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説家にならない

回首页

盐世界/在人类一旦成年就会变成盐的世界中生还的故事

第七话   处女心理/“走投无路了”
上一章 | 回目录 | 下一章


在人类一旦成年就会变成盐的世界中生还的故事

第 七 话 处女心理/“走投无路了”



  泡完了澡,祐也穿着一条短裤回到了客厅。当然,他的袜子和鞋子还是都穿得好好的。
  “本条,你也去洗个澡。”
  “啊,好…………欸!?”
  少女从刚才开始就盘着腿坐在茶几前,认真地转着应急收音机的发电手柄。可是听到祐也的话,她的身体突然紧张起来,手也停了下来,原来侧着直面祐也的脸转回了身体的正前方,还低下了头。
  “我不会偷看的,浴室的构造等一下给你说,你一个人能行吧。”
  “这个……应该是,可以的,但……”
  “但什么?”
  “不、没什么……请不要在意……”
  如此回答着的本条,却不知为何像是陡然失去了冷静一般,开始快速旋转起了手柄。祐也一脸莫名其妙,皱着眉拿走了应急收音机,说:
  “好了,赶紧站起来。要做的事情像小山一样多,别浪费我的时间。”
  “好……好的,对不起……”
  本条从坐垫上站起身来,动作却十分僵硬。看来她还处于非常紧张的状态,不过这也是无可奈何的事。表姐妹被流氓抓走,唯一的依靠却只有一个几乎陌生的男人,这种状况下不感到不安才奇怪。不过正因如此,祐也才要让她赶紧去泡个澡放松一下,顺便暖暖刚淋过雨的身体。本来就双目失明的她如果再因此患上了感冒的话,那可就真是累赘中的累赘了。
  “这边,用手扶着墙认认路。”
  “……好的。”
  也许是因为刚才一个人冷静思考之后对这严峻的现状有了更深刻的理解,祐也的语气比泡澡之前更冷漠了。但是他丝毫没有安慰少女的打算,如果娇惯着她让她得意忘形了,到时又会是一件麻烦事。
  “浴巾在这里。浴室是推拉门……喂,这里有台阶,你注意点。这个是洗发水,这边是润发素、沐浴露……浴缸在这里,淋浴器也有,但是水温调节之类的有好几个开关我估计你也弄不懂,就用这个盆吧。”
  “……………………”
  “热水我已经放满了,有点烫,你自己加凉水,水龙头在这里。洗完身体加上凉水,加到能没过肩膀的时候水温应该正好……喂本条,你在听吗?”
  “……………………”
  本条的手紧紧抓着祐也的手腕,身体却僵硬地一动不动。祐也拍拍她的肩喊道:
  “喂,你在听吗?”
  少女颤抖了一下作为回应:
  “啊,在,我在听!”
  “不要大喊大叫。”
  “对不起……”
  “算了……那我走了。可别摔跤了,有什么事情就叫我。”

