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説家にならない

回首页

盐世界/在人类一旦成年就会变成盐的世界中生还的故事

第十三话  联络要员/“很怕孤单的人”
上一章 | 回目录 | 下一章


在人类一旦成年就会变成盐的世界中生还的故事

第十三话 联络要员/“很怕孤单的人”



  就在两人离开的途中,有一家别墅院子里的中型犬突然朝两人吠叫起来。这时他们刚出幼儿园还没走多远,大概是住在这里的某个学生在养的狗。两人闻声便逃也似地慌忙跑掉了,所幸无事发生,之后也没有再出现什么问题。他们成功地平安回到了停自行车的地方。
  “从这里开始就要骑车了。”
  “骑、骑车……那就赶紧走吧!”
  彩香的语气里丝毫听不出一点刚才在幼儿园时的霸气了。也许是因为黑夜实在是太可怕了吧,她的样子也有些畏畏缩缩起来。
  这里离祐也之前所推测的居住区域已经有一段距离了,周围也有障碍物遮挡住光线,所以祐也毫不顾忌地点亮了智能手机的屏幕,顺便瞄了一眼时间——现在是三点零五分。
  “我抱你上车。手机给你,枕头给我。”
  祐也将怀中的彩香放在了自行车的后座[1]上,递过手机和她交换手中的枕头。看来她似乎无法战胜光亮的诱惑,毫不犹豫地就将枕头交了出来,祐也伸手接过枕头把它扔进车筐。
  “从这里出发的话,大概十五分钟就能到本条所在的地方。你老老实实地抓紧我的腰,知道了吗?”
  “……你确定真的能见到小唯吧?”
  “能能能,会带你去找小唯的,所以你老老实实坐着就好。”
  但不管怎么说,彩香还是一副怯生生的样子,因此祐也安抚性地轻轻摸了摸她的头。垂到腰间的金发摸起来顺滑又柔软,手感舒服得让他吃惊。
  “呜哇,别、别摸我的头!”
  “我错了我错了。”
  “刚才都说了!做了错事要说‘对不起’!”
  祐也觉得要是让她恢复了刚才那样的嚣张气焰的话估计会非常烦人,于是果断从她手中收回了智能手机,脚踏上了自行车的踏板。很快他便感觉到彩香用双手环抱住自己的腰,脸也抵在了他的后背上。也许比起将视线投射到什么都看不见的黑暗里,还不如干脆闭上眼睛忍忍就过去了。
  “准备出发了。”
  “尽快骑到小唯的地方!”
  虽然她的遣词造句十分强硬,但音色和语气中却无法掩饰地透露出一丝无助。
  祐也右手拿起夜视镜,左手握上车把手,开始踩起了踏板。



