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説家にならない

回首页

盐世界/在人类一旦成年就会变成盐的世界中生还的故事

第十话   绑架计划/“太惊讶了”
上一章 | 回目录 | 下一章


第 十 话 绑架计划/“太惊讶了”



  本条的叙述终于告一段落时,时间已经是深夜十一点了。这完全是因为祐也中间老是会时不时地提出问题,试图从相当容易把话说得囫囵的本条口中问出更详细的细节,才拖到了这么晚。
  这样的话,大概的状况就差不多搞明白了……但是,果然还是不够啊。祐也不禁扼腕,毕竟本条所提供的情报也就是聊胜于无的程度。
  虽说若是没遇见她的话,祐也就得一个人去收集那些基础情报,不过从另一方面来说,如果不是因为她,祐也也不会陷入如今这样麻烦的境地。再者,她所给出的信息大多数都是稍微动点脑子就能推测出来的东西。比起晚两星期出来然后单独行动,目前的状况实在是过于恶劣。
  “本条,今天就到这里,睡觉吧。”
  “睡、睡觉……一起睡、吗……?”
  祐也一边起身,一边重重地叹了一口气。他把客厅的榻榻米地上铺着的垫被翻了个面,同时顺便戳了戳少女的额头。
  “——咦呀!”
  “你傻吗,当然是轮流。三个小时之后我叫醒你,然后我睡。”
  “啊……果然是这样吗……”
  本条满面通红,尴尬地低下了头。祐也正准备引她走到茶几旁边的垫被处,然而她已经一只手抓着塑料伞,自己跪着摸索到了垫被上坐了下来。
  “我估计你也睡不着,躺也给我躺着。”
  “好、好的……”
  祐也斜睨了一眼躺在垫被上一动不动的本条,伸手拉开了隔壁卧室的日式推拉门。他从大概是盐的白色粉末的小山旁走过,从柜子里随便找了床薄薄的盖被后走出卧室,顺手关上了推拉门。回到原地,祐也把被子铺开盖在了本条的身上。
  “热的话就踹开。”
  “不热……谢谢。”

