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説家にならない

回首页

马里奥的未知城市之旅

6.7 Humpty Dumpty
上一章 | 回目录 | 下一章


第六章——通往真相的九首诗
第七节 Humpty Dumpty

  雨仍旧在下着,丝毫没有要停的意思。天也一直阴着,似乎故意在阻挡着马里奥一伙人寻找新的线索与证据。马里奥一伙人,则在寂静的大街上毫无目的地转着。
  “既然那个莱斯利说守望岛没有电视,那我们岂不是没办法继续找线索了吗?”马里奥一边踢着地上的石子,一边自言自语道。
  “哎……”过了一会儿,库帕斯汀叹了一口气,“那个电视塔之谜也没有解开啊。”
  “嗯?”库帕斯汀的话音刚落,苦怕似乎像是意识到了什么,扭了一下头盯了他几秒。
  “怎么了?”见苦怕的行为有些不对劲,马里奥问道。
  “哦……没什么。”苦怕嘀咕了两声,然后把头转了回去。
  “那么,我们还是回去吧。”库帕斯汀似乎没有注意到苦怕的眼神,而是继续说道,“我可不希望在这里被淋湿——等等,这是什么声音?”
  在雨中,传来了两三个人的说话声。也许是因为距离比较远的缘故,这说话声时隐时现,雨点落地的声音完全覆盖住了他们说话的内容。马里奥一伙人先是愣在了那里好一会儿,经历了一会儿思想斗争之后,才决定循着声音,找到声源。
  声音是从莱斯利家的反方向传来的。他们立刻调头,然后向声音的方向跑过去。跑了一会儿,那声音中略显调侃的口气就同雨声区别了开来。这些声音,从一个茂密的灌木丛后传出来——声源就是小黑山三人众。
  “你们……”小黑山三人众的对话因为拔开灌木丛的声音而戛然而止。马里奥一伙人和小黑山三人众,都怔怔地盯着对方,被这突如其来的相遇吓着了。
  “你们怎么会在这里?”库帕斯汀的问题打破了许久的紧张气氛。
  “啊……哦……我们其实是在对昨天的事情作出评价……”瓦路易基似乎在隐瞒着什么,他说的话语无伦次。
  “什么事情?”
  “你个混蛋,这不全暴露了吗?”瓦里奥的拳头重重地砸到了瓦路易基的脑袋上。瓦路易基顿时晕倒在地,不出声了。
  “哎……那就跟你们解释吧。”瓦里奥的声音低沉了下来,“今天凌晨的事情都是我们策划的。”
  马里奥一伙人立刻惊讶地说不出话来了。怨恨与猜疑在他们的心中生根发芽。过了一会儿,库帕斯汀突然扑了上去,抓住了瓦里奥的衣领,怒吼道:
  “你为什么要吓唬我们?你知道吗,这个旅馆里有几十个人,都被你们这卑鄙的恶作剧吓得不敢睡觉!”
  “别动老子,混蛋!”瓦里奥暴躁的性情完全暴露了出来。他伸出左手,强行把拽在他衣领上的库帕斯汀的手给拽了下来。然后立刻抓住库帕斯汀,狠狠地把他推到了一边。或许是因为地滑的缘故,库帕斯汀一个跟头摔倒在了地上,带有泥的雨水溅到了所有人的衣服上。
  “怎么?你想干什么?”仅仅过了一秒钟,库帕斯汀就从地上跳了起来,攥紧了拳头,用愤怒的眼神,斜眼看着瓦里奥。
  “够了!”苦怕一把推开了失控的库帕斯汀,然后大喊道,“你们还嫌你们不够吵吗?既然遇见了麻烦,你们就不会一起讨论,想尽各种办法来解决吗?——这样闹下去,只会把事情闹大!”
  这是马里奥一伙人第一次听到苦怕大喊。
  “你他妈懂个什么?”库帕斯汀一拳打到了苦怕的身上。在苦怕倒地的那一刹那间,库帕斯汀却平静了下来。他连忙向苦怕道歉。
  “唉。”瓦里奥紧绷的脸总算松弛了下来,紧接着叹了一口气,“那天晚上的恶作剧,真是抱歉了。——那的确是我们一手策划的事情,我们在你们的背后的树上吊着可以闪光的物品,或许是因为天黑,又没有路灯的缘故,你们并没有看见绳子。——在你们拍照的一瞬间,我们按下了‘闪光’的按钮。”
  “这么说之前是你们故意消失的?”马里奥用一种质问式的口气说道。
  “是这样的。”
  “原因何在?”
  “我们只是想先于你们找到答案。——对,找到答案。——并且得到传说中的宝藏!”杰克说道。
  “说不定我们合作的话,会更快地找到答案呢。”苦怕站了起来,拍了拍裤子,然后平静地说道。之后,他又看了一眼库帕斯汀。
  “总之,我们先回去吧。”马里奥拍了一下还在生闷气的瓦里奥。随后也看了一眼正在发呆的库帕斯汀,似乎也悟到了什么。
  雨仍在下着,天毫无晴朗的意思。或许是因为天比平常黑的缘故,旅馆周围散发出了一种独特的气息——如同二层的那些图腾一般——带给人一种神秘又可怕的感觉。在树木的包围下,使得这座旅馆更像是一个与世隔绝的豪宅——让人同时产生敬畏与害怕两种感情。
  回到了旅馆,换上了轻便的衣服(这或许是马里奥兄弟和瓦里奥兄弟第一次在别人面前穿其他衣服吧)后,他们坐在了客厅的沙发上,开始讨论了起来。——时值中午,但是客厅除了他们外,没有任何人。
  “先从哪里说起好呢?”马里奥先是叹了一口气,然后小声地说。
  “你们找到了什么有用的信息?”瓦路易基问。
  “我们到了一个自称是‘魔法使’的家,她跟我们说守望岛没有可以用的电视——不过好在她借给了我们一个老式收音机,打开的时候正好在播放一个内容为‘未知城市电视台抢劫事件’的新闻。”
  “那小子被拿下了吗?”瓦里奥用俚语问道。
  “似乎被抓住了。不过好像他还有同伙。可惜还没等我们听完,收音机就坏了。不过我认为这条新闻与这个寻宝的事情联系不大。——你们这里有什么线索吗?”
  “我们昨天晚上在守望岛的边境找到了一个破旧的房子,它孤单地坐落在森林里,里面一个人都没有。”
  “但是似乎有什么东西。——对!”杰克附和道。
  “的确。我们找到了一个破旧的石板,上面刻着什么‘Humpty Dumpty’之类的——反正我没看看懂。”
  “Humpty Dumpty?”苦怕听见后,便把头转向瓦里奥,然后。
  “这也是《鹅妈妈》里的一首儿歌吧?”库帕斯汀说,“似乎前几届寻宝大会上也都是采用类似的儿歌。”
  “嗯?”苦怕又看了一眼库帕斯汀,“嗯……这样啊。等我去找找原诗。”
  说罢,苦怕从沙发上站了起来,静静地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在这期间,所有人都坐在沙发上发着呆。客厅里只能听见淅淅沥沥的雨声——直到后来前台服务员的脚步声传来——又是那个为他们照相的前台服务员,他没有同其他人打招呼,而是直接坐在了前台旁椅子上,盯着电脑。
  十分钟后,苦怕的手上拿着一张小纸条,从二楼走了下来。这张纸条上写有整整齐齐的拉丁字母,是苦怕从书上抄写下来的。他看了一眼大家,然后直接把纸条放在了大家所围的桌子上:
  