 ■   ■   ■



  彩香并没有出现突然哭出来之类的情况,而是从始至终都非常乖巧地坐在后面。祐也有时甚至都怀疑她是不是睡着了。但其实她偶尔还是会换一换姿势的,到岩本家附近的那户人家拿回提灯的时候也松开了手。
  这么黑的夜晚……本就只是个六岁的小鬼,就算哭出来也没什么好奇怪的,可她却总爱说讨厌被当成小孩子对待之类的话,看来至少虚张声势的水平不比大人差。
  祐也感受着腰间和背上小孩子特有的温暖体温,慎重地在深海一般黑暗寂静的街道上前进了大约二十分钟。离出发时间已经过去了大约两个半小时,在三点二十八分的时候,二人终于平安无事地返回了临时据点——岩本家。
  “到了。”
  “……小唯,在哪里?”
  彩香竭力掩盖着自己的不安,用颤抖着的声音对祐也问道。祐也已经确认过岩本家前没有任何可疑人影,便将智能手机递到她小小的手上,然后将她从自行车后座抱了下来。
  “她在房子里面。给你,还有枕头。”
  “嗯……”
  “走吧。”
  金发女孩乖巧地答应着,祐也轻轻推了推她的后背,两人通过没有关起来的推拉门进入房间。脚下贴好的钓鱼线仍然紧紧绷在那里,因此应该没有侵入者,但祐也并未放松警惕。
  “鞋子不用脱。”
  “但是……”
  “本条也没脱。”
  彩香的家教似乎很严格,她一直站在门口犹豫着,直到看到祐也真的没拖鞋就直接进了屋,才终于从后面跟上。
  屋里没有传来旋转手柄的声音。那台应急收音机的发电手柄旋转时的声音还挺大,虽然不至于传到房子外面,但祐也出发时站在走廊上也能听到一点点。按照那位少女的性格,很难想象她是在偷懒,八成是听见了祐也和彩香进门的声音才停下了动作吧。
  “啊……小唯……”
  进入客厅的一瞬间,彩香禁不住轻轻地叫出了这个名字来。
  在祐也手中强光手电的照耀下,黑色长发的少女仍然放松地坐在茶几前的坐垫上,和出发前别无二致。
  “彩香?”
  “…………!”
  小小的身体无法自制地像席卷而过的风一般跑了过去。她以百米冲刺的气势撞上了直直地挺着胸坐着的少女的身体,张开手从侧面抱住,双肩开始上下颤抖。
  “呜……小唯……”
  “彩香,谢谢你能来。没事吧?怕不怕?”
  “小唯……呜……像爸爸和妈妈一样……呜……”
  “这样啊,你以为我和若菜也消失了……对不起哦。”
  彩香坐在本条的腿上,把脸埋进她丰满的胸部,双臂紧紧的抱在她背后。
  少女的双手温柔地抚摸着小女孩的头和背。
  “……………………”
  祐也没法掺和进她们的二人世界。他捡起彩香丢下的枕头和手机,一言不发地走到了另一边的客厅深处,把单肩包丢到一边后一屁股坐在了坐垫上,这才终于松了一口气。
  下一个据点应该选在哪里好呢……
  祐也的余光扫过正在抽泣的金发女孩和正在安抚她的黑发少女,努力转动着自己已疲惫不堪的脑袋思考着眼前的局势。
  最开始制定计划时,他对究竟要不要把彩香带到这里来很是纠结。当时设想的另一个方案是,从幼儿园把彩香带出来后,先随便找个房子在里面躲到太阳升起,接着再直接把彩香送到高中附近。但若是这样,等待的那段时间里彩香很可能会逐渐感到不安,而她幼小的心灵里也会种下怀疑的种子,这便大大增加了最后她无法正常完成任务的风险。而且如果是按照这个计划进行,完事之后直接送她回幼儿园去,并让她对本次的事情保密,而自己搞定流氓团伙都不知道得花多长时间,所以也没法对她说什么诸如“你要是做得好就让你和本条见面”的话来糊弄她。
  因此,没有别的办法了,只能通过这种方式让她和本条相见,进而使她产生安心感,以此强化她心中“为了小唯而行动”的信念。当然,没有人能保证彩香不会说漏嘴,故而转移到新的据点是必须的。但说起来他原本就打算在黎明时选定新的大本营进行转移的,所以对后面的行动并不会造成什么太大影响。
  “啊,操……头好痛。”
