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説家にならない

回首页

盐世界/在人类一旦成年就会变成盐的世界中生还的故事

第四话   潜伏窃听/“很可怕的人们”
上一章 | 回目录 | 下一章


在人类一旦成年就会变成盐的世界中生还的故事

第 四 话 潜伏窃听/“很可怕的人们”



  祐也背着肌肉男的双肩包,穿上鞋先跑了一趟新崎家,从门口拿回了女式的鞋子。总共两双鞋,大概其中一双是新崎的吧。他把两双鞋都放到了本条的脚下:
  “鞋子有两双,自己穿你自己那双。”
  “谢谢。”
  祐也只用一声“嗯”回应了本条的话,便穿着鞋子忙不迭地跑回了自己家。这样就做好了随时逃走的准备,之后就只剩下必需物资的收集了,要赶快搞定……但是,祐也在一个房间前停下了脚步。
  混蛋的房间……算了,我会让你的东西物尽其用的。

  下定决心后,祐也伸手推开了门。和祐也的卧室一样没有窗户的房间一片漆黑,在手电筒的强光下,四处浮动飞舞的无数微尘在空气中一闪一闪。
  这是祐也第二次进入这个房间。第一次是祐也还刚搬过来没有多久,还相信义父是个值得尊敬的律师的时候。
  房间跟以前一样,收拾得干干净净、整整齐齐。那个男人虽然会一言不合就摔盘子扔东西,但他对和自己切身相关的事情却认真到可以说是神经质的地步。他死后,房间闲置了两年,没有人去整理他的东西。
  “……有了!”祐也打开柜子,昔日义父的兴趣收藏出现在眼前。
  弩。
  也许是内心深处的暴力本质的流露吧,他每月最少要去打一次猎。用弓箭狩猎是违法的[1],他虽然自己就是律师,对此却完全不以为意。他会驱车好几个小时到山里,用法律管辖之外的武器一次又一次地重复着违法行为,杀伤那些野生动物。他打到鹿的那一天,回来可是向家里人炫耀了好久,心情似乎相当不错,这让祐也、母亲和姐妹也都松了一口气;但若是毫无成果的日子,那简直就是一场灾难。
  那混蛋,这些东西一根毫毛都不让别人碰,却又整天拿出来嘚瑟……没想到现在竟然会派上用场……祐也一边回想着义父的事迹,一边观察着柜子里的凶器。
  弩有两把。一把装在丁字形的黑色软包里,大小大约全长一米、宽八十厘米。如果祐也没有记错,这应该是叫做全尺寸反曲弩[2],形状很简单,维护流程也很单纯。另一把装在迷彩花纹的箱型硬包里,包的全长一米,宽、高各三四十厘米。这一把属于全尺寸复合弩[3]的类别,形状和维护方法都很复杂。搬运起来显然是前者更加容易,总之祐也先把两把弩都提起来看了看。
  “好重……”
  软包只有不到五公斤的重量,但是硬包恐怕有十几公斤。包的材质看起来很结实,光是那个包应该就占了一半重量吧。
  同时带走还是太勉强了吧?少年心想。毕竟还有其他的东西要带,而且也已经有了手枪、匕首、警棍和电击枪这些武器。就算已经有了个专业拎包的,也没法指望她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失明少女能帮多大的忙。
  祐也回想起之前看到的信息,似乎复合弩的威力和精度都比较高。虽然结构简单维护容易的工具使用起来更加轻松,但祐也是打算把弩当成手枪的替代品的,也许还是选杀伤力高的那个比较好吧?毕竟对于新手来说,用手枪打中十几二十米以外的目标应该很困难,而且枪声很大,弹药也不多,因此也不能随意练习;而弩箭只要捡回来还能继续用,练习没有障碍,而且发射时很安静,作为远程武器来说非常好用。要说缺点的话就是不能连射和体积大不方便携带了。
  “这里也藏不住啊……”祐也拿起软包走出了房间,塞进了自己房间的床底下。然后他转念一想,又拿着软包走进姐妹的房间里,塞进了双层床底下。看到这家门前的惨状,来这里调查的学校人员恐怕就算把门撞破都要进屋里看看,杉田和金毛的伙伴们如果来了也会这么做的。对他们来说祐也是犯罪嫌疑人,他的房间被翻个底朝天的可能性更大。
  “这个也拿走吧?”祐也小跑着回到了义父的房间,从柜子里拿出了一个大型背包。这是他每次出去打猎的时候用的背包。每次他打猎回来之后,第二天就会提前做好下一次去的准备,所以包里的东西应该都是齐的。祐也不想再花时间检查包里的内容物了,他直接把背上的中型背包放下来改背上了这个大家伙。接着,他扣紧胸带和腰带,以便把包固定在身体上,然后右手拿起装弩的硬包,左手则提起了中型背包。这些加起来毫无疑问有二十公斤以上,对于缺乏运动的身体来说绝对是个很大的挑战。祐也的体格算是平均偏上,直到两年前为止,他都维持着常人以上的运动量和身体素质,这样的重量他也不是搬不动。

