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説家にならない

回首页

盐世界/在人类一旦成年就会变成盐的世界中生还的故事

第十四话  无需客气/“彼此彼此嘛”
上一章 | 回目录 | 下一章


在人类一旦成年就会变成盐的世界中生还的故事

第十四话 无需客气/“彼此彼此嘛”


  [*]用塑料材质的油罐盛装汽油有较大的危险性,并被日本消防法禁止[1]。其风险有:
   * 塑料在汽油的作用下会发生变形、腐蚀而导致汽油漏出
   * 汽油蒸气会从气密性不够的容器盖泄漏
   * 注油、开盖时会因静电放电产生火花并引燃汽油蒸气
  因此,请绝对不要尝试这种行为。携带、储存汽油建议使用符合当地安全标准的金属油罐。


  祐也帮着小女孩坐到自行车的后座上,然后踩上了踏板。
  刚才还漆黑一片的世界,现在已经蒙上了一层柔和的淡淡微光。从远处的东方天空映射而来的光线照亮了他头顶上那些尚未完全消散的浮云,祐也不禁为这美丽的光景而生出一丝感伤。
  我还能看到几次日出呢……?
  虽然“二十岁时就会迎来死亡”这件事情并非确定无疑,本条所说的发生异变后两周内达到二十岁的人都变成了盐这件事也不过是传闻而已……但即便如此,死亡的可能性也不容忽视。再加上,要是一个不小心,自己可能还会被其他人杀掉。
  如果继续像现在一样东躲西藏的话,大概能够避免受到流氓团伙的报复,或者被学校的人发现。可若是真放弃歼灭那些灭绝人性的社会渣滓,那无异于眼睁睁地看着姐妹踏入火坑。这种事情绝不能发生,也绝不应该发生。
  这样看来,残酷的斗争不过是迟早的事。这就和游戏和电影中的情节一般,是要么杀人,要么被杀的残酷战斗。
  “呵、呵呵……哈哈哈哈!”
  也许是通宵之后心情突然莫名高涨起来的关系,祐也口中不由自主地溢出一阵大笑,仿佛要将早晨的宁静和清新空气都撕裂一般。为此,他不得不边骑着自行车边竭尽全力地压低自己的笑声。
  “祐也,你在笑什么?”
  “呵,哈哈……不,没事,你不用在意。”
  口中这样答着背后传来的疑问,祐也努力重整着自己的心情。
  像现在这样在大街上走动,难免存在被外人目击的风险。再说,在大清早骑着主妇自行车载着一个金发小女孩的男生,也极有可能会成为都市传言的源头。本来他是打算在日出之前——也就是凌晨五点从岩本家出发的,但因为彩香一直磨磨蹭蹭的,就搞到了现在。
  虽然再怎么想,会这么早起床的人应该没有多少,不过为了以防万一,祐也还是选择了刚才过来的路线前往学校。他从小学西侧向北绕一个大圈,来到工业超市东北方向两百米的地点——即那家便利店附近,停下了车。
  鉴于彩香若不从幼儿园的方向,也就是高中的东侧出发接近南高的话就会招人怀疑,祐也两人特地绕路先来到了这里。
  “从这里开始得下车徒步了。我会陪你走到学校附近,但从中途开始就只得你自己一个人走。”
  “知道啦。就算从这里出发我也能一个人走。”
  “是吗,不过就怕万一。”
  看到彩香又变回了原来那副满面坚强又高高在上的样子,祐也暗自松了一口气:看这样子应该不会有问题了。
