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説家にならない

回首页

盐世界/在人类一旦成年就会变成盐的世界中生还的故事

第十二话  园内潜入/“大胆地行动吧”
上一章 | 回目录 | 下一章


在人类一旦成年就会变成盐的世界中生还的故事

第十二话 园内潜入/“大胆地行动吧”



  现在是两点三十分。
  祐也沿着便利店前的道路南下,骑了三百米左右的距离后拐进了一个小巷。他把自行车停在路边,下了车躲进阴影之中。
  在对自己的记忆深入检索了一番之后,祐也渐渐回想起了幼儿园周边的地形。幼儿园的大门是面向北方的,除了大门之外应该没有其他方式能正常出入,那也就是说,保安人员也应该都被配置在北侧。
  根据本条的话,男生们晚上也处于警备状态。前天——准确地说是三天前,自卫队的人来到这里,就自卫队中出现叛逃人员一事发出警告后,幼儿园的男生才开始分白夜班保持24小时警戒。在那之前,一旦夜幕降临,所有人都是直接上床睡觉的。可以说由于自卫队出现问题的关系,现在侵入变得更加困难了。
  需要带出来的幼儿园小朋友是由本条选定的。目标人物在一楼西侧的长颈鹿班,名为成濑(Naruse)彩香,是大班的6岁女孩子。她本来似乎是属于大班的紫罗兰班,但自从开始在幼儿园生活,她就和更小的孩子们一起被编入了小班的长颈鹿班里。
  幼儿园的楼有三层,小班和中班在一楼,大班在二楼,三楼是仓库。为了避免上下楼的麻烦,双目失明的本条被安排照顾小班的小朋友。彩香是今年四月刚刚转过来的,日英混血的她有着金发碧眼的外貌,这让她至今没能和大班的其他小朋友们打成一片。但在得知本条是盲人后她就自告奋勇过来帮忙,所以才被编入了本条负责的长颈鹿班,从此寸步不离地和她一起生活。
  本条说她和小班的小朋友们相处得很好,考虑到她的性格,她大概会想代替不在的本条照顾这些小鬼。所以就算本条不在,她应该也在一楼的长颈鹿班睡觉。金发的话一眼就能看出来,很容易寻找;一楼的话进入也应该比较容易。
  该从什么地方入手呢?
  幼儿园的两座主楼呈L字形排列,长边在北侧,短边在西侧,分别称为北楼和西楼。这两个楼占据了幼儿园范围的西北角,而它们的南侧是运动场。
  如果要摸进去的话,最省事的办法是从西侧翻过栅栏,然后从西楼后面绕到前面进入教室。另外,夜间教室的窗户会关闭,但走廊一侧的窗户和大门似乎全都是开着的,因此可以顺利地进入。
  如果这一片没有住人就好了……
  幼儿园周边的住宅似乎已经被南高的学生们作为居住地了。正因如此,祐也现在在幼儿园北侧约两百米的地方先停了下来,静静思考着对策。要是随随便便地就跑进了学生们的居住区域里,一旦被发现事情会非常麻烦。
  不然干脆从东边进去?
  幼儿园的南侧密布着出租屋,北侧和西侧也都密密麻麻地排列着一片住宅,但在东侧却只有六月份时因经营困难而倒闭的餐厅。再往东就是一条比较繁忙的公路了,各种店铺倒是鳞次栉比,唯独没有民宅,所以现在应该不会有人在那边。
  如果从东边入手的话,可以在前进的同时从幼儿园L字形建筑的内角观察两栋楼的动向。但是楼和餐厅之间有一个占了幼儿园一半面积的草地广场,没有任何障碍物可以藏身。
  看情况吧。如果东边能走就走东边……不行的话就从西边赌一把。
  可能的话,还是尽量不要吵醒目标小朋友,抓到后迅速逃离幼儿园就行了。但是如果吵醒了,不难想象到她恐怕会哭闹起来。因此祐也并不打算选择通过学生居住区域的西侧路线逃走,荒无人烟的幼儿园东侧才是最佳方案。再加上逃跑路线如果和进入路线相同的话,相当于做了一次提前踩点,安全性也会更高。
  “……好,走吧。”
  祐也意识到自己过早地紧张了起来,但还是毫不迟疑地开始了行动。



