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説家にならない

回首页

盐世界/在人类一旦成年就会变成盐的世界中生还的故事

第五话   撤离转移/“静寂让人不安”
上一章 | 回目录 | 下一章


在人类一旦成年就会变成盐的世界中生还的故事

第 五 话 雨中转移/“静寂让人不安”



  在天台上等待的时候,祐也顺便检查了大型背包里的东西,然后把从尸体上回收的枪套等各种套子装在腰带上,以做好后面的准备。警棍、手枪、电击枪、匕首和手铐都装在腰间,穿上长长的外套,手铐和手枪正好下摆里面。另外还有一个对讲机套,这个祐也直接给塞进了背包。
  “筱宫,他们回去了。应该……没有人了。”
  “有什么重要的话吗?”祐也向着似乎没有什么自信的少女发问。她稍许犹豫了一下,接着神情紧张地开了口。
  “……好像,嗯……学校的人们认为,筱宫是犯人。”
  “还有呢?”
  “把石川同学的……遗体,搬走了。”
  “……还有呢?”
  大约二十分钟前,一辆黑色的大型车从学校开了过来。从外观和车高来看显然是一辆四驱SUV,因此尸体会被搬走这件事他完全不意外,不如说本来就应该如此,所以并没有情报价值。祐也翻了个白眼,催促少女继续。
  “还有……对不起,没有了,听得不太清楚……”
  “是吗。那就走吧。”祐也看了看手表,指针指着五点三十三分。他背上大型背包,两只手提起行李起身的瞬间,冰凉的水滴落在他的鼻尖上。
  “……下雨了吗。”
  祐也抬起头望向天空,视野可及之处都是一大片浓厚的乌云。天色从刚才开始就不太对劲,果不其然。不过,这也可以说是千载难逢的好机会,看来老天爷还没有抛弃自己。
  “赶快走了!”
  “好、好的!”
  黑发少女用稍有些颤抖的声音急急回道。祐也让她抓紧背包,尽可能地快速离开屋顶。为防万一,通向屋顶的阁楼大门也被他上了锁。