  祐也拿出新的蚊香点上火,关掉手电,拉开了房间后侧的落地窗。
  雨已经停了,落地窗外的走廊倒是没有被打湿。他拉上窗帘,窗户留下二十公分左右的空隙,然后躺在了外面细细长长的木板走廊上。蚊香被他放在枕边,上方是小巧整洁的屋顶,但只要稍微偏开视线,眼前就是一片飘满乌云的漆黑夜空。
  能见度比想象的还要低得多啊,祐也心想。一开始发现这栋岩本家住宅的时候,他还能看见后院的树和盆栽,但现在,他却一点儿也看不见大概只在数米开外的这些植物。城市的供电已经停止,完全陷入黑暗的住宅区里,耳边听到的只有蟋蟀不知愁的轻快优雅的叫声,周遭仿佛都浸在了虚迷幽寂的氛围之中。
  现在该怎么办?
  就算躺下来祐也也完全不觉得困,显然,他的警戒心理和不安感直至此时仍尚未完全消失。为了自己三小时后的安眠,祐也也必须要提前制定好今后的计划,好让自己的心态能稍微更从容些。
  现在也不知道森园在什么地方,所以若真要和什么人取得联络的话,还是应该从卫治和仓冈那边入手会更加容易点,但……
  日下部卫治是个性格认真、正义感强烈的少年。虽然平时确实也会偶尔犯犯傻,不过和其他的笨蛋不同,他并不会为一点小事就得意忘形,对旁人也时常加以关心,头脑不错,运动能力就更是出类拔萃。本来在这种境况下,他应该是属于最可靠的那种男人……
  不过既然他会跑到幼儿园里去的话,那他应该是还喜欢着新崎吧。
  在卫治的心里,祐也早就变成了猪狗不如的禽兽。这想法倒也不是凭空臆造出来的,毕竟祐也当时是故意让他产生这种想法,以便让过于重视朋友的他对自己反感疏远。
  “新崎喜欢我,这一点你很清楚吧,卫治?她可比你还喜欢多管闲事,你要是再缠着我,信不信我就把她给睡了?”
  过去的自己曾说过的话在祐也脑中划过,让他顺便也回想起了昔日亲友砸来的铁拳的滋味。
  那时周围的人都以为,义父的死是导致祐也精神不稳定的原因,因此同学们便以各种形式对他表达了关心。可实际上,他是被自己杀人之后产生的罪恶感,以及不知何时真相就会被警察揭露出来的焦虑感逼得走投无路。不过,若单单只是这样的话,他觉得自己其实倒也完全可以忍受。
  真正让他痛苦不堪的是,母亲和姐姐本应察觉到了真相,但不论是对祐也、对警察,还是对妹妹,她们都没有吐露出一个字。此种情境下,在被误解的基础上所得到的那些关心自己的同学们的温柔,还有自己和同学们价值观的决定性差异所导致的孤独感,都让他的内心备受折磨。
  没有人和他一样有着名为杀人的经历,也没有人能够体会得到他的痛苦。祐也明白,自己绝无可能和任何身边的人互相理解,这种独自舔舐伤口的孤独感在参与集体生活时便越发来势汹汹。再加上母亲和姐姐的态度,他的焦躁感也与日俱增。祐也甚至想过干脆去自首算了,但如果真的这么做的话,母亲一定会备受世人冷眼,一心信任着自己的妹妹也会被绝望折磨,一想到这他就无论如何都无法下定决心。
  “把她给睡了”什么的,我居然连这种蠢话都能说得出口啊……
  现在在南高内部流传的故事应该是祐也抓走了新崎和本条二人。再加上祐也过去曾说过的话,卫治应该也相信了这个说法吧。
  那个正义感爆棚的纯情少男,就算让他直接跟本条见面,他也只会认为是祐也哄骗了失明的少女,想要借此摆脱罪名而已。再说了,在被男女情爱蒙蔽双眼之前,无人可以作证的两周空白期的存在就会先让人疑虑重重。
  如果是仓冈的话……估计比卫治还要那个吧,她肯定到现在还记着仇呢……
  担任学生会副会长的仓冈静理是新崎若菜的好朋友。当初祐也向卫治口吐狂言的时候,她正好也在现场,不出意料的,她也因此完全放弃了祐也,内心对他充满了轻蔑和鄙视。只不过,和卫治不同,就算时隔一年多,准确地说是到了上个月的时候,她在学校的走廊里和祐也擦肩而过时,仍然会向他投来要杀人似的可怕目光。
  那家伙当时的样子那么认真,应该是在警告我……毕竟我和新崎还是邻居……
  祐也忍不住叹了一口又一口的气。
  自己从升上高中起就没有再交过什么像样的朋友,仅有的几个认识的初中同学和其他年级的学生也就是打个照面连话都不会说的程度。森园真名实这个学妹和自己也是像这样完全说不上亲密的关系,但是……
  她和其他的人不一样……应该这么说。
  祐也和那个少女的价值观很相似。从今年四月看见她的第一眼起,祐也的直觉就如此告诉他。对方恐怕也是如此,所以才会不顾旁人眼光总来找祐也说话,甚至不断设法纠缠他。
  如果是森园的话,想必至少会愿意听听祐也的解释,如果交涉成功的话,甚至可能会给他提供协助。起码找她帮忙比找卫治和仓冈更有成功的希望。
  虽然话是这么说……
  祐也的直觉同时也告诉他,森园真名实非常危险。