  Humpty Dumpty sat on a wall
    Humpty Dumpty had a great fall
    All the king's horse And all the king's men
    Couldn't put Humpty Dumpty together again

  蛋在断崖之上孵着,
    孵着孵着掉下来了。
    就算聚集了国王所有的马;
    就算聚集了国王所有的大臣;
    蛋也不能再恢复原来的样子。
  
  “又是一首儿歌吗……”马里奥一边盯着纸条,一边说道。这之后,他似乎又悟到了什么,他两个手掌和在一起,把脸凑近到瓦里奥的旁边,然后说:“我们在你们三人众离开的时候,找到了许多的线索,请协助我们寻宝!”
  “寻宝的话,老子最在行了。”瓦里奥拍了一下自己的帽子,然后又问道,“说起来,库巴那小子跑到哪里去了?”
  “不要管他了,他在的话也只能给我们添乱。”苦怕说,“我们赶紧回屋,把所有的线索都公布给小黑山吧。”
  天色已晚。吃过晚饭以后,马里奥一伙人,和小黑山三人众,匆匆忙忙地跑到了二楼,打算寻找新的线索。
  “那么,根据第一首儿歌,我们现在只缺‘六便士’、‘小猫’和‘老鼠’,对吧?”瓦里奥一边掰着手指头,一边看着大家。
  “是的,如果解开这三个谜,我们就破解第一首儿歌了。”
  “说起来,会不会是那个东西?”瓦里奥摘下了帽子,挠了挠头,“我记得一层餐厅里的小商店正好有卖钥匙链的——上面的图案似乎就是一只猫……”
  “你不早说!快带我去看看!”还没等瓦里奥说完,马里奥就朝着餐厅的方向跑去。因为吃饭的时间已过,餐厅里只剩下几个聊天的寻宝者。几位服务员仍在忙碌着——有的在收拾垃圾,有的在洗盘子。在餐厅的角落里,有一个很不显眼的摊位,或许是因为生意太冷清的原因,那名卖东西的服务员正坐在摊位旁边玩着手机。商店里摆着许许多多的纪念品,都充斥着浓厚的守望岛文化。唯独有一个钥匙链,显得破旧不堪,摆在柜台的角落里。
  “请问这个……多少钱?”待马里奥跑到柜台时,已经气喘吁吁。他左手擦着汗,右手指着钥匙链,对正在玩手机的服务员问道。
  “六蘑菇币。”店员似乎有些不耐烦,他连看都没有看马里奥一眼,一直在摆弄着手上的手机。
  马里奥顺手拿出了那个猫形的钥匙链。这个钥匙链似乎已经放在那里有一段时间了。上面有铁锈和灰尘。然而最吸引马里奥注意力的,还是钥匙链上挂着的钥匙,上面有一个老鼠的图案。这个钥匙同拴住他的钥匙链一样,年代已久。然而最令人感到惊奇的是,钥匙已经被紧紧地拴在了钥匙链上,已经拿不下来了——就像是被钥匙链抓住了一样——正如同“歪歪扭扭的猫儿抓住了歪歪扭扭的老鼠”。在手上摆弄了一阵后,马里奥就发现自己的手上已经沾满了灰尘,还有一股铁锈的味道。
  “你要买就买走吧,这个东西已经在这里放着好几年了——我甚至不知道它是什么时候入仓的。”那位店员一边玩着手机上的游戏,一边说道。
  “我买下来了,六蘑菇币对吧?”说罢,马里奥从运动裤的兜里掏出了六蘑菇币,扔到了柜台上。
  “你可真慢呐。”路易基坐在沙发上,打了一个哈欠,没精神地向刚刚买完东西的马里奥招了招手,“我们这几个人都在这里等到快睡着了。”
  “不过我可是买到了起决定性作用的商品!”马里奥一边笑着,一边把那个钥匙链扔到了桌子上,“你们看,这下子,我们可是有事情干了!路易基,你拿好了其他几样东西吗?”
