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説家にならない

回首页

盐世界/在人类一旦成年就会变成盐的世界中生还的故事

第一话   现实逃避/“他曾处于孤独之中”
上一章 | 回目录 | 下一章


在人类一旦成年就会变成盐的世界中生还的故事

※本作品不含哲学要素。

第一卷 怪物篇




  与怪物战斗的人,应当小心自己不要成为怪物。
  当你远远凝视深渊时,深渊也在凝视你。

  ——弗里德里希·威廉·尼采 《善恶的彼岸》



第 一 话 现实逃避/“他曾处于孤独之中”



  一阵令人愉悦的声响突然从客厅传来。
  “来了……!”
  少年小声嘟囔着,声音中透出难以掩饰的兴奋。
  原本随意躺在沙发上的他翻过身一跃而起,小跑着走到墙上的对讲机旁按下了通话键。
  “啊,你好,我是逆丰快递的。这里有一个哑马逊寄给筱宫祐也(Shinomiya Yuuya)先生的包裹——”
  “你上来吧,我马上开门。”
  “好的——”
  少年——祐也结束了通话,按下了对讲机上的解锁键,打开了公寓一楼的大门。接着他从客厅走向玄关,嘴角浮现出一丝笑容。本来他只需在家门口等待门铃响起就好,但现在正随着电梯上楼的那个包裹是特别的。祐也穿上拖鞋打开门,踏入了公寓八楼的公共走廊。

  好热……祐也在心中暗骂了一句。骤然从空调开到最大的房间里出来,感受到外面七月下旬高温高湿的空气,他不禁皱起了眉头。
  八楼都这个样子,那外面该有多么难受啊……
  少年失了会儿神,然后站在走廊外侧的栏杆前伸了个大大的懒腰。这之后他还打算在家里继续宅一阵子,不如就趁这个机会呼吸呼吸外面的空气,顺便仰望一下蓝蓝的天空。
  “喂——”
  耳边突然传来一声招呼,是快递员吗?
  祐也循声望去,发现是一个少女站在那里。她散落过肩的栗色长发随风飘舞着,身量只比他稍矮,正微抬起头看着他。那清澈的双眸中映着不服输的神色,让人联想到猫的眼睛。
  是隔壁804房间的住户,和祐也同一个高中的新崎若菜(Niizaki Wakana)。她有着阳光的外表和活泼的性格,好像还在五月份的高中生田径大赛里得了第一名,在全校大会上也受到了表彰。
  靠,真不是时候,祐也心道。他虽然和新崎认识,但两人之间的关系绝不能算好。就算见面了也只是互相无视,连个招呼都不会打的。可是今年[1]偏偏还和她分到了同一个班……真是倒霉。
  祐也三年前才搬到这座公寓里,所以和新崎也不是什么青梅竹马。刚搬过来的时候偶尔还会说说话,自己和家里的异父异母姐妹也都和她保持着友好的关系,但……
  总之,遇上这等意料之外的非日常之事,祐也向少女投去的目光里不免带上了些惊讶。
  “你挡着路了。”
  新崎的视线和声音里都带着毫不掩饰的厌恶。祐也并没有在意新崎的反应,但很快理解了她的意思。自家大门九十度敞开着,自己又站在栏杆旁边,这让整个走廊都被堵住了。倒也不是不能硬挤过来,不过那确实就很不方便。
  “抱歉。”祐也冷冷地说着,随手带上了门,这让另一个素未谋面的少女进入了他的视线。一头美丽的黑色长发垂至她的腰间,这一脸文静的少女看起来年纪和新崎差不多大。她就站在新崎的旁边,只是刚才恰好被门挡住,所以祐也没有看见。
  “哼……对不起啊,唯(Yui),已经可以了哦。”
  “嗯。”
  新崎冷哼了一声,然后收起脸上的厌恶之情,微笑着对旁边的少女抱歉地说道。而黑发少女别说看向祐也了,她连眼睛甚至都没有睁开。活泼和文静,两个看起来风格截然相反的少女就这么手牵着手,走过了筱宫家的门口。祐也瞥见陌生少女的另一只手上拿着一根白色的拐杖。
  “若菜,刚才说话的是你的邻居吗?”
  “是啊,不过要小心哦,唯。那个人在学校也一直一个人,不知道整天想着些什么,挺恶心的。”
  “是、是这样吗……?”
  “是啊是啊,所以在走廊上看到了也要无视掉哦!啊,不过他家的姐姐和妹妹很可爱,人也很好哦。”
  说着这样的话,两人打开新崎家的门走了进去。