  留下本条一人后祐也回到了客厅,一屁股坐在了刚才她坐过的坐垫上。
  他在考虑现在要不要让她回学校。说实话,她实在是个大麻烦。带着一个失明的少女,不仅无法自由自在地行动,更让他需要多考虑很多事情,徒增疲劳。然而她同时也是贵重的情报来源,现下还是唯一的同伴。在这走投无路的境地中意识到自己并不是孤身一人,就算是祐也,对少女也不是没有一丝感激之情的。
  “啊?操,蚊子!……大门没关啊……”
  祐也烦躁地嘟哝着站了起来,拿起手电筒环顾着四周寻找杀虫剂。
  如果关上大门的话,有谁经过家门口就会起疑。因为周边的住户家门全都大开着,十有八九是表示“已经搜索完成”的标记。
  祐也在架子上找到了蚊香的罐子,罐子侧面写着“大型——效果持续12小时”这样的文字。他满心庆幸地取出里面的螺旋,想起放打火机的地方,便忙从中型背包里翻出金属制的打火机,给蚊香点上了火。
  罐子的盖子反过来盖上就变成了蚊香卷的支架。祐也把蚊香罐子放在茶几上,伸手拿起了自己的智能手机。插着USB线,他按了按电源键,手机正常启动了。
  似乎确实充上了电。虽然还不到10%,但反正只是看个短信,还是没有任何问题的。顺带一提,祐也并没有在用最近流行的社交软件一类的东西,仍只是靠打电话和发短信联络。复杂繁琐的通信软件令人烦心不说,就算用上了,聊天的对象也就只有一个妹妹。说到底他开始用智能手机还是两年之前朋友仍然很多的时候。只是因为惯性才用到了现在。
  新信息45条,未接电话52条……最后的记录是五号吗?也就是说五号的时候智能手机就没电了,或者是没有信号了。语音信箱[1]里似乎也有记录,不过没有信号也没法听。
  祐也决定不管怎么说还是先赶紧看看短信。
  “差不多都在意料之中……卫治(Eiji)和仓冈(Kuraoka)也发了消息倒是没有想到。”不仅是姐妹,就连包括新崎在内的早已疏远的旧友们也都发了短信、打了电话。上一次收到卫治和仓冈的联络好像已经是一年半之前的事情了。
  祐也读完家人的短信,暂时松了一口气。看起来姐妹还没事,真是太好了。母亲变为白色粉末、询问祐也是否安全、报告这边没事、催促回复等等,短信内容五花八门。姐姐的短信从文字中能窥见她理智和冷静的样子,而妹妹的短信则让人感受到她的不安和困惑。
  八月四日收到的姐姐的短信里说,她们要离开当前所在地回到这个城市里。在事件发生的第四天做出决断并开始行动,祐也也不知道这到底算快还是算慢。
  另外,一号到四号她们所在的地点似乎是北海道西部的小樽市。津轻海峡[2]底下有青函隧道[3],所以过海倒是没有问题……祐也动用着自己的地理知识,想象着姐妹的归途。如果是事件发生之前的话,就算只在白天开车,走高速三天也能到。但是高速公路上现在肯定一堆事故车辆堵在路上,根本没有办法通行。如果不走高速的话,回来花上十几天也不是不可能……应该是吧。而且归根结底,两个女孩子在路上也不知道会不会遇到什么麻烦事,如果遇到了,那天数的增长更是无穷无尽。
  “不过最快的情况下,就算已经回来了也不奇怪。”考虑到她们和新崎取得联系的可能性,她们有可能先去学校,但直接回家的可能性也不容忽视。如果那样的话,她们就会遭到流氓的毒手,被监禁、强奸。就算先去了南高,消息也会从杉田之类的内鬼嘴里传出去,迟早要遭到袭击。
  ……果然只能一个不留地全部解决掉吧。祐也如此坚定了决心。现下无从知晓姐妹何时回来,就算是为了防止复仇,那个流氓团伙也必须被全歼。
  对手的据点位置和战斗力都不明朗,甚至连时间限制也不明确。是明天回来呢,还是三天后回来呢……
  还是一辈子都回不来呢。
  但是既然回来的可能性不是零,祐也就必须尽快清除这个威胁。如果自己做出来的事情导致姐妹受到伤害,他就算是死也无法瞑目。
  还是先去找到森园,然后和她设个局把杉田一个人引出来吧……
  眼下的问题是如何与森园接触。
  学校里恐怕储备了很多物资,警备也会相对比较严密。即使世界已经完全变了模样,那时候的新崎、石川和杉田却还穿着校服,不聪明也不谨慎的石川特地把学生证带在身上,这些都可以说明,若想大摇大摆地走进校门,应该是需要检查学生证的。
  祐也现在已经上了黑名单,不可能肆无忌惮地从大门进去,那就只有偷偷溜进去……
  “不管怎么办,先尽量从本条那里问出情报来。之后再考虑具体的办法吧。”
  祐也沉思良久,关掉智能手机的电源站了起来。
  制定计划之前,必须先把能做的事情做好。对于现在的祐也来说,他能做的就是理解弩的构造和组装方法并进行试射,以备不时之需。
  
  “…………真怀念啊。”
  蚊香的烟散发着独特的气味,缓缓沉积在房间里。
  那是祐也还和母亲两人住出租屋的时候,夏天里经常闻到的气味。
  本来他应该沉浸在怀旧感中得到内心的安宁,但母亲已不在人世,祐也最终也没能和她相互理解,沉甸甸的悔意压在了祐也的胸口。
  “先试试这个吧。”
  祐也整理了下心情,向丁字形的软包伸出了手。



