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説家にならない

回首页

盐世界/在人类一旦成年就会变成盐的世界中生还的故事

第六话   临时据点/“松了一口气”
上一章 | 回目录 | 下一章


在人类一旦成年就会变成盐的世界中生还的故事

第 六 话 临时据点/“松了一口气”



  现在,祐也来到了学校西南方向的住宅区。
  若是按照初中的学区划分来说,这里和自家的公寓属于同一个学区,对祐也来说倒还算是个熟悉的地方。若再往西走一百米,就能看到大型民营铁路公司[1]的铁道向南北方向延伸,而铁道的另一边则是广阔的飞机场。其中,机场的一部分还被用作是航空自卫队[2]的基地。
  这么说起来,还有自卫队基地啊……
  这一片地区基本上属于睡城[3],以住宅区为主,附近没有大学。最近的大学校园坐落在城市东部的山间,离这里直线距离有五公里以上。离自卫队基地最近的高中是祐也所上的南高,但机场西南方有另一所通称为北高[4]的高中,两者到自卫队基地的距离应该相差不大。
  南高和其他学校在这种状况下建立了怎样的关系?这一区域的势力分布如何?之后也要把这些从本条那里问个明白才行。长达两个星期的空白时间让祐也陷入了极为严峻的情报不足状态。
  ……不管怎么说,现在需要一个据点。
  祐也如此想着,随便走进了一户独户民居的院子。他冒着雨,首先从院门口走到房子侧面,绕着房子转了一圈确认了没有煤气罐[5]后,就从没有上锁的大门走进了整洁的屋内。
  房间里很暗,祐也打开手电,发现地板上有些污渍。虽然没有人存在的生活气息,但他仍然保持着警戒。在走到厨房找到打开的燃气总阀门后,祐也拧了拧灶台的开关——没有反应。管道煤气[6]看来是死透了……这样的话,据点就要找有煤气罐的房子了。祐也忍不住叹了口气,拧开洗碗池的水龙头,在发现还有自来水流出来后暂时安心了一点,随即转身离去。
  最好是能找到有太阳能发电能力的全电化[7]住宅作为据点。但现在四周都已经停电了,肯定也有其他人出来寻找这样方便的住宅,甚至可能已经有人住了进去。从这一点来说有煤气罐的房子也有这方面的风险,不过只是今晚一晚上的话,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
  什么样的房子会用煤气罐?祐也思索着,脚步匆匆地走出了房子,再次将自己暴露在雨幕之下。他也想过要从刚才的房门口拿把伞,不过反正带着本条过来的时候肯定还要弄湿的,于是干脆放弃了这个打算。他以刚才的停车场为中心,寻找着符合期望的潜在目标。
  没有。可能比较破旧一点的房子,或者出租屋会有……不如干脆就从旧公寓之类的房子开始找吧?

