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説家にならない

回首页

马里奥的未知城市之旅

6.9 无题
上一章 | 回目录 | 下一章


第六章——通往真相的九首诗
第九节 无题

  听见苦怕的话后,马里奥站在那里愣了许久,才勉强回答了一句“嗯”。
  苦怕的视线又环绕了一次四周,在确认绝对没有人后,才放下心来。他缓缓地把手搭在了马里奥的肩上,然后把嘴凑近到了马里奥的耳边——
  “其实……”
  但是,正当苦怕打算说出自己得意的推理时,瓦里奥高调的说话声却从远处传了过来,打断了他们。——虽然瓦里奥略带俏皮的说话声在平时看来非常令人愉快,但这次,无论是苦怕还是马里奥,都朝向说话声的方向狠狠地瞪了许久。直到瓦里奥的影子出现在他们的视线里时,他们才故意装作高兴,朝着他们走过去。
  “呦,走得够快嘛,居然已经回来了!”瓦里奥向两位招了一下手。
  “哎……”马里奥敷衍道,“我们是跑着回来的……”说罢,他假装喘了几口气。
  “那么,你们往回走的原因是什么?”见场面僵持了许久,苦怕才低沉地发话。或许是因为苦怕不会掩饰自己情感的缘故,他说出的话带有几丝冰冷,显得有些不友好。刚才满脸笑颜的小黑山三人众,库帕斯汀,以及路易基,听见了苦怕的话后,脸立刻又绷紧了。气氛一下子变得紧张了起来。
  “啊……没什么,只是想顺便回去罢。”库帕斯汀见场面不对,立刻装出了一副微笑的样子,想调解这样的气氛,“我们想了半天,却没有想出任何解谜的方案。果然缺少人手就是不行啊……”
  “你是指缺少我们两个吗?”苦怕指了指马里奥,又指了指自己,仍然用自己生硬的语气对着库帕斯汀说道。
  “因为你们两个总是能提供给我们很多不错的灵感!”库帕斯汀似乎有些不耐烦了,但是他仍然勉强地装出一副高兴的模样,“所以我们打算回去找你们,然后再一起讨论解决方案。”
  “我倒是不认为在这里讨论和在房间里讨论有什么区别。”瓦路易基说道,“无非一个地方有着空调,而一个地方完全地暴露在太阳底下。”
  “然而空调的确很重要。”路易基接下了话茬,“我看还是回去讨论会比较好。”
  “你说呢,苦怕?不——还是叫你伊戈尔少爷比较好吧?”库帕斯汀压制不住自己内心中的怒火,他的语气立刻转变成了讥讽,“我可是知道你真名的。”
  “那就回去吧。”苦怕的性情却仍然平静——这点同库帕斯汀作出了鲜明的对比,“我也希望能在空调屋里讨论。”
  二十分钟后,随着房门开锁的声音,马里奥一伙人回到了自己的房间。由于早上开启的空调没关的缘故,屋子里显得异常凉快——不,甚至可以用“寒冷”来形容了,以至于当他们刚进屋时,都哆嗦了好几下。
  还没等大家找好自己坐下的位置,苦怕就走到了众人的面前,从背包里拿出了一个小型收音机,高高地举在了半空中,说道:“这是我昨天夜里写日记后,向别人借的带有收音机功能的手机。当然,你们不用担心,因为我已经提前跟那个人打好了招呼——我想告诉你们,我没有半夜去扰民。然而,这是整个旅馆里唯一一台还可以收听节目的手机。——虽说守望岛的信号极差,我们基本听不清收音机在讲什么,但是我相信我们还是能从中得到一些有用的信息的。”
  “你要得到什么信息?”锤子龟杰克似乎有些激动,他从兜里拿出了一把锤子,指向了苦怕。
  “不要着急。”苦怕看了一眼那个锤子,但是没过一秒,苦怕的视线视线便从杰克的身上转移了开来,“再过五分钟,我们就同进入莱斯利家收听广播过去了整整一天。”
  “那也就意味着,我们又可以收听到同样的节目了,对吧?”马里奥问道。
  “是这样的。”说罢,苦怕便默不作声地坐在椅子上,只是时不时地看着手上戴着的表。在中途,苦怕又补充道:“弗莱斯的身上有一个收音机,只可惜他一直不肯借给我们。”
  剩下的几分钟内,屋子里鸦雀无声。唯一能听到的,只有屋内时钟秒针的走动声。这秒针似乎也变得有了感情,因为它似乎同大家的心跳一样,越来越快,越来越强。五分钟刚到,苦怕立刻按下了收音机。随着一声宏伟的交响乐队齐奏后,主持人的声音出现在了大家的耳边。主持人发表了几句陈词滥调后,节目总算进入了正题——在这期间,大家似乎都屏住了呼吸,一句话也不敢说。