  “你就在这里等着。要是有什么动静就赶紧告诉我。”
  下到八楼后,祐也和少女在筱宫家大门口暂时分头行动起来。刚才一滴一滴的小雨现在已呈倾盆之势,所有声音都迷失在了哗啦啦的雨声中。不过为了保险起见,祐也还是让少女保持警戒。他把手中的东西放在走廊上,打开家门,鞋也不脱地就走进了自己家。
  这群混蛋,给我到处翻得乱七八糟的……祐也看了看姐妹的房间的惨状,眉头皱得紧紧的。衣柜和桌子抽屉等全都大开着,地毯上遍布脚印。他伸手拿起了倒在桌上的相片架,里面是空的。这样不仅是祐也本人,连姐妹的相貌都被他们掌握了。
  之前,他也想过在自己家里放一把火,把照片什么的烧得一干二净。但高中那边有妹妹的照片,通过内奸就可以得到;至于姐姐的照片,他们只要从新崎口中问出姐姐所上的大学,就可以找到。家人的相貌被流氓团伙得知本来就是不可避免的。
  虽然这是意料之中的事情,祐也仍然忍不住嘁了一声,满面阴沉地自言自语:
  “……必须把他们完全消灭。”
  他借着手电筒的光拿起妹妹的学生包,麻利地把抽屉中的衣服往包里塞。祐也是来这里回收姐妹床底的弩,顺便给体型与妹妹相近的本条准备些衣服。他一想到妹妹回来肯定要生气了,不禁露出苦笑。
  “好了。”
  祐也从床底拽出丁字形的软包扛在肩上,左手提着学生包。他走出房间来到客厅,这里果然也被翻得一塌糊涂。原来存放在厨房里的四箱杯面等方便食品、七箱饮用水都消失得无影无踪,冰箱大门敞开着,里面也什么都不剩了。不知是被流氓还是学校的人——十有八九是后者,总之是被人拿走了。
  连维生素片都给全部拿走了……这东西也不占位置,如果还在的话是可以顺便拿走的——祐也本来抱着一丝这样的期待,没想到却是这副惨状。他只拿了挂在客厅墙上的汽车钥匙,就跑回门口。
  “本条,你拿着这个。”
  “啊,好的。”
  少女已经背着祐也的学生包和肥肥的单肩包,祐也又将给她准备的换洗衣物包递给了她,然后把装弩的软包放下,对少女问道:
  “你的那个什么八音盒在哪里?”
  “啊……?”
  “就是你从学校跑过来要找的东西。告诉我在哪个房间的什么地方,我去给你拿。”
  那群流氓是说要在这栋公寓里监视。一旦侦察队返回学校,杉田用无线电向同伙报告了的话,他们就会再次回到这个地方。虽然现在一分一秒都不能浪费,但如果不在这里达成本条的目的就直接离去的话,又显得好像石川的死和新崎被绑架完全是无谓的牺牲。
  “若菜的房间里,应该……掉在地板上。茶色的木盒子,是《月光》……”
  “月光?”
  “啊,不,那个是曲名……”
  祐也无视毫无价值的情报正准备马上行动,少女的话语却并未结束。
  “还有,那个……拐杖,能不能也请你帮我拿过来……?”
  “拐杖?”
  “白色的拐杖。可以的话……拜托你了。”少女低下了头表示拜托,她最后的语调虽然很客气,声音却意外地坚决。
  祐也想起之前看到她的时候确实拿了一根这样的东西。对于失明的她来说,身边没了拐杖一定使她更加不安。继续让她保持这样软弱无力的精神状态,以至于在行动中拖后腿,对他来说也只是添麻烦而已。
  “好,在什么地方?”
  “应该在大门口……谢谢!”
  “也不是为了你。”
  “好的!”
  少女也许是误解了什么,她因紧张而僵硬的脸上现出了微笑。
  祐也没有管她,也不在意脚步声的大小,直接跑到新崎家门口开了门。先看了一眼大门口,没有什么白色的拐杖,于是立即奔向下一个目的地,然后用手电筒照亮了室内。
  大约两年没有来过的新崎的房间稍显杂乱。脚印自不用说,椅子和大镜子都倒在了地上,镜子的碎片散落一地。
  “没有……”
  祐也找遍了地板上,也没有看到类似的东西。床、桌子的上下,收纳柜之类的地方也一样。他果断决定中止行动,跑回到站在筱宫家门口的本条身边。
  “两样都没有。”
  “啊?”
  “大概是学校的人给拿走了吧。”
  这种可能性很高。他们既然知道新崎回家的理由,很有可能按照和祐也一样的思维拿走了八音盒。拐杖的话倒不知道他们是怎么想的,大概是作为证据之类的顺便收走了吧。
  “再忍忍吧,等到和新崎回学校的时候再说。”
  “……好、好的。”
  祐也背上大型背包,把中型背包反背在胸前,然后右手拿起硬包的复合弩,左手拿起软包的反曲弩,让本条抓紧背包。她的面色正如天色一般阴暗,并浮现出一丝自责的表情。
  “走了。”祐也语气平淡地说着,脚步向外踏去。为了应对出其不意的袭击,他绷紧了神经。
  两人花了祐也一人所需时间的三倍才从楼梯下到一楼,然后朝入口走去。一楼这些房间的大门怎么全都是开着的?祐也有些疑惑,但他没有深究,径直从入口走出了公寓大楼。