  从这里到高中,步行大约需要十五分钟,而现在的时间是五点三十八分。
  幼儿园每天晚上九点关灯,早上七点统一起床。虽然小朋友中也有起得更早的,但就算有五六点钟就醒来的小朋友发现彩香不见了并因此闹腾起来的话,从时间上说应该也不会产生矛盾。
  不过若是在那之后被人立即发现的话,倒是会很麻烦……然而现在再考虑那种可能性也没有什么意义了,因此祐也果断中止了自己的思绪。他叮嘱过彩香,如果被人问到就一口咬定自己是在日出之后离开的幼儿园,这点程度的时间上的矛盾应该不会引起怀疑。
  “祐也?”
  耳边忽然传来一声轻喊,祐也闻声扭头看向身边的小女孩。清晨凉爽的微风下,金丝般的长发随风摇曳,头发主人的脚步却十分平稳。
  “怎么了?”
  “晚上担心得睡不着觉的时候,要怎样才能睡得着,你知道吗?”
  “谁知道呢……什么都不想不就好了吗?”祐也随口一答,这时他终于想起,他把枕头给忘了。等彩香回到了幼儿园,本条枕头消失事件估计就会成为一个谜团。不过彩香每晚都把那个枕头抱得紧紧的,别人也不管,只要她不主动申告就没有问题。
  啊……回到岩本家把东西都搬完之后,必须得尽快睡觉让脑子休息一下了,不然不知何时会因为疲惫而犯下致命的错误。
  “原来你也不知道啊,白期待了,哼。”
  “…………那还真是抱歉啊。”
  彩香已经完全恢复了正常的状态,还非常做作地叹了一口气。可即便她那装大人的样子也十分可爱,对此祐也只能微微苦笑。
  “真是的,我不是说过了吗?做了坏事要说‘对不起’,好好道歉!”
  “知道了知道了对不起——”
  “‘知道了’说一次就够了!”
  就这样,两人一路上没有碰上任何人,非常顺利地走了大约十分钟。这里恐怕是学生们的居住区的正中央,祐也将彩香拽进阴影里,蹲了下来:
  “彩香,从这里开始你一个人去,可以吧?”
  “当然可以了,别把我当小孩子!”
  “那么,最终确认。把这个交给学校的人的时候该说什么?”
  祐也从单肩包中取出装有智能手机的洋式信封[2],递给小女孩。然后为了以防万一,他开始逐条对彩香进行最终确认。在听到彩香完美地正确回答了每一个问题后,祐也心中一块大石落了地。
  “好,真棒,彩香。真是谢谢你,拜托了。”
  “交给我吧!我会帮助小唯的!”
  小女孩用稚嫩而坚定的声音果断地回答道,接着便从阴影中冲了出去。祐也目送着身高还不足一米二的小丫头奔跑着离去的身影,不由感到有些疑惑。按照她的性格,他还以为她会多抱怨几句呢。毕竟她和本条的关系应该十分亲近,就算已经答应了会一人回到幼儿园去,但借此表达一些不满也没什么可奇怪的。结果没想到她却只是说着“我会帮助小唯”,就这么爽快地跑了出去。
  算了,反正只是个小孩子,会有什么事情呢。祐也如此简单地思考了一下,便朝着自己停车的地方跑了回去。
  然而他那正被疲劳的钝痛所折磨的大脑却直到最后也没有想起,在他年幼的时候,有次母亲得了感冒,即使她本人极力制止,还是孩童的他却仍然坚持在床边费尽心力地照顾着母亲。
  心怀“为了妈妈”这一信念的小孩子,有时甚至会固执到不听母亲本人的话的地步。