  “要说坏话也别在人家面前说啊……”祐也轻叹了一口气,抬头眺望飘着积雨云的蓝天。
  祐也觉得自己还没有恶心到要被人骂恶心的程度。身高一米七四,体格不错,不胖也不瘦,颜值也至少有平均水准。从外表上来看,他没有任何理由受到“恶心”这样的指责。不过就是这样一个随处可见的普通高二生而已。只是……若是性格扭曲这一点,他倒是很有自知之明。
  “你好,是筱宫祐也先生吗?”
  “啊,是的。”
  “可以开一下门吗?”
  祐也随便应付着姗姗来迟的中年快递员,在快递单上签了字。快递员将一个不大不小的硬纸箱交给他,说了声“谢谢”,低头轻轻行礼之后,便离去了。
  “好啦……”
  祐也把刚才见到新崎的事情忘得一干二净,带着满脸自嘲的笑容,回到了房间。



 ■   ■   ■



  “…………太棒了。”
  少年坐在自己房间的椅子上,手里握着游戏手柄,发出赞叹的声音。这前所未有的清晰而充满冲击力的图像实在让他难以抑制心中的感动之情。
  真不愧是30万[2]的显卡,没白等!
  三个小时前,祐也把刚送到的电脑配件装进了自己的组装机。接着,他把饮料和食物准备好,堆放在桌上和地板上,启动了提前下载好的游戏。展现在43寸的4K显示器上的高清晰度图像令祐也难以自拔,完全沉浸在了和现实别无二致的虚拟世界之中。
  “今年的暑假就靠这个活了……”
  祐也沉醉在无线耳机里传来的音乐和音效里,边操作着手柄,嘴角浮起微笑边自言自语道。半年前公开发布后就被整个游戏界寄予最大期待的大作《禁区5》[3],开放世界的RPG乘着最近欧美游戏界的大流,在今天——七月三日全球同步发售了。
  《禁区5》的剧情概要如下:
  二十年前北美洲因为生物恐怖袭击而毁灭,游戏的舞台在崩坏的纽约市周边,主人公(玩家)是从英国派来的调查员。玩家踏上这片为了防止感染扩散而被划为禁入区的土地,和早已变了样子的曾经的人类和动植物战斗的同时,努力拨开二十年前事件的迷雾。然而,探寻真相的不止玩家一人,玩家和这些势力有时合作有时敌对,完成自己的调查任务……这还只是主线剧情。
  做什么主线,先搞完支线,一天就算18个小时……一个暑假能肝540小时[4]。祐也一边用刚刚拿到的突击步枪射杀着敌对势力的调查员,一边在心中回顾自己完美的暑假计划。他也纠结过到底要不要用那个混蛋的烂钱买电脑配件,不过真正到了用钱的时候,他才感觉到不管来路如何,钱就是钱。
  早知道这样就不要一直纠结到《禁区5》发售前一天,如果昨天之前就买好的话,在深夜十二点的钟声响起时就能玩上的……
  算了,祐也心想,再后悔这狗屎一样的现实,也没有任何意义。他拿起摆在旁边的塑料瓶,润了润嗓子,重振旗鼓。他提前在网上买好了大量的矿泉水和碳酸饮料,冷冻食品、方便食品、麦片甚至维生素片之类的东西也都屯了很多,就算要在家里宅上整整一个月也完全可行。忘记现实的烦恼,沉浸在游戏的世界中——对于筱宫祐也来说,这就是幸福。