  祐也抱着头,忍受着睡眠不足和疲劳困顿带给他的钝痛,一边等着彩香哭完。小女孩一直在本条的怀里,声音倒是没有多大,也就是偶尔听见小小的呜咽声的程度。随着呜咽慢慢消失,祐也睁开了双眼,准备对茶几对面的本条说几句话,谁知少女却先一步开了口。
  “筱宫——”
  “你在这里等着的时候没发生什么事情吧?”
  “没有。筱宫,你也没事吗?”
  “我没事。”
  “那就好……”
  她安心地吐了一口气,手上仍然在抚摸着小女孩的背。
  这时,祐也终于注意到了彩香平稳的呼吸。
  “喂,难道她睡着了?”
  “好像是。毕竟她心里一定很不安,而且现在本来也就是半夜……”
  “也是……没办法。”
  本条似乎感到很抱歉,低声这么说着。祐也叹了口气回了一句,也许是因为他的态度吧,本条又有些畏缩地开口道:
  “要不,我把她叫醒……?”
  “我想想……不用了,让她睡吧。”
  祐也看了一眼手表,改变了想法。现在是三点四十六分。按照季节,日出时间恐怕在五点到五点半之间,那么离出发应该还有至少一小时的空余。向彩香详细说明她的任务内容最多也花不了十分钟,如果让她因为睡眠不足而失败的话反而是舍本逐末。再说,祐也还得去拍给森园的视频信息,顺便寻找新的大本营,这样的话现在的时间倒是刚好。
  “本条,我出去一下,拍个视频。”
  “啊……好的。”
  祐也拿起茶几上的智能手机,拔掉充电线,打开电源。开机画面之后,密码输入界面上端的状态栏上显示着电池剩余电量为56%。
  “充上电了啊,太好了。本条,谢谢。”
  “欸……?”
  不知为何,少女傻乎乎地吐出一个音节,张着嘴愣在那里。
  “怎么了?”
  “不,那个……事情本来就是因为我才变成这个样子的,结果你却向我道谢……”
  “这和那个有什么关系。说得好像我是个不会说谢谢的人似的。”
  “你、你说得对,对不起,谢谢!”
  祐也站在抱着彩香低下头的本条面前,面色比刚才阴沉了些。他可以理解本条心里过意不去的心情,但他也总觉得好像是自己被她戏弄了一样。
  “算了……现在是三点四十七分,等到四点五十的时候把彩香叫醒。现在先让她睡吧。把她弄到垫被上去?”
  “啊,好的,那就拜托你了。”
  彩香坐在本条的腿上,就算是睡着了也仍然伸出双臂抱着她。
  祐也把自己的智能手机放进口袋里,站起来试着把彩香抱开。但彩香手里的力气显然比他想象的还要大很多,如果强行把她从本条身上扯开的话,难说会不会把她弄醒。
  “对不起,还是就这样吧……”
  “是啊……”
  已经跪在本条身边的祐也再次起身,伸了个大大的懒腰,长长地呼了一口气。从这份倦怠感中,他能明确察觉到自己的身体有多么想要休息,但内心溢满的不安和焦躁却仍在驱赶着他的精神继续前行,强行屏蔽掉脑中的睡意。
  “你还好吗?好像很疲劳的样子……”
  “我没事。走了。”
  祐也再次拿起单肩包,和反曲弩一起背在肩上。正当他准备离开客厅时,一个语气带着关心的声音从背后传来:
  “啊,嗯……你小心。”
  “你也小心别被她尿身上了。”
  “呵呵,彩香可不会尿床。”
  祐也微微侧过头望去,正在微笑着的本条秀丽的脸庞上却似乎蒙上了一层阴影。是因为不安吗?是因为罪恶感吗?还是只单纯因为睡眠不足?可惜对于现在的祐也来说,就连这样的思考也是困难无比。
  下一个地方选个出租屋吧……?
  祐也一边重新拉起门口刚才被彩香踢掉的钓鱼线,一边考虑起了新据点的候选地点。出租屋比起别墅更加隐蔽,但这类集体住宅也更容易被学校的学生或其他的势力团体作为居住地,所以到最后可能都一样。
  如果是既没有太阳能也没有煤气罐的不起眼的独户住宅……等等,最好连车也……
  这次祐也没有骑车,而是选择在光线阴暗的道路上步行。他无意间抬头看了看天,乌云已稍稍散去,几颗星星正躲在云朵的间隙里眨着眼。
  借助着夜视镜,祐也独自一人在寂静无声的暗夜中前进。


