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説家にならない

回首页

盐世界/在人类一旦成年就会变成盐的世界中生还的故事

第二话   状况整理/“这很荒唐吧”
上一章 | 回目录 | 下一章


在人类一旦成年就会变成盐的世界中生还的故事

第 二 话 状况整理/“这很荒唐吧”



  祐也很清楚该如何冷静下来——俯瞰自己就好了。
  不是以自己的主观视角来认识这个世界,而是客观地、从上帝视角来俯瞰包括自身在内的这整个世界,并逐渐拓宽自己的认知范围。通过将感情因素的影响从思考过程中割离出去,他就可以像坐着看电影一样,冷静地分析事态。
  把那个混蛋丢下去的时候,他就是靠这个办法缓过来的。
  “…………好,没有问题,我没事。”少年深呼吸了一口犹带着血腥味的空气。
  没有什么可慌张的。
  “……但为什么会这么安静呢。明明两次枪响声音很大,应该能传得很远。”他有意识地在口中将这些念头喃喃出声,借此整理脑中不断涌出的思绪。
  “先开枪的是他,墙上应该也有弹痕,所以这可以说是正当防卫吧……能算吗?不,总之,现在先是……怎么办,逃跑吗,可是从警察手里也逃不掉啊,刚才那些人……”
  目击者有三人。金发少年是之前完全没有见过的生面孔,但另外两人却并非如此。一个是住在隔壁的少女新崎,而另一个男生所穿着的黑色长裤和白色半袖衬衫也是非常令人熟悉的装束。新崎穿的是高中的夏季校服,那么这个男生应该也是同一个高中的学生。
  那两个人看样子是把新崎给绑走了……先是停电,然后跳出来这么一个看起来怎么也不像警察的人拿着枪,还突然朝自己开枪……外面到底发生了什么……?
  祐也右手仍然握着手枪,左手抵着唇角继续思考,最终思绪还是绕回了刚才的问题——真的太安静了。
  路上没有车。祐也从八层的公共走廊边上探头向下望去,外面的世界就如同一幅静止的油画一般。这里位于住宅区的正中心,公寓前的小路上没有车还说得过去,但远处本该车水马龙的大马路上居然也一辆车都没有——别说车了,就连个人影都看不见。平时熙熙攘攘的喧嚣人群尽数消失无踪,一种诡异的静寂凝集在四周,打破这一静寂的只有间或飞过的几只小鸟。
  “怎么回事……肯定发生了什么……对了,手机,上网看看究竟是怎么回事!”祐也急忙跑回了昏暗的房间。依靠着从大门里照进来的一点阳光,他拿起扔在床边的智能手机按下按键,但手机没有任何反应。
  “我忘了……靠,冷静……停电了也没法充电……不,等等,那两个人!”祐也想起了什么,光着脚冲出大门,跑向了倒在新崎家门口的少男少女。
  男生穿的确实是校服,趴倒在地,身下有一滩血,一动不动。祐也摸了摸他的右手手腕——已经没有脉搏了,死了吗?那这个女的呢……?祐也一边想着,一边往仰面朝天的女生那边看去。

  少女在这大夏天里还穿着长袖的白色罩衫和及膝的高腰裙子,两手被黑色的手铐铐住,黑色的长发散乱在走廊的地板上。除了面上有点鼻血之外,没有见到其他明显的外伤或流血迹象。她丰满的胸部微微起伏,看起来应该是还活着。
  祐也觉得自己似乎在哪见过这个少女,不过事到如今,既然她活着,那当务之急就是要赶紧问问她到底发生了什么事。祐也完全没有报警的念头,要报警的话刚才的金发少年早报了,而且在这静谧的城市里警察系统是否还在运转也是一个未知数。不管怎么说,既然反正是要被抓进去的,至少他想先搞清楚目前是个什么状况。
  “喂,喂醒醒,喂!”祐也对着少女叫喊着。
  回答他的只有一片沉默。
  “喂,你,喂!”祐也试着摇了摇少女柔弱的双肩,但对方仍然没有一点反应。“靠,晕了吗……那没办法了。”他叹了口气,把手枪塞进家居服短裤的口袋,伸手一揽把少女从地上拉了起来。当然,他是不可能用什么公主抱的,毕竟失去意识的人会变重,很难抱得稳。因此,祐也参考以前看过的电影镜头,以自己的后颈和肩背为受力点,双手则分别抓着少女的左手和左脚,像扛沙包一样把她横向扛在了背上。好在少女比他想象中更轻,他得以顺利将她带回了自己的房间,接着就把她扔在了床上。
  虽然房间里晦暗的光线让人很难看得分明,但祐也还是尽可能努力地重新观察了少女一番,发现她的长相堪称是相当标准的美少女。黑色的长发虽没有什么光泽,但脸上那仿佛制作精巧的人偶一般的细致五官,给人一种只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的纯洁美感。她纤长的睫毛一动不动,只有胸腹部在随着平稳的呼吸上下起伏着。从刚才背着她时所感受到的柔软触感来看,胸部一定是真的相当有料。年龄应该可能和他差不多,但祐也现在也无法确定。她文静的气质让他觉得像是成熟的女性,可她天真无邪的睡脸又让他觉得像是比自己更小的少女。
  “鼻血……就先不管了吧,搞清楚情况再说。”似是为了排除邪念,祐也轻声自语道。不论现在的状况有多么异常,也改变不了他是个性欲旺盛的青年男性这一事实。看到如此美丽的少女毫无防备地出现在自己面前,他也会想入非非。
  还有闲工夫想这些有的没的,我也太从容了。祐也从上帝视角对自己苦笑了一下,然后再次开始了行动。



