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説家にならない

回首页

盐世界/在人类一旦成年就会变成盐的世界中生还的故事

第十一话  暗夜密探/“谨慎地行动吧”
上一章 | 回目录 | 下一章


在人类一旦成年就会变成盐的世界中生还的故事

第十一话 暗夜密探/“谨慎地行动吧”



  祐也所上的城南高中位于住宅区的正中央。虽然离机场和自卫队基地的直线距离只有大约一点五公里,但这片城区完全是一副睡城的样子。从高中向南走两公里有JR[1]的车站,只要坐几站电车,就能来到高楼大厦直插云霄的大都市。
  在一片一片独户住宅、出租屋和公寓楼的缝隙里,不仅有便利店和超市,从书店到餐厅,就算是弹珠机[2]店和小型工厂也都应有尽有。在徒步可及的距离内,你基本能找到任何你想要的东西,祐也在这两年里就充分体会到了这份便利。
  好了,先是小学……
  祐也随便找了个出租屋,把自行车停在楼下后躲进了灌木丛的阴影里。他在脑内描绘了一番详细地图,寻找着适合侦察的地点。
  通过往北绕一个大圈的路线往幼儿园走,途中会经过一所小学。这座睡城里散落分布着好几所小学和初中,如果画上一个半径两公里的圈的话,里面小初高所有学校加起来恐怕有十所以上。离南高最近的小学和它之间的直线距离只有大约两百米,比幼儿园还要近上不少。
  南高的西侧有一条行人专用小道,对面过去则是个面积颇大的公园,占地大约有高中的一半。它们南北方向的长度是正好一样的,只是公园东西方向的长度差不多是高中的一半。以前上体育课的时候祐也就听人说过,若是绕着学校跑两圈,正好是一千五百米。
  从公园再往西走,就会看到一条交通量还算比较大的南北向道路。道路的另一边有一片农田,而小学又在农田的西侧。这也就意味着,从天桥上是可以望见小学东门附近和南高的西门附近的情形的。祐也心中暗自思忖着要不要去天桥上面看一看。
  不过根据本条的说法,除了教学楼外,南高的学生中也有一部分人是住在学校周边的居民区里的。公园和天桥之间也有一栋栋南北向一字排开的住宅,而天桥的东端则刚好位于两栋住宅之间。这片居民区里就很可能已经住了学校的学生。
  ……该怎么办呢。
  从岩本家出来之前,祐也一直在为绑架幼儿园小朋友做各种准备和制定预案,至于侦察的事情早就被他放到了脑后。这次的重点是要带走小朋友好让她帮忙,而侦察并不是主要目的。因此,他以如果困难就放弃为前提开始了行动。
  除了天桥也没别的地方了吧……?
  南高周围并没有高层公寓。就算有也是在离得比较远的地方,有其他房子挡在中间的话是没法用于侦察的。而且南高的学生住在里面的可能性很大,祐也不敢贸然进入。
  绕着高中走一圈查看情况就更不可能了。他可不想冒踏入高中学生据点范围的险。
  想来想去,最佳选择还是只有天桥了。虽然会稍微进入学生们的生活区域,不过祐也想着起码要大概看看学校现在的样子,权衡再三之下还是对这个选择作了妥协。
  他站起身来开始徒步前进。现在所处的位置是小学西北方向两百米左右,周遭也是一片寂静。
  今天是停电后第一个夜晚。
  在世界发生异变之后最开始那段时间,小朋友们也许还会大摇大摆地行走在夜晚的街道上,但现在大人都已经消失了两个星期,当初因为好玩而在外游荡的人大概已经都玩腻了回去睡觉了。而现在,路灯已尽数熄灭,就算之前有在大半夜都不眠不休致力于寻找物资的人,今晚也应该会给自己放个假了。
  凌晨一点都过了……中学生暂且不说,小学生应该都已经睡沉了吧。
  想是这样想,祐也的精神却并没有放松警惕。
  他的服装从上到下都是暗色系的。由于穿了外套,祐也不禁觉得身上稍微有些闷热。不过为了隐藏身上带着的武器,外套是不可或缺的。
  差不多也习惯了夜视镜里淡绿色的世界,祐也随即匆匆离开了当下所在之地。