  ■   ■   ■



  无线电还是没有任何反应。
  五时五十七分。刚刚到达岩本家的祐也关闭了腰带上挂着的对讲机的电源。
  按照在公寓偷听到的信息,每天早晨五点到六点,中午十二点到一点,晚上六点到七点这三个时间段,杉田都会和同伙用无线电进行联络。祐也出发时就打开了对讲机的电源,期待能接收到他们的通信,但至今无果。不过,祐也本来也没抱太大希望。
  他拿到这台对讲机时,频道设置在7。那个名为久濑的头目说过“频道跟原来一样”,因此7就是正确频道的可能性比较高。但如果机型不同的话,各个频道的频率也许会不同;又或者,祐也干掉的两人和久濑他们从一开始就用的是不一样的频道也说不定。
  虽然之后肯定是要审问杉田的,但就算是这样,如果行得通的话祐也还是想先窃听到敌人的通讯,以便尽可能多地获取情报。
  算了,今天傍晚再去高中附近看看吧。祐也一边思索着,拆回了门口拉紧的钓鱼线,进入了屋中。
  “啊,你回来了。”
  少女又一次规规矩矩地把头转了过来,对着祐也的方向打了个招呼。祐也顿了顿,重新开口说起了刚才准备说的话:
  “你就没考虑过进来的人可能不是我吗?”
  “啊,这个……听脚步声就知道是你了。”
  “……那还真是有点厉害。”
  祐也对这意料之外的回答感到一丝惊讶,随后径直走向了堆放行李的地方,把茶几上的应急收音机塞进背包里,向本条作了最简洁不过的通告:
  “彩香的行动很顺利。”
  “是么……那太好了。”
  本条脸上绽出一个笑容,松了口气。但祐也却没有这样的轻松心情,他抓起中型背包站起来说道:
  “没时间磨蹭了,我们要走了。”
  “欸,走?要去哪里?”
  “废话,当然是新的据点了……等一下,我没跟你说过?”
  “没有……为什么要去别的地方呢?”
  少女大概是认真的吧。祐也看着她转过来的那副毫无危机感的朦胧脸庞,解释着:
  “谁能保证彩香一定不会把这里的事情告诉别人?”
  “这个……彩香应该没事的。”
  “只要有一点可能性那就很危险。好了,赶紧走,现在已经早上六点,外面很亮了,我不想让任何人看见我们。”
  另外还有一点就是,现在必须要离开备有煤气罐的地方,以免被搜索这些资源的人发现,但说明起来又很麻烦,故此还是省略掉吧。
  “好的。可以帮我把行李拿过来吗?”
  本条匆匆忙忙地抓起身边的雨伞和钓鱼竿站了起来。祐也将中型背包交给她,简单地说了一句“背着”,然后捡起了枕头。
  “新的地方里这里大概有多远呢……?”
  “放心吧,骑车带你去。”
  “呃……谢谢……”
  虽然二人交情尚浅,但祐也仍从本条好似有些不知所措地、踌躇着答应的样子里感受到了一丝细微的不自然。背着中型背包俯身的少女那美丽的容颜上不知为何有些许紧张之色。
  难道是背包太重了吗?
  反正是骑车带着走,祐也认为不会有问题,便从她手中拿过了伞和鱼竿,仍然让她一只手抓着自己的单肩包跟在后面。
  但是,她走得太慢了。昨天还只是比起常人稍稍迟钝的、对于双目失明的人来说完全可以接受的步调,而现在的本条简直就像乌龟一样。再加上走路的姿势也很奇怪,总令人感觉不太对劲。
  “……你这是故意的吗?”
  “欸?”
  “要是觉得重就直说,别摆出那一副‘我是个脆弱的小女生’的样子。好了好了,把包放下吧,之后我来。”祐也停下脚步说道,然而本条并没有放下背包的意思。不仅如此,她还把另一只手也放在祐也的单肩包上,用力紧紧地握住;仍然朝下的脸上泛起了红潮。
  “对不起……包并不是很重,请不要担心。”
  “你脸红个什么劲啊,也不是害羞的事情吧。”
  祐也不耐烦地打算强行把背包从她身上拽下来。然而在他碰到少女肩上的背带那一刹那,她突然焦急地喊了出来:
  “我没关系……真的……没关系……这点东西我可以背得动的。”
  “别扯淡了,你这样跟我扯才是给我找麻烦呢。赶紧丢下来,没时间了。”
  本来就是个拖后腿的,结果到现在连个包都背不动。本条对此感到羞耻和罪恶感,变得固执了起来。
  祐也是这么判断的。
  然而后面的一句话,却让他的思考陷入了混乱:
  “只是有点……疼……走路有点别扭。”
  “疼?哪儿疼?你受伤了?”
  “……………………”
  本条沉默不语。她弓着背,深深低下头,脸红到了耳根,身体也微微地扭动着,特别是下半身似乎平静不下来。
  祐也迟钝的头脑花了十秒左右才理解了她的言行中所传达的意义。
  啊,操……有毒吧。
  两人之间的沉默瞬间变得尴尬了起来,祐也的手松开了本条肩上的背带:“抱歉。”
  “不……我才是,很抱歉。”
  祐也扭过头,将本条细弱的耳语留在身后,缓缓迈出脚步。他佯装平静地提醒本条注意门槛的台阶,可口中发出的话语却生硬地让他自己也忍不住咂了咂嘴。
  他站在自行车前,把枕头扔进车筐,深吸了一口气调整心情:
  “你稍微等一下。”
  “啊?……好……?”
  祐也快步冲回客厅,拿起坐垫回到了自行车处。他把经过长年使用已经破破烂烂的垫子垫在车后座上,然后帮本条侧着坐上去。
  “啊,这个……谢谢你。”
  “刚才的事情就两清了,好吧?”
  “欸?…………呵呵,好的。”
  本条愣了几秒后,不知为何露出了微笑,轻轻地点了点头。那如同花蕾初绽一般的可爱笑脸让祐也情不自禁地转过头去。他踢起脚撑跨上自行车,准备提醒背后的人抓紧自己的腰带。
  然而,这次他又被人抢占了先机。这次是从后面伸出的两只手抱住了自己的腰,姿势让人感觉有些客气,力量却意外地强。两人紧紧相贴的身体让他马上换了一句话:
  “……走了,别摔下去。”
  “好的……拜托你了。”
  和双臂的力量形成反差的是,她那回应的声音软弱无力,似乎还有点颤抖。
  祐也强行将意识从透过衣服感受到的些许温暖剥离开,踩下了踏板。
  操……真是让人搞不清楚。他一边用被疼痛和疲劳折磨到极限的大脑考虑着这些多余的事情,一边骑着自行车驶向新的据点。
  两人一言不发,直到到达日比野家为止。
  
