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説家にならない

回首页

马里奥的未知城市之旅

6.8 Mystery
上一章 | 回目录 | 下一章


第六章——通往真相的九首诗
第八节 Mystery

  “那么,马里奥、路易基、瓦里奥、瓦路易基、杰克,你们五个人去看看外面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库帕斯汀用命令的口气说道,“至于苦怕呢,你留着跟我来找宝藏就好了。”
  “没问题。”大家异口同声地说完后,便一路小跑,离开了这个充满黑暗的房间。被指定留下来的苦怕,一直在沉默不语地看着库帕斯汀四处寻找“宝藏”。
  “说起来,你认为刚才玻璃破碎的声音会不会和《Humpty Dumpty》这首儿歌有联系呢?”经过许久的沉默后,苦怕突然发话了。这声音差点没有把库帕斯汀吓得跳起来。
  “我想不会的吧……”镇定下来后,库帕斯汀说道,“毕竟儿歌里破碎的是‘鸡蛋’,这里破碎的是‘玻璃’嘛。”
  “你不知道象征主义吗?”苦怕反问道。
  “我想关系也不大吧。——总不可能有谁来盯着我们寻宝吧。”库帕斯汀并没有停下来,而是继续在床底下翻着东西,“至少我不赞同这个观点。”
  “是吗……”苦怕接着说,“不过,现在寻宝了这么久,我们还有三首儿歌没有破解呢——《伦敦桥》、《Humpty Dumpty》,还有那个什么写着‘爸爸吃了我’的儿歌。”
  库帕斯汀并没有继续理会苦怕,他仍然在床下翻着“宝藏”。发觉床下并没有东西之后,他又走到了柜子旁边,开始翻起了柜子。这安静的气氛又持续了许久——直到最后,被库帕斯汀的欢呼声所打断——
  “我找到了!”
  “什么?”苦怕也吃了一惊,二话不说便凑了上来。只见库帕斯汀的手上,拿着一张已经泛黄的纸——上面似乎写着一行字,所有的拉丁字母都被连在了一起——这些字母虽然潦草,但是又让人感觉有种内在的规整性,仿佛出自大文学家之笔:

  “500年前,Gräber·Schatz把旅馆的后院变成了伦敦;把树林的北口变成了南华克。他念起了咒语——左左右右左前右后前前右后左后。——结果,第二天它们便分开了。”