 ■   ■   ■



  肚子发出震耳欲聋的巨响。
  祐也终于意识到自己的胃肠已完全空空,不得不松开了紧紧握着游戏手柄的手。
  啊,饿死了……说起来,今天是几号?少年如此想道。因为自己的房间里没有窗户,就连现在是白天是晚上都搞不清楚。这几天,他困了就睡,饿了就吃,吃完饭一定要刷牙,最后一次洗澡的时候顺便看了看日历,是八月五日。
  祐也从椅子上站起,伸了个懒腰,床边的数字闹钟写着八月九日上午十点。他觉得差不多该去洗个澡了,一想到原来已经过去了四天,他感觉似乎全身都开始痒了起来。
  祐也拿起眼药水湿润了自己浑浊的双眼,走出房间,先把一包冷冻食品扔进微波炉里开始加热。然后他去洗了个澡,只穿着一条短裤就出来了,顺便拿出微波炉里解冻好的炒饭,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好啦,赶紧吃完——嗯?”祐也还没说完,听到了一个熟悉的声音,不禁皱了皱眉。他握着勺子犹豫了半天,还是懒懒地站起身来回到客厅,走向墙上的对讲机。
  然后,他按下了通话键。
  “啊,是学长吗是学长吧!果然还在家——”
  “回去。”
  少年按挂断键将屏幕上的马尾辫少女一键清除,然后回到了房间。
  为什么她穿着校服?补课吗?祐也有些诧异。
  而且不知为何她不是在一楼大门发起通话,而是已经来到了八楼的自家门口。但以前也发生过一次同样的事情,所以他决定不去在意……这时,门铃的电子音再一次在家中响起。
  靠,那个跟踪狂……我的精致暑假才不会被这种人毁掉。祐也戴上耳机,无视掉第三次的门铃声,一边在心里发着牢骚,一边吃起了炒饭。三个月前,少年的直觉就告诉他,那个学妹——森园真名实(Morizono Manami),是个危险人物。这三个月里,这种直觉一直没有改变,而且每见到她一次,少年对她的戒备心就增高一些。为了自己好,还是和往常一样,尽量不要和她扯上关系吧。
  比起那种人,现在重要的是继续打游戏。祐也想着,把炒饭送进嘴里一边咀嚼,一边握紧了游戏手柄。好不容易有个暑假。这屎一样的现实我一丁点都不想考虑。母亲和姐姐应该同自己是一样的想法,所以才带着妹妹一起出去旅游了。“如果我说我也去的话,她们会有怎样的表情呢。”祐也苦笑着自问自答。妹妹大概会很开心吧,但母亲和姐姐呢?
  他中断了这毫无意义的想象,把自己的意识重新集中在游戏上。至少在暑假里,他想把目光从现实上移开。



 ■   ■   ■



  森园找上门之后又过去了几天。
  “啊……?”
  电灯的突然熄灭令祐也困惑不已。他不喜欢在阴暗的房间里打游戏,因此房间的顶灯平时是常亮的,可是现在它却毫无征兆地灭了。少年接着向放有UPS(不间断电源)的桌子底下看去……发现它在运转[5]。
  空调也停了,是停电了吗?祐也思索着。不管怎么样,他先存了个档,然后退出了游戏。本来只要再杀一个敌方调查员就能解锁1000杀成就,不过现在也没有办法了。最新的高端显卡性能优异的同时,耗电量也不是开玩笑的,一个小小的UPS分分钟就能被掏空。
  久违的电脑桌面右下角写着“15:37”。以防万一,祐也马上从开始菜单中选择关机,关闭了电脑的电源。
  真是的,这大夏天的……不对,是跳闸了吗?可是空调只开了这一个房间啊?少年思考着断电的原因,在黑暗中摸索着,找到自己的智能手机,按了一下按键,没有反应,好像没电了。没有办法了,他摘下无线耳机,摸着黑走出了房间。配电箱在门口鞋柜上方的墙里,但现在什么都看不见,他只能继续摸索着打开了大门。