  
  
 ■   ■   ■
  
  
  
  将少女送到之后,祐也又跑了三趟。
  两个学生包先不说,大型背包和两把弩实在是没有办法同时拿过来。那个硬质弩包甚至让他最后一趟不得不徒步行动。
  正好顺便,祐也决定也找找汽油。毕竟这一趟只有复合弩这一件行李了,另一只手空着也是空着。
  现在已经是六点二十分,但周边仍然一片寂静。
  “……有了!”
  祐也打开岩本家后院角落里储物间的门,立即找到了他想要的东西:塑料油罐。
  它和煤油炉一起摆在门口的地方,装有两个盖子的红色油罐侧面写着“18”和“严禁烟火”的字样。附带的特殊油泵连着分成两股的管子,被专用的收纳带固定在盖子附近。
  他提了提罐子发现里面还有大约三分之一的量,于是直接一只手拎着它来到了厨房。从透明的垃圾袋里找到几个被剥掉标签的二升空饮料瓶,祐也用油泵将罐子里的煤油装进棚子里。瓶盖上写着“乌龙茶”。
  “这些全都是茶瓶子吗……最近的老头老太婆都买茶喝了,不自己泡了?”
  煤油装进三个二升的塑料瓶里,总量大约有五升。他把塑料瓶装进复合弩的硬包里,只提着油罐跑出了岩本家。
  老妈的车应该还有至少一半的油量。祐也在完全天亮的街区里奔跑着,来到了停车场,准备抽取母亲爱车里的汽油。他拨动着驾驶座的手柄打开了油箱盖,然后拧开盖子把泵管插了进去,接着把泵上部的红色部分往下按了几次,听着泵发出噗咻的声音。接着他看了看手表:
  “这已经六点半了啊……”
  由于虹吸原理,汽油不断地流向地上的油罐里[*]。祐也焦急地等待着。过了一会儿,塑料油罐里装了差不多八分满后,汽油停止了流动。祐也拔出管子,盖上油罐,以防万一,他连汽车油箱盖也按原样盖了回去。毕竟如果只有这辆车有被抽过汽油的痕迹,那是很容易引人生疑的。若是被人从车里的年检和保险证之类的东西里挖出了身份就不妙了。为了不让他人发现自己潜伏在这附近,他必须尽可能地谨慎。
  “唔……重死了。”祐也提着油罐跑回岩本家,取出了剩余的行李。复合弩拼装好后他把它用带子背在肩上,然后右手提硬包,左手提油罐,一边避人耳目,一边快步横穿铁道,来到了新的大本营——二层木质结构的日比野家。