  接下来找的四家都扑了空。在祐也从第四家走出来没多久后,他发现了一座木质结构的平房。弥漫着昭和[8]气息的平房院子在一丛丛灌木的遮蔽下,隐藏在左右两栋独户住宅中间,完全融入了自然环境之中。少年往院子里走了几步,看见房子的窗户玻璃碎了,不过这不是什么新鲜事。因为周围的每一座房子窗户玻璃基本上都是碎的,大门也都大开着。
  “……有了!”平房的侧面有两根高约一米的圆柱并排矗立在墙壁旁。灰色的圆柱上写着大大的“LPG”[9]字样。外面没有热水器[10]之类的……这是中大奖[11]了吗?
  祐也绕回了大门口,从开着的推拉门走进了房子。几乎全身湿透的他也没脱鞋,进去第一件事是看了一眼浴室。幸而浴室里有着他想找的装置,仔细地检查了一下,发现是电池点火式的,祐也心里不由叫了声好。
  “这是……?”
  踏进某个房间的一瞬间,他的表情凝固了。
  榻榻米上铺着两床垫被,垫背上面是衣服,还有白色的什么东西。
  祐也用手电筒照去,能辨认出白色的东西是颗粒状的。
  衣衫的领口和袖口外本该存在的头和手的部位都消失不见了,取而代之的只有堆积着的白色粉末。
  这个质感,果然是盐吗?祐也有些踌躇,最终还是用指尖捻起少许白色的粉末放在了手掌上。借着手电筒的光,他凑近了些凝视着手心里的粉末,不知为何觉得这东西似乎非常眼熟。大概也因为他之前已经听本条说了是盐吧。
  舔舔看也许能搞清楚是否真的是盐,但祐也实在没有勇气做到那个地步。
  现在已经怎么看怎么像盐了……但重要的是这个量。祐也再次看向地上,掀开上面的毛巾被,白色粉末从枕头开始一直延伸到垫被的另一端。短裤的下面果然也堆积着大量的白色粉末,他捏起衣服的下摆向里面望过去,只看见一片纯白。包裹在衣服里的大量白色粉末堆成的小山毫无疑问要以公斤计算。
  这是……整个人体直接变成了盐吗?看上去白色的粉末和原来的人体应该拥有相同的体积。
  想到这里,祐也中止了思路,把毛巾被重新盖上地上的盐堆,意兴阑珊地叹了一口气站了起来。算了,还是先回去吧。
  这栋平房——门牌上写着岩本(Iwamoto),就叫它岩本家吧——没有小孩子的房间。全体风格很朴素,再看看地上垫被的数量,这应该是一对老年夫妇的住宅。祐也有些在意他们有没有孙子,但就算有,在这世道,也不会跑到祖父母家里来做客吧。
  最后以防万一,他到厨房确认了煤气灶能够点着之后,便跑出了岩本家的大门。
  
  “首先是泡澡,已经五天没洗澡了……总之先清爽一下安顿下来。”
  祐也边在雨中奔跑着边自言自语道,似乎是在掩盖自己的不安。需要担心的事情根本不胜枚举,潜伏在这附近是否是一个正确的选择,他现在也无法满是自信地肯定了。铁路另一侧的地形他不熟悉,因此在这片离家、离南高不远不近的住宅区正中央也许……他是这么想的,但各种事态发生的可能性,都让他对自己的判断倍感质疑。
  ……不,这里就好。踏上停车场的沙石地面那一刻,他绷紧了自己的脸。过度的不安会让思维迟钝,对自己的精神也是无谓的消耗。最重要的是,祐也不能让本条发现自己在害怕。
  “本条,是我。”
  祐也敲着驾驶座的车窗,用从容的口气向本条示意后,打开了车门。