 ■   ■   ■



  祐也先调查了一下被自己杀死的那两个男人。现在他的脑子里已没有什么保护现场的概念了,在这令人一头雾水的诡异状况下,他只能听从自己那带着不祥气息的直觉,上手翻找着两人身上的东西。
  先从下巴上插着一把伞的戴帽子魁梧男人(推测年龄18-20岁左右)开始吧。在这人身上他并没有发现什么能够确认身份的东西。一把钥匙……是汽车钥匙吗?这是什么?背心?在这大热天里?而且这种尺寸的匕首……是军用的吗?还有无线电……这家伙到底什么来头?少年翻着东西,脑海里抛出一个又一个的疑问。
  另外,男人背上其实还背了一个中等大小的背包,但他现在是仰躺在地上。祐也看了看插着伞瞪大着双眼的尸体,犹豫再三后,伸手把伞从尸体上拔了出来,再将尸体翻了个面,扯下背包开始检查内部。
  手铐……真的假的?不,那个女的手上铐着的像是真货,再加上那把枪,这个应该也是真的。这个盒子里难道是……弹药?还有,烟,打火机,手电筒,胶带,运动饮料……
  里面似乎还有其他杂七杂八的东西,祐也决定总之还是先看看都有些什么,更深入的调查暂时可以缓缓。他把心中的困惑抛诸脑后,走向了被他首次开枪爆头击杀的另一个男人(推测年龄15-18岁)。
  这个人身上也没有任何能确认身份的东西。对讲机,智能手机……电击枪?还有这个,是警棍吗?祐也没多想,拿起白色的智能手机按下按键。屏幕上显示出请输入密码的界面,看来是没法用了,但看一眼上面显示的时间,今天似乎是八月十四日。
  原来自己已经宅了半个月了吗?祐也随便想着,从面前满身脂肪的男生身上剥下了他的单肩包。他尽量避免看到男生的死状,因为男生右眼眼珠被枪打烂的样子实在是太过恶心了。
  祐也呼吸着满是血腥味的空气,手上不停顿地检查着单肩包里的东西。糖果、口香糖……曲奇饼干?果汁……菜刀,塑料绳,剪刀……避孕套?少年暗道这都是些什么玩意儿,心中只越发困惑了。他一边从随身物品推测着主人的身份和性格,一边抬起头望向新崎家的门口,接着朝那个倒在地上的校服男生跑了过去。