 ■   ■   ■



  弩使用起来意外地简单。
  弦已经装好,各种配件也都齐全,只要拉紧弦,把金属制的弩箭装上去就好。
  毕竟两年没有人动过了,祐也本以为弦可能会松掉,他对此也没有什么详细的认知,不过总之能用就行。
  祐也从地上有白色粉末的房间的隔壁房间的柜子里找出被子,随便窝成一团放到客厅墙角后试射了一箭,弩箭漂亮地穿透了整团被子刺在了墙上。
  他手上的这把家伙名为全尺寸反曲弩,全长一米不到,宽七十厘米左右。金属制的弩箭长约四十厘米,比祐也想象的要更加轻巧,恐怕是铝制的,连五十克都没有。弩本身的重量大概两三公斤。弩身还附带有肩带和名为红点瞄准镜[4]的光学瞄准设备,看起来十分容易上手。后者是由五号电池供电的,祐也在《禁区5》中也见过类似的装备。
  问题是装填……这也太紧了吧?
  发射后装入下一支箭时需要把弦拉开,这一步上他可是费了老大功夫。弩身的前端附有脚蹬,使用者可以用脚踩住那里,然后用双手合力拉弦,但即便如此也需要相当大的力量,迅速装填十分困难。
  “说起来以前那个混蛋用了什么绳子一样的玩意儿?”
  之前有一次,义父让姐姐站在客厅的墙边,让她两腿张开,然后自己用弩瞄准她两腿之间的空隙射箭。祐也本想阻止这凶恶危险的行为,但不只是被义父拒绝,甚至连母亲和姐姐本人都出于对义父的恐惧,让他不要多管闲事。当时他只能站在墙角袖手旁观,那副情景至今还深深地刻在他的脑海里。
  祐也从软包的外侧口袋里找出了一团黑色的绳子。绳子上挂有两个黑色的钩子,似乎是塑料制的?绳子两端装有丁字型的握把。将两个钩子挂在弓弦上,绳子的中点挂在弩身的后部,利用杠杆原理拉开弓弦……应该是这样[5]。
  依靠着痛苦而可憎的记忆,祐也用绳子拉了拉弦,成功地用刚才一半左右的力气装上了下一支弩箭。
  但是太费时间了……
  弩的优点在于安静和方便练习,而在另一面,它的威力低于手枪,尺寸较大不方便携带,也没有连射能力。不过现在有就不错了。
  “总之这一把也来用用看再说。”

