
  “这样啊……那么,这里有收音机吗?”马里奥仍旧没有罢休。
  “收音机的话,我有一台老式的,就在那个桌子上。”莱斯利指了一下那张摆满各种各样纸张的桌子,“但请去卧室收听,不要打扰我修行。”
  “哎……”说罢,马里奥招呼大家脱下鞋子,然后拿着收音机带着大家走到了莱斯利所说的房间里。
  这个房间,似乎是莱斯利的卧室——这里的格局与客厅大相径庭——这里空空如也,除了几件衣服,以及必要的床以外,什么都没有,不过或许也正因此才显得非常空旷。
  马里奥坐在了床上,坐定后其他三位也坐在了马里奥的旁边。或许是因为收音机太老的缘故,打开开关后,除了“嗞嗞”声以外,什么都没有。马里奥见状,用力地拍了记下收音机,它才勉强传出播音的内容——但是声音非常小,并且还伴着恼人的“嗞嗞”声。马里奥一伙人只好把耳朵凑近听。

  ……三年前在未知城市电台发生的案件,目前已经确认抓住了第一位犯人,但据犯人所说,他还有许多同伙——但他却不知道同伙的真名——只知道代号为Veker和Tuar。据进一步调查,在这个案件中又发现了更多的疑点,接下来请听我们记者的详细报道:
  “您好,我现在在位于伊德尔商业街旁的未知城市电台总部。昨日,在二层的仓库里,我们抓到了三年前的未知城市电台事件的犯人之一,不过他始终不肯交待来这里的缘由。
  “昨天据我们派出的几名调查员说,在抓捕犯人的仓库里发现了新的疑点。在那里,有一封已经泛黄的信件,虽然不知道具体日期,但是可以肯定的是已经至少有十五年之久。另外,在这个仓库的柜子里,还有一个破旧不堪的石板,上面似乎刻着一些古英语——据调查,似乎是什么宝物。目前,这个案件还在进一步调查中。
  “接下来,让我们听听对犯人的采访。‘你好……’”

  杂音变得越来越强。播音员的声音越来越小,直到后来完全被杂音覆盖住了。马里奥又使劲地拍了记下收音机,但是却没有任何作用。无奈之下,马里奥只好关上收音机,然后把它扔向了一边。
  “三年前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就是这个什么所谓的‘未知城市电台事件’。”马里奥问道。
  “不是什么大事啦。”库帕斯汀说道,“当时警方在一名电台工作人员的家中搜到了价值不菲的宝物,当别人正打算把他告上法庭的时候,他却神秘失踪了。”
  “这是一件很单纯的事情啊。”
  “可这里最令人蹊跷的是,如果仅仅是这样的偷窃罪,也就仅仅会坐两年牢,甚至他可以请律师为他在法庭上辩护。根据未知城市法律,最需要严惩的便是逃离审判,这样的坐牢时间,可以增加到两至三倍。”
  “这么说,蹊跷的事情就在于为什么他要逃跑上面吗……”
  “嗯。不过,我们还是换另外一户人家吧,这里估计找不到更多的证据了。”
  说罢,他们带着那台收音机,走出了卧室。经过了简短的道谢与告别后,他们便走出了房门。
  雨仍在下着。

上一章 | 回目录 | 下一章
Linux ver.
系统开发:[email protected]狗头处刑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