 ■   ■   ■



  夕阳西下,夜幕开始降临。
  祐也扛着行李,带着失明的少女,冒着雨重访了岩本家。
  “有楼梯,注意点。”
  “好的……啊,稍等一下,脱鞋……”
  “不要脱,直接进来。万一有什么事跑不掉怎么办。”
  见事到如今天真的本条还乖乖地在门口脱鞋,祐也训了她两句,便走进了屋内的走廊。依靠着手电的亮光,他们在走廊上踩出了一个接着一个的脚印,来到了大概是客厅的房间。
  祐也放下了行李。
  “这边,那里有个坐垫,你就坐那里吧。”
  祐也让本条穿着鞋踩上榻榻米,引着她来到正方形的茶几前。突然,她轻轻拉了拉祐也的右手手腕。
  “我、我说……”
  “怎么了,有话快说有屁快放。”
  “……卫、卫生间,在……哪里啊……?”
  本条声细如蚊,两腿夹紧,样子看着十分窘迫。祐也会意答道:“……在这边”,就领着她去了。
  打开厕所门,映入眼帘的是崭新的马桶。
  岩本家的房子是木质结构,年纪看起来至少有祐也的两三倍,里面也没有榻榻米以外的房间,祐也以为厕所会是蹲厕。但从马桶和内部环境的整洁性、墙壁上的白色扶手来看,厕所像是单独新装修的,大概是蹲厕对老年人来说身体负担太大了吧。
  “这里,冲水把手在右边里面,厕纸在左边,马桶垫已经放下来了。其他的你自己摸索吧?”
  “好的……谢谢。”
  少女低着头,脸上微微浮出一阵红潮,祐也没管她,径直走向了厕所隔壁的洗脸台。
  里面的推拉门没有关,他直接走进了浴室。不锈钢制的浴缸反射着手电筒的强光,看着有些刺眼。
  祐也在浴缸侧面的装置前蹲下,先确认了一下使用方法。这个装置的大小和形状就和台式电脑的中塔机箱[12]差不多,上面有出水口和淋浴水管,还有几个旋转开关。这是名为平衡式热水器[13]的一种浴缸热水器。祐也和母亲两人住出租屋的时候用的就是煤气罐和平衡式热水器。虽然型号不一样,但他仍感到十分怀念。
  一般的热水器停电时就无法点火,但平衡式热水器大多数和煤气灶一样是电池点火。也就是说即便在停电时也可以用它来烧热水。
  “哦,出来了!”
  祐也根据经验,参照着旋转开关周围的提示点着了火,在调节了一阵水温后,热水从出水口流进浴缸。
  可以再加热[14],淋浴器也能正常使用。
  直接放热水的话水流很小,看起来要花很长时间,所以祐也先往浴缸里放上凉水,然后选择再加热。
  凉水哗哗地流着,碰撞着浴缸内的水面砸出一片水花,整个浴室里都回响着水声。祐也心不在焉地盯着浴缸里上升的水位,一边想着自己的事情。
  问题是声音,还有灯光也要注意……不过,反正这附近应该什么人都没有,也不用那么警惕。
  附近的住宅全是空壳,未成年人们都在学校或学校附近的建筑物里生活,如果是大学生的话,应该会在校园内建立自己的团体。需要警惕的是中学毕业的社会人、流氓,还有单独或小团体行动的人。
  从这里往东南方向走两公里,就是商业街和国道了,各种各样的店铺鳞次栉比,特别是综合商业中心,那简直是物资的宝库,那些人完全没有理由不占领,恐怕会把那边作为据点……虽然想是这么想,但是少人数行动的人潜伏在住宅区的可能性仍然很高,还是不能放松警惕。
  比起这个,晚饭该怎么搞呢……一想到今晚能休息一下,祐也的精神放松下来,顿时感觉到了饥饿。浴缸里的水放到了八成满时,他关上水龙头,旋转开关设置成再加热模式后,叹着气走出了浴室。
  踏进走廊,祐也看到黑发少女不知所措地站在厕所门口。
  “——呜哦!”他吓了一跳。身着纯白的罩衫伫立在黑暗中的她,那朦胧的身姿在手电光的照耀下简直如同幽灵一般。
  “抱歉,这就带你去客厅。你扶着墙一个人走走看。”
  “啊,好的……谢谢。”
  祐也可不想以后每次都陪着她上厕所,因此干脆趁此机会让她记住房间的构造。他偶尔向谨慎前进的少女发出两句指示,最终和她一起回到了客厅。
  “给你,毛巾。先擦擦身体。”
  “谢谢。”
  祐也将刚才洗脸台那里拿到的浴巾递给本条,她开始揉擦起了潮湿的头发。虽然祐也湿得一点也不比她少,但反正十分钟后就能泡上热水澡,他决定先不管了。
  “……………………”
  本条一言不发地擦拭着身体,湿透的罩衫紧紧贴着她的身体曲线,浅蓝色的内衣若隐若现。祐也注意到了她毫无防备的样子,却无法从她身上移开视线。
  这就是本能吗。
  祐也认识到自己作为一个合格的男高中生对她产生了情欲,但没有放在心上,仿佛不是自己的事情一样。不知什么时候他的下体都勃起了,这一事实让祐也自己都感到意外。计划之外犯下杀人的震撼,只能活到二十岁的可能性,流氓们的生命威胁……这些都让他身体里那要留下子孙后代的本能开始蠢蠢欲动。
  “本条,给你点儿活干。”
  “活……?”
  本条已经擦完了身体,正站在那里不知接下来该如何是好。听见祐也的话,她感到有些惊讶,轻声重复了一遍祐也的关键词,歪了歪头。
  祐也从行李中找出应急收音机和自己的智能手机,用USB线将两者连接在一起。
  “你坐在这,转这个把手,给我的手机充电。没偷懒的话,我后面给你搞根拐杖来。”
  祐也让少女坐在坐垫上,将她娇小的手放在应急收音机的塑料手柄上,带着她一圈一圈地旋转。
  祐也放手后,本条的手继续转着手柄,抬起头,睁开了无光的双眼:
  “……谢谢。”
  “哈?啊、嗯……”
  意料之外的表情让祐也的内心无法平静。
  缩在坐垫上手动发电的少女面色中虽残留着不安,但整洁的脸庞上却浮出淡淡的微笑。
  完全遭到突袭的祐也像逃跑一样离开了客厅,来到了厨房。
  “……操。”
  虚幻的氛围和夹杂着不安的笑容让他想起了母亲。
  她从前就不是一个强大的人,不管是身体上还是精神上。年幼的祐也为了支持、守护这样的妈妈竭尽了全力的结果,就是义父的死。而母亲也从两年前的那时开始,投向祐也的视线里就充满了恐惧……一直到现在发生了这样的事。
  不要说和母亲相互理解了,就是想再见她一面,都成为了永远无法实现的梦想。
  “老妈……”