  祐也把反曲弩靠在墙边,准备打开装有复合弩的大型硬包。
  “筱宫……”
  “——!?”
  身后突然传来一声细语,祐也猛然回头,夜晚的微光之下,全身僵硬的少女伫立在那里。
  “……在搞什么鬼。”
  这不仅是对本条,更是对自己说的话。
  这周围一带的住宅应该都没有人,一片寂静,就算有淅淅沥沥的雨声作为背景音乐,他也应该能清晰地听见浴室门打开的声音和少女的脚步。然而集中于弩的祐也完全没有注意到这些声音。
  他从以前开始就是这样,一旦集中精力做一件事情,就会两耳不闻窗外事,就算世界颠倒他也可以全不管了。甚至可以说正因如此,他才能在这两个星期里宅在家里昏天黑地地打着游戏而对外界状况没有任何察觉。
  “干、干什么……呃,对对对对不起,我不知道……这种时候,应该、该、怎么办……”
  祐也面对着出浴的少女,不禁蹙眉。
  虽然卷着浴巾,但她丰满的上半部分胸部祐也还是能看得一清二楚,腰下也最多就遮挡住了几厘米,整个人几乎可以说是全裸。
  “啊……啊,对了,替换的衣服忘了给你了。”
  “…………欸?衣服……?”少女的话语中似乎有些疑惑之色。
  “等会,我马上拿出来。不是,我说你啊,再怎么样也不至于这个样子就出来了吧,没有衣服叫我一声不就完事了?”祐也转过身子,背对着半裸的本条,一边在学生包里翻找,一边强装冷静地如此说道。就算他的性格再怎么冷漠,在这种情况下,他还是不免觉得有些窘迫,客厅里的气氛也瞬间尴尬了起来。
  虽然祐也和姐妹生活在同一个屋檐下,但那也是从青春最高潮的初中二年级才开始的,因此若说他已经习惯了异性的裸体是万万说不上的。再加上,本条的容貌又足以被称作美少女。
  “呃……筱宫……?”
  “我把妹妹的衣服拿出来了。尺寸可能有点不合适,忍一忍。”
  祐也随便抓出白色的内衣,接着是T恤衫和牛仔裤。他告诫自己“不要太在意”,做好心理准备后,起身回头。
  本条不知为何一副丢了魂的样子,两手分别按在胸口和大腿间处,潮湿的黑色长发让她本就暴露的姿态更显香艳。
  这家伙……就算被上了也怪不了别人啊!祐也默默想着,尽力保持着平稳的呼吸和从容的脚步,在内心理智的控制下缓缓走近,把衣服放在她的脚边。
  “衣服在脚底。我去对面,你赶紧——”
  “等一下!”
  本条突然大声打断了祐也的话语,后者惊愕于少女呼喊中蕴含的难以形容的强烈意志,紧绷起全身。
  “拜、拜托……你了。”
  “……拜托什么。”
  “请你……我、和我……做、呃……啊……上……床、吧……”
  “…………哈?”
  祐也不由得直直地盯住本条的脸。
  手中手电筒的灯光照着地板,但他能清楚地看到相隔不到一米的少女的模样。秀丽的面容如同精致的人偶一般,正处于小孩与大人之间的过渡期的她身上混杂了稚嫩与成熟的气质,倾国倾城的相貌现在却被染上了火焰般的绯红。
  “你在说什么……?”
  本条的身高在一百六十厘米上下,只要头一低下去,面部表情就会因被头发遮掩而无法辨认。充满湿气的美丽黑发在暗夜中闪闪发亮,祐也似乎能看见她雪白的肌肤下透出淡淡的粉色。在这沉默的世界里,两人耳中唯有哗啦啦的雨声。
  等一下,别着急……冷静地思考!
  祐也很清楚该如何恢复冷静。只要将情感因素的影响从思考中割离出去,然后用上帝视角来俯瞰包括自身在内的整个世界就好了。他开始试图理解这匪夷所思的事态。
  脑中高速运转的思绪如此来来回回数秒,他已经明白了本条的行动原理并意识到了自己言行中的不谨慎。
  稍稍深呼吸了几下后,祐也开口打破了这充斥着奇特而微妙的紧张感的静寂:
  “怕是你理解错了,我还是说清楚点吧。我可不是想要睡你才让你去洗澡的。”
  “……嗯。”
  “还有,在公寓的时候我是那么跟你说了,但那只是为了弄清楚你的觉悟,我没打算真的逼你上床。”
  “…………知道。”
  似乎是在忍耐羞耻感,本条的身体微微地颤抖着,用耳语一般的声音表示明白。
  祐也淡然地盯着那样的她,他的心里也并非完全没有羞耻之念。感情上,他觉得默默地接受少女的请求才是最佳的选择,但理性的那个自己却并不同意。因此,以防万一,他必须弄清楚她的真实想法。
  “我不会扔下你,新崎我也一定会救她出来。所以你用不着这么献身。”
  “如果你还是想和我睡的话,就老实告诉我理由。对我来说,强奸的罪孽比杀人还要深重。现在这个状况就像是我在趁人之危强行侵犯你一样,对此我心里很是过意不去。”
  祐也故意做出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强硬地对少女说道,但这其实也是为了保持自身的理性。如果松懈下来,搞不好他会忍不住直接扑过去。怎么说他生理上也是一个健康的男高中生,尤其是在这种被异常事态频频刺激的生存本能的驱使下,他的阴茎甚至已经完全耸立了起来。
  “不、不好……意思……,呜……对不、起……”
  本条呻吟般的细语混杂着抽泣,紧紧缩着的双肩随着偶尔漏出的呜咽声一抖一抖。强硬的态度让祐也得以保持住了自己的理性,但好像反而让本条的理性决了堤。