  “哇……外面真是地狱啊……”祐也皱着眉头感叹道。炎热而潮湿的空气从大门口灌进来,一瞬间裹住了他的全身,加上久违的自然光直直地刺到他的视网膜上,他现在满心想的就只有赶紧把电闸合上关门。这样打算着,祐也看向了配电箱……
  并没有跳闸。
  这是怎么回事?祐也一时也懵了,他陷入了沉思。一般来说跳闸,或者干脆说所有停电的原因,其实都逃不出电流过大或者漏电这两种可能。但若是配电箱没有问题的话,那这次停电可能是由周边一带的总用电量超过供电能力了,抑或是输电线和变电站出现故障了之类的外部原因所导致的。
  “住手,放手啊你!”
  祐也正在脑内列举着断电原因的可能性,突然听到了走廊上传来的喊叫声。那声色似乎充满了焦急和绝望,所以他反射性地凝神细听……
  “放、放手,请你放开!”
  “操,这家伙太闹腾了!”
  “啊,阿和,你打脸干什么,这女生这么可爱。”
  “唯!?唯,你没事吗!?”
  外面传来的是平时很少有机会听到的怒吼和悲鸣。男人粗暴的声音,还有女人悲惨的声音——这充斥着人类感情的现实中的话语和游戏里的配音完全不是一个概念。也许正因如此,耳边吵吵嚷嚷的那些声音让祐也不由自主地回忆起了从前,他感到一阵轻微的头痛。
  “不过,这不就安静了吗?”
  “阿和真是个笨蛋啊,之前不也说过了吗。人如果失去意识,就会变重,很难搬的。而且这边这个女的肯定会闹腾得更狠。”绝非日常会出现的交谈之语继续传来。
  “你们打女孩子不觉得羞耻吗!?”
  “你说什么!”
  “和辉(Kazuki)你别这样,优大(Yuudai)说得对,威胁比打更有效,像这样——”
  祐也好想要甩走头痛似的摇了摇头,告诉自己:把那个混蛋扔下去这件事情我没做错。毕竟他让母亲、姐妹和自己都陷入了痛苦之中。这种人渣,死有余辜。
  “你看,这不就安静了。”
  “那你也给我一个啊间岛(Majima)哥!”
  “间岛哥和久濑(Kuze)哥怎么可能给你这种一根筋笨蛋啊。对吧,直人(Naoto)?”
  “哈、哈哈……可能吧……”
  “杉田(Sugita),你……为什么……啊,石川(Ishikawa),石川你醒醒啊!”
  祐也深深地吸了一口气。他决定先找到停电的原因,然后赶紧继续打自己的游戏。外面一切现实的声音,他要统统无视。
  “喂,看那个,间岛哥!”
  “别说没用的废话了,优大,赶紧走人咯!”
  “不不不,那个门刚才还是关着的吧?”
  “嗯……?这样吧,你们看好这几个,我去看一下情况。”
  “刚才的停电也是,总有很不祥的预感啊……”
  “优大你怎么又吓尿裤子了,你看看间岛哥那宽阔而雄伟的背影!”
  “石川,为什么……你们难道把石川杀了!?”
  如果是周边一带都停电了,那只能等电力公司的抢修了,祐也心想。总之先看看其他人家吧。但是公共走廊似乎发生了什么麻烦的事情,那还是到自家阳台上去看吧。
  他这么想着,急忙关上家门的瞬间,和公共走廊上陌生的魁梧男人对上了眼。