  “看来这就是我们得到的另一个线索呢——虽说看得我想笑。”库帕斯汀捂住了嘴,强忍住了笑。
  “那么,看来你已经明白了它的含义?”
  “不,我完全没有明白。”库帕斯汀已经无法控制住自己,一下子大笑了起来,“不过,既然我们找到了目标,就赶紧离开这座该死的亭子吧——我总感觉这座亭子有些不太正常,我们还是快到外面与其他人会合为好。”
  已经到深夜了,原本就已经很寂静的亭子,在没了鸟叫声以后,显得更加神秘了。——由于刚下完大雨的缘故,万里无云。几乎圆满的月亮从黑暗的天空中洒下了明亮的月光,照着在亭子旁等待的库帕斯汀和苦怕。
  过了许久,空旷的山中才传来了一阵参差不齐的脚步声。被库帕斯汀派去的人似乎刚刚从很远的地方跑回来。随着距离的接近,他们渐渐放慢了脚步。他们嘴里发出的喘气声从很远就能听见。
  “你们得到了什么线索吗?”还没等他们喘过气来,库帕斯汀就问了起来。
  “啊……说实话……刚一出亭子……就看见了一个诺可龟的身影……不过我们却没追上他……”路易基一边大口喘着气,一边说,“都怨他……跑得太快了。”
  “明明是你先摔了一跤,害我们扶你起来。”瓦路易基补充道。
  “不用你管。”路易基调整好呼吸的节奏后,冷淡地说道,“总之,我们一直在努力地追他——甚至追出了森林,跑上了那座山。但是当我们到达山丘之后,就再也没见到他的影子了。”
  “倒是话说回来,你找到传说中的‘宝藏’了没?”马里奥拍了拍库帕斯汀的肩膀。
  “哎。”说罢,库帕斯汀把那张写有一段话的纸拿给他们传阅,“你们有什么想法吗?”
  “这个人名应该是德语吧!”马里奥的手小心翼翼地接过了那张纸,一边读着,一边说道,“如果把‘Gräber’和‘Schatz’这两个词对调后,意思就是‘寻宝者’。”
  “Schatzgräber?”库帕斯汀确认道。
  “对。至于伦敦和南华克……”马里奥接着思考道,“我记得这两个地方应该有些联系吧。”
  “是不是这个呢——”路易基突然打断了马里奥的话,“我记得我曾经在一本侦探小说上看到过,伦敦和南华克正是由伦敦桥所连接。”
  “说起来,那个五百年前的神话,也提起过这个桥。”苦怕补充说,“虽然同伦敦桥的联系不大,但是它正如这张纸条上所写,连接了这座旅馆的后院和树林的北口。”
  “看来这个写纸条的人想暗示我们去找那座桥呢。”库帕斯汀说,“我们明天去看看吧。至于今天嘛,天色已晚,我们还是回到旅馆里吧。”
  的确到了收工的时间了——现在已经完全到了深夜。林子里只能听见昆虫的叫声,以及偶尔几声乌鸦扇翅的声音。这些声音,外加上圆满的月亮,多多少少让人想起了‘鬼屋’之类的词。也许是月光的作用,离开这座林子后,山坡小道两旁的景色都能看得一清二楚——不,不仅仅是两旁——你站在小道的尾端,可以直接眺望到小道的起始点——它就坐落在你的脚下,被一层稀薄的雾覆盖着,然而在月光的照耀下,那些雾显得非常薄,仿佛风一吹就会散开来。
  大伙们陆陆续续地回到了旅馆,但是坐在前台的服务员始终没有抬起头来看他们一眼。他似乎终日坐在那里,敲击着电脑前的键盘,写着什么东西。——大多数时刻,这位奇诺比奥都面无表情,——甚至连抱怨的声音都没有。如果他不在电脑前的话,那么他一定就是在厨房里了,他非常喜欢和厨房里的厨师讨论着一些没有人知晓的话题。
  在客厅稍做休息后,马里奥一伙人和小黑山三人众走上了楼梯,回到了各自的房间。整个二层飘荡着比昨天晚上更加压抑的气氛,这种气氛与图腾所散发出神秘的气息结合了起来,让人倍感绝望。——走在这里,如同走进了古代的陵墓,让人在敬佩其神秘的同时,又对逝者的不幸产生了一种悲哀的情绪。马里奥一伙人走进了同原来一样的房间后,立刻把压抑抛在了脑后,倒头就睡着了。他们丝毫没有注意为什么没有人收拾房间。
  午夜三时。
  像平常一样,马里奥总喜欢在这个时候起来喝一口水,顺便上一趟厕所。
  但是,今天的这个时候,一阵响声却把他从半迷糊的状态给惊醒了。他在喝水的时候,突然听到了一声微弱的叫喊——后来又是地板“嘎吱”响的声音,和一阵脚步声。那喊声尤其吓人——它是如此的真实,饱含绝望之情,但似乎因为被什么东西给隔离的缘故,显得有些模糊。
  马里奥一惊,水杯脱离了他的手掌,掉在地上。待把水杯捡起来,并且放回原位后,他三步并作两步地走到了其他三个人的床前,试图把他们摇醒。只可惜,除了苦怕以外,其他两位都在睁开眼不久后又倒下睡着了。
  “出了什么事?”苦怕问道。
  “外面好像有人,要不要和我去确认一下?”
  “你去吧。”经过简短的回答之后,苦怕也转了个身,盖上了被子,不一会儿就睡着了。