 ■   ■   ■



  在尽可能细致地窥探了一番幼儿园的情况之后,祐也决定从东侧进入。
  地理位置也太差了……
  他不是没有观察北侧的大门的样子,但可惜只能看到两个人影和淡淡的人工光源。适合侦察的地点只有东边有,北边的大门不怎么看得到。
  草地广场一片漆黑。像路灯一样的照明设备四处竖立着,但现在早已停止了工作。祐也下定决心,从餐厅的停车场翻过一米二左右的栏杆,首先来到了幼儿园的大巴车停车场。地面是碎石路,他小心地注意着脚下不发出太大声音,猫着腰迅速移动,快速地翻过了另一排小小的栏杆。
  草地广场上没有任何人影。祐也急急忙忙地跑步穿过,然后再一次翻过栏杆。对他而言翻过一米二左右的低矮栅栏而不发出一丁点声音是一件非常轻松的事。
  “……………………”
  祐也来到了操场上,安静落地后便毫不停歇地开始了移动。幼儿园的操场宽度最多也不过五十米,就算要注意不发出脚步声,他也可以在十秒之内来到另一头。在各种游乐器材和夜幕的掩护下,祐也一口气从东边跑到了西边,顺利来到了西楼的南侧。 
  那两货居然一点儿也没察觉到啊。
  幼儿园的大门在西楼和北楼的夹缝间,而祐也现在所在的西楼南侧到大门之间没有任何障碍物,视野十分良好。短短三十米之外,两个男生坐在不知从哪家院子里“借”来的桌椅上,下着黑白棋。
  高中也好,这里也好,夜班站岗的人真是有够悠闲的。本条遭到绑架的事件应该已经在学校内传开了,可是他们还是这副样子。也许是觉得不会有人特地摸到校园里面来绑架吧?毕竟新崎和本条也都是在幼儿园的外面遭到了危险。
  既然要站岗的话东边和南边倒是也给我派人来啊。祐也在心里暗自嘲讽道。
  现在祐也看到的入口只装有简单的金属网格伸缩门,原本应该是用于让小朋友出入的。工作人员用的入口在北楼,刚才踩点的时候看到的人影就是那边的警卫;小朋友出入口的夜班人员在门的内侧,因此刚才他并没有看见。也就是说,夜间的警备人员总共有四人。当然,园内另有巡逻人员的可能性也不能被完全排除。虽然就刚才所见来说,祐也不觉得他们会有多强的警惕性,但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因此他还是暂且停下脚步,查看起周围的状况来。
  西楼的入口有两个,一个在黑白棋双人组所在的门附近,而另一个正是在祐也目前藏身的西楼南侧。楼里没有任何声音。门没有上锁,祐也弯着腰轻而易举地就进入了楼内。