  “筱宫,筱宫!”门口突然传来了少女焦急的喊声,于是祐也走到了走廊上,看见少女站在家门大开着的那边,脚旁躺着尸体,脸朝向门里面。
  “怎么了?”
  “听到汽车的声音了。应该是比较大型的车,停在公寓停车场或是离这更近的地方。”
  “什么?”祐也闻言急忙跑到公共走廊上,贴着栏杆谨慎地窥探着地面的情况。
  如本条所说,公寓的停车场停着一辆白色的旅行车,正好有人影从车上下来。肉眼能看到的总共有八人,其中三个都顶着一头显眼的黄毛。这时,突然有一个人仰头向上看,祐也一瞬间把头缩了回来。
  “操……果然是团伙吗。”祐也看了一眼左手手腕上的手表,那是他从肌肉男身上得到的战利品。看起来就很高级的黑色指针式手表上显示是四点二十三分。放跑了杉田和金毛之后已经过了大约四十分钟了。八月中旬的日落要在晚上六点以后,现在外面还很明亮。
  “我好像听到了他们的怒喝声……”
  “是啊……”少女的低语中毫不掩饰自己的不安,祐也一边随意回了句,一边迅速地从自己杀掉的那两人的尸体上收集着可用物品。刚才忘记拿的皮带上的枪套,还有像是无线电、电击枪、警棍、手铐之类的东西全都被他拆了下来塞进了中型背包里。
  “筱宫,他们爬楼梯上来了……!”
  “是哪边的楼梯你知道吗?”
  “是左边,那边!”
  本条纤细的手臂指着一侧的楼梯,祐也关上了自家门,并上了锁。渐渐地,祐也也能听见说话声了。
  “右边没有声音吧?”
  “没有。”
  “好,准备走了!抓住我的包,我带着你。还有把头低下来……再低,像这样!”
  “呀!?”
  祐也拉着本条的手抓住他背后的大型背包,接着按住她的头,让她弯下腰,缩起身子到不超过栏杆壁的高度。
  这栋公寓有十二层楼,公共走廊所在的正面朝向北方,两端不远处都连着外部楼梯,而西侧的楼梯因为离一楼入口较近,又在电梯旁边,所以平时大家都走那边。
  靠,真慢……祐也在心中焦急地抱怨。如果是自己的话就算身上大包小包也能敏捷地移动,但有本条在,他只能强迫自己以不急不躁[4]的心态向东侧的外部楼梯前进。
  “准备上楼梯了,注意点。”
  “欸,不下楼吗……?”
  “好了,你就听我的话。”