  雨下得挺大。虽然还不至于对能见度造成很大影响,但雨声却很是吵人。祐也内心叫了声好,忙冒着雨跑到了一辆轻型汽车[1]旁边。这辆祐也十分熟悉的银色轿车是母亲再婚之前就一直在开的。他放下硬包取出钥匙,打开了副驾驶座的车门。
  “把行李放下。请你上车。”
  “啊,好的……噫呀!”
  祐也按住本条的头,让她弯下腰,强行把她塞进了副驾驶座后关上车门。接着他把行李一件接一件装到车后座,装完所有行李后,祐也才坐到了驾驶座上。
  “筱宫,会开车……?”
  “废话,当然没开过了。安全带系好!”
  祐也伸手转了下方向盘侧边的车钥匙,点燃了内燃发动机。轻型汽车特有的相对安静的声音和振动让他全身微微颤抖。他立即将换挡杆从P挡扳到D挡,放松了手刹,还没等踩下油门,汽车就静静地向前滑动了。
  爬行现象[2]。
  祐也立即去踩刹车,结果一脚踩死了油门。
  “出发了!”
  “好的……噫,啊……”
  喊着出发的同时左侧[3]传来了回应,可能是汽车突然的起步让少女咬到了舌头。祐也抬脚放松了些油门,向左一打方向盘离开了停车场。
  靠,看不清,雨刮器在哪开?焦急的祐也无意义地点亮了转向灯,摸索着总算启动了前挡风玻璃的雨刮器。被一滴又一滴狂乱坠下的雨点模糊的视野终于变得清晰起来,他终于集中精力开始他第一次的驾驶,双手握紧了方向盘。
  “我们这是要去哪?”
  “总之先离开这公寓。”
  小汽车从公寓西边出来,以三十码左右的速度开上了连中心线都没有的小路。
  住宅区的路上没有什么障碍物,周遭的一切也都保持着静止状态,这让汽车得以相当顺畅地通过。祐也家的公寓建在一条东西向的河流的北岸。河边的视野实在太开阔,他稍加思索后把车开进了一条小路。
  之前那群流氓团伙的旅行车过了桥就往南去了,又在十字路口往左转,也就是说他们是一路向东离开了。因此,祐也其实是在向着他们的反方向前进……虽然敌人的据点并不一定就在公寓以东,但就可能性来说东边比西边大多了。
  “雨……下大了真是太好了。”
  祐也聚精会神地驾驶着还不怎么熟悉的汽车,雨点砸到车顶上,和发动机的响声交织在一起。在这样的背景音里,细碎的自言自语传进了他的耳中。
  祐也对她的话感到一些意外,不禁问道:“为什么说太好了?”
  “呃,嗯……那是因为,能掩盖住车子的声音……”
  “……原来如此。”祐也明白了,对于双目失明的少女来说,听觉才是她主要的信息来源,能意识到这一点也是理所当然的。
  雨下大了真是太好了。本来在这过于寂静的城市里,发动机的声音无论如何都会非常明显,在现在这种情况下开车出去就和自杀没什么区别。但现在,雨声一定程度上消弭了发动机的声音。本来为了隐蔽性,祐也是考虑徒步离开的,但下雨的话又是另一回事。所以他才会回家去拿汽车钥匙,而另一把弩倒只是顺便了。对于希望快速转移阵地的祐也来说,这场突如其来的雨简直就是上天的恩赐。
  “本条,学校的人已经开始从附近的住宅里也搜集物资了吗?”
  “啊,是的……我是这么听说的。”
  恶劣天气下的驾驶不断地消耗着祐也的精神,他突然想起一件事。已经过了两个星期了。就算从周边的店铺和住宅搜集了物资,现在粮食的储备还充足吗?祐也的高中有近一千名学生,加上附近的小学、初中和幼儿园的人数,总人数恐怕要过万了。
  在这个前提下,有一个问题需要思考:为什么搜集物资的学生们没有设法进入筱宫家?
  “嗯?”正当祐也准备提出这个疑问时,他发现了一台自动售货机。静静立在一座老旧的出租屋前的红色大箱子就算在雨中也十分显眼。他下意识地降低速度观察。自动售货机的正面像普通大门一样敞开着,内部的构造一览无余。
  “怎么了……?”
  “没事,看到一台自动售货机而已。”
  连自动售货机都被强行撬开拿走了里面的饮料。根本不用想就知道,这附近的住宅里还残留着粮食的可能性低得令人绝望。
  不过,这种境况也有它的好处。