  进门后就可以看到鞋柜,很多双小鞋子密密麻麻地摆放在里面。在鞋柜旁边则有一双明显属于十几岁的少女的运动鞋和另一双小小的运动鞋放在一起。听本条说,长颈鹿班的鞋柜已经满了,所以本来属于大班的成濑彩香平时都是直接把鞋子放在旁边的地上。祐也抓起粉红色的运动鞋,装进从岩本家拿来的布袋子,扎上口塞进了单肩包里。
  面向操场的这一边,教室和走廊的窗户全部大开着。大夏天的如果不注意通风的话很容易中暑。不过与此同时,蚊子也会肆无忌惮地通过窗户飞进来,为了应对这些侵略者,楼里弥漫着蚊香的气味。
  祐也站在走廊向教室里窥视,发现室内有淡淡的光,只用左边的肉眼他也能将教室里的情况看个大概。他稍感诧异地开始寻找光源,然后在教室角落里看见了个用白布遮住的什么东西,大概是电池供电的台灯之类,用布蒙住应该是为了调整亮度,作为小朋友起夜上厕所时的照明。另外,根据本条的说法,停电之前幼儿园里每天晚上都会点亮操场上的灯光,光线漏进教室里正好成为亮度合适的夜灯。
  金发果然很显眼。祐也只看了一眼就找到了目标。
  三十个以上的小朋友躺在整齐排列的垫被上,发出稳定的呼吸声。有踢掉毛巾被的,有滚上隔壁垫被的,还有不知为何头脚方向和其他人都相反的。不到五岁的小朋友们毫无顾忌地展示着天真可爱的睡脸。
  在这幅画面中,只有两个人格格不入。一个恐怕是南高的女生,陌生的少女在教室的中心,被小朋友们包围着,睡得很香。另一个就是角落里的金发小女孩成濑彩香,她那比周围的小朋友们大上一圈的身体紧紧地抱着枕头,弓着背的睡姿如同婴孩一般。
  抓紧时间把她搬走吧。
  祐也把夜视镜收进单肩包,蹑手蹑脚地接近了金发女孩,单腿跪在了她的身边。接着他开始谨慎地剥开她抱着枕头的小手。
  “嗯……呜……”
  然而彩香好像抗拒似的扭了扭身体,发出了一阵轻轻的鼻音,反倒把枕头抱得更紧了。
  小女孩身上穿着五分长左右的睡裤和蓬松的衬衣,袖子卷到胳膊肘。根据本条的说法,她晚上总是穿着衬衫作为睡衣,那好像原来是她父亲的衣服。
  操,小孩真麻烦……
  祐也心中感到一丝烦躁,但看到金发小女孩惹人怜爱的睡脸,他的内心瞬间冷静下来。被紧张和焦躁所支配的精神不由得放松下来,那如同天使一般的可爱姿态也深深刺激着祐也的保护欲。将如此幼小而天真的女孩子强行带走并要求她的协助,这件事情真的是正确的吗?祐也不禁开始承受良心的折磨。
  不,也不是让她去做什么危险的事情……只是叫她去送个手机而已。祐也轻轻甩了甩头,重振旗鼓。
  话虽是这么说,再继续让她松开枕头的话,也许反而会把她弄醒。本来的计划是用塑料绳捆住幼女的手脚,用宽胶带贴住嘴之后直接扛在左肩上带走。在这黑夜中要撤离到能够安心的地方,没有夜视镜根本不可能做到;如果用上挂在腰间的小型LED提灯的话目标又会十分显眼。
  没有时间纠结了,毕竟光是待在这个地方就是巨大的风险。祐也告诉自己要随机应变,干脆连着枕头一起把小女孩抱了起来。因为没办法约束住双手,就算在嘴上贴胶带也是白费功夫,她要是这样醒了毫无疑问会大喊大叫。
  求你了,别醒哦……
  祐也用公主抱的姿势抱着最多二十公斤的娇小躯体,站起来准备走出教室。就在这时——突如其来的叫声传到了祐也的耳中。
  半蹲着的祐也禁不住绷紧了全身,僵在原地。但听到的声音细小而遥远。祐也终于想起了办公室里还养着小婴儿这件事情。办公室在北楼,刚才听到的恐怕就是婴儿夜晚的啼哭声了。根据本条的说法,当初学生们发现了有个婴儿后就保护了起来,放在幼儿园里照顾着。本来他们找到的婴儿不止一个,但为了防止晚上哭起来一个传染给另一个,所以每个地方只安置了一个,分散在中小学和外面的住宅等地方照顾。
  操,这时机也太巧了吧。祐也心中不住骂道。他不觉得这点隐约能听到的音量能吵醒睡得这么熟的小孩子,但可能性也不是绝对没有。
  他用最快的速度离开了教室,从刚才进来的门走出西楼,躲在墙角里探出头。看来婴儿夜啼属于司空见惯的事情,两个哨兵就像无事发生一样继续下着黑白棋。
  北楼一楼有一个房间亮着灯,从窗户漏出的光芒淡淡地照亮着操场的一部分。从办公室的窗户能看到操场的每一个角落,如果祐也就这么过去,肯定有被在那里哄孩子的人发现的风险。
  就算一口气穿过操场,两只手都不能用的话根本不可能翻过一米以上的栏杆。就算有一只手空出来都能勉强搞定,但手里这个金发小女孩实在是给自己出了个关乎性命的大难题。