  他们继续弯着腰躲在栏杆壁后面,沿着楼梯向上挪动。因为要照顾身后的本条,祐也走得比预计的要慢。最终,两人来到了十层的公共走廊上,而楼下也正好在这时传来了说话声。
  “喂喂喂,别开玩笑!”
  “间岛哥和阿和……这已经完全嗝屁了……!”
  “喂优大,你就眼睁睁地看着他们遭难,自己一个人跑回来了!?”
  “等等,你冷静点隼斗,当时敌人拿着间岛哥的枪啊!”
  祐也从外部楼梯走上走廊,向西前进了大约十步的样子,停下了脚步。
  “筱宫,要、要赶紧逃跑……!”
  “不要慌,他们应该不会往上面来。”
  少女轻轻拽着背包,语气中充满了怯懦。祐也小声安慰着她。事情发生后已经过去四十分钟以上了。他们怎么也想不到杀了两个人的凶手居然还留在现场吧。
  “间岛哥竟然……这……操你妈!你妈死了!!”
  “啊……装备什么的全没了,不出所料。”
  “呜……呜,间岛哥……阿和……”
  “喂直人,是你班上的人干的吧!”
  “嗯……名字不记得了,姓筱宫的家伙……”
  充满了愤怒和悲痛的叫喊中穿插了些怯弱的回复。祐也听到他们叫了一声“直人”,应该是当时跑走的两个人中的一个——杉田吧。他不禁感到意外,原来那个杉田和自己是同班同学。这么一说,好像班里是有这样一个人。
  “为什么那种人会在这里啊!真不是你小子背刺我们吗!”
  “所、所以都说不是了!我是不会做那种事情的!本来筱宫就没在学校里!”
  “喂,看这里!写着筱宫!”
  “间岛哥和阿和的仇人就在这里吗?!喂,臭孙子给老子出来!”
  和怒吼同时传来的还有巨大的声响,恐怕是铁管一类的钝器砸门发出的声音吧。从这帮人的对话来看,果然是性格粗暴的流氓团伙。
  “你们四个把启太(Keita)和和辉的尸体装到车上去。带回去给他们立牌位烧香。”
  “好的久濑哥!”
  “隼斗(Hayato)和京平(Kyouhei)去搜家。人也不是不可能还在里面,就算真不在也要把他的照片找出来。”
  “明白了!”
  名为久濑的声音冷静地向四周发出指示,其他的成员则顺从地接受命令。他充满怒火却依然保持冷静的语气让祐也感受到他成熟强大的意志,在场的所有人中,他无疑是最具有权威的那个。这次一共只来了八个人,也许名为久濑的人物属于规模不明的团伙中的领导层也说不定。
  “直人,说说看那个叫筱宫的小废物[5]是什么人,尽量详细点。”
  “好的……嗯,筱宫是……一直一个人呆着,应该也没有朋友。成绩嘛……应该,不算差,但期末考试的光荣榜里也没有他……应该……”
  “运动能力怎么样?有女人吗?有兄弟姐妹吗?”
  “体育课上的表现……比平均水平好一些。但是,四月的体力测试短跑里跑得比田径部的还快……不过没参加社团。女朋友……应该没有,兄弟姐妹不知道……他和新崎是邻居,新崎应该知道不少他的事情……他们初中应该也是一起的……”
  从他的话语中不难想象出他心惊胆战地回答问题的样子。
  祐也偷听着他们的对话,破坏家门的声音越来越大。
  “隼斗,京平……你们的脑子是猪油做的吗?”
  “啊,突然怎么了久濑哥?”
  “……京平,从我们抓走的女人家里的阳台过去把门打开。那边门虽然是关着的,但应该没有上锁。”
  “啊,原来如此!久濑哥就是有头脑!”