  “现在的人可真是没有探索的志向呢。”马里奥低声自言自语道,“甚至就连那个专业的‘寻宝家’也一样。”说罢,他看了一眼库帕斯汀。然后披上了大衣,穿好了鞋子,离开了自己的房间。
  “已经一天没见到库巴了。”马里奥一边想,一边走到了库巴的房门前,“真不知道这两位在旅馆里呆得可好。”
  ——“咚咚咚”,马里奥小声地敲了三下房门。但是任凭他怎么等,里面都没有回应。走廊里寂静得出奇。
  “库巴?弗莱斯?”经过了几次无果的尝试后,马里奥决定直接喊他们的名字。但是仍然没有人回应。
  “这些人还睡得真沉呐。”马里奥此时已经完全忘记了礼仪,他直接转动了门把手——但是令他意想不到的是,门居然没有上锁。
  马里奥并没有多想,他直接走进了库巴与弗莱斯的房间。房间里物品的摆放,与昨天晚上大同小异。电视机仍然摆在客厅的正中央;桌子上仍然有着几张空着的信纸;餐桌上则摆满了大大小小的食品包装纸和拉面盒,散发出了一股浓郁,但又令人喜爱的味道。唯一不同的是,任凭马里奥怎么找,都找不到库巴与弗莱斯的踪影。马里奥在屋子走了一圈,没有发现任何异样。——这之后,他的脑袋突然开始昏沉了下来,意识也变得模糊了起来。终于,他躺在了弗莱斯的床上,睡着了……
  “马里奥,醒一醒!”
  第二天早上,随着弟弟路易基的喊声,马里奥从睡梦中醒了过来,“啊,路易基,什么事?”
  “我还想问你怎么了呢!”路易基不满地回答道,“为什么你一声不吭就跑到库巴的房间里来了呢?——而且居然没有上锁!”
  马里奥的心中突然回想起了昨天晚上的脚步声以及喊叫声。但是经历了一些思想斗争后,他选择了对路易基保密此事。
  “我只是想来同库巴与弗莱斯两位问好。”
  “那两位呢?已经被你用火力花消灭了?”
  “我并没有见到他们,但我想他们只是出去住了而已。——这里没有被动过的痕迹。”
  “那你也不能一声不吭就在这里睡觉呀!”
  “哎……我下次注意就是了。”马里奥挠了挠还没有梳理的头发,“因为实在是太困了嘛。”
  “大伙都在楼下等着你吃饭呢,收拾好了就快下去吧。”路易基听完后,心情立刻变好了。他扔下了这句话后,就蹦蹦跳跳地走下了楼,回到了餐厅。
  “什么!?今天的提供的食品怎么这么多?”看完堆满餐车的食品后,马里奥惊诧地说道。
  “每次提供的量都不少吧。”瓦里奥一边吃着饭,一边说,“老子每次都发现有大量的剩饭。”
  “而且今天的食品似乎不是很新鲜。——真不怎么新鲜。”杰克一边喝着单调的鸡蛋汤,一边说。
  在吃饭的时候,小黑山三人众似乎非常活跃。他们一边吃,一边和马里奥兄弟交流着在其他地方寻宝的往事。然而,苦怕却一直用右胳膊肘着下巴,似乎在思考着什么。至于库帕斯汀,他今天也一反常态,沉默寡言,只顾吃自己的饭。即使有人问库帕斯汀问题,他也只是三言两语地附和一下罢了。
  苦怕总是时不时地看着坐在角落里的杨·库帕。然而杨一直跟以往一样,并没有把去注意苦怕,而是镇定自若地单独坐在一个桌子旁小口地吃着饭,并时不时地往茶杯里倒些绿茶。后来,苦怕索性走到了杨的跟前,想上前去同杨搭话。
  “杨!”苦怕并没有按照常规的打招呼方式,而是直接称呼了杨·苦怕的名字,并同杨挥了挥手。但是说句实话,苦怕的这个招呼打得相当拙劣,在外人看来,似乎有些滑稽可笑吧。
  “什么?”杨放下了手中的茶杯,连头也没回地问道。
  “通过这几天的观察,我发觉你似乎懂些什么。”
  “你说我?很抱歉,你找错人了。——我既不是所谓的魔法使,也不是什么炼金术师,亦不是一名侦探。你的理解能力一定有问题。”
  “但是自从你来的那一天,你似乎就想努力地向我们表达什么。”
  “是的。我想说,你们这一伙人跟本就没有团结性——小心点吧。”
  “什么?”
  “如果是我,我宁可单独行动。你们的组员,让我感受到了不好的东西。”说罢,杨从自己的椅子上站了起来,然后小心翼翼地拿起了茶杯。把它放回餐车上后,便头也不回地离开了餐厅。
  “喂……”苦怕仍然跟随在杨的背后,但是杨再也没有回过头看苦怕,也没有回答苦怕的任何问题,而是加快了脚步,踏上了通往二层的楼梯。
  “你永远不要指望跟这个智障正常地交流。”苦怕循着声音,回过头来,才发现瓦里奥已经吃完了早餐,站在苦怕的背后,“还是趁早忘了他吧,我才不认为他能教出个什么破道理来。”
  “好的……”虽然心里不甘心,但是苦怕还是口头上答应了瓦里奥。这个时候,餐厅里的寻宝者们也陆陆续续地出来了——这之中包括他们一伙的其他人。苦怕这个时候又回过头看了一眼餐车,才发现餐车上还有大量的剩余食品。
  “瓦里奥,你没有感觉,每天餐车上都剩这么多东西,很奇怪吗?”
  “你小子想多了呢!”瓦里奥拍了拍苦怕的肩膀,然后笑了起来,“今天你好奇怪呀,完全不像平时那么沉默了。”