 ■   ■   ■



  走到天桥只花了大概十分钟。
  没想到来得还挺顺利啊……
  祐也猫着腰爬上了天桥东头的楼梯,到顶后转了个身,接着趴在了地上。
  他以前就听说过这座天桥历史非常悠久,但也许是近年重新刷过油漆的缘故吧,从外观上来看它和新建的没有太大区别。两侧栏杆的空隙里并没有加装为了防止掉落物和裙底偷窥的隔板,如果是白天的话,趴在桥上的祐也从外面看过来就像是个活靶子,但现在整个桥都浸没在了黑暗里。
  高中的西门附近有灯光,祐也在走上天桥之前也能看到一点,距离目测大概有一百米。总之,他决定还是先用望远镜向着灯光的方向窥视一下。从这里望过去的话视线要穿过公园中茂密的草木,那玩意有点儿碍事,不过问题不大,望远镜的视野还是成功捕捉到了西门内侧的人影。
  校门的内侧摆放着也许是从教室搬来的桌椅,祐也可以看到有两个穿着校服的男生好像在说话,看起来还聊得挺开心的。有明亮的光源照耀着校门附近,遗憾的是从这个角度他并不能看清所用的照明器材是什么,但估计也就是用庭院灯之类的东西随便搞了一下。至少属于学校设备的长明灯并没有点亮,说明电网应该是没有通电的。
  不对,还是应该有汽油发电机之类的吧?
  从南高往东北方向走上五百米左右,就有一家大型的工业超市。而从人行天桥往南走五十米的地方就有加油站,因此理论上他们是可以得到电力的。不过话虽如此,汽油毕竟是贵重的燃料,也不可能随随便便就这么挥霍掉。
  对了,汽油……
  仔细想一下的话,就算汽车油箱里的汽油全都被吸走了也没什么好奇怪的。但母亲的小车可以正常点火,那目前最多也就是加油站里储存的燃料被搞走这种程度。毕竟,汽油如果气化的话非常危险,不可能被保管在学校的游泳池之类的地方,而是需要能大量储存汽油的专用容器和场所。
  看来我也得早做准备了,家里可是还有个汽油炉呢。
  已经过了两星期,食品和生活必需品的收集工作应该也都渐渐开始稳定下来了,再加上昨天开始的停电,他们的下一个目标毫无疑问是汽车里残存的汽油。已经停电的现在,早的话明天,晚的话最多接下来的一个星期里,汽油的收集工作就会全面启动。
  不过眼下,学校才是重点。
  南高的体育楼就在西门的旁边,体育楼再过去是网球场。这栋体育楼的设计很特别:一楼是武道场和健身房,二楼是各运动社团的办公室,三楼到四楼才是体育馆。因此,若是从天桥看体育馆的话可以看得非常清楚。就如此刻,从窗户中漏出的柔和灯光正清晰无碍地出现在祐也的视线里。
  果然他们是把物资都储存在体育馆吗……?
  来回保管仓库要上楼下楼的话是很是麻烦,但从安全性上考虑却是个非常优秀的地点选择。假如以后发生了和其他学校之间的物资争夺战,保管仓库设置在高层的话易守难攻。再加上西门的岗哨,作出这个判断应该没有问题。
  而教学楼并没有任何灯光,操场也是一片黑暗。如果可能的话祐也其实想去北面的正门看看是什么情况,但毫无疑问那里戒备森严,而且那边的住宅也很多。高中的南半边被三米左右的高高栅栏和茂密的草木所遮挡,从外往里看的话基本上什么也看不见,想侵入亦是非常困难。而北半边的栅栏往高了算也就一米五,偷窥和侵入都很容易,不过祐也今晚根本没有打算冒这么大的风险。
  高中的侦察到这里差不多就结束了。这本来就只是为了后备方案,要是和森园接触失败,就只能依靠卫治或仓冈了。为此,先来看看他们的活动据点的情况以做到有备无患——目的仅此而已。
  祐也看了一眼手表,差不多要一点三十五分了。这之后他打算先赶紧回到停车的地方,故而没多少时间再给他浪费了。他站起身来,弓着腰,回头看了一眼小学那边。
  走上天桥之前,小学的情况他就大概看了一下。东门外的小道两侧是实习用的农田,视野非常好。和南高不同,小学没有看到夜班岗哨,教学楼被东门旁的体育楼挡着所以看得不是太清楚,不过目光所及之处确实没有出现任何灯光。
  “…………嗯?”
  突然,祐也听见了一阵熟悉的声音。这种十分具有标志性的像呻吟一样的低音……毫无疑问,是发动机的声音。他向传来声音的北边望去,发现大约五十米开外的十字路口被一点微光照亮了。
  祐也一个激灵,立刻原地卧倒,视线则死死地盯住十字路口。
  声音逐渐变大,终于从右边——也就是高中北门前的那条路——出现了一辆汽车。它在十字路口左转,冲着祐也所在的天桥这边一路向南行驶而来,头灯发出的刺目光线让祐也不由得眯起了眼睛。
  这种时间里怎么会有车……而且为什么还是缓行的?
  缓缓接近的汽车有着平时绝对见不到的外装。虽然在逆光下看得不是很清楚,但从那巨大的轮胎、高高的车身、棱角分明的形状和浓绿的涂装来看,除了自卫队也没谁会有这样的车了。车顶上显露出一个人上半身的模样,穿着迷彩服的他正警戒地环视着四周。
  ……这是在夜间巡逻吗?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只能说他们实在太恪尽职守了。今晚是停电后第一个夜晚,他们会特地出来巡逻一番倒也不足为奇。毕竟,这些家伙可是在当前状况下还能坚持履行自卫队职责的人啊。
  嗯,不过也有可能是跑出去的那帮人就是了……
  在这完全出乎意料的事态下,祐也不禁绷紧了身体,直到看见大概是装甲车的大型汽车慢慢悠悠地从天桥下通过后才终于松了一口气。一想到刚才有可能被他们发现他就心有余悸。
  那帮人应该连高性能夜视镜和热量检测仪之类的东西都有吧。还是尽量不要和他们扯上关系才好,不然的话肯定会陷入什么麻烦里。
  祐也不是没有考虑过利用自卫队。如果找到流氓团伙的窝点后把情报透露给自卫队的话,他们也许会去袭击窝点、歼灭敌人,最终救出新崎。但另一方面,他们也有可能不会杀掉流氓团伙,甚至有可能会听信他们的说辞,把杀了流氓的祐也作为目标。
  又或者,他们也可能会救出新崎之后把她强奸然后杀掉。
  祐也没法确定自卫队的人会不会干出轮奸新崎然后推锅给不良团伙这种恶事。归根结底,这种情况下还坚持做好人的团体实在是太可疑了。
  在确认发动机的声音已经渐行渐远后,祐也爬了起来。这里的事情已经办完了,他要尽快离开。
  “……鼓起精神,走吧。”
  他像是为了提醒自己一般低声对自己说道,随后轻轻地深呼吸了几下。
  自卫队进行夜间巡逻的可能性完全在他的意料之外。看似毫无人烟的寂静城市,其实可能并非空无一人。也许只是大家都睡沉了而已,而实际上每个角落都隐藏着成百上千的人。
  现在的自己属于通缉在逃人员,必须要正确认识现状,并谨慎地展开行动。