  地上的那摊血迹是以尸体头部为中心扩散开的,也许是因为他遭到殴打的部位正是头部。尸体旁边掉着一根沾血的铁管,和一根看起来用了很久的棒球棍,不过棒球棍上并没有血迹。祐也推测,棒球棍是死者的武器,而铁管则是杀死他的凶器,凶手……应该是逃走的两人之一,因为魁梧男人有那把匕首,而肥肥有那根警棍,他们两人都没有必要特地拿一根铁管打完人扔在这里。
  不过,凶手是谁现在也不重要了。祐也将脸朝下的尸体翻了过来,半袖白色衬衫的衣领已被鲜血浸透,左胸口袋上绣着一个小小的圆形徽章,祐也认出这是他学校的校章。接着,他发现口袋里装着学生证,就把它取了出来。
  “嗯……二年级一班,石川真之介(Ishikawa Shinnosuke)……啊,这不是班长吗!”
  祐也终于意识到,这个人原来正是自己同班的班长,这一事实令他颇受打击。毕竟当祐也在班上遭到孤立时,仍会毫无顾忌地与他交谈的也就是石川了。石川这个人性格外向爽快,与任何人都能自然无间地交流,可以说在高二一班,他是名副其实的好少年代表。虽然学习成绩不怎么样,但他的这点傻气也被大家当作他的属性之一,在同年级学生里有着很高的人气。
  “……………………”祐也沉默着,摸了摸尸体的裤子口袋,果不其然,里面有智能手机。他觉得按石川的性格,应该不会给手机设置密码,事实也证明他的确没想错。
  然而此时,祐也又发现了一个异常情况——刚才检查那部白色手机的时候,他净顾着看密码锁屏和时间了,竟然没注意到手机没信号。算了,那些乱七八糟的后面再想,还是先去问问那个女的什么情况吧。这样对自己说着,祐也再次恢复了冷静。他将同班同学的学生证和智能手机放进自己的衣服口袋,又起身走到自己家门口,把另外两人的背包和单肩包也拿了起来。这下,他从杀人罪升级为杀人罪加盗窃罪了。但这不容否认的离奇现实状况本来就完全背离了常识,而理性告诉他,现在已经没有功夫去在意那些细枝末节了,于是他便拿着东西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还没醒吗?”祐也从背包里取出了黑色的手电筒。从大小上来看,这应该属于强光手电。祐也打开开关,明亮的LED光源瞬间照亮了整个房间。祐也将光线指向躺在床上的少女,盯着她继续思考。枪声已经响了那么久了,可还是没有一个人上楼查看情况。是出去找找有没有其他人在呢,还是在这里等着少女苏醒呢,又或者……
  算了,还是强行把她弄醒吧。
  继停电之后——亦可说是杀人之后——已经过去大约十五分钟了,现在已临近下午四点。祐也拿起桌子上的塑料瓶,把瓶子里的矿泉水直接倒在少女秀丽的脸庞上。
  “…………咕,……咳,咳!”
  大概是水钻进了鼻子和嘴巴里,少女一边剧烈地咳嗽着,一边睁开了眼睛坐起来。床单有点湿了,不过这点程度还可以接受。祐也看到少女起身,马上对她大喝了一声。
  “喂,你!”
  “你、你是谁,这里是哪里!?”少女的回答充满了恐惧和迷惑,她试图挥动双手,然而也许是意识到自己被手铐铐住,她眉头微皱,接着用双手在空气中来回划动,似乎在寻找着什么。
  “你干什么呢,冷静一点,看着我!”
  “若菜,你在哪里?快说句话呀?!”
  “新崎不在这里。这里只有我和你。”
  “……你是、谁……?”
  坐在床上的少女终于转向祐也的方向,战战兢兢地问道。她全身僵硬,似乎还有些颤抖。
  “我是筱宫祐也。你呢?”
  “……难道是……若菜的、邻居……?”
  “没错。你叫什么名字?”
  祐也一边回答着她的问题,一边回忆起他宅家的第一天,似乎曾久违地和新崎说了几句话。那时候站在新崎旁边的就是这个少女啊。她飘渺的气质令她看起来就好像随时都会被风吹走一样,那古典日本美女的外表倒是给祐也留下了一些印象。
  “我、我是……本条(Honjou)、唯……请问,这里是哪里!?若菜在哪里!”
  “这里是我的房间,新崎被人给抓走了。总之你先冷静下来,喝口水吧。”
  “抓走了……?啊……怎么办……为什么,会这样……”名为本条的少女呆呆地低语道。
  “喝口水,然后深呼吸!”祐也把塑料瓶塞到了本条的手中,她的身体仿佛触电似的抖了一下,犹豫片刻后,她还是用颤抖的双手抓着塑料瓶喝起水来。喝过水,少女深呼了一口气,闭上了眼睛,祐也趁这时机开口询问起来。
  “好了,现在你冷静了吧。我有几个问题要问你,你要如实回答我,知道了吗?”
  “好的……不过,若菜……”
  “等一下,你别急,我可是你的救命恩人哦?先让我搞清楚一些事情,听明白了吗?”
  “……好的。”
  少女轻轻颔首,祐也松了一口气,坐在了平时打游戏的椅子上。
  救命恩人什么的不仅夸张而且还是结果论……说起来,祐也此刻的心情又何尝不焦急呢。但正因如此,他才更加不能忘记保持头脑冷静。