  少年握着门把愣了一下,然后立即转头关门,可是对方却迅速地伸出手插进门缝,抓住了门边。祐也反射性地大力往后拉拽门把,想要强行关门,因为在刚才对上眼的时候,他敏感地察觉到了对方的危险气息。多亏了义父——都怪义父,少年掌握了分辨暴力气息的能力。
  “你在这干什么!?哪里来的!?”
  “靠,放手!手指夹成肉泥我可不管啊!我叫警察了!”
  “警察……?哈哈,警察啊,这个回答足够了!”男人不知为何有点开心,向十几厘米宽的门缝里伸进了另一只手,手上握着黑色的闪闪发光的东西。那是《禁区5》里也出现过的,拥有旋转式弹巢的,那个。
  “诶?”祐也仅仅愣了一瞬,立即理解了目前的事态,同时也将自己的戒备心提升到最高水平。他不假思索地松开门把的瞬间,盛大的炸裂音仿佛要刺穿他的鼓膜。和最近几天耳机里也经常听到的音效很是相像,但刚才的声音有决定性的真实感。
  祐也面对这过于非现实的事件,他的脑中有些搞不清楚,这究竟是现实还是游戏。
  “间岛哥,怎么了!”
  “没事,不用担……呃啊?!”
  尚未散去的硝烟的气味仍在刺激着祐也的鼻腔,家门已经被打开,魁梧男人的身影出现在少年面前。也许这就是人紧急时刻的潜力吧?无意识地等待着这个机会的祐也,在男人的粗脖子进入视野的瞬间,竭尽全力地用手中不知何时拿起的细细的女用伞[6],向着男人刺去。不,应该说向上斜刺出去。
  “呃……咕……啊……?”
  看起来大约十几至二十几岁,比自己高了起码十厘米的,浑身肌肉的黑帽青年在这最后一刻瞪大了眼睛。他的嘴角流出了红色的液体。握着左轮手枪的右手缓缓地动了动,祐也看见后,用左手紧紧按住这“敌人”的右手,然后向自己的右手继续使劲。接着,伞更深地刺入了男人的身体,他摇摇晃晃地往斜后方倒下。
  “…………间岛哥!”
  祐也仍然抓着“敌人”的右手,拖着倒下的男人走出门来到公共走廊。单膝跪地向右侧看去,数米开外有个肥胖的少年向自己怒吼。认识到对方的存在的同时,祐也的左手不由自主地动了起来,准备夺取倒下的男人右手里的家伙。
  “你……竟然把间岛哥!”震惊地呆站着的肥胖少年,脸上露出暴怒冲了过来。
  变异体。祐也突然想到这个词。化作废墟的纽约市大街小巷里也有这样的怪物啊……他简直是毫无紧张感地、冷静地想着这些事情。变异体是经过变异的人类,他们会像丧尸一样袭击过来,祐也在游戏里不知击杀了他们多少次。
  还有两米。
  一边冲过来,一边伸出两手似乎是想要抓人的未命名敌人,被祐也瞬秒击杀了。身体擅自作出了行动——用左手从倒下的男人手上夺取凶器,换成右手单手持枪,扣下扳机,命中了“敌人”的右眼——也许这就是所谓新手的好运气。
  用枪打人这是第一次,但又不是第一次。最近几天祐也不知按了多少次按钮,但是,扣下真的扳机是第一次。这是比4K显示器上最高分辨率的《禁区5》还要真实鲜艳的光景。
  好厉害啊。祐也内心感叹着,甚至从容地躲开了因为惯性而向这边倒来的“敌人”。
  不知道是为什么。也许是因为上一次也是在这里杀了那个混蛋,积攒了经验值?
  下次升级是什么时候?应该是147级了吧。

  走廊那头,804房间门前有五个人影。
  头部流血倒在地上,穿着校服的少男。
  瘫倒在地的黑色长发少女。
  扛着校服少女的金发少男。
  铐着手铐被扛在肩上,呆呆地向这边看来的邻家少女。
  脸上写满震惊,手足无措地站着的校服少男。
  “呜、啊…………呜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似乎在哪里见过的校服少男一边喊叫着,一边转身跑走了。
  “啊,喂,直人!呜……啊真是的!”
  “喂……喂!筱宫!救救我筱宫、祐也!!”
  金发少年交替着看了看校服男和祐也,然后扛着呼救的少女,追赶着校服男的背影离去了。祐也听见很久没有人叫过的自己的大名,这才回过神来想要追赶那两人——不对,那三人,但双腿却纹丝不动。
  “…………喂,这……事情搞大了啊。”祐也低头看了眼被自己刺死、被自己击毙的两人,小声自语道。
  走廊对面,楼梯间传来少女的喊声。但祐也死死地盯着自己右手里拿着的东西,丝毫没有精力再去管那些了。
  “到底……怎么回事?”

  远处少女的喊声突然消失不见。祐也将视线从左轮手枪移开,再一次低头看向自己脚下躺着的两具尸体。
  他终于明确地分清了游戏和现实,意识到了自己所做的事情有多么严重。
  “……………………骗人的吧,喂……”
  祐也的脑中被各种各样的思绪占据,不知所措地站在那里。



注:
[1]日本学校的学年开始于每年4月份。
[2]30万日元,约合人民币两万元。
[3]原文为“Keepout 5”。
[4]日本高中的暑假一般是从7月下旬到8月下旬的一个月左右的时间。
[5]UPS开始运转即代表主电源断电。
[6]在日本,若没有特别说明是折叠伞,均是指长伞。

上一章 | 回目录 | 下一章
Linux ver.
系统开发:[email protected]狗头处刑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