  究竟是哪里危险呢?这个问题祐也自身也说不明白,只是,他总能从森园身上嗅到一种和自己、和姐姐类似的气味。当然,这说的并不是他们性格之类的东西相似,而是她周身所散发出的气场和她的眼神让祐也有这样的感觉。根据他对自己的分析来看,他回避森园是出于一种对同类的厌恶排斥。
  不管怎么说,祐也仍希望森园并没有离开学校单独行动。既然五天前他看见的对讲屏幕上的她还穿着校服,说明她的身份应该还是属于南高一员,那她现在依然还在校内的可能性很高。
  该如何与她进行接触呢……连她在哪都不知道的话,能使出的手段也就很有限了。
  毕竟,别看一句“属于高中”说得轻巧,她完全有可能白天到处跑收集物资,晚上在什么鬼才知道的地方和友人一起就寝。要想找出她具体的所在地,然后秘密与她接触,在当前这种情况下可以说是天方夜谭。
  祐也眯起双眼,视线锐利得仿佛要刺破眼前这无边的黑暗,同时头脑飞速运转着。蚊香的气味让他想起刚才的情事,一下子扰乱了他本该集中的精神。他开始试着列举所有能想到的策略……
  不,干脆先直接从埋伏在公寓的流氓那边下手如何?
  既然那个不良团伙已经派了数人潜伏在公寓中蹲守的话,那只要俘虏一个敌人,让他把情报吐出来就好了。这个想法感觉还不错。
  但转念一想,这可是现实啊。
  像电影或者游戏里一样漂亮地打倒敌人,只留一个活口抓回来这种事,对于一个普通的学生来说是根本不可能的。
  虽然不清楚潜伏在公寓里的敌人的具体人数,但有三四个也不足为奇,最起码不会少于两人。既然他们已经知道祐也把枪拿走了,不难想象他们肯定也会做好相应的武装准备。而且最重要的是,就算通过审问搞清楚了敌方据点的位置,公寓埋伏队和据点之间肯定会定期联络,一旦联络中断,敌人大部队立即提高警惕转移地点的可能性很大。
  对通讯员或者物资补给部队进行跟踪呢?
  也不行,他们可能是通过无线电联络的,说不定一开始就带了可以撑过一星期的粮食的量。如果对方是徒步或者骑车的话倒还好,要是开车的话跟踪起来势必会非常困难。
  就算知道了敌人据点的位置,如果不清楚人数和组织分工之类的,也无法发动攻击。因为就算消灭掉了大多数的敌人,但只要有一个人逃走,以后自己就会一直活在对复仇的恐惧之中,事情只会变得更加麻烦。
  如果能慢慢来的话,选项倒也能多一点……
  不知什么时候姐妹就会回到这座城市,所以祐也必须要尽早解决这个问题。目前的状况非常严峻,不管采用哪种方案都会有一定的风险。他必须反复权衡所有方案的效果和安全性,选择出最合适的能够最快速歼灭敌人的那一种,否则必然无法得到想要的结局。
  果然还是从杉田下手比较稳妥吧……?
  不知默默思考了多久,祐也突然坐起身来。
  “…………幼儿园?”
  毫无疑问,本条在幼儿园是很受孩子们欢迎的。然后,不会有人会对自己监护下的幼儿园小朋友产生警惕。
  反正卫治应该是出去找新崎了,那他就不在幼儿园里……不,等等,还有自卫队的人……
  发生这次的事件后,南高有可能会向自卫队求助,以加强高中和幼儿园的警备。但是高中应该不会对自卫队抱有过高的信任,最多也就是多安排些男生加强警戒的程度吧。
  那里的幼儿园应该很容易摸进去……小鬼的话说服起来应该也……假设那里加强了警备的话,就算被发现了也能说是增援人员糊弄过去……?
  祐也想了很多,然后回到了客厅。
  “本条,你醒着吗?”
  “啊……醒着。”
  “我稍微确认一下,那些小孩子们喜欢你吗?”
  沐浴着手电光的少女坐起上半身,闭着眼睛,把头转向面对祐也的方向。
  “嗯,应该是……至少大家应该都不讨厌我。”
  “有没有特别黏你的?”
  “有一个女孩子一直在我身边……男孩子倒是有时候会玩一些恶作剧。”
  少女微微露出一丝苦笑,神情却还是十分平静。
  祐也将手电照向手表看了看时间,是十二点七分。
  ……能行。
  反正今晚估计是睡不着了,通宵就通宵吧。
  上一次睡觉恐怕是在一整天之前了。祐也虽然一点儿也不困,但头却有些痛,全身上下也没什么力气。如果要做好万全的准备的话,行动还是定在明天的深夜比较合适,但考虑到姐妹和新崎的事情,他觉得自己实在没有太多的时间可浪费。
  “为什么突然问这些……?”
  “嗯,啊……我打算,绑架一个小朋友。”
  “呃…………欸!?”
  祐也没理会发出惊讶喊声的本条,伸手拿起了茶几上的智能手机。从石川的遗体上找到的这部手机还有60%以上的电量。
  “好,能撑得住。”
  “好、好什么呀……?而且你说绑架……是,那个绑架……?”
  “你别误会,这只是计划中必经的一个步骤罢了。我现在就把我的计划一一讲给你听,但事先声明:最终能不能救出新崎……能不能踏出第一步,关键还取决于你。”
  “欸……取决于、我吗?”
  祐也凝视着坐在被子上陷入疑惑的本条,开始讲起了自己的想法。