  根据本条的说法,变盐事件是在深夜中发生的,整个公寓大多数的门应该都上了锁,包括祐也家另一边隔壁的802室。祐也本来也想从阳台过去锁上新崎家的门,但时间不允许他这么做。那帮人能想到从阳台走,看来还是有点脑子的。
  “话扯远了。直人,你回学校去。”
  “欸……但是,筱宫和本条已经回去向大家报告了……?”
  “小废物两个星期都没去过学校,这之前也一直被人孤立不是吗?那样的话周围的人对他的信任度应该很低。就算他在学校里揭发了你做的事情,但之前一直在学校的是你,所以你说的话更可信。”
  “但、但是,本条呢?”
  祐也听到这里,不禁回头望去。披散着黑色长发的娇弱少女听见下面传来自己的名字,恐惧地闭着眼睛,动弹不得。
  “那个在启太和和辉被干掉之前就打晕了吧?那就没事,本来瞎子说的话就没什么可信度。那个本条十有八九和小废物在一起,要么就是躲在学校里……不管怎么样,你就坚持筱宫才是犯人。他们大概也会怀疑你,但总比小废物和瞎子好多了。”
  “可能、确实是这样……可为什么还要去学校?不是说这次的事情结束了,我就不用回学校了……”
  “情况不是不一样了吗,现在找到筱宫是最重要的事情。小废物干了这种事,肯定感觉自身安全备受威胁,说不定已经逃回学校了,就算现在没有,以后也可能逃进去。”
  久濑以低沉而浑厚的声音泰然自若地向杉田解释着情况,只听这个都能感受到一股不容违抗的魄力。祐也终于意识到,对手的头目比自己想象中的还要难缠得多,忍不住咂了咂嘴。如果是一根筋的笨蛋该多好啊……
  “久濑哥,门开了!”
  “好,你们进去找找小废物的相片。至少也得找到初中的毕业照之类的!”
  “OK!”
  “直人,你回学校去。然后从现在开始你每天三次通过无线电报告情况。每天早晨五点到六点,中午十二点到一点,晚上六点到七点这三个时间段,频道跟原来一样。可千万注意别给学校的人发现了。不然他们会把你吊起来活剐了!”
  “好的……我明白了。”
  祐也超速转动着自己的脑筋。今后该如何行动?如何歼灭这群人,同时营救新崎?他已经找到了一丝头绪。
  “那你去吧,如果你们一个小时还不回去的话,学校那边指不定就会派人来看情况。要是你被看到和我们在一起就歇逼了!要是他们叫你一起过来侦察,你就从学校用无线电呼我们,如果我们还在这里,应该能接收到。还有,尽可能让他们骑自行车来。”
  “欸,自行车……?”
  “好啦,现在就按我说的做,没时间了!”
  “……好的,那个……我会按你说的做的,所以……!”
  “我们不会丢下你,搞来的女人也让你干。好了赶紧滚蛋,跑步前进!要装出一副很焦急的样子!”
  “遵、遵命!”
  久濑以低沉的声音训斥着,相对地,杉田以作为男性来说稍微高调的细声精神地回答。公共走廊上奔跑的脚步声渐行渐远,直至消失不见,而久濑也没再开口,十有八九是在搜索筱宫家吧。
  祐也切换了思索状态,再次看向身边的少女问道:“本条,你还能听见吗?”
  “还、还能听见、一点点……”少女回答。
  “好,等一下你挑重要的说给我听。”
  少女保持着些许紧张的表情,微微点了点头。本来以为她是个派不上用场的包袱,没想到马上就立了大功。祐也自己这半个月里,除了睡觉之外几乎一直戴着耳机,开大音量玩着游戏。理所当然地,他的听觉和半个月前相比下降到了他自己都觉得很有问题的程度。要恢复到之前的正常听力,或者习惯现实的声音,他还需要一段时间。