  “因为有些在意……”
  “好了,好了,不用在意了。”瓦里奥推开了苦怕,“如果要在意的话,我们还是在意那些宝藏吧!——你看,前些年的寻宝者没有拿到宝藏,自然就没有顺利地回到家。”
  苦怕认为已经没有同瓦里奥争论的余地了,于是他只好赞同瓦里奥逻辑错乱的推理。等瓦里奥走上楼梯后,苦怕缓缓地走到了客厅,坐在了沙发上,再一次深深地思考起刚才的发现。在苦怕思考的途中,杨经过了那个沙发,正准备出门。但是杨还是站在了苦怕的面前,表情严肃地盯着他许久,但是苦怕一直没有发现杨的存在。而杨,这位性格怪异的诺可龟,也没有同苦怕搭话,他盯完苦怕之后,便一个人走出了旅馆,不知道上了哪去。
  “原来是这样啊……”经过了一个小时的时间,苦怕暗笑了一下。然后翘起了二郎腿,准备继续在这里等着马里奥一伙人出发。
  “真慢。”待马里奥一伙人收拾好背包下来,已经上午十一点多了——苦怕在这里干坐了一个小时,在这期间,他已经由坐着变成了躺着,差一点就睡着了。
  “库帕斯汀坚持要在那里写他的日记。奇怪的是,他居然一连写了一个小时。”路易基解释道,语气中透露着些许不满。
  “但是你们都在写日记,不是吗?”马里奥傲慢地答道,“甚至就连你——苦怕,有一次我在夜里醒来喝水的时候,就发现你坐在桌子旁写日记呢!”
  “被你发现了。”苦怕扭过头去,故意避开了马里奥的视线,“但是我赞同路易基,因为我写日记的时间不超过二十分钟。”
  “我是专业寻宝家。”库帕斯汀笑着说,刚才阴沉的表情也完全不见了,“我要总结经验,这对以后的寻宝可是很有帮助的!”
  “那你有本事就先帮我们解开这些谜题。”瓦路易基瞪了库帕斯汀一眼,“我们还好奇着呢,为什么一次寻宝活动会出现那么多可怕的事情。”
  “不过,这些事件很难联系到一起吧。”库帕斯汀笑着答道,“没问题,接下来由我充当侦探,帮你们解开这些谜吧!”
  “慢着,线索可以由我们提供吗?”苦怕问道。
  “嗯……好的。”库帕斯汀的眼睛里似乎显得有些疑惑,但是他还是答应了苦怕所说的话,“当然,我只能尽力——因为我是寻宝家,而不是侦探。”
  说句实在话,刚刚下完雨后的晴天,似乎比雨天更加令人生厌——尤其是在这种需要细心地找东西的情况下。太阳所发出的耀眼的光线,以及这光线中所携带的热量,足让刚刚出门的人们满头大汗——这比暴雨时的雨云或者是满月时的月光更加“不友好”。但是又有谁能说这时的太阳一定是不好的呢?——那阳光虽然耀眼,却照在了旅馆后院的山上,使它们散发出生机;夜晚那神秘的感觉,早已被太阳的光所驱赶,被太阳的热所蒸发,已经不知道飘在哪里了。
  马里奥一伙人同小黑山三人众,一起徒步走到了旅馆的后门。因为屋里的后门坏了的缘故,他们需要绕旅馆整整一圈,才能到达旅馆的后面。虽然到达时已经满头大汗,但是当他们看见那座虽显得古旧,但又完好的小桥之后,以及小桥对面森林的北口的时候,他们还是高高兴兴地跳了起来,互相鼓掌庆祝。
  也许是因为树木遮挡的缘故,森林的北口显得有些阴暗。从那里进入,也许可以回到昨天晚上的那座亭子里吧。
  “那么现在,让我们继续探寻纸条里的内容——‘左左右右左前右后前前右后左后’!”库帕斯汀精神饱满地一边看着纸条,一边念着。
  “请稍等。”苦怕的一声话打断了在兴头上的库帕斯汀,“请问我能和马里奥回到旅馆里一趟吗?我们忘带东西了。”
  “啊?”虽然马里奥内心充满疑惑,但是他还是跟随苦怕回到了旅馆。
  “你小子今天还真是同以前不一样啊!”瓦里奥抱怨道,“你说呢,库帕斯汀?”
  “让他们走吧,我们可以先在这里解决这个谜题。”说罢,库帕斯汀坐在了附近的一块石头上,开始仔细端详起了纸条。
  “怎么了?”走在半路上,见苦怕一直没有给自己解释,马里奥便亲自问道,“我不记得我在旅馆里落下了任何东西啊。”
  “脚步声。”刚才还在小步快跑的苦怕,说完这句话后一下子停了下来。
  “嗯?”
  “喊叫声。”苦怕仍然在原地站着不动。马里奥见状,也停了下来,站在苦怕身边,满脑子充满了疑惑。
  “——还有今天早上的剩饭。”
  “有什么问题吗?”
  “当然,我没有在旅馆里落下任何东西。”苦怕像是在自言自语。
  “那么,你到这里来的原因是?”马里奥仍然满头雾水。
  “向你诉说一件事情的真相。”说罢,苦怕把头转向了马里奥,与此同时,脸上泛起了微笑。

上一章 | 回目录 | 下一章
Linux ver.
系统开发:[email protected]狗头处刑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