  犹豫过后,祐也还是开始了行动。
  幼儿园的南侧有四座连在一起的出租屋,但中间立着三米高的围墙。西楼的南边是视线的死角,又有移动箱房式的仓库和养兔小屋,对于藏身来说是再合适不过了。
  祐也把彩香放下来,让她靠在仓库的墙上。这货睡得死死的。他一只手支撑着不让她倒下来,另一只手在单肩包里翻找着。他找出石川的智能手机(上面卷着祐也平时使用的高级耳机),按下按键准备好播放视频。接着他定了定心,轻轻地摇了摇还抱着枕头的金发小姑娘的肩膀。
  “喂,你别睡了,喂。”
  “呜……嗯……爸爸……”
  祐也小声地呼唤着熟睡中的小女孩,但她却反而说起了梦话,完全没有醒来的意思。既然如此,他干脆强行没收了她的枕头。
  “嗯呜……呀……呜嗯……?”
  枕头即将离开身体的瞬间,金发小女孩睫毛微颤,终于迷迷糊糊地睁开了眼睛。智能手机的屏幕背光下,她蓝色的瞳孔宛如晶莹的宝石一般。
  她眨了眨朦胧的睡眼,接着缓缓抬起头,看向面对自己单膝跪地的祐也。
  “诶,啊……谁……?”
  “你看这个。”
  祐也伸出手将智能手机的画面放到她眼前,彩香好像光线太刺眼似的眯起了眼睛。不过即便如此,她大概仍然认出了画面中的少女的身份,半睡半醒的慵懒表情一瞬间绷紧了。
  “啊,小唯!”
  “嘘——安静一点好不好?”
  祐也缩回拿着手机的手,将食指放在嘴上对她比划着。彩香清澈的蓝色眼眸中再一次映出了祐也的脸。
  “你是谁?这是哪里?”
  “我是筱宫祐也,这里是养兔小屋旁边。”
  “小工、又也……不认识……啊,难道是‘拐卖儿童’的!?”
  “我不是拐卖儿童的,是小唯的朋友啊。所以你不要大喊大叫,好不好?”
  “小唯的朋友……小唯在哪里!?为什么一直不回来!?”
  “嘘——!悄悄地说话,我就告诉你,知道了吗?”
  “知道了,赶紧告诉我她在哪里。”
  金发碧眼的六岁女童坐在地面上,手里仍然抱着枕头,一个眼神都没有给祐也,只是直直地盯着智能手机的屏幕。
  本条说过,成濑彩香是个坚强认真又不服输的孩子,但实际上内心十分敏感。她的表情和声音给人的感觉只是个性格强烈的没礼貌的小鬼,但她仿佛西洋人偶一般的精致容颜,就算从祐也的角度来看也是可爱到爆炸。
  “你看了这个就明白了,所以把耳机戴上,好不好?”
  “……好。”
  彩香露出疑惑的表情,接过耳机戴在了双耳上。祐也点了一下智能手机的屏幕取消暂停,然后将手机交到了她的小手上。
  彩香的全部注意力早已集中在手机的画面里,依然看都不看祐也一眼。
  要是这样能顺利就好了……
  祐也先站了起来,从仓库的角落环顾着四周。刚才彩香的声音有一点大,但看起来并没有引来人接近这边。确认了这一点之后,他在彩香的身边坐下,也看起了手机的屏幕。全屏播放的视频里面是自己和本条两个人的样子,耳机里传出的声音正在试图说服身旁的这个六岁女童。
  这样就可以了……应该能顺利……
  画面中的少女面向镜头,一边开口说话,一边用一只手就像抓着救命稻草一样抓着男生的手臂。不如说,是祐也让她这么抓住的。本条唯有多么依赖着名为筱宫祐也的少年,目前的境况又有多么山穷水尽,这些事情不仅是通过语言,更要通过视觉让彩香理解清楚。
  本来的计划是回到离幼儿园有一段距离的自行车那里时再给她看这段视频,让她坐到自行车上的。