  祐也整理了自己的情绪,将伤感扔到脑后。现在先把该做的做了,等泡进浴缸里之后想怎么放松都行。他不抱希望地开始了食品的搜索。
  冰箱里几乎空空如也,橱柜也被人洗劫得一干二净。刚才来考察的时候祐也已经大概看过了,实在不像是会剩下什么食物的样子。有的只有冰箱的制冷剂和餐具之类,还有剩下一半的酱油罐、盐和砂糖之类的小盒子,以及地下收纳空间里的几瓶啤酒。
  果然没有什么像样的吃的,周边的其他住宅估计也是一样。毕竟已经过了两个星期,性命攸关的粮食搜集应该是最紧急的事项。除了南高之外,成百上千的小学、初中学生们也都全部动员起来,风卷残云之下,大部分的住宅都被搜索一空了吧。
  “本条。”
  祐也回到客厅,叫了少女的名字,她也不停手,转过头面向祐也的方向。眼睛一直闭着,头倒是很讲礼貌——这么想着,祐也继续向少女提问。
  “学校的人从周边的房子里把粮食都搜走了吧?”
  “好像……是这样的,我听说。”
  “那你知道为什么我家的公寓没事吗?”
  “这,可是我听……若菜跟我说已经搜过了……?”
  祐也俯视着畏畏缩缩的少女,疑惑地皱起了眉头。
  “怎么回事?”
  “呃,应该是在十一天前……八月三号那一天,整栋公寓都搜过了。”
  “……是通过新崎家?”
  “对,若菜跟我说过那天很辛苦,所以我记得很清楚。”
  他们通过新崎家的阳台上安装的应急梯子进入楼下的各户,收集物资。从下面强行把楼上的梯子放下来的话,九楼以上的房间也是能进得去的。但是为什么同一楼层的筱宫家他们没有搜,而且各个房间的大门都是关得好好的?
  “新崎还说没说别的?关于我家的事情之类的?”
  “倒没有说过你家的事情……但是说过,筱宫你好像一个人出去了,之类的。”
  “……………………”
  “……筱宫……?”
  祐也冷静地,试图站在新崎的立场上思考。
  首先作为前提,新崎当然不知道祐也宅家打游戏。
  但她应该知道母亲和姐妹出去旅游了。
  然后母亲和姐妹也不知道祐也宅家打游戏。
  原来如此。恐怕是这样:发生异变之后,姐妹联系不上祐也,很担心,就联络了隔壁的新崎。然后新崎来敲筱宫家的门,祐也也没有听到。从两年前开始,祐也就一直避免和新崎来往,考虑到他的性格,新崎以及姐妹以为祐也一定是单独行动了。因此,有用的物资已经被祐也带出去,就算搜也搜不出什么东西;而新崎又知道姐妹会回来,所以也不想把家里搞得乱七八糟的,就干脆没有进来。
  整栋公寓都被搜过的话,也就不需要担心其他势力的人还会进来搞破坏,但是如果从外面看到只有一间房的门关得紧紧的,那也会非常不自然,因此为了以防万一,搜过的房间也全关上了门……大概是这样吧。
  祐也经过一楼的时候,看到所有的家门都是开着的,二楼到七楼虽然没看,但当时的经过应该是这么回事:新崎他们以外的人看到大门还关着,就认为那里都没有被搜过。可是当他们真开始从一楼查看的时候,却又发现屋内早已被全部搜完了,于是在七楼以下的某个地方战略放弃,败兴而归。考虑到十楼各户的大门都关得好好的,这个推断应该就是真相。
  “公寓是三号被搜的对吧?”
  “是的,怎么了……?”
  本条倾耳细听,看起来就像是在观察祐也的表情一般。然而祐也对此并没有在意,只是站着陷入了沉思。
  森园来敲门的时候应该是九号……她知道我那时候在家里……?
  那样的话,为什么她没有通过新崎家爬进筱宫家来?
  祐也对森园真名实这个学妹几乎一无所知,但他对那位跟踪狂少女过于积极的性格有着充分体会。那个时候祐也是接听了对讲的,既然她知道祐也在家,就算强行闯进来也不奇怪。
  “操……那个女的真是搞不清楚……”
  不过,对于现在的祐也来说,森园真名实却是他的救命稻草。虽然也有其他候选人,但考虑到各种因素,祐也的理性告诉他森园就是最佳选择。反正今后是打算和她接触的,到那个时候再问清楚就好了。不过祐也和森园没有深交,搞不懂她的思考模式,故而届时他一定要提高警惕。
  “我去泡个澡,有什么事情就大叫。”
  “啊……好的。”
  祐也从行李中找出替换的衣服和胶带,带上刚才厨房发现的铝箔走向了浴室。他用嘴衔着手电筒,往小小的窗户内侧贴着铝箔和胶带。手脚麻利地结束这一工程后他回到洗脸台,脱掉自己已经湿透的衣服,又拿上大匕首和手枪有备无患,接着走进了浴室。