 ■   ■   ■



  两点零六分。
  祐也来到了第二个目的地:便利店。
  现在的位置处于工业超市的东北方向,离南高的直线距离大约有七八百米。离这里最近的学校就是南高,因此其他学校的学生把这一片区域作为居住区的可能性比较低,而祐也也不觉得南高的学生会住到这么远的地方来。
  周围没有一点灯光,祐也判断这里应该没有人。他从阴影中走出来,慢慢接近马路对面的便利店。
  事到如今,机动车一头撞在护栏或者行道树上的情景已经屡见不鲜了,祐也随便扫了几眼,光是这条路上就有两辆小客车和一辆中型货车撞在路肩和建筑物上一动不动。
  便利店门口也有被车撞过的痕迹,然而夜视镜里映出的店内部却出乎意料地相对整洁。杂志区的窗户玻璃碎了一半,大量的玻璃碎片散落在地板上,但货架之类的并没有倒下来,而是歪歪扭扭地立在那里。十有八九是回收物资的人员把冲进店里的车子挪走,为了拿取埋在下面的商品又重新把货架立了起来。
  停车场的角落里停着一辆前保险杠受损的轿车。祐也探头往车内看了看,驾驶座的黑色坐垫和车内的地板上都散落着少许粒状的物质。大概是驾驶员准备把车停在便利店门口,前进时正好发生了异变,于是车子直接冲进了店里面。
  不过看这副荒废的样子,再怎么也不可能会有人住在这个地方,这对祐也来说是好事。他首先绕着便利店外围转了一圈,进行最重要的确认工作。很好,没有发现后门。以防万一,他全程都保持着警戒,连灯都不开就直接踏入了便利店里。店内和周边一样没有任何光源,一片漆黑。
  一般来说,店铺之类的场所为了应对停电,会配置有UPS或发电机。这是祐也最近才查过的,不会有错。为了防止自己花大价钱配好的台式电脑因为停电而损坏,他在购买家用UPS之前可是详细了解了一番相关的基础知识,这一点也是由此得知。
  这一类的应急电源是为了保证电脑之类的电子设备能够安全关机、保护数据,以及给紧急照明等设备供电以便人员安全离开的目的而设置的。因此,家用的产品最多只能坚持几分钟,就算是商用的,支撑一两个小时也就是极限了。如果是发电机的话,能支持的时长则取决于燃料的储备量,但考虑到大夏天里空调制冷的耗电量,一般能撑个一整天就很不错了。
  周边地区已经完全陷入了黑暗,考虑到这一点,要不就是备有发电机的店铺都已耗尽燃料,要不就是学生收集物资时关闭了电灯等的照明,再不就是他们把可携带的发电机也一起搬回去了。他们肯定也想到了供电随时都有可能停止,那试图节省电力也是很自然的。归根结底,异变是发生在深夜零点,寻常建筑物的灯应该都是关着的。
  便利店里没剩下什么好东西。食品和饮料消失得干干净净,但杂志和文具之类的还剩在这里。也许是现在暂时还没有读书消遣的需求吧。
  不过这对祐也来说正好。他首先开始找的是信封和稿纸。本打算带回幼儿园小朋友之后在岩本家里搜索一通的,不过如果能在这里就找到的话那他想现在就弄到手。大概看了一圈,祐也发现地上掉着一包看起来就很便宜的书信套装[3],便将它捡了起来。毕竟是由幼儿园小朋友去送的信,总不能用普通的茶色信封来装吧,那也太单调了。
  接着他随便找了些圆珠笔和彩笔,又拿上了胶水、剪刀还有几本笔记本,然后把它们统统装进了单肩包里。看见透明胶时祐也脑子里蹦出了个好点子,于是找了一卷附带有切割小刀的透明胶塞进口袋。
  这时祐也终于意识到自己状况不妙。收集物资之前他本应该先去收银台里面的的办公室和饮料区域后面的仓库看一眼有没有人的,但他心里已经认定肯定不会有人,接着就被面前的商品吸引走了全部的心神。
  不行……注意力越来越涣散了……
  头痛和全身的疲惫越发加重,精神也几乎完全无法集中。
  祐也揉了揉眼睛,先绕到了收银台里面,观察了一下里面的办公室。夜视镜的视野里,狭长杂乱的室内不出所料地没有半个人影,但是有白色粉末堆积成的小山。之前收银台两侧的地上也有混在一起的衣服和白色粉末,因此他并没有感到特别惊讶。
  办公室内,两个办公桌并排摆在一起,上面有三个电脑显示器和一台打印机。各种文件被随便地塞在旁边的架子上,朴素的转椅上是衣服和白色粉末。更深处并排摆放的瘦高置物柜前,几件便利店的制服用衣架挂在空中,办公室门口旁边有一根刺叉[4]靠在墙上。
  墙上高两米左右的位置有一扇小小的窗户,但是从大小上来看不可能用于人员的出入。幼儿园的小朋友也许可以通过,但十岁以上的肯定不行。