  视频放完之后,彩香摘下耳机,扭头看向旁边的祐也,问道:
  “祐也,是小唯的‘男朋友’吗?”
  “……不,不是哦,是普通朋友。”
  第一问完全出乎祐也意料,他内心有些不知所措,但仍然微笑着回答。结果面前的小女孩像猫一样眯起了双眼,就像在判断价值一样打量着祐也,随后一伸手把智能手机交还给了他。
  “算了,无所谓。赶快让我见到小唯!”
  “这个……呃,也就是说小彩香你愿意帮大哥哥的忙是吗?”
  “不是帮祐也。小唯有困难,请我帮忙,所以我要帮她!”
  “…………是么,谢谢你。”
  祐也想要问清楚她到底有没有完全理解自己的意思,但他并不想打断这段态度如此积极的对话。
  “所以小唯在哪里呢?”
  “马上就带你去,你跟着我一起来好不好?”
  “祐也……真的是小唯的朋友吧?不是要拐走我吧?”
  “你既然看了视频,应该也明白了吧?大哥哥只是接受了小唯的请求,要把小彩香带回去哦。”
  刚才的视频信息里,本条解释说这次的事情是本条一人的请求。这是拍摄的时候祐也让她这样说的。小孩子到了六岁,总会了解一些乱七八糟的知识;而且听说现在的小孩子对于可疑人物、拐卖儿童之类的事情非常敏感。因此在视频里,祐也只是接受了本条的请求,在本条的主导下,为了她而行动的善良的少年,通过这种设定,他能更容易获得彩香的信任。
  “好吧,我知道了。但是,祐也,我讨厌你这样说话。不要把我当小孩子。”
  “……好吧,那我就正常地说话,这样可以了吧?”
  “嗯,那你把我的鞋子拿来。”
  说出如此话语的彩香脸上毫无惧色,仿佛这一切都是理所当然一般。祐也也不知这是自己被她看不起了,还是她已经把自己当成亲近的人了,又或者她只是在虚张声势、强装威风……不管怎么说,总比吓着她要好,但祐也总觉得心里有点放不下。
  “鞋子就在这里,给你。”
  “怎么回事,准备得真充分。那袜子和衣服也有吗?”
  “不,没有。”
  彩香用手拍掉了脚底的泥土,然后穿上了小小的鞋。接着她重新抱紧了枕头,站起来伸出了一只手:
  “手机借我,回教室换衣服。”
  “等一下。视频里本条也已经说了,这次的事情要对大家保密。不好意思,没时间给你换衣服去,直接走了。”
  “但是这可是睡衣啊,要出门的话必须得换衣服。”
  “这次不换也行。你也想早点见到本条吧?如果回了教室被谁发现了,你就见不到本条了,你愿意吗?”
  “唔……知道了啦。”
  就连她嘟着嘴不情不愿地同意的样子也十分可爱,但是比起妹妹来还是略逊一筹。因此祐也也并没有情不自禁地摸摸她的头什么的,直接起身后单膝跪在彩香面前,和她的湛蓝瞳孔四目相对:
  “你听好了,现在我们要偷偷跑到幼儿园外面,不能被任何人发现。就算是跑出幼儿园之后,直到见到本条之前我们也必须得躲着其他人,不然我和你都会被本条训一顿。所以你要听我的话,不能随便乱跑,能不能答应?”
  “别、别把我当成、和别的小孩一样……我当然会听话的。”
  刚才的霸气上哪儿去了呢。她低着头,脸上出现了怯懦的表情,视线四处乱窜,不知为何似乎失去了冷静。
  “怎么了?”
  “没、没怎么……祐也你才要当心一点。如果祐也乱跑被谁发现了,到时候你可要和小唯说清楚不是我的错!”
  “好好,我会的,所以你安静一点。要被发现了。”
  “……知道了。”
  彩香把下半边脸埋进怀中的枕头里,微微点了点头。
  挨本条骂比起初次见面的来历不明的男性还令让她害怕吗?
  刚才一提到“被本条训一顿”,她的表情就明显地出现了变化。那个温厚柔弱的少女就算生气了应该也可怕不到哪里去,但也许对于小孩子来说,受到大人训斥这件事情本身就非常恐怖,如果对方是她当作母亲或者老师一样敬爱着的少女的话就更是如此。
  “那就走吧……等一下,那个枕头给我放下来。”
  “不要。这个是小唯的枕头,当然要带给她。”
  “…………这样啊,行吧,随你便。”
  祐也忍住叹气的冲动站了起来。枕头这种无效载荷当然是丢下了最好,但看到面前用两只手紧紧抱住枕头的彩香,他不想再浪费时间和她扯皮;如果强行没收的话,她闹起别扭来又是大麻烦,而且她对祐也的印象也会断崖式下跌。
  真是太麻烦了……一个彩香就已经这样了,本条竟然还能和几十个小孩子一起生活,如果是祐也的话,撑不过一天就会精神崩溃吧。