  “……………………”
  “……………………”
  时间在沉默中静静流逝,楼下终于又传来了说话声。祐也看看手表,指针指着四点三十七分。
  “久濑哥——,搬过去了——!”
  “来一个人这边帮忙,两个人以防万一去搜那女人的家,一个人拿着这个站在那里放哨,看着点楼下的情况!”
  “明白了!”
  祐也和本条屏住呼吸,在十楼的公共走廊安静地等待着。祐也并没有天真到可以完全信任这个刚认识没多久的少女。为慎重起见,他用右手握着手枪,注意着走廊的左右两头的动静。
  “……………………”
  手表的分针指向数字九的时候,低沉而有力的声音传到祐也的耳中。
  “好,回去了,再磨蹭下去学校的人跑来这里侦察也说不——嗯?”
  “久濑哥,有什么响声,这无线电变砖了吗?”
  “是直人吧,因为没法说话所以就敲麦克风发信号,大概是调查队从学校出来的信号吧。”
  “嗯?但是这个范围不是只有两百米左右吗?”
  “从这里到学校直线距离也就五六百米。而且这里是八楼,到学校之间也没有什么障碍物。视野很好的话就算一两公里也能收到信号,记好了。”
  “好!”
  “抓紧时间,不管是开车还是骑自行车只要三分钟就能到了!”
  好几个人的慌张的脚步声渐渐远去。祐也一边将无线电的有效范围记在脑子里,一边向少女问道:“喂,他们在房间里说了什么吗?”
  “这个……好像是,看到很多粮食和垃圾堆在地上,说筱宫应该是住在这里。然后,过段时间可能会回到这里来,所以在学校的人回去之后……从今天晚上开始,派几个人住在这栋公寓里伏击……”
  “……基本上和预料的差不多啊。 ”
  “还、还有,校服和学生包、学生证在家里没有找到,可能是去了学校……还有,你应该有姐妹,所以你应该是和她们一起行动……什么的,也听见了。”
  本条用稍稍缺乏自信的语调报告完后,闭上眼睛低下了头。
  “我听若菜讲,筱宫的姐姐和妹妹去北海道旅游了……吧?”
  “没错。”
  “那样的话就……安心了呢。”
  “……你脑袋里装的都是棉花糖吗?”
  “欸?”
  祐也忍不住咂了咂嘴,冲着少女的头顶像拍球一样拍了两三下。很遗憾他的脑子里既不是糨糊,也不是空气。姐妹的行踪反正会从新崎嘴里泄露出来……操!祐也在心中骂着。
  姐妹旅游结束后回到这个城市的可能性很高,但却到现在都没有回来。虽然祐也还半信半疑,但这个世界似乎确实不知为何被“人类迎来二十岁的那一刻会化为盐而死”这一奇异法则所支配。若要对死亡时限——也就是二十岁——这个倒计时给人带来的巨大不安置若罔闻,设法挣扎求生的话,一个“生存的目的”是不可或缺的。就算家族关系说不上怎么好,但祐也总想在死前和姐妹见上一面,他还有很多话要说;姐妹应该也是相同的想法吧。因此,两人毫无疑问会回到这个城市,但她们什么时候回来却不知道。从北海道到本州中部,转车过来的话有两个星期也足够了,但是……
  没电的智能手机里应该有着她们发来的短信[6],之后需要确认一下。
  更重要的是必须早点解决那帮人。
  