  这里离岩本家徒步也就五分钟的路程。就算彩香说漏了嘴,学生们杀到岩本家去,也不会想到这帮人把逃走后的新据点设在他们眼皮子底下吧。
  啊,手好疼……
  祐也内心不住地抱怨,穿过走廊,来到了数小时前拍视频的约十平米大小[3]的和室里。虽然有佛坛看着有些令人害怕,但因为这里离大门最远,因此他决定主要使用这个房间。
  “辛苦了。”
  “我可真是辛苦了啊……又困又饿,操。”
  祐也故意叹了一口气,一边发着牢骚一边放下了行李,一边还看着本条的表情。坐在坐垫上的少女似乎有些尴尬地缩了缩身子,低下了头。
  果然连这点事情她都会在意啊……祐也虽然这么想,但心中并没有任何罪恶感。虽然主要目的是为了确认本条的内心,但能借此机会在她面前发两句牢骚,流露出真实的内心感受,他也感到心里轻松多了。
  祐也在大型背包中翻找出小小的纸盒子,拿出里面的铝箔小包装,向本条打个招呼扔给了她。
  “咿呀!……这是什么?”
  “刚才在人家家里找到的能量棒。吃了吧。”
  祐也一边说着随口编的瞎话,一边从包里取出自己的份,打开盒子撕破铝箔,里面有两块。他拿起一块咬了一口:“呃,这还真是干啊……我去拿水来。”
  祐也把一整根全塞进嘴里,一边咀嚼着,一边走向厨房。他并没有直接吞下去,而是尽最大的努力好好品尝这块干燥无味的能量棒。
  虽然流氓问题也很重要,但粮食问题可是关系到生死。
  本来祐也并没打算这么早就吃掉珍贵的能量棒。然而他已经有差不多一整天没吃过任何东西了,并且也没有睡过觉。考虑到睡眠不足和营养不足的双重负面影响过大,为了防止感冒,他无奈地作出了这样的决定。也有用陈米做粥的选项,但这次考虑到方便性和营养,他还是没有采用。
  “说起来还得保证水的供应啊……”
  祐也用杯子接了些自来水,在手电筒的光亮下确认了下水质——和之前一样没有什么异物或污垢,也没有异味和颜色。但现在电和煤气都已经停了,自来水应该也支撑不了太久。
  先回去吧。
  祐也穿过敞开的房门走进房间,看了眼少女的手掌,果不其然,连包装都没有撕开。
  “喂,本条,你的巧克力味的跟我换一根。我这枫糖味的没什么味道。给你水。”
  “啊,谢谢……我不怎么饿,筱宫你吃吧。”
  本条接过水杯,像是交换似的把铝箔小包装伸到了祐也这边。
  “这样么。”
  “……嗯。”
  祐也毫不客气地拿走小包装,坐在佛坛前的坐垫上,撕开了包装纸。先喝一口水,然后把巧克力味的茶色能量棒咬了一半,不断咀嚼。坐得比较远的本条用两只手捧着水杯,小口轻抿着里面的水。
  这家伙怎么麻烦的……
  祐也把剩下一半也扔进嘴里,喝干杯子里的水,又取出了小包装里剩下的一根拿在手里。然后他站起身,一边走向少女所在的位置,一边把手中的能量棒从中间折断:
  “喂,本条。”
  “我在——呜嗯嗯呜!?”
  ——就在少女张开嘴准备答应时,直接把手里的东西塞进了她嘴里。
  “给我吃!给我咬!客气个什么劲啊,呆子。”
  “——”
  本条似乎有什么话想要说,但也许是因为嘴里塞满了东西吧,最终也没能把口张开。但她也没有开始咀嚼的意思,只是睁着两只无神的双眼,似乎有些迷茫。
  “你跟我客气,我就会愧疚,这他妈才是麻烦呢。别再给我找事了行吗?”
  “……嗯。呜……呣——”
  “有话想说的话就咽下去再说。”
  祐也毫不掩饰自己的烦躁之情,单膝着地蹲在她面前如此说道。于是本条终于闭上双眼,开始活动起自己的下颌,在匆忙咽下口中的食物后,她畏缩着开口:
  “那个……”
  “怎么了,有话快说。”
  “为什么筱宫……你会觉得愧疚呢……?”