  “首先是第一个问题,要抓你们的那些人是什么来历?”
  “不、不知道……我们到若菜家里,找东西……结果他们突然跑出来……请问,筱宫,为什么在这里……?”
  “现在是我在问你,你的问题等会儿再说。第二个问题,你是什么人,哪里来的,和新崎什么关系?”
  “我和若菜是……表姐妹[1],我住在东京那边……暑假我来这边玩……结果,世界,变成这个样子……”
  少女被手铐铐住的双手紧紧地握着塑料瓶,原本就十分娇小的身体几乎要缩成一团。也许是因为不安吧,她仍然紧紧闭着双眼。
  “世界变成这个样子……?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大人们不是,都变成盐了……吗?”
  “盐?”意想不到而又莫名其妙的回答让祐也傻傻地“哈?”了一声,少女看着他,不知是想到了什么,继续用耳语似的微小音量怯怯地说着。
  “那个,说是盐,好像是学校的人调查发现的……总之,大人们,全都变成白色的粉末了,对吧?”
  “……我怎么知道对不对,就是不知道才要问你啊。”
  “不、不好意思……但是,大家都是这么说的……”
  “大家,那也就是你没有亲眼看到了?”
  本条犹豫着微微点了点头,顺势把头低了下去。从刚才开始她就一直闭着眼睛,从没有直视过对面的少年。
  “什么鬼……你听好了,我可是在认真地问你,别说什么盐啊白粉的鬼话了,认真回答我。”
  “不好意思……我眼睛看不见。”
  “啊……?”
  “所以说……对不起……”
  少女似乎很抱歉,边细声细气地说着边把头垂得更低了。祐也一时哑口无言,接着又立刻振作精神,继续询问。
  “喂,把头抬起来,眼睛睁开。”
  “……好、好的。”
  祐也跪在床前,用强光手电直直地照向少女的右眼。本条对此毫无反应,双眼睁得大大的,长长的睫毛也一动不动,倒是祐也对着强光都不由自主地眯起了双眼。他凝视着本条漆黑的瞳孔。
  “这……瞳孔完全是展开的啊。”
  “……………………”
  “你难道,一点儿也看不见吗?连光感都没有吗?”
  “……是的。”
  少女对祐也的疑问作出了肯定的回答。承认自己全盲的少女的语气并没有让他感受到一丝悲壮感,只有对着祐也这个陌生人的如同充满警惕的幼兽一般的胆怯。
  “原来如此,我明白了。不好意思,刚才为难你了。也就是说刚才那盐的事情并不是开玩笑了?”
  “是的……筱宫,不知道吗?”
  “要是知道就不会问你了。……这个我拿走了。”
  “啊……”
  祐也从少女手中抽出塑料瓶,坐回了椅子上,把水瓶里不冷不热的矿泉水一口气喝光,长长地吐了一口气。
  “大人都消失了,这样……原来如此,所以才……我知道你很担心新崎,但你现在先把世界变成什么样子讲给我听听。”
  “好的……但是,我讲完以后,也可以问你一些问题吗……?”
  在直射天花板的强光手电的反射光下,本条的脸上有一抹浓浓的阴影,正和她阴暗的表情一样。
  “可以,所以你赶紧讲,外面到底怎么回事。”
  但祐也毫不在意,也没有功夫在意,只催促着少女快些开口。
  ”……我知道了。“
  于是,祐也从名为本条唯的失明少女口中,了解了世界的异常。



注:
[1]原文用词不分堂、表,此处根据二人姓氏不同,推测为表姐妹。



日本文化小课堂:

“一个是住在隔壁的少女新崎,而另一个男生所穿着的黑色长裤和白色半袖衬衫也是非常令人熟悉的装束。新崎穿的是高中的夏季校服,那么这个男生应该也是同一个高中的学生。但祐也所在的高中是县立学校,冬季校服采用的款式是传统的黑色立领学生服,夏季校服和初中的差别不大,所以那个男生也可能是初中生。”

  在日本,不同的高中有不同的校服。公立(县立)高中男生校服是立领学生服(学ラン),女生是水手服。私立高中男女都是西装外套(ブレザー,blazer)。虽然公立学校采用西装外套、私立高中采用立领学生服的情况也会有,但属于极少数。因此,“立领学生服=公立高中”“西装外套=私立高中”在日本是一般的认识。
  立领学生服的裤子全部是黑色,而西装外套的裤子经常是深蓝色、灰色或者格子图案等。不管是哪一种校服,夏装上衣都是半袖白色衬衫。因此,判断一个男高中生属于公立或私立学校,一般是通过裤子的颜色。(虽然白色衬衫上经常绣有校章,但太小了一眼看不清楚。)
  然而,日本的公立初中基本上全是立领学生服,颜色和设计与公立高中的校服也基本相同,因此,如果见到穿着白色衬衫和黑色裤子的男学生,想要判断他是初中生还是高中生,只能通过他的面貌和身高推断年龄。
  这里倒地的男生的服装正是黑色长裤和白色半袖衬衫,强调“祐也上的高中是县立学校”,是为了让读者理解“祐也无法判断和校服高中生新崎一起出现的男生究竟是自己学校的高中生,还是初中的学生”这一点。在日本上过中学的话非常容易理解这个推理,但对于日本以外的读者来说就有些莫名其妙了。
  但是,不管怎么说,这个情报在这里实在是完全不重要,以至于书籍化的时候编辑直接把这一段给砍掉了,因此这段注释也被赶出了注释,只能在“日本文化小课堂”和大家见面。

上一章 | 回目录 | 下一章
Linux ver.
系统开发:[email protected]狗头处刑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