 ■   ■   ■



  在行动途中,祐也夜视镜里淡绿色的世界突然暗了下来,不过更换电池后一切又都恢复了正常。这一路上他并没有发现任何人影或移动的物体。出发后过了大约二十分钟,祐也敲定了新据点的位置。
  现在的位置处于岩本家的西侧,和岩本家之间的直线距离约有两三百米,中间还隔着一条铁路。从这里再往西一百米左右,便是机场的范围了。机场占地面积相当广,南北端间的距离有三四公里,而自卫队基地则位于机场的北侧。这次选定作为大本营的二层独户住宅在机场南端附近,离基地的入口应该至少有两公里。祐也判断这附近应该没有什么问题。
  这栋住宅破旧得恰到好处,看起来建造年代应该比岩本家更晚一些。房子是木质结构,门口的门牌上写着日比野(Hibino)的字样。日比野家虽然是两层,但属于横向宽度比较窄,前后向比较深的那种。顶多算是聊胜于无的狭窄前院里长着参差不齐的灌木丛。两侧的住宅也是差不多的情况,这间房子不仅完全融入了周围的环境,而且离哪一个学校都不太近。太阳能板和煤气罐自不用说,房子里也没有小孩的房间,再加上来到这里时前门已经大开,不速之客前来拜访的可能性比岩本家应该还要低一些。
  屋内有三堆白色粉末。一楼的一个房间里,并排铺好的两床垫被上有两堆,二楼的一个房间里的床上有一堆。从家具和房间的内饰来看,应该是一对老年夫妇和他们的儿子三人共同生活在这里。
  说真的,粮食怎么办啊……
  布局稍显局促的厨房里乱七八糟,食品一类不出意料被搜得一干二净。和岩本家一样,酱油瓶和盐、胡椒之类的小瓶子倒是剩下了几个,但没有米、罐头或者速热食品这些东西。冰箱里有用了一半的眼药水,还有保鲜膜包着的黄油的碎片,总之都是一些残渣。
  先拍视频吧。
  祐也在一楼深处的和室[2]里坐了下来。虽然房间里的佛坛[3]让人感到有些阴森森的,但他对此并不在意。他拿出智能手机,启动了摄像模式,然后伸长手臂举起手机试镜了一番。
  “啊,完了……该怎么说好呢……?”
  真正开始摄影时,祐也却突然窘迫了起来。
  他已经想好了需要传达的信息,但真到开口的时候却不知道该怎么说才好了。祐也的作文水平一般,嘴皮子也不算灵活。之前拍摄给彩香看的视频时,他和本条曾就视频内容认真讨论过,但她第一次试拍就能从口中说出让祐也满意的内容。
  本条那货怎么能说得那么流畅的?
  “四点十九分……还有点时间。”
  本来的计划是速战速决搞定视频后,再趁天还没亮把行李全搬过来,不过现在没办法了。为了让自己能冷静下来继续思考,祐也在房间角落里的古老写字台前坐下,从单肩包里取出了记事本和笔。
  “呃,首先是……‘森园,好久不见。如果你看到了这个视频,那说明——’”
  他一边口里喃喃自语着,一边写下了甚至称不上是台词本的杂乱草稿。接着,他强行驱动着在钝痛和疲劳的影响下基本难以正常工作的大脑,在十五分钟左右的时间里勉强整理出了要向森园诉说的台词。
  ……总觉得有点羞耻啊,喂。
  拍上一条视频时还有本条陪自己一起,但这次只有他自己一个人。真要开始自拍的时候,祐也内心不禁涌起一阵奇妙的羞耻感,人也紧张了起来。只是他很快就调整好了心情,摆出一副一本正经的样子开始对着摄像头讲述了起来。



