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説家にならない

回首页

盐世界/在人类一旦成年就会变成盐的世界中生还的故事

第十四话  无需客气/“彼此彼此嘛”
上一章 | 回目录 | 下一章


在人类一旦成年就会变成盐的世界中生还的故事

第十四话 无需客气/“彼此彼此嘛”


  //用塑料材质的油罐盛装汽油有较大的危险性,并被日本消防法禁止[1]。其风险有:
   * 塑料在汽油的作用下变形、腐蚀导致汽油漏出
   * 汽油蒸气通过气密性不够的容器盖泄漏
   * 注油、开盖时静电放电产生火花并引燃汽油蒸气
  因此,请绝对不要尝试这种行为。携带、储存汽油建议使用符合当地安全标准的金属油罐。


  祐也帮着小女孩坐到自行车的后座上,然后开始踩起了踏板。
  刚才还是漆黑一片的世界,现在已经沐浴在柔和的淡淡微光下。从东方的天空远处延伸而来的光芒照耀着头顶上尚未完全消散的云朵,这幅美丽的光景让祐也不禁陷入感伤。
  我还能看到几次日出呢……?
  虽然“二十岁时就会迎来死亡”这件事情并非确定无疑,本条所说的发生异变后两周里达到二十岁的人也变成了盐,也不过是传闻而已。但即使如此,死亡的可能性也不容忽视。再加上一个不小心可能还会被杀掉。
  如果继续像现在一样东躲西藏的话,大概能够避免受到流氓团伙的报复,或者被学校的人发现。但是如果放弃歼灭那些灭绝人性的社会渣滓,那也就相当于是眼睁睁地看着姐妹踏入火坑。这种事情绝不会发生,绝不应该发生。
  这也就是说,残酷的斗争迟早会到来。如游戏和电影一般的,要么杀人、要么被杀的战斗。
  “呵、呵呵……哈哈哈哈!”
  也许是通宵之后心情莫名其妙地高涨起来,笑声从他口中不由自主地涌出。他仿佛要将早晨的宁静和清新空气一刀两断一般骑着自行车,竭尽全力地压低着笑声。
  “祐也,你在笑什么?”
  “呵,哈哈……不,没事,你不用在意。”
  他回答着背后传来的问题,重整自己的心情。
  现在这样在大街上走动,也有被外人目击的危险。大清早骑着主妇自行车载着一个金发小女孩的男生,很难避免成为传言的种子。本来他是打算在日出之前——清早五点时从岩本家出发的,但因为彩香磨磨蹭蹭搞到了现在。
  再怎么说这么早起床的人应该没有多少,但为了以防万一,他选择了刚才走过的路线前往学校。从小学西侧向北绕一个大圈,来到工业超市东北方向两百米的地点——也就是那家便利店附近,祐也停下了车。
  彩香必须要从幼儿园的方向——也就是高中的东侧出发接近南高,否则就会招人怀疑,因此两人特地先来到了这里。
  “从这里开始得走路了。我会陪你到学校附近,但从中途开始得你自己一个人走。”
  “知道啦。就算从这里我也能一个人走。”
  “是吗,不过就怕万一。”
  祐也看到彩香变回了原来那副坚强而高高在上的样子,暗自松了一口气。看这样子应该不会有事了。
  从这里到高中,步行大约需要十五分钟;现在时刻是五点三十八分。
  幼儿园每天晚上九点关灯,早上七点统一起床。虽然小朋友中也有起得更早的,但就算五六点钟醒来的小朋友发现彩香销声匿迹,闹了起来,从时间上说应该也不会产生矛盾。
  如果在那之后立即被人发现的话,那倒是很麻烦……不过现在再考虑那种可能性也没有什么意义了,因此祐也中断了自己的思考。他叮嘱过彩香,如果被人问到就一口咬定自己是日出之后离开的幼儿园,这点程度的时间上的矛盾应该不会引起怀疑。
  “祐也?”
  突然听见自己的名字,祐也扭头看向身边的小女孩。清晨凉爽的微风下,金线似的长发随风摇曳,头发的主人平稳地走着。
  “怎么了?”
  “晚上担心得睡不着觉的时候,怎么样才能睡着,你知道吗?”
  “谁知道呢……什么都不想不就好了吗?”祐也随口一答,这时他终于想起,他把枕头给忘了。就算彩香回到幼儿园,本条枕头消失事件仍然会成为一个谜团。不过那个枕头天天晚上彩香抱得紧紧的,别人也不管,只要她不主动申告就没有问题。
  回到岩本家,搬完家之后,必须得尽快睡觉让脑子休息一下,不然不知何时就会犯下难以挽回的错误。
  “原来不知道啊,我白期待你了,哼。”
  “…………那真是抱歉啊。”
  彩香已经完全恢复了正常的状态,非常不自然地叹了一口气。她那装大人的样子也十分可爱,祐也只能微微苦笑起来。
  “真是的,我不是说过了吗?做了坏事要说‘对不起’,好好道歉!”
  “知道了知道了对不起——”
  “‘知道了’说一次就够了!”
  就这样,两人一路上没有和任何人遭遇,走了大约十分钟。这里恐怕是学生们的居住区的正中央,祐也将彩香拽进阴影里,蹲了下来:
  “彩香,从这里开始你一个人去,可以吧?”
  “当然可以了,别把我当小孩子!”
  “那么,最终确认。把这个交给学校的人的时候该说什么?”
  祐也从单肩包中取出装有智能手机的洋式信封[2],递给小女孩。然后他为了以防万一,开始了最终确认。彩香完美地正确回答了每一个问题,祐也心中一块大石落了地。
  “好,真棒,彩香。真是谢谢你,拜托了。”
  “交给我吧!我会帮助小唯的!”
  小女孩用稚嫩而坚定的音色果断地回答,接着从阴影中冲了出去。祐也目送着不到一百二十厘米的女孩奔跑着离去,感到有些疑惑。按照她的性格,祐也本以为她会多抱怨几句。毕竟她和本条看起来十分亲近,就算已经答应了一人回到幼儿园去,表达一些不满也没有什么奇怪的。结果实际上她却说着“我会帮助小唯”,爽快地跑了出去。
  算了,反正是小孩子,能有什么事情。祐也如此简单地考虑着,朝着停车的地方跑了回去。
  他受到疲劳的钝痛所折磨的头脑,到最后也没有想起,自己小的时候,有一次母亲得了感冒,即使本人极力制止,他仍然在床边绞尽脑汁地照顾着母亲。
  心怀“为了母亲”这一信念的小孩子,有时候会固执到不听母亲本人的话的地步。