  那么接下来,让我们来了解更多关于“未知城市电台宝物失踪事件”的详情。据昨天的报道,我们了解到,目前已经抓获了两名犯罪嫌疑人——虽然他们已经认了罪,但是始终没有透露关于其他犯罪人员的信息。
  “案发的起因,还是让我们回到三年前。当时,一名保安发现一名未知城市电台工作人员(诺可龟)的家中有一件石板,上面似乎刻着一些什么东西。——然而,还没等保安查出这是个什么东西时,那名工作人员却神秘失踪了。据悉,这名工作人员刚搬到这个公寓不久。
  “三年后,也就是昨天,我们在未知城市电台的仓库里找到了一样神秘的石板,经那名保安的查证,已确认这块石板正是失踪的工作人员的石板。根据现场的线索,我们抓到了两名犯罪嫌疑人。然而,据警方调查,这起案件还存在着另外一名嫌疑人——因为我们在调取录像的时候,曾经看到过第三个人。但是因为那个人出场的次数寥寥无几,以及每次都带有假面的缘故,我们不敢肯定第三个人的身份,目前唯一确定的一点是,这第三个人并不是每时每刻都跟在两人身后。
  “另外,经宝物专家的碳十四鉴定,这件宝物的历史至少有五百年。虽然只是残片,但一定是价值连城——如果能找到完整的石板的话,很有可能会更加值钱。目前,专家们正在努力地获取石板上的信息。 ”