  “……这附近就行了吧。”
  祐也虽然想再认真仔细地问问本条现在的状况,但现在的当务之急是要安顿下来。他随便开进一家包月停车场,随意找了一个空车位直接停了进去。虽然有点歪,但他认为这点程度还不至于让人起疑。随后祐也将换挡杆提到P位置,拉起手刹熄了火。
  “我去找个可以藏身的地方,你稍微在这里等下。”
  “呃……这里是哪里……?”
  “从那栋公寓往西大概一公里的地方。”
  祐也从后座拎出中型背包,看了看本条的脸。散发着梦幻气息的黑发少女脸虽朝着这边,头却还是低着。
  “这样啊……我知道了。不过,呃……不、不会丢下我吧……?”
  “要是我打算丢下你的话,一开始就根本不会带上你。”
  祐也冷漠地回答着,伸手从背包中取出两台小型的无线电对讲机。他按了按键试着启动机器,小小的液晶显示屏上出现了数字“7”,大概是频道号吧。这类小型无线电跟玩具差不多,只给各个可用频段分配了编号,无法进一步具体调整频率。他乱按了一通,发现似乎有一到二十的频道,于是他将两台都设置成“14”。
  “给你。”
  “欸,这是什么……?而且,好像有回音……啊,是对讲机吗?”
  “这都能看出来。这东西好像会自动收取说话声。”
  祐也瞟了一眼本条后,对着一只手就能握紧的小巧对讲机试着说了声“喂”。本条手中的对讲机里也很快传来祐也那句“喂”的声音。
  “这个是VOX[4]模式呢,不需要按说话键,直接在旁边说话也会自动发送的。”
  “嗯,你很熟悉嘛?”
  “眼睛看不见之后,妈妈就给我买了……”
  也许是想起了有关母亲的回忆吧,少女黯淡的神情里浮现出一丝怀念的笑意。然而不多时她便立刻收起了微笑,笨拙地绷紧了表情。
  “这个,切换到PTT[5]……按键发送的模式更好一些。也能省电。一般都是可以切换的……”
  “现在没时间摆弄了,先这样吧。有什么事情马上告诉我!”
  “好的……!”
  也许是因为知道自己不会被丢下吧,抱着对讲机的本条声音里充满了安心感。毕竟在如此现状下,就是说祐也掌控了对本条生杀予夺的权力也不为过,只要祐也有那个想法,本条就如刀俎下的鱼肉般可以任他宰割。然而祐也的真实想法却是,比起少女的人身安全,弩之类的物资才更让他在意。如果本条出了什么事,他也就只是良心会痛一下而已;但如果失去了物资,那就是性命攸关的大问题了。
  祐也将腰带上的电击枪放进中型背包,又把对讲机塞进了牛仔裤的口袋。
  “我走了之后,你把头躺倒在驾驶座上躲好了。”
  本来把座位向后放倒其实更好,但无奈后座上行李太多了,座椅实在放不下去。向本条说完这句话后,伴随着少女一句“好的”的回答,祐也打开了车门。雨还在下,在外面只消呆上三分钟就能成为一只华丽的落汤鸡。
  “……走吧。”
  祐也毫不在意打在身上的雨滴,大步跑出了无人的停车场。左手手腕上的手表指针指向了五点五十六分。即使是阴暗的下雨天也好,他想在太阳完全落山之前做好该做的事情。



注:
[1]日本机动车分类中最小的规格“轻型机动车”,是指排量不高于660毫升的三、四轮机动车,及排量超过50毫升、不高于250毫升的二轮机动车。详见道路运输车辆法施行细则附表一。
https://elaws.e-gov.go.jp/search/elawsSearch/elaws_search/lsg0500/detail?lawId=326M50000800074
[2]原文为“クリープ現象”,是指自动挡汽车在D挡或R挡时,松开刹车,即使不踩油门也会以一定的低速前进或后退的现象。一般来说,自动挡汽车只有在踩死刹车的情况下才能从P挡换入D挡,也许祐也母亲的爱车没有这项安全功能。
[3]日本汽车驾驶座在车辆右侧,道路靠左行驶。
[4]声控发射。英文为“voice-operated exchange”,话筒的声压级超过一个阈值就会启动发射模式。
[5]英文为“Push to talk”。

上一章 | 回目录 | 下一章
Linux ver.
系统开发:[email protected]狗头处刑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