  ■   ■   ■



  无线电还是没有任何反应。
  五时五十七分。刚刚到达岩本家的祐也关闭了腰带上悬着的对讲机的电源。
  按照在公寓偷听到的信息,每天早晨五点到六点,中午十二点到一点,晚上六点到七点这三个时间段,杉田会和同伙用无线电进行联络。祐也出发时就打开了对讲机的电源,期待能接收到他们的通信,但至今无果。不过祐也本来就没抱太大希望。
  拿到这台对讲机时,频道设置在7。那个名为久濑的头目说过“频道跟原来一样”,因此频率正确的可能性比较高。但如果机型不同的话,各个频道的频率也许会不同,又或者祐也干掉的两人和久濑他们从一开始就用的是不一样的频道也说不定。
  虽然反正之后要审问杉田,但即使如此,如果可能的话祐也仍然想偷听敌人的通讯,尽可能地获取情报。
  算了,今天傍晚再去高中附近看看吧。祐也一边思索着,拆回了门口拉紧的钓鱼线,进入了屋中。
  “啊,你回来了。”
  少女又一次规规矩矩地把头转了过来向祐也打招呼。祐也顿了顿,重新开口说起了刚才准备说的话:
  “你就没考虑过进来的人可能不是我吗?”
  “啊,这个……听脚步声就知道是你了。”
  “……那还真是有点厉害。”
  祐也对意料之外的回答感到一些惊讶的同时,径直走向了堆放行李的地方,把茶几上的应急收音机塞进背包里,向本条作了最低限的报告:
  “彩香去得很顺利。”
  “是么……那太好了。”
  本条脸上绽出了笑容,松了一口气。但祐也却没有这样的从容,他抓起中型背包站了起来,说道:
  “没时间磨蹭了,我们要走了。”
  “欸,走?要去哪里?”
  “废话,当然是新的据点了……等一下,我没跟你说过?”
  “没有……为什么要去别的地方呢?”
  少女大概是认真的吧。祐也看着她转过来的那副毫无危机感的朦胧脸庞,解释着:
  “谁能保证彩香一定不会把这里的事情告诉别人?”
  “这个……彩香应该没事的。”
  “只要有一点可能性那就很危险。好了,赶紧走,现在已经早上六点,外面很亮了。我不想让任何人看见。”
  另外还有一点就是要离开备有煤气罐的地方,以免被搜索这些资源的人发现,但说明起来又很麻烦因此省略。
  “好的。可以帮我把行李拿过来吗?”
  本条匆匆忙忙地抓起身边的雨伞和钓鱼竿站了起来。祐也将中型背包交给她,简单地说了一句“背着”,然后捡起了枕头。
  “新的地方里这里大概有多远呢……?”
  “放心吧,骑车带你去。”
  “呃……谢谢……”
  虽然二人交情尚浅,但祐也仍从本条好似有些不知所措地踌躇着答应的样子里感受到了一丝细微的不自然。背着中型背包俯身的少女美丽的容颜不知为何有些紧张。
  难道是背包太重了吗?
  反正是骑车带着走,祐也认为不会有问题,于是从她手中拿回了伞和鱼竿,仍然让她一只手抓着自己的单肩包跟在后面。
  但是,她走得太慢了。昨天还只是比起常人稍稍迟钝的,对于双目失明的人来说完全可以接受的步调,但现在的本条简直就像乌龟一样。再加上走路的姿势也很奇怪,总令人感觉不太顺畅。
  “……你这是故意的吗?”
  “欸?”
  “要是觉得重就直说,别摆出那一副‘我是个脆弱的小女生’的样子。好了好了,把包放下吧,之后我来。”祐也停下脚步说道,然而本条并没有放下背包的意思。不仅如此,她还把另一只手也放在祐也的单肩包上,用力紧紧地握住;仍然朝下的脸上泛起了红潮。
  “对不起……包并不是很重,请不要担心。”
  “你脸红个什么劲啊,也不是害羞的事情吧。”
  
  
  
  
  
  
  
  
  
  
  
  
  
  
  
  
  
  
  
  
  两人一言不发,直到到达日比野家为止。
  
  
  
 ■   ■   ■
  
  
  
  将少女送到之后,祐也又跑了三趟。



注:
[1]危险品管制条例 附表3-2
https://elaws.e-gov.go.jp/search/elawsSearch/elaws_search/lsg0500/detail?lawId=334M50000002055#3041
[2]日本的信封大致分为“长形”、“角形”和“洋形”,长边边长大于短边边长的两倍,开口在短边的为“长形”;长边边长小于短边边长的两倍,开口在短边的为“角形”;开口在长边的为“洋形”。“长形”和“角形”又统称为“和式信封”,“洋形”又称为“洋式信封”。

上一章 | 回目录 | 下一章
Linux ver.
系统开发:[email protected]狗头处刑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