  这篇报道刚刚播完,手机就没有电了。全场鸦雀无声。
  “那么,你给我们听这个的目的在于什么?”过了好一会儿,库帕斯汀才问道。
  “我们都在寻宝,这点毋庸置疑。”苦怕镇定地回答道,“瓦里奥,我问你,你不是曾经在手机中见到,三年前就有过类似的活动吗?”
  “嗯。”瓦里奥确认道,“当时我们用论坛中的‘查看历史版本’找到的。”
  “但根据广播,我们会发现,那个工作人员也是三年前失踪的吧?——那块石板,也是三年前被发现的吧?”
  “哦!”马里奥拍了拍桌子,“这么说,那个工作人员和这个寻宝有着联系?”
  “目前我们不敢下定论。”苦怕接着说道,“但是我们的推理也只能进行到这一步了。接下来,还是让我们的库帕斯汀带领我们解开这些儿歌的谜题,找到宝藏吧。到那个时候,我们就知道真相了。”
  “那么,一切的推理工作都交给我了。”库帕斯汀友好地说道,“不过,还是那句话——我是一个寻宝家,不是侦探,或许我需要你们的帮忙。”
  “我们之前不是一直在互相帮助吗?”苦怕的语气中透露着一丝嘲讽,但是似乎没有人发现。
  转眼间,上午就已经过去,中午来临了。太阳在高空中散发出炽热的阳光。这种天气换成谁,都不肯出去。路易基和瓦里奥懒懒散散地坐在椅子上,完全不肯挪动;瓦路易基和杰克则坐在电视机旁,开始打起了扑克牌;只有马里奥,库帕斯汀和苦怕站在旁边,思考着寻宝期间发生的事情。他们时不时地看着窗外的太阳,然后叹口气。
  “说起来,我还是没有明白,为什么我们的房间会有彩色电视机?”马里奥疑惑地问道,“莱斯利不是已经说过守望岛是收不到任何电台节目的吗?”
  “不过这个电视机很老,不是吗?”库帕斯汀随手拿起了布满灰尘的遥控器,按下了电源按钮。但是不出他所料,电视机上只显示出蓝色的界面,右上角写着“无信号”。关闭电视机后,他继续说道:“我记得守望岛的电台是在二十年前倒闭的吧。说不定这些电视机就出产于那个时间段。”
  “这么说的话,未知城市的科技还是很发达的嘛……”
  “嗯。”苦怕说道,“我记得二十年前,我就在家中看起彩色的动画片了。”
  “但是我还是很疑惑,为什么守望岛电台会因此倒闭呢?”马里奥继续问道。
  “这我就不知道了。”苦怕和库帕斯汀异口同声地说。
  “但是,我很好奇。”马里奥缓缓地说出了这句话。
  “那么,我们的电子邮箱在这里,要不要用?”路易基仍然靠在椅子上,嘴中拖着长声,懒散地说道,“它就放在包里,想拿自己去拿。”
  “好的,好的,路易基少爷,我惹不起您!”马里奥故意朝着路易基说。说完,他就快步地走到了自己的背包面前,迅速地拉开了拉点,然后抽出了电子邮箱。但是,当马里奥打开电子邮箱时,他充满惊喜的表情立刻消失了——信号栏是空的。
  “该死!”马里奥把电子邮箱扔到了沙发上,充满怒火地说着。然后,坐到了路易基的旁边,翘起二郎腿,一言不发。
  “你小子给我慢点!”瓦里奥喊了起来,把周围人都吓了一跳,“我记得当我们刚刚靠近守望岛的时候,手机上是有信号的。”
  “那又怎么样?”马里奥仍然阴沉着脸。
  “你还真是笨呐,跟你弟弟一样。”瓦里奥轻蔑地笑着,“你们完全可以走到守望岛的边境——也就是我们下船的地方,去发电子邮件呀!”
  “不过那里不是天气恶劣吗?”
  “我们这里离边境的距离顶多十五公里。既然这里是晴天,那里可能会有风暴什么的吗?——你别听那个破玩偶瞎说。”
  “那我们为什么不顺便离开守望岛呢……”
  “因为没有船,这才是最主要的问题。”瓦里奥用非常快的语速,打断了马里奥的话。
  “不过,为什么我们不能在那里呼叫未知城市的船只呢?”
  “也许是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吧……”库帕斯汀突然发话了,“我昨天晚上曾经问了一名寻宝者,他也成功地到达了守望岛的边境,为了给他的亲人发了封电子邮件,打算叫船来接他回家。但是,他的亲人却说,所有到达守望岛的航行全部都取消了。”