 ■   ■   ■



  向本条作出解释,说服她同意自己的计划,问出幼儿园小朋友的信息,拍摄视频,准备出发。做完以上所有的工作后,时间已经到了凌晨一点差五分。
  “四个小时之内我会回来,你就乖乖躲在这里。上完厕所也别冲水,会有声音。”
  “知道了……不过,真的要带小朋友回来吗?”
  坐在茶几前的少女垂着眼睛,话语中带着不安。
  祐也站起身来,把装好必要物资的单肩包背在肩上,以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对本条说道:
  “这一切都是为了救出新崎。而且反正很快就会送她回去,别担心。”
  “好的……呃,请不要吓着她了……?”
  “知道,所以不是特意拍了视频么。别管这些了,你可得好好给我的手机充电啊。”
  “好的……”
  看见本条的手搭上了应急收音机的充电手柄,祐也迈出了脚步:
  “那我走了。”
  “……一路平安?”
  轻声的告别语从背后传来,祐也穿过走廊走向玄关,正准备出门的那一刻停了下来。他在全开的推拉门下拉上钓鱼线,调整好高度后,再在两侧贴上胶带固定。接着他自己走了一次,在确定腿部基本感觉不到钓鱼线的拉力后,又将线重新固定了起来。在浓郁的沉黑夜色中,这根钓鱼线就算是用灯光照明也很难用肉眼看见,如果不是特别谨慎的人,应该是不会发现的。
  他打开右手上巨大的夜视镜的开关,一边内心思索着这东西的电池能支撑多久,一边关上左手的强光手电,将右眼凑到夜视镜的筒口上往里看。起初入眼的是一片带着淡绿色的黑暗,除此之外什么都看不见。然而在祐也试着打开红外灯之后,右眼所见到的光景中便出现了大大小小的阴影,他也能够分辨出眼前的物体了。另外,十字线的浓度还可以调节,当调节到最淡时就完全不会显示了,因此视野还算是良好。
  走吧。
  幸运的是,夜视镜的筒口上装有橡胶垫,就算摁在右眼上固定住,也不会给人带来什么疼痛和压迫感。祐也没有闭上左眼,而是用它窥视着周遭环境原本的黑暗,正好和右眼经过电子转换后的图像进行对比。
  他把大门旁边停着的主妇自行车脚撑踢了起来,左手单手握住车把,脚顺势踩上了踏板。
  外面真的是一片黑茫茫的,唯一能让他观察到前方状况的只有右眼的夜视镜。他不敢骑得太快,而是谨慎地缓缓前进。
  暗夜中的住宅区没有一点生气,仿佛只有令人绝望的寂静空气沉淀在这里一般。飘满阴云的夜空中看不到月亮和星星的光点,湿湿暖暖的夜风拂过他的皮肤,让他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即便如此,少年仍然将全部精神都集中在了右眼和双耳。
  想想本条,她比这更惨。就算睁开眼睛,也什么都看不见。她的世界里只有一片漆黑。
  祐也再次明白并理解了必须生活在这样的世界中的少女会有的境遇。然而他马上晃了晃自己的头。
  “……………………”
  他很想说点儿什么来转移一下注意力,最终还是忍住了。手臂一扭,自行车在十字路口向左转了弯。
  幼儿园位于这个位置的东北东方向,如果是走最短路线的话,他只要向东直走后往北就可以了。但这一次他还带着侦察一番的目的,所以他打算先向北绕一个大圈。
  “……!?”
  刚转过一个弯,左边的裸眼和右边的图像便同时捕捉到了光线。
  他下意识地刹住车,翻身下车后慌忙后退。
  离这距离大约五十米的那个房子,为什么会开着灯?
  现在的位置离作为临时据点的岩本家还不到一百米。远远看去,在暗夜中用灯光宣示存在感的应该是一户独栋住宅的前院。住宅本身没有任何灯火,只是屋前散发出柔和的光。
  望远镜就是为了这种时候准备的。他从单肩包离取出义父的小型双筒望远镜,从十字路口的阴影里窥探着光源的方向。通过五倍上下的望远镜所见的光景很是昏暗,但比起夜视镜要稍许鲜明一些。
  “那个是……所谓的庭院灯吗?”
  穿过草木的空隙,祐也看见的是立在地面上的杆状灯光,不知是单纯作为庭院照明,还是说有着防盗的功能。在当前这种完全没有电力供应的情况下,它居然还能坚持不懈地向四周散发着光污染,恐怕是装有太阳能板,在白天的时候就充满了电吧。