  强行冷静下来的祐也在少女的眼泪前变得更加清醒,不知何时紧张起来的全身肌肉突然脱力,一松手,手电筒掉到了榻榻米地上。然而祐也并不在意,以自然的动作,就像在安抚被义父吓哭的妹妹一样,轻轻将少女抱住。
  “抱歉,我不是想责怪你。但是你突然来一句让我睡你,我保持理性可是很辛苦的。”
  “呜……嗯……对……不起……”
  祐也再也没法对面前的少女产生什么邪念了,只是轻轻地拍着她的背安慰她。他也时刻注意双臂的力气,让本条随时可以以自己的力量甩开。
  面前只有少女的呜咽和颤抖。祐也默默摸着她的头,本条并不离开,而是如孩童一般贴在祐也的怀里哭个不停。
  祐也觉得这也是无可奈何的。
  他的母亲并不是对教育特别上心的人,他从小到大都在自由地成长,但即使如此,从幼儿园到小学毕业,母亲有事没事就会对祐也叮嘱的话有三句:
  “己所不欲,勿施于人”,
  “换位思考,将心比心”,
  还有“努力理解他人”。
  祐也如果站在本条的立场上,可能也会做出和她一样的事情。
  被信任的同伴背叛,差点被几个男人抓走、强奸,这对她来说是巨大的恐怖之源。她清楚地体会到了这个世界的异常,对今后的不安感在她的心里不断增长。
  现在可以依靠的,就只有刚刚认识的少年一人。
  然后看她的样子,十有八九还是个处女。
  本条一定意识到了,今后自己迎来一场壮烈的初体验的概率绝对不低。比起被好几个人强行夺走,不如在这里将纯洁交给祐也,之后面对那种事时的心情也能更加从容一些。再加上通过建立起身体上的亲密关系,她还能降低被祐也抛弃的风险。最后,若是毫无用处的自己也能做出一点贡献的话,她就可以得到自我满足,也能缓解由于自己的行动而最终导致新崎被绑架、强奸的罪恶感。
  如果是祐也的话,就会这么想。
  但也有可能,上面这些全都是祐也自说自话的误解,本条其实是有什么别的想法,而这些想法有可能让祐也陷入不太好的状况……刚才的祐也也在担心这个。不论现状再怎么异常,这种等级的美少女主动要求与自己同床共枕这样的美事,也不可能从天上掉下来。
  所以他刚才才想要问出理由。
  不过看这个样子,估计她心里根本就没什么算盘吧……
  祐也意识到,自从自己亲手杀了人后,现在简直是陷入了四面楚歌的境地,他完全就像是惊弓之鸟。虽然保持警惕十分重要,但面对眼前的本条时倒也不需如此紧张。
  “冷静下来了吗?”
  怀中的本条已经停止了哭泣,只是她的身体仍然很僵硬,且一言不发。
  不巧的是她的脸正埋在祐也的右肩上,祐也看不到她的表情,也读不透她的内心。
  “要是你已经没那个想法了,就把我的手甩开。”
  “…………!”
  本条闻言,肩膀颤抖了一下。
  事到如今,她似乎终于注意到了某个正顶在她腹部的硬硬的东西。虽然祐也的内心已经冷静到了冰点,但身体却还在兴奋中,阴茎仍然高高耸起。
  “我再等你十秒。”
  “……………………”
  祐也在满脸通红的少女耳旁低语道,后者则一动不动。他考虑到对方由于过于紧张而使不上劲的可能性,脑子里足足数满了三十秒。
  但本条并没有离开。  
  “是么……那我就要睡你了,本条唯。”
  祐也双臂稍稍用力,重新抱紧少女,并向她如此宣言,少女则以微微颔首作为回答。
  这全都是出自于冲动的行为,等她冷静下来,可能会对自己的选择感到后悔。
  然而祐也决定抛去一切顾虑。以一副如此柔弱的身体,在永恒的黑暗世界中生存的她,恐怕是鼓起了自己最大的勇气,作出了自己认为最正确的决定。
  “你放心吧,我会温柔的。”
  既然如此,祐也也就老老实实地享受能与此等美少女交合的喜悦吧。
  这一定,对双方来说都是好事。



注:
[1]电话无人接听时,允许呼叫方录制一段语音信息供被叫方稍后检查的系统。以前是通过在固定电话机上加装延时自动接听装置和磁带录音机的方式实现的,现代的移动电话则是由运营商为用户保存语音信息内容,并允许用户拨打运营商提供的号码查询。也有运营商直接将语音消息以彩信附件的方式发送到被叫方的手机上。
[2]北海道南端与本州北端之间,连接日本海和太平洋的海峡。
[3]连接津轻海峡两岸的跨海铁路隧道,一端出口位于青森县东津轻郡今别町滨名,另一端出口位于北海道上矶郡知内町汤之里,全长约54公里,最大深度240米。因其替代了原先运行于青森站和函馆站之间的铁路渡轮“青函联络船”的作用,故得名。
[4]原文为“dot sight”。
[5]……应该是这样。祐也不知道这个工具叫什么名字,我也不知道。
img
https://todsworkshop.com/blogs/blog/crossbows-spanning-methods

上一章 | 回目录 | 下一章
Linux ver.
系统开发:[email protected]狗头处刑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