  “拿好了。”
  “不叫上库巴没关系吗?”在走之前,库帕斯汀问道。
  “我认为不叫上他最好。——况且那个弗莱斯也有些可疑。”在说话的同时,苦怕已经背好了书包。
  “但是今天一下午我都没看到他。”马里奥一边整理了这套尺寸显小的运动服,一边说着,“库巴会不会出什么事情了?”
  “你小子什么时候关心起自己的仇人来了?”瓦里奥笑道,“不过你穿运动服的样子真的很帅!”
  “哎……还好吧。”马里奥笑了笑,“不管怎么样,我们快去寻宝吧!”马里奥像是带头人一样,把手臂往上一举,喊出了声。一提到寻宝,最先提起干劲的一定是马里奥。
  下了一整天的雨,终于在这个时候停了。雨后的夜晚非常凉爽。空气里还混着一股泥土的味道,比之前清新了许多。月亮也总算突破了云层,从云端钻了出来。
  苦怕向天空望去,然后静静地讲起了之前的故事:“……那一群人走进了房屋。正如他们所料,房屋里空空如也——这似乎是那个守望岛的拥有者建造的。这为他们提供了一个非常好的住所。他们二话不说,把行李扔到地上后,就出去寻找生活用的物品。就这样,他们新的生活开始了。或许也是为了感恩那位建造者吧,他们也开始照着这位拥有者说的话,去开发这个小岛……”
  “真是个平静的故事呢。”马里奥说道,“如同我们蘑菇王国一样……”
  “蘑菇王国也是一个美丽的地方呢。”库帕斯汀感叹道,“我很想去。”
  平静的故事,加上安静的夜晚,感化了每个人的内心。他们放慢了脚步,以散步的步伐从旅馆出发,向山上爬去。这座山似乎也没有那么危险,那么陡峭了——它变成了一座平和的小山,充满了诗意。
  他们沿着昨天的线路走,走到了半山腰的那座亭子旁。这里同昨天一样,荒无人烟。传过来的声音,只有断断续续的不知名的虫子鸣叫,以及风吹草动的声音。这座亭子的样貌,完全隐藏在了黑暗之下,站在它的旁边,只能看清它的轮廓。周围有许许多多的大树,大树上站着一群乌鸦,在这里看,也只能看见许许多多的黑影。
  马里奥招呼其他人站在一旁,他自己则缓缓地走到亭子的面前,用手使劲拽了一下门。亭子的大门立刻发出了“哐当”的声音——随着这声音的发出,站在树上的乌鸦立刻飞走了。
  “果然被锁了。——路易基,把那个印有扭曲人脸的钥匙递给我。”
  “好的。”说罢,路易基从兜里找出了钥匙。或许是因为图像太可怕的缘故,外加漆黑的环境,那个图片顿时变得令人毛骨悚然。在拿出钥匙的一刹那,路易基倒吸了一口凉气,差点吓得叫出声来。
  “谢谢。”马里奥并没有理会路易基的行为。他一手接过钥匙,然后利落地在门旁操作了起来。约一分钟后,随着清脆的一声解锁的声音,大门被打开了。
  “这样子我们第一步就走完了。——‘歪歪扭扭的人’已经走进了‘屋子’。”马里奥像是作演讲一般,向大家“解说”道。
  “不过,你没有感觉很奇怪吗?”瓦里奥问道,“这破门应该不常开才对,那为什么推开它却一点也不费力?”
  “或许去年的寻宝者打开过它吧。”库帕斯汀说道,“如果仅仅是一年没开,应该不会费很大力打开。——总之,我们还是赶紧进去吧。”
  打开亭子的大门后,一股发霉的味道扑鼻而来,让大家忍不住堵上鼻子。亭子的内部有好几间房子,看起来像是一户人家。——不过这户人家似乎从很久以前就搬出去了,因为床上早已经布满了灰尘,角落上满是蜘蛛网。这座亭子里甚至没有电灯,因此大家只好摸黑走路。
  