  少女的话语中比起不安,更多的却还是疑惑。祐也默默地深呼吸了几下,在拂去自己内心所有的踌躇后,用一种装模作样的高傲语调回答道:
  “你听好了,我只说一次。我被卷入如此麻烦的事态,现在又困又饿又累,确实有一半是你的原因。但是我已经从你身上得到了远远超出我之应得的回报。你现在再跟我客气,那我该怎么办?你明白吗?”
  “呃……回报,是指……?”
  “废话,当然是你的处女了。”
  “处——啊,欸?!”
  祐也往全身僵硬、满脸通红的少女嘴里又塞进了剩下的一半能量棒,然后斩钉截铁地对她说道:
  “你可能觉得我睡了你倒算是我照顾了你,但我也说过了,我睡了你,是我占了你本条唯的便宜。能和你这个级别的美少女上床,还能收下你的处女——愿意为此付出生命的货可是一抓一大把。不管你自己觉得自己值多少,对于我来说,我睡了你,得到的回报完全超出你给我添的麻烦。”
  本条吸了一口气,仍然说不出话。
  “你对新崎、对石川有愧疚有罪恶感那是你自己的事,但对我你没有感到愧疚的必要,我们之间是完全对等的。所以你别给我客气,有话就说有屁就放,知道没?”
  就在几个小时之前,祐也还觉得让本条心存罪恶感,让她对自己客气,也许有很多好处;自己的理性现在也告诉他这样做最为稳妥。但是他总觉得内心平静不了。他不由自主地感到焦虑和不安。
  ——我和那混蛋可不一样。
  祐也清楚其中的原因。这是因为他想起了母亲在义父面前的样子——畏畏缩缩的姿势,战战兢兢的态度,以及……怯声怯气的语调。本来本条给他的感觉就和母亲很相似,她再摆出这样一副表情,祐也总觉得自己仿佛也变成了和义父一样残暴的烂人一样,这点让他很是焦躁。
  “我问你知道了没有,知道了就点个头。”
  本条听了祐也这一番长篇大论,似乎是败在了他的气势之下,也不说话,也不动嘴咬,只是轻轻点了点头。于是祐也站了起来,把手里剩下的一包枫糖味的能量棒塞到少女的手里:
  “我有事情要到厨房去。有什么事就喊我。”
  说完,他就来到了走廊上。他觉得本条也好,自己也好,现在都需要一点时间,一个人冷静一下。也许刚才的态度有点过于强硬了?祐也后知后觉地开始担心起来,但事到如今,再多想也没有用了。
  他来到厨房,在简单地环视四周之后,开始寻找起塑料瓶来。但由于找来找去也只有两个五百毫升的小瓶,祐也只好无奈地准备拿刚刚发现的全新的塑料垃圾袋来替代。他先是拔出腰间的匕首,在45升容积的大塑料袋上开了个小口,接着将冰箱上有用磁铁固定住的皮筋拿下来,把塑料袋的小口绑在水龙头上。最后,他把两层完整的垃圾袋放在地上,打开了水龙头,让水慢慢流进垃圾袋里。
  剩余的塑料袋总共够做四个两层的水袋。如果能存下大约150升的水,就算后面真的停水了也能支撑一段时间。
  “…………呵、啊——”
  止不住的哈欠从嘴里漏了出来。祐也紧张的神经现在已经完全松弛下来了。
  现在的他应该已经尽自己所能做到了最好,那么之后就只有等待预定和森园见面的深夜来临。当然,需要做的工作也不胜枚举,但理性告诉自己那些事情并不比睡眠更加重要。
  终于能睡个好觉了。
  祐也机械地往垃圾袋里装好水,封上口,得到四个巨大的水袋后,五百毫升的小瓶子也装满。然后他拿着水瓶和铝箔纸回到了房间。
  少女仍然一如既往地坐在坐垫上,但地上的小包装和水杯都已经空空如也。
  “本条,给你瓶水。”
  “啊……谢谢。”
  虽然还有些不自然,但这回本条倒是老实地道谢后接下了水瓶。
  祐也移动着疲乏的身体,用胶带把铝箔贴在房间的窗户上。日比野家没有后院,窗户只有勉强够一个人钻过的大小。匆匆贴满玻璃后,他把窗户都打开了,只留下纱窗关着,然后大大地伸了个懒腰。
