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説家にならない

回首页

马里奥的未知城市之旅

6.i 间奏
上一章 | 回目录 | 下一章


第六章——通往真相的九首诗
间奏

  细数过来,这件事情已经发生了一年多。我早已忘了大致的细节,只记得当时有过一场惊心动魄的历险罢了。这件寻宝的事情,不知为何,渐渐地从我的脑海中淡忘了——我曾努力地想回想起它,可惜我的脑袋中却至始至终是一片空白。
  每每在这种情况下,我便会打开我身边的书柜,然后把手伸到最深处,拿出几张已经被我翻得破旧不堪的纸张出来。这些纸的来历照样很神秘,同去年的寻宝事件一样,渐渐地从我的脑海中淡出,似乎如同没发生过一般。——我只记得这些纸最初被放在一个由邮递员送过来的包裹里。
  这会不会只是一个梦呢?不对,我感觉我经历过这件事情,它是如此逼真。
  我拿出了这沓纸,把它们平铺在桌子上,仔仔细细地阅读了起来。——上面记载着的,是取自之前一些寻宝客的日记。——只可惜这些日记似乎是在找出真相之前写的,所以并没有什么线索。——实际上,我也早忘了这件事情的真相。

  “老子原本是抱着找到宝藏的决心来参加这次活动的,谁想到却发生了这么多可怕的事情。这次活动,在我的脑海里,应该是一堆寻宝者互相竞争,直到最后我找到了传说中的宝藏才对。——可谁知我现在却被困在了一个旅馆里,也回不了家。我真想拆了这个旅馆。
  “说起来,弗莱斯这个诺可龟,虽然之前一直在我的城堡里,但我并没有和他接触太多。我仍然没有明白,为什么他一定要固执地来同我一起寻宝。——一定是羡慕了吧,哈哈。不过,通过这件事情,我对他有了进一步的了解。——他并不像一般的诺可龟一样愚蠢。他对于什么都要求得非常严格;并且无论什么事情,都要刨根问底,尤其是这次寻宝中的一些疑点。说不定以后能当库巴城堡的继承人。
  “不过,这个活动的发起者,老子是一定不会原谅的!即使你想来库巴城堡里扫厕所,我都不会同意!
  “可恶!可恶!可恶!可恶!可恶!可恶!可恶!可恶!可恶!可恶!可恶!可恶!可恶!”

  库巴,这名让人又笑又恨的老乌龟——字里行间透出了孩子气。——哈哈。
  我笑了笑,然后把这张纸放到了一边。

  “作为一名足不出户的占卜师,社交圈子自然很窄。但出乎吾之意料的,却是今天早上的拜访者。吾并不对此事知情。拜访者中,其中一对兄弟,一名戴着红帽子,一名戴着绿帽子,着背带裤,令吾想到了水管工。还有诺可龟两名,性格截然相反。
  “这些人或许不知何为守望岛电台事件,但吾并不想详细解释。
  “通过他们的拜访,吾还想起来了一往事,为三访客来吾家之事。客人自称未知城市电台职员,望收听广播。出于礼貌,吾借给了访客收音机。访客听完收音机后便匆匆离去,并说不宜久留之言。”

  真是蹩脚的古英语——我想。莱斯利这名占卜师,似乎极力想让别人知道她是一名来自中世纪的人。——可是谁会信呢?
  我笑了笑,然后把这张纸放到了一边。

  “虽然我并不喜欢写日记,但是这件寻宝的事情,实在是太像六百年前的那个神话了。——以至于我不得不把它写下来。
  “不止是我,随着时间的推移,越来越多的人发现这件事情与未知城市的那个神话很相似。——从最初为了寻宝而出门,到后来被人骗到岛上,再到后来发现了神秘的图腾,都安排得一模一样。——不过,这个神话故事的结局是,那群人定居在了岛上。
  “我可不想在守望岛上住着。不过,能有一个欢乐的结局,也未尝不可。这部神话里,并没有任何人去世,总体上还是充满了温馨的气氛。”

  苦怕的文字比其他人成熟得多了——我想。我已经记不得那天是怎么回到未知城市的了。不过,似乎在那以后,也没有人再给我们找麻烦了。我也很庆幸我并没有定居在守望岛上,苦怕一定也是这么想的吧。
  我笑了笑,然后把这张纸放到了一边。

  “未知城市,我们来了!这里是一个神秘的国度——虽然刚踏入这片领土时我们不这么认为,但是后来经过了许许多多的事情后,我们才感到了这里的神秘。
  “最近,我们刚刚报名参加了一个寻宝比赛。但是,我们都很窝火——明明是‘寻宝比赛’,到头来却是一个陷阱——并且那个发起者自始至终就没有出现过!可恶,老子一定要揍死他。
  “虽然到目前为止,我们都没有寻到宝藏。但是我们找到了一本很不错的书,里面似乎提及了许多守望岛的神秘事件。
  “恶作剧之火在燃烧。我们三位立刻商讨,决定吓唬吓唬旅馆里的寻宝者,消消他们的士气。——这样说不定能比他们早些找到线索——哪怕只是找到发起者的踪影,都比什么都没有好。
  “哈哈,你们等着吧,今天晚上我们就会你们就会看到一张灵异照片。你们谁也不会想到,那是我们小黑山三人众的拿手好戏!”

  灵异照片?——我已经没有印象了。不过这种歪歪斜斜的字,以及带有些许语法错误的文章,一看就是出自小黑山三人众之笔。但是,我仍然没有头绪。
  我笑了笑,然后把这张纸放到了一边。

  “说句实话,我真的很怀念马里奥一伙人,不过现在总算是见上面了。记得上次见面,已经是半年前的事情了吧?我现在还怀念当时的密道探险呢。

  “不过,这次事件实在是欺骗寻宝爱好者们的感情。还好,我仍然体会到了冒险的气氛——这应该归功于那些出自《鹅妈妈》的儿歌吧。
  “其实,它们的意义重大——在这次事件里,它们的存在意义,并不仅仅是几个儿歌罢了。因为我以前经常解读类似的密码,所以一下子就能读懂它们想要表达什么。只可惜,这些谜底只能在特定的场合透露出来。如果场合选错了,那就没有太大的意义了。
  “至于那些图腾,我还是没有解读出来。在这里,我希望我自己能尽快读出它们的秘密,好赶紧结束这场灾难。”

  库帕斯汀是一位称职的寻宝家。他的英文书写也非常不错——既整齐,又美观。幸好我的脑袋里还有当时出现的儿歌的印象,只可惜当时它们对于解答谜底的作用与方法,我已经忘得一干二净了。
  我笑了笑,然后把这张纸放到了一边。

  这才发现,我已经读到了倒数第二张。最后一篇日记的作者,我已经忘了是谁,只记得他似乎是一个不怎么好的人——却又感觉他并不像要加以我们伤害。

  “今天过去了。
  “这次寻宝对我意义重大。
  “一定要成功。
  “不容许失败。
  “否则等着我永远消失吧……”

  第一次看见这个日记的时候,我倒吸了一口凉气。甚至直到现在,每次读它的时候,我的心都要惊动一下。他似乎真的消失了——至少从我的记忆里消失了。
  我笑了笑,然后把这张纸放到了一边。随后,我伸了一个懒腰,躺在了床上,没过多久就睡着了。

上一章 | 回目录 | 下一章
Linux ver.
系统开发:[email protected]狗头处刑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