 ■   ■   ■



  “好了,彩香,现在我们来确认一下。”
  从头到尾向彩香解说了一遍行动计划后,祐也直直地盯住茶几对面的金发小女孩,说道:
  “你走到学校门口,遇到和我、和本条年纪差不多的人。估计应该是穿着校服的男的,但也有可能没穿校服,也有可能是女的,这个我也不知道。不管怎么样,那个人应该都会走近来和你说话……这时候你要怎么做?”
  “把这个交给他,说‘请送给城南高中一年级的森园真名实同学’,就好了吧?”
  坐在本条腿上的彩香用两只小手展示着白色的信封,说出了祐也教给她的台词。
  “就这些?”
  “‘里面是给她的信,请绝对不要随便打开。’”
  对面的祐也轻轻点了点头,收下了有些厚重的信封。收信人一栏里用笨拙的字体写着:
    土成南高中 一年纟及
    sēn园真名shí 同学(收)
  “如果他们问你,你是哪里来的什么人呢?”
  “‘旁边那个幼儿园的紫罗兰班的成濑彩香。’”
  “这里面好像有什么硬硬的东西,是什么?”
  “‘是智能手机。之前真名实姐姐来幼儿园的时候忘记带走的。’”
  “这么一大早,你一个人过来的?”
  “‘起来上厕所,然后就睡不着了,没有事干。’”
  “没有哥哥姐姐陪着你来吗?”
  “‘我想一个人来,所以就偷偷溜出来了。’”
  面对幼儿园小朋友流利的回答,祐也称赞了她一句,满意地点了点头。实际上,彩香是真的很厉害,明明是十分钟前才叫醒她并告诉她这些事情的,现在她就已经倒背如流了。
  是这货学习能力强,还是只是小孩子记忆力都这么好呢……
  彩香一边被本条摸着头,一边露出个得意的笑容。
  “好,差不多该走了……彩香,你回到幼儿园之后也不准跟别人说我们的事情,好不好?”
  “……我才不回幼儿园呢。”
  “彩香。”
  小女孩扭过了头不看祐也,少女温柔地叫了叫她。
  “不回去的话,大家会担心的……”
  “小唯不一起的话,我就不回去。小唯离开了我也会有很多困难吧?”
  “还有筱宫哥哥在,我没关系的。过一段时间我就会回去,你就在幼儿园和大家一起等我吧?”
  “不要,我要和小唯一起!”
  坐在本条腿上的小小身体背对着祐也,把自己的脸深深地埋进本条丰满的胸部里。
  太黏人了也是个问题啊……
  如果这里把话说得太重,也许彩香会不再愿意帮忙送信。但现在已经有了本条这个包袱了,再加上一个幼儿园小朋友的话绝对不能接受,这里态度还是稍微严厉一点比较好吧。
  祐也如此判断,正准备开口时,被少女抢了先。
  “小彩香。”
  “……怎么了?”
  “彩香愿意帮助我们我很高兴啊,但是和我们在一起是很危险的。如果被坏人抓到的话,小彩香可能也会被虐待的。”
  本条口中的“虐待”应该只是普通的威胁,并没有更深的意思。但受困于猜疑和警戒心理的祐也总是不由自主地作最坏的考虑。
  如果遇上了萝莉控[4]那可真的不是开玩笑了!
  彩香的外表万里挑一,不管是谁来看她都可爱到爆炸。虽然只有六岁,但拥有金发碧眼这个稀有的混血属性,在恋童癖眼里可以成为最好的猎物。
  “有坏蛋的话祐也会把他们干掉!……大概。”
  “你说的也许是没错,但现在情况真的好危险的。我担心得不得了啊,晚上都要担心得睡不着觉了。求你了,回幼儿园等我和若菜回去吧?”
  “……”
  本条用充满哀切的音调恳求着,彩香抬起头,目光闪烁不定。她那局促不安的、略带悲伤和惶恐的微笑让祐也不由自主地移开了视线。
  因为自己的原因,先是新崎和石川,到现在连自己保护的小朋友都可能要遭受危险……她一定是这么想的吧。
  ……毕竟这家伙一开始就对此持反对意见啊。
  祐也最初向本条说明利用幼儿园小朋友作为联络员的方案时,她是并不赞成的。直到祐也反复向她允诺说绝对不回让小朋友陷入危险,甚至还用如果没有小朋友的协助的话新崎就没救了这样的话来威胁了一番后,她才终于勉强点了头。
  “彩香?”
  “…………知道了,我回去。”
  短短的沉默之后,有点闷的稚嫩声音从小女孩的口中传了出来。虽然这语气里充满了明显的不满和失落寂寞,但她确实轻轻地点了点头。
  “谢谢你。小彩香已经长大了啊,真棒,我也很开心。但是这次,有你这份心意就足够了。”
  本条一边抚摸着彩香的后背和头顶,一边温柔地说着;后者则沉默地紧紧抱住了少女。六岁的小女孩,撒娇的欲望应该十分强烈,再加上她失去双亲还是两周前的事情,也许是本条温厚的性格和充满女性气息的身体让她感受到了母性的温暖吧。
  祐也就这样一言不发地看着相拥的少女和小女孩,直到微光从窗帘的缝隙中洒进屋内时,他站了起来。
  看了一眼手表,现在是五点十六分:
  “再不走就来不及了。准备出发!”



注:
[1]原文为“荷台”,即行李架。日本原则上禁止两人同乘一辆自行车,因此自行车本身也不会安装用于载人的后座。祐也骑的这辆主妇自行车后面安装的是用于装载货物的货架,但其位置、形状与中国一般所说的“后座”类似,故为了方便起见采用这一词语。
[2]日本传统的,铺有榻榻米的房间。
[3]安置、供奉佛的设施。日式家用佛坛一般是一个柜,柜内供奉佛、菩萨,也是日本人供奉祖宗神位的地方。
[4]原文“ロリコン”,是日式英语“lolita complex”的缩写,来自弗拉基米尔·纳博科夫所著小说《洛丽塔》。指以年幼的女孩子为对象的恋爱感情或性癖好,也指拥有这样的恋爱感情或性癖好的人。

上一章 | 回目录 | 下一章
Linux ver.
系统开发:[email protected]狗头处刑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