  “累死了……”
  祐也用淋浴把自己从头到脚冲了遍,洗了洗身体。
  全身都疲惫不堪了……
  泡进温温的浴缸里,祐也忍不住长叹了一口气。
  在素不相识的陌生人家里擅自泡澡。他再一次对这超现实的境况有了鲜明的认识,心情越发沉重。
  现在这一刻我只想停止思考……停下来……
  虽然这么想着,但各种各样的担忧和不安让祐也的大脑根本无法休息。
  他的内心到现在都没有跟上现在的状况。
  突然发生的令人头晕目眩的事态让他不得不顺势思考和行动,但那只是他害怕状况继续恶化而在竭力挣扎,并不代表他的精神能轻松承受这些压力。
  觉得自己能承受只是他在逞强罢了,而实际上这也确实有了几分效果。
  但现在清晰地意识到这份疲劳感后他终于明白,自己只是像狂风骤雨中的一条小船一样,走一步看一步罢了。
  “这就像是肌肉乏力……极度紧张的精神状态突然放松下来导致的反应……”
  他在心里如此告诉自己,以此逃避自己精神的脆弱和不成熟。
  
  ……要是我也跟着去旅游就好了。

  大人都变成了盐。
  世界上只剩下未成年人。
  到了二十岁就会变成盐而死。
  自己不仅杀了人,还被人盯上了。
  新崎这一刻可能正在被流氓团伙轮奸。
  母亲再也无法见到,姐妹是否平安也不得而知。