  “你在这里等一下。”祐也一边说,一边将智能手机递给彩香。接着他从仓库背面出来,窥探着北楼的样子。那里已经没有婴儿的哭声了,但灯还亮着。从那个亮度来看应该是天花板上节能灯……他们有自己的电力供应吗?
  这里没有任何声音,不像是有发电机在运转。那也许是幼儿园楼顶上有太阳能板,为了应对紧急情况也有一定的电力储备吧。虽然本条没有说过这种事情,但幼儿园这种小朋友扎堆的地方,建设时应该很注意安全性,所以这完全有可能。
  算了,不管了……干脆从西边出去吧?
  幼儿园的西侧被三米左右的围墙包围着。但是刚才看到的西楼后侧的栏杆只有一米五左右。为了防止小孩子进入后侧,通向那里的路上也装着一米五左右的栏杆,也就是说要从那里离开的话需要翻两次栏杆。
  如果按照当初的计划抱着沉睡的彩香离开的话,就算能空出来一只手也是很困难的动作,但看彩香现在的样子,应该不会有问题。只是如果要从西边出去,就必须要穿过住宅区域正中央,因此他心中有些不安。
  “喂,你不要一个人先跑掉啊……”
  祐也听见稚嫩的声音回头一看,金发碧眼的小女孩正用手机屏幕的微光照亮着脚下,一步一步地走了过来。这大晚上的孤身一人,内心一定很害怕吧。看她的性格很强烈,祐也本以为只要有个灯光就应该没问题,但果然她还只是个小孩子而已。
  “抱歉。”
  “做了错事要说‘对不起’!”
  “……不好意思。”
  “算了。要从哪里出去?不能被发现,就不能从正门走吧?”
  彩香说完,抱着枕头和手机,从西楼的一角向外探出头。祐也立即抓住她小巧的双肩把她拉了回来。
  “没关系,从那边出去。走了。”
  “啊,等等我。都说了不要一个人先跑掉了!”
  祐也看着彩香跟在自己后面,走了不到十米就来到了栏杆旁边,停下了脚步。黑灯瞎火的这里如果不靠夜视镜的话什么都看不见,但现在彩香手里的手机提供了最低限度的照明。
  “彩香,我帮你翻过去。”
  “好。但是你要好好帮我,不要翻到一半把手松开了。”
  祐也从彩香手机接过枕头和手机,正准备把碍事的枕头放在地上时,彩香啰嗦了一句:“不准把小唯的枕头放在地上!”无可奈何的祐也只好把它塞进上衣里,扣上扣子,然后把上衣的下摆塞进裤子里固定住。
  “像只大肥猪一样。”
  “好了好了赶紧翻过去!”
  “咿呀,不要突然抓我啊!”
  祐也把手塞进娇小躯体的腋下,把她提了起来,转向栏杆的顶部。彩香的运动能力似乎很不错,轻轻松松地就翻过了栏杆,用稍微有些让人提心吊胆的动作落了地。祐也跟在彩香后面,两人急急忙忙地又爬过了下一个栏杆,离开幼儿园的范围来到了马路上。
  “枕头还给我。”
  “给你……从现在开始给我安静一点,不想被本条骂的话就不要说多余的话。”
  “我、我知道了啦。”
  祐也左手轻轻握住紧紧抱着枕头的彩香的一只手,右手拿出夜视镜,踏出脚步时,左手却被拉住,他回头看向一动不动的小女孩。
  “怎么了?”
  “好黑啊,什么都看不见……手机给我。”
  “不能开灯。赶紧走了。”
  “不、不行……看不清路……”
  微细的声音融进夜晚的黑暗里,彩香隔着枕头把脸埋进了祐也的侧腰。
  这也没办法。就算有人牵着手在前面领路,在这样的黑夜中步行,就算是大人都会害怕。为了加快速度,祐也在六岁女孩面前蹲了下来,先打开了智能手机的屏幕:
  “我抱着你走,你把手绕到我脖子后面。”
  “不用了……别、别把我当小孩子……”
  “是我想抱。求你了,让我抱着你走吧?”
  “…………真没办法呢。”
  彩香一只手仍然抱着枕头,另一只手稳稳地缠到了祐也的脖子上。
  祐也关上屏幕,左手抵在彩香的屁股下面支撑,右手拿回夜视镜站了起来。
  “挺有力气的?”
  “这点力气是个人都有。现在开始不准说废话,知道了吗?”
  “知道了啦……”彩香点了点头。
  祐也终于再次踏出了脚步。首先是以自行车为目标。他抱着大大的包袱在暗夜的街道上前进。

上一章 | 回目录 | 下一章
Linux ver.
系统开发:[email protected]狗头处刑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