  祐也回到收银台内侧,打开了另一侧角落的双开门。门背后大约5平方米[5]的房间似乎是厨房,里面有水池、商用的油炸机、小型的金属桶和冰箱之类的。他打开了毫无装饰的商用冰箱,内部漏出一丝冷气,但里面是空的。不对,有一块炸鸡块掉了出来。
  原来这是个冷冻室。祐也捏起半解冻状态的炸鸡块,放回冰箱里关上了门。接着他注意到了一个和厨房格格不入的金属桶,无心地摸了摸盖子,手上顿时黏糊糊的。
  这个手感是……油?他们把用过的油倒在金属桶里了吗?
  这时他终于注意到了堆放在金属桶旁边的小小硬纸箱。边长不到三十厘米的箱子侧面印着熟悉的食用油的品牌名和“15kg”的文字。祐也试着伸手提了提,有点重。
  这一箱用了一半,但其他的都是新品。大概是来收集物资的人光顾着粮食了,没注意到堆在金属桶旁边的这些油吧。不过这也不是什么重要的事情。这样想着,祐也离开了厨房。
  接着他来到了厕所。隔间里和放有清扫工具和洗衣机的小房间里都没有人影。
  祐也匆匆离开厕所,这次他走向了大门对角线方向的店内最深处,打开了写有“Staff Only”(仅限工作人员进入)的门。这是一扇双向开的门,地面上铺着黑色橡胶制的缓冲材料。和办公室同样狭长的后部仓库里见不到任何食品一类的东西,只有会时不时立在店前的宣传旗、店内装饰用的各种板子、大小不一的两架人字梯和其他的店内用品。但是,最深处的数个金属架旁边散落着一堆文具和书籍。这应该要么是库存,要么是准备退回给上游供货商的东西。本来它们应该是被装在纸箱子里的,但是箱子之类的已经全部被学生们拿去用来运食物了。这一点从祐也至今为止都没有看到一个购物篮来看就足以证明。
  接着他把目光转向了一扇巨大厚重的门——冷藏仓库的门。
  “……一点也不凉啊。”
  打开门,祐也的第一反应就是这个。
  停电是半天前开始的。饮料区的玻璃门紧紧地关着,那里面就算留有一些冷气也不奇怪,但事实并非如此。平时绝对进不来的展示柜另一边并没有什么特别的东西,本来应该放着饮料存货的金属货架排列在一起,天花板上是巨大的冷藏设备和粗长的管道。
  饮料也完全没有剩下。这是预料之中的事情,因此祐也并没有感到失望。然而,这也让他越来越清晰地意识到自己的行动节奏究竟落后了别人多少,他的心情顿时变得复杂起来。
  祐也走出巨大冰箱,又回到了后部的仓库。这里没有窗户,也没有后门,他再一次环顾了一圈仓库的内部,接着自顾自地点着头回到了销售区域。他从口袋里拿出透明胶,把拆开的包装纸塞进单肩包,然后把剪刀拿了出来。
  祐也蹲在后部仓库的双向门前,用透明胶连接起门底部和墙壁,然后用剪刀剪了个小小的口子。他试着用手电筒照了几秒,透明的胶带毫不起眼,推了推门也感受不到阻力。
  再怎么谨慎都不为过。
  他重新贴起胶带,剪出口子,站起身来迈出脚步,快步穿过幽静的店内,从大门走到外面。
  就在这时,一阵叫声传进了他的耳朵。
  …………狗?
  声音大概是从东北方向的远处传来的,还没有大到让他反射性进入临战姿态的程度,少说也有一百米以上的距离吧。
  “我都忘了……还有狗啊。”
  完全疏忽了。
  不管是把岩本家作为临时据点的时候,还是刚才来到这里的一路上,他都没听到任何狗叫声,更别说见到狗了。然而,这却是一个完全不容忽视的因素。
  狗……狗是怎么处理的?是统一收容了,还是杀了,还是根本没去管?
  本条没有提到过狗的事情。
  如果家养的狗野生化成为了问题,幼儿园应该会收到相关的警告,那本条就会知道了。而如果幼儿园小朋友家里养的狗现在养在幼儿园里,因为会对潜入造成阻碍,本条应该也会对他提及这件事情。
  不过那货毕竟蠢到有内鬼都注意不到啊……
  那位少女的话,一时没想起来忘了说了也不是不可能。祐也犹豫着要不要回去问个清楚,但既然已经到了这里,再回头跑一趟的话也实在是太累人了。
  如果幼儿园里有狗叫就马上撤退。
  作出判断后,祐也离开便利店门口开始下一步行动。
  迄今为止他只是警惕着其他的人,但现在开始也要注意野狗的动向了。如果饿着肚子的话,就算会袭击人也毫不奇怪。狗也是不可小觑的威胁啊。
  说起来,全盲的话一般不是会有导盲犬吗……?
  他突然产生了这样的疑问,但觉得并不重要,便马上抛到了九霄云外。
  祐也认真地选定了能够监视便利店的地点之后,趁着夜色向本次行动的真正目的地——幼儿园前进。