  “这样也没问题,只要能发邮件就行。”马里奥说道,“我们吃完中午饭就带上电子邮箱出发吧!”
  吃过了中午饭,路易基就一溜烟跑回了自己的房间,怎么也不肯出来。与路易基同行的还有瓦路易基和杰克——任凭马里奥和瓦里奥怎么叫,他们都坚决不肯出来。出于无奈,剩下的人只好决定把他们留在旅馆。
  刚踏出旅馆的大门,一股热气就迎面扑了过来,令这一伙人满头大汗。旅馆的院子里非常空旷,没有人,也没有树木。但是,还没等他们走出院子的大门,一位奇诺比奥就出现在了大门的外面。
  “哟!”那位奇诺比奥见到了他们后,首先打起了招呼,“我叫弗朗索瓦·奇诺比奥。”
  四位看见了弗朗索瓦向他们打起了招呼,便也介绍起了自己。
  “今天我也到达了森林那边所说的‘伦敦桥’去看了一眼,不过没有任何收获呢……”弗朗索瓦挠了挠头,笑着说。
  “我们早上也去过了,不过还没有作细致的调查。”苦怕说道。
  “话说回来,你到没到过守望岛的边境,去给自己的家人发邮件或者短信?”马里奥突然想起了这件事情。
  “这当然!我们都知道守望岛的边境是有信号的。”弗朗索瓦笑着说,“我已经给自己的家人报了平安——虽然这的确是一场非常不同寻常的寻宝,但是我的确很开心。”
  “那就祝你能平安地回家吧。”当弗朗索瓦走了之后,苦怕轻轻地说。弗朗索瓦似乎听到了这句话,他回过了头,疑惑地看了苦怕一眼。四位没有再理他,弗朗索瓦便也没有放到心里去。他径直地走进了旅馆的大门,回到了自己的房间里。
  约莫十五公里的路程,想在大太阳天下走完,完全不是一件能随随便便说笑的事情。再加上海洋性气候,使原本就炎热的小岛变得非常闷。由于守望岛没有标准的公路,因此四位经常需要借助指南针与地图来完成这次的行程。一路上,有平坦的大道,也有崎岖的山路。他们的四周有时候除了一望无际的地平线,什么都没有;有时候却被各种各样的温带植物所覆盖着,这倒是帮助他们遮住了太阳。一路下来,最少见到的便是行人与楼房,因此这趟行程也给他们带来了一些孤独感。但是他们所见到的行人,却有好地同他们打招呼,仿佛从以前就认识一样——这倒给他们添加了些许的安慰。
  他们出发时,正值中午。但是等他们到达海边时,太阳已经落山了。太阳缓缓地从天上落下,直到进入地平线。由于海水的缘故,太阳最后的一丝光芒被反射到了四面八方,显得有些刺眼。果然,这里不像那个玩偶所说的那样风暴肆虐——风平浪静才是最好的形容这里的词汇。周围有许多植物,它们散发出的香味,与海水的味道融合在了一起,被迎面吹来的威风飘散开。周围没有任何动静。只不过,沙滩上站着什么人。
  “那不是库巴和弗莱斯吗?”马里奥看见了他们后,立刻朝大家说。说罢,他大声喊了他们两位的名字,并挥起手来打招呼。而那两位也回过头来,向马里奥一伙人打了招呼。马里奥一伙人听见了招呼后,便快步地走到了库巴的面前。
  “呦,昨天晚上你们怎么不在旅馆里?我还担心着你们呢。”马里奥说道。
  “担心我们两位?不要开玩笑了,我们可是库巴军团里最优秀的人物!”
  “总之,你们昨天干什么去了?”苦怕打断了库巴的话。
  “我叫库巴陪我到守望岛的图书馆去一趟——因为我们想多了解一下这里,老兄。”弗莱斯说道。
  “但实际上你小子带我在旅馆的旁边转了半天——还有……”
  “好了,别说了!”弗莱斯突然生气了,但过了一会,他又平静地把头转向了马里奥那边,“总之,守望岛没有图书馆。因此我们想到这里来,找住在未知城市的库巴军团成员,得到一些关于守望岛的详情。”
  “那正巧,我们也要……”马里奥刚打算说出目的,苦怕就打断了他的话:“对,我们也要向住在未知城市的朋友所要几本关于守望岛的书。”
  马里奥似乎察觉到了什么,他立刻拿起了自己的电子邮箱,带领其他人离开了库巴。一路上,虽然马里奥的好奇心旺盛,眼睛一直盯着苦怕,但是他始终没有问苦怕这样原因。
  到了一个足够隐蔽的地方之后,马里奥坐了下来,熟练地敲起了电子邮箱的键盘。