  祐也决定去看看。把自行车停住后,他保持着最大限度的警惕,慢慢地向目的地走近。本来应该视而不见的,但这里离岩本家这么近,为了以防万一,他想要确认一下情况。
  不对,等一下,这个……不会是陷阱吧?像是诱虫灯一类的。疑虑在祐也心中升起,他不由得放慢了自己的脚步。
  不过,停电是在今天——准确地说是昨天——的下午,到现在为止还没过半天。也就是说,直到昨天为止,夜晚的城市在路灯的照耀下应该都保持着亮度。祐也不觉得,也不想觉得,会有人这么快想到这样的陷阱并付诸实施。
  …………不是陷阱……吗?
  他平安无事地到达了目的地的前院,暂且松了一口气。
  看起来仍然很新的二层住宅的前院占地颇大,各种五颜六色的花朵盛开得十分烂漫。灯杆总共有八根,散落分布在庭院角落和家门口旁边等地方,白色的光芒阻挡着黑暗的侵蚀。每一根都装有太阳能板。
  院子里摆着精致的圆桌和两把椅子,桌上放着一个LED提灯,配色看起来有些廉价。高度不到三十厘米的圆柱形灯笼放射着暖色的人工光,淡淡地照亮了四周,顶部果然还是太阳能板。
  这是个不错的东西。既然带有太阳能板的话,就可以拿来作为夜间光源了。祐也用手掂了掂,重量很轻,也就五百克左右。灯的底部竟然还藏有手动充电用的手柄。
  义父的大型包里也有小型LED提灯,现在正用安全钩[1]挂在祐也的的腰带上。大约比香烟的盒子大了一圈的提灯能够把周围三百六十度照亮,最重要的是很轻巧,也就方便携带。但正因如此,祐也更想将它时刻带在身边。
  他决定回来的路上把这里的提灯带回去,以此作为固定光源。他关上了提灯的电源,其他的灯杆也一个一个关掉。这样这里就不再显眼,也不会被其他人盯上了。
  总之还是赶紧走吧。
  今后大概也会时不时地见到只有庭院里亮着光的住宅吧。不过既然谜团已经解开,再遇到类似情况就不用那么在意了。或者还有这种可能:家门口的来客感应器出其不意地点亮了庭院里的灯光,不过只要做好准备,就能冷静对待。
  祐也小跑着回到自行车那里,再次踩下了踏板缓缓穿过夜色下的城市。
  ……我有点得意忘形了吗?
  一边对周围保持警惕,一边在人行道上骑车前进的时候,祐也在心中自问自答道。
  直面这世界末日一样的状况,到现在已经有大约十个小时了。也许强逼自己休息一晚,让心理状态和身体状态都平稳下来才是最正确的做法。
  刚才虽然考虑到了陷阱的可能性,但他最终还是没有经过深思熟虑就直接过去了。如果是平时的自己,至少也会思考并准备一些对策,不然不可能会接近那种危险的地方。比起十个小时前的自己,现在的思考显然变得迟钝了,最重要的是万事顺利让他内心产生了怠慢的情绪,甚至乐观过了头。
  现在还知道反省,应该暂时还没关系……
  再又看见一家院子里亮着光的住户后,祐也犹豫了一番,最终没有刹车,继续踩着踏板视而不见地过去了。
  如果过于谨慎的话反而没法行动了。停电到现在还没有半天。按照本条说的,幼儿园每天都会收到学校送来的粮食。衣食住得到保证的话,如果自己是女的倒还不好说,男人随随便便受到袭击的可能性应该很低。要是对一切过于猜疑,被警惕心理所束缚的话,就会失去决断力和把握时机的能力。
  我还没事……不过头真的好痛啊。
  头痛的情况比刚才更严重了,连思考都变得十分痛苦。再加上两个星期没有进行过什么体力活动,祐也的四肢现在也十分沉重。之前和本条进行的那番他并不习惯的运动让他的背也开始疼了起来,同时,把大约一公斤的夜视镜一直按在右眼上的右手也快不行了。
  不过,这样就可以不用想那些有的没的了,反而是好事……
  要达到眼前的目标就已经将他所有的思考能力消耗殆尽了。他再也没有余力去担心食物问题、姐妹的安全还有其他各种需要担心的事情。
  现在的话,这样就好。
  “首先是侦察。”
  像是在说给自己听一样,祐也一边叹息一边喃喃道。
  在夜幕笼罩下的城市里,就连充满压迫感的乌云笼罩的天空也完全浸没在了黑暗之中,而他则乘着夜色骑车前进。



注:
[1]英文为“carabiner”。

上一章 | 回目录 | 下一章
Linux ver.
系统开发:[email protected]狗头处刑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