  “…………如果是梦的话,就赶紧醒过来吧。”
  即使理解这是真真切切的现实,他还是禁不住如此喃喃自语。



注:
[1]原文为“大手私鉄”,是日本民营铁道运输公司的一个类别,包括东武、西武、京成、京王、小田急、东急、京急、东京地下铁、相铁、名铁、近铁、南海、京阪、阪急、阪神、西铁16家公司。大型民营铁路公司没有明确的判断标准,它们的共同点在于经营规模(注册资本、运营里程、运送旅客数等)大,承担了四个大都市及周边的通勤、上下学交通运输任务,各种统计数据等规模相当。
https://www.mintetsu.or.jp/knowledge/term/71.html
[2]二战后,日本作为战败国被剥夺了拥有军队的权利,其武装力量统称为“自卫队”。
[3]原文为“bed town”,这是日式英语,正确的英语为“commuter town”,意为“通勤者之城”,是指大都市附近主要作为居住区域的卫星城。如回龙观、天通苑于北京,佛山于广州等。
[4]北高位于南高的南侧并不奇怪,这是因为两者可以分别属于不同的行政区域。
[5]原文为“プロパンガス”,英文为“propane gas”,直译为“丙烷气”,日本家用燃气的一种,以丙烷和丁烷(液化石油气)为主要成分,以压缩燃气罐的形式供应,一般安装在用户住宅的外侧。除家用以外,罐装的液化石油气也可以用于餐饮业、交通等领域。尽管液化石油气、天然气与煤气成分均不同,考虑到汉语用词习惯,本书中仍使用“煤气”一词统称所有家用燃气,如“煤气罐”、“管道煤气”等。
[6]原文为“都市ガス”,直译为“城市燃气”,日本家用燃气的一种,以甲烷(天然气)为主要成分,通过城市内预先铺设的燃气管道运送到末端家庭。
[7]原文为“オール電化”,是指家中无燃气,完全通过电力设备(电灶具、电热水器等)替代燃气的功能。
[8]昭和,日本裕仁天皇的年号,从1926年(昭和元年)使用至1989年。
[9]原文为“LPガス”,英文为“liquidized petroleum gas”,即液化石油气。
[10]日本的家用热水器有两种,“給湯器”(直译为“热水器”)和“風呂釜”(直译为“泡澡炉”),前者和中国一般所说的热水器相同,而后者一般只具有给浴缸提供热水的单一功能,也有部分附带淋浴功能的型号。日本人有很强烈的泡澡情结,因此后者的存在完全合情合理,但对于汉语读者来说实在有些迷惑。本书中若特指前者或两者同时提及,均直接称为“热水器”;如果特指后者,则翻译为“浴缸热水器”。
[11]一般来说,日本独户住宅的热水器设置在屋外,这类热水器大部分需要城市电力供电才能正常运作,即使是燃气热水器也如此;而如果屋外没有热水设备,则屋内浴室中大概率会有贴着浴缸侧面安装的“平衡式浴缸热水器”(バランス釜)。后者是用电池点火的,因此在市电和管道煤气均停止的情况下,只要有煤气罐和平衡式热水器,也可以烧热水泡澡。这种设备不如太阳能发电板显眼,加之近年较为少见,很多小孩甚至不知道它的存在,所以隐蔽性也很好。综上所述,对于想要隐蔽地休息(泡澡)的祐也来说,屋外有煤气罐而没有热水器的住宅属于中了大奖。
[12]英文为“middle tower”,电脑机箱规格的一种,高约46厘米,有两到四个光驱位。
[13]平衡式浴缸热水器,参见注[10]、注[11]。
[14]原文为“追い焚き”,原意是指将浴缸中泡了一半已经变凉的洗澡水重新烧热。很多浴缸热水器都配备有这个功能。

上一章 | 回目录 | 下一章
Linux ver.
系统开发:[email protected]狗头处刑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