  “啊,是汽车的声音,发动机点火了。”
  “刚才的我也听到了一点。你先在这等着。”
  祐也先把背后的行李放下,跑到公共走廊的东侧,探头从栏杆壁向下窥视。
  白色旅行车开上了公寓前,不,公寓东侧的南北向道路后,车头朝向南方停住不动了。发动机似乎还是启动着的。为什么不前进呢?再这样下去学校的人就要来了。正当祐也对此表示疑惑之时……
  “喂……难道……”
  道路北端出现了十人左右的自行车队。两车道的马路上只有左右人行道上停着一两辆车,而踩着中心线停住的只有那辆白色旅行车,非常显眼。自行车队前进到旅行车二十米开外时,后者突然起步离去。有三辆自行车穷追不舍,但基础速度差距实在太大,旅行车很快就消失在了十字路口左侧的道路远处。
  妈的……是在演戏。虽然以祐也的角度来看可以说是十分做作,但在学校来的那群自行车队眼里,这绝对是非常具有挑衅性的行为。接下来,估计只要杉田或者谁说一句,“祐也和同伙开着那辆白车带着新崎和本条走了”……祐也不会有任何否定的材料。
  祐也小跑着回到本条身边,急急忙忙地拿起行李:“走了,抓紧包,继续往上爬。”
  “不会被学校的人看到吗……?”
  “没关系,我们去天台。”
  不明所以的学校调查队为谨慎起见,把一楼到十二楼都搜个遍的可能性很高。祐也顾不上弯腰,就和双目失明的少女一起尽可能快地向楼顶出发。
  “我说……这栋公寓的天台,是开放的吗……?”
  “上了锁,但我有钥匙。”祐也从口袋中取出一把树脂材质的钥匙,打开了通向天台的阁楼门。
  “欸,为什么?”
  “什么为什么,赶紧过来。”
  大约一年半之前,祐也在一楼大门口捡到了一把挂着“屋顶”标签的钥匙。直接还回去似乎太可惜,但如果不还的话门锁也许会直接被换掉,这样的话钥匙拿在手里也失去了意义。正好他想试验一下网上看到的知识,于是干脆从五金超市买来材料自己动手配了一把,之后便把真货交还给了管理公司。
  后来因为义父的事情,他想一个人呆着的时候,就会在三更半夜偷偷跑到楼顶,一个人仰望夜空。
  “……差不多过去半年了吗。”
  祐也的低语乘着这约四十米高空的夏风飘向了天际。安装有太阳能板的屋顶四周没有栏杆,从这里可以极目远眺,视野极佳。祐也最近已经完全没有到这里来过了,他做梦也没想到自己再故地重游竟是在这种情况下。
  “这边,别乱动,小心掉下去。”
  “好……”
  锁上门,祐也带着本条走到天台南端边缘的突起前面坐下。这里的位置正好是在筱宫家——803室的正上方。
  “要是能听见说话声的话,等一下告诉我说了什么。”
  “明白了。”少女认真地把双手搭在耳边回答道。
  你这么积极真是太好了……祐也一边这么想着,一边放下背包,让整个身体放松下来。他的肉体和精神都已经疲惫不堪了。
  “……………………”
  抬头望着飘起积雨云的夏空,祐也不禁叹了口气。
  短短一个小时之前,他还以为自己在享受着风平浪静的日常……不,甚至都没有什么以为不以为,只是理所当然地享受而已。然而,现在他比整个世界晚了两个星期才了解到了这莫名其妙的状况,以至于自己已经陷入了过于麻烦的事态。
  “……操他妈的。”
  “……对不起。”
  双眼紧闭,双手搭在耳朵上凝神屏息的少女口中,传来了似乎从心底感到抱歉的话语。
  迎风飘舞的黑色长发十分美丽,却没有光泽。
  本条唯……失明的少女应该十分理解,在这非日常的世界里,她比平时更加拖人后腿这一事实。她自己一定也有很多辛苦的地方,但祐也并没有开口否定她出于误解的道歉。
  “……………………”
  之后,两人在静寂的屋顶上相对无言,只是默默等待着,直到学校的人离开为止。



注:
[1]鸟兽保护、管理及狩猎合规化法施行细则,第十条第三项第十二号。https://elaws.e-gov.go.jp/search/elawsSearch/elaws_search/lsg0500/detail?lawId=414M60001000028
[2]原文为“full size recurve”。
[3]原文为“full size compound”。
[4]原文为“ゆっくり急げ”,来自古代欧洲格言“Festina lente”。
[5]出自《别样的碰碰车大战》。我很中意这个译法。
[6]原文为“メール”,即邮件。中国的手机可以直接输入对方手机号码发送短信息(SMS),日本的手机并不使用短信息,而是有另外的“邮件”功能,通过向对方的手机邮件地址发送邮件来达成手机之间文字交流的目的。手机邮件地址格式和普通的电子邮件相同,后缀是你的手机运营商域名,如“睿_陈[email protected]中国移动.net.cn”。本书中,通过手机(不论是否智能机)收发的“邮件”一律翻译为“短信”。




上一章 | 回目录 | 下一章
Linux ver.
系统开发:[email protected]狗头处刑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