  致Goompa教授:请告诉我们关于守望岛电台的资料,越快越好,不胜感激。

  “Goompa教授是个很靠谱的人呢。”库帕斯汀回忆着,“在我们进行密道探险以后,我也光临过他的家几次,他也帮我解决了不少寻宝上的问题。
  “不过,为什么苦怕你不想告诉库巴我们要干的事情呢?”库帕斯汀继续说。
  “没什么。”苦怕平平淡淡地解释道,“我现在倒更想听听你的推理。”
  “嗯,也是,你们曾经说过叫我当侦探的嘛。”库帕斯汀笑着说,“其实这个案件我们基本都已经解开了。”
  “嗯。”瓦里奥应了一声。
  “首先,那个三年前失踪的人,应该跟这个寻宝的事件脱不了关系了。”
  “仅仅是因为他失踪的时间与第一届‘寻宝大会’的时间重合吗?”
  “嗯。此外,昨天晚上我还特地调查了许多人。他们都表示三年前登上报纸的失踪事件,只有这一条。——未知城市这么小的一个地方,平常连案件都很少发生。
  “不过,未知城市虽小,想找到这第三个人却难上加难。不过,既然我们已经确信他跟寻宝的事件重合,那只有可能说明是他发起的这场寻宝大会。因为——就拿我们这届来说吧,发起人始终没有露面,会不会就是因为要隐蔽自己的身份呢?那么为什么要隐藏他的身份呢?就是因为如果让别人知道他是谁,那么就会引起大麻烦吧。”
  “说起身份,我记得那个失踪者是个诺可龟,对吧?”苦怕继续问道。
  “是这样的,并且他刚搬入那个公寓不久。另外,我还认为那个发起者——也就是三年前的失踪者,很有可能在守望岛上等着我们的到来。”
  “因为海边可以接收到信号,因此这样也方便联系,对吧?”
  “嗯。而且我刚才特地观察了一下,发现这周围没有摄像头,这倒是有利于他的计划。不过,我们仍然可以锁定目标。比如,我认为杨·库帕就非常可疑。”
  “嗯,你小子有道理。”瓦里奥说,“我看他总是对一切问题都避而不谈。看来我们必须得采取一些强制的手段来让他说出真相了。”
  “那么,你对夜晚楼梯下的脚步声,有什么看法?”马里奥说道,“那声音可差点把我吓死了。”
  “那也许是那个鬼鬼祟祟的奇诺比奥服务员吧——我看他不像是一个喜欢睡觉的人。也许他不小心打翻了什么东西,才发出那样的叫声吧。”
  正在这时,电子邮箱的铃声响了,打破了库帕斯汀的推理。马里奥见状,立刻打开了电子邮箱,在经过了一阵子敲击键盘的声音后,Goompa教授的回信出现在了屏幕上——

  “致马里奥:很抱歉,虽然我的书架上摆满了关于守望岛的书籍,但是似乎所有的书都避开了1993年守望岛电台的倒闭事件。——不过这里仍然有一些有用的信息:第一,守望岛电台建于1991年,也就是说,这个电台并没有建多久就倒闭了;第二,守望岛电台的员工都来自于未知城市电台;第三,守望岛电台的前身其实是一个狂热收藏者的房子,据说那幢房子的地下通道可以直接通向守望岛唯一的旅馆。 ”

  “这么说,守望岛电台本身为什么倒闭的原因,可能跟我们的关系就不大了。”库帕斯汀想了一会,然后慎重地说。
  “但是我认为还是留下一个心眼会比较好。”马里奥说道。
  夜幕已经降临。电子邮箱屏幕上的内容,因为没有阳光的照射,而显得非常显眼。因为没有路灯的缘故,这里漆黑一片,再加上各种各样的植物,使这里变得如同森林一般。
  “我们还是回去吧,天色已经不早了。”库帕斯汀接着说,“看来今天的晚饭我们是吃不成了。”
  “但是,库巴那帮人怎么办?”瓦里奥问道。
  “随他们去吧。”苦怕冷淡地回答。

上一章 | 回目录 | 下一章
Linux ver.
系统开发:[email protected]狗头处刑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