  “嗯……本条,从现在开始睡觉。到头来我跟你都通了个宵。”
  “啊,好的……那你先睡吧,我还不太困。”
  “不,不用了。我估计也不会有人发现。昨天是戒备过度了。我已经冷静地考虑过了,被发现的可能性基本上没有。”
  “……是这样吗?”
  少女不大确定地问道,表情中露出些许迷茫。这是“不知道自己该怎样表现才好”的表情。
  “没错。所以从现在开始不用轮流睡觉了。”
  祐也扔下这句话后再度离开房间,走进铺了垫被的疑似卧室的房间。眼前白色粉末的小山不用去管它,他打开壁橱,找出备用的被子,搬到之前有佛坛的房间。
  先准备好一个人睡觉的地方。然后他转向了呆呆坐在房间角落的少女:
  “我刚才铺好了自己的床。本条,你有没有什么话想要对我说的?”
  “…………可以帮我也铺一下吗?”
  “好。”
  祐也一口答应,离开房间之前轻轻回头看了一眼,少女脸上露出了一个淡淡的微笑,似乎是松了一口气。与刚才相比,她的姿势看上去也没有那么僵硬了,安心的样子隐约可见。
  这货对我提出无理要求……根本不可能。
  祐也当初还担心如果太宠溺她,会让她得意忘形,但现在已经确信了这考虑根本就是多余的。本来本条就不是那种不知羞耻的性格,这一点从一开始他就知道得清清楚楚。
  只是自己的疑心在不断地否定着直觉罢了。
  祐也从义父的事情中学到了知人知面不知心的道理,但他也没有认为对所有东西不加分别地怀疑是什么好事。
  至少,现在对本条已经没有警戒、怀疑的必要了。
  “铺好了。枕头你就用彩香那个吧。”
  “谢谢…………真的,谢谢你。”
  伴随着感谢的话语,少女对着祐也展现出了出其不意的柔和微笑。半弯着腰刚准备躺下来的他盯着本条的笑容,有些呆呆地回答:
  “……不用谢。”
  祐也从身体的最深处吐出一口气,彻底放松了全身,倒在了被子上。也许是因为高度紧张的神经一下子放松吧,现在他觉得连挪动一根手指尖的力气都没有了。
  “筱宫——”
  “……怎么了?”
  “呃……晚,安?”
  她那别扭的语气和好听的声音更加增进了本就急速袭来的困意。祐也也没有力气把视线转向本条那边,迷迷糊糊,半醒半睡中,无意识地低语道:
  “嗯…………晚、安……”



[*]用塑料材质的油罐盛装汽油有较大的危险性,并被日本消防法禁止[1]。其风险有:
 * 塑料在汽油的作用下会发生变形、腐蚀而导致汽油漏出
 * 汽油蒸气会从气密性不够的容器盖泄漏
 * 注油、开盖时会因静电放电产生火花并引燃汽油蒸气
因此,请绝对不要尝试这种行为。携带、储存汽油建议使用符合当地安全标准的金属油罐。


注:
[1]危险品管制条例 附表3-2
https://elaws.e-gov.go.jp/search/elawsSearch/elaws_search/lsg0500/detail?lawId=334M50000002055#3041
[2]日本的信封大致分为“长形”、“角形”和“洋形”,长边边长大于短边边长的两倍,开口在短边的为“长形”;长边边长小于短边边长的两倍,开口在短边的为“角形”;开口在长边的为“洋形”。“长形”和“角形”又统称为“和式信封”,“洋形”又称为“洋式信封”。
[3]原文为“六畳間”。

上一章 | 回目录 | 下一章
Linux ver.
系统开发:[email protected]狗头处刑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