  “这该是几百年前的房子了?——居然连灯都没有。”库帕斯汀抱怨道,“等一下,这里有楼梯,儿歌里好像给过我们提示,叫我们走上楼梯。”
  “那么就去看一下吧。”瓦路易基叫道,“宝藏,我们来了!”
  只可惜这个楼梯似乎不怎么结实。他们在走楼梯的过程中,楼梯发出了“嘎吱”的声音,似乎随时都会倒塌。
  房屋的二层与一层的结构大同小异,只不过比一层要窄了许多。二楼被中间的一条通道给分成了两边,左右边各有两扇门。地面仍然是木头做的。踩在上面,仿佛随时都会掉下去。
  “这也许不是一户人家,而是一间旅馆吧?”马里奥一边摸着黑走路,一边说。
  “嗯,不过这层的房间似乎都被锁上了。”库帕斯汀说,“说不定现在那把钥匙就该派上用场了呢。”
  马里奥看了一眼库帕斯汀,然后拿着印有老鼠图案的钥匙在每个门上依次地试着。最后打开的,是左手边最里面的门。随着清脆的开锁声,门被打开了。不出大家所料,这里面的确是一间卧室——一张过时的桌子摆在了门口,桌子上有几根没有用过的蜡烛。角落里有一张过时的床摆,上面没有床单,只有一个用草做的枕头。
  正当大家为自己所找到的结果高兴的时候,一楼突然传出来了一阵玻璃破碎的声音,伴随着破碎声,还有一阵脚步声。这脚步声越来越远,直到最后完全消失在夜空中。

上一章 | 回目录 | 下一章
Linux ver.
系统开发:[email protected]狗头处刑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