注:
[1]“Japan Railways”的缩写。日本国有铁道分割民营化后建立了北海道旅客铁道、东日本旅客铁道、东海旅客铁道、西日本旅客铁道、四国旅客铁道、九州旅客铁道、日本货物铁道等公司,JR为以这些铁道公司为中心的企业群的总称,也可用于指代其中某一家。
[2]一种具有赌博性质的游戏机,盘面由玻璃板覆盖,其下各处设有钉子,小钢珠从左下角射入盘面,沿着钉子的走向落入特定的回收口,就能得到分数兑换奖品。
[3]将设计风格统一的信封和信纸组合在一起销售的产品。
[4]一种武器,由两三米长的杆子和末端的U字形部件组成,通过U字形部件将对方的脖子和四肢等顶住在地上或墙上,来封住对方的动作而实施抓捕。刺叉是现代日本警方使用的武器之一,另外也用于一般家庭和机构的防盗。真的不是用来挂衣架的吗?
[5]原文为“三畳”。“畳”,简体中文汉字即“叠”,原意为榻榻米,也是日本传统的面积单位,等于一张榻榻米的大小。日本不同地域的一张榻榻米具体面积有差异,房地产宣传中一般以1.62平方米作为1叠。

上一章 | 回目录 | 下一章
Linux ver.
系统开发:[email protected]狗头处刑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