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説家にならない

回首页

盐世界/在人类一旦成年就会变成盐的世界中生还的故事

第八话   身体交合/“你很温柔呢”///
上一章 | 回目录 | 下一章


在人类一旦成年就会变成盐的世界中生还的故事

第 八 话 身体交合/“你很温柔呢”///



  “你等会,我先铺个垫被。”
  祐也放开怀中的少女,把墙角的那团被子搬过来铺在地上。弩箭穿过时留下的小洞可以忽略。祐也脱掉鞋袜和内裤,走到了本条身边。
  “抱你起来咯。”
  “好……噫呀!?”
  祐也伸出双手,将只裹着一条浴巾的半裸少女抱起。和在公寓那次不同,这次用的是名为公主抱的姿势。怀中沉默不语的她全身已经僵硬到了离谱的程度,光滑白净的肌肤从耳朵到脖子也全都染上了绯红的颜色,祐也甚至有些担心她是不是在发烧。
  “放你下来了哦。”
  祐也慢慢地放下本条,让她躺在垫被上面。少女稍微不自在地扭动了一下,两条腿紧紧地合在一起,一只手拉着浴巾的下摆,另一只手仍按在胸口处。
  “你放松一点……我不会太粗暴的。”
  “好……”
  本条轻柔的应答声飘散在昏暗客厅的空气里,但她的身体仍不由自主地紧绷着。竖立在茶几上的手电筒发出一道直射到天花板上的光线,向整个房间洒下温和的微光。
  “先坐起来一下好不好?”
  祐也跪在少女身边,用尽量柔和的语调如此说道。少女没有开口,只是顺着他的话有些犹豫地坐了起来。
  “可以摸你的头发吗?”
  “嗯……啊,好的……?”
  本条紧张的表情中混入了一丝疑惑,但祐也并没有解释什么,只是伸手碰了碰闪着光泽的黑色长发。上面大部分的水分已经被拭干,湿湿冷冷的头发状态极佳,显然归功于平时认真打理时所付出的不懈努力。
  “很漂亮的头发。”
  “啊,谢谢……”
  少女回应的语气仍有些许发僵,不过祐也并不感到着急。他伸出手,缓缓地从发尾处往上轻抚,然后用手指梳理着少女两侧耳旁的湿发。本条紧闭着双眼,原本僵滞的表情仿佛随着祐也的抚摸渐渐放松下来。
  “本条,我可以亲你吗?”
  “亲……!啊,可以……”
  祐也轻轻抬起少女低垂着的头,那红唇十分水润,正因羞怯而微微颤抖。祐也用手捧着她通红的脸,轻轻吻上她的嘴唇。一个如蜻蜓点水般的轻吻过后,两人的脸立即分开了。
  “这是第一次?”
  “…………嗯。”
  “是么,我也是第一次。”
  “呃……嗯……!?”
  与之前不同,这回两人的嘴唇是紧紧地贴合在了一起。这个吻大约持续了有十来秒。当祐也的嘴唇从本条的唇上移开时,本条终于吐出了屏住的一口气,呼吸变得稍微粗重起来。感受到气流中的热度,祐也突然有了种干脆就这么一口气把她推倒的冲动……
  但脑中挥之不去的义父的身影,让祐也胸口中那被激起的波涛汹涌的兽性本能急速冷却了下来。
  之前那个混蛋炒股亏了本,为了撒气,他在客厅里侵犯起自己的亲生女儿,而且还勒令母亲和妹妹在旁边围观。其实早在再婚前,姐姐似乎就一直受到义父的侵犯,不过她从不曾让妹妹知晓此事。平时一向十分冷静的姐姐在那天晚上几近精神崩溃。
  我绝不会变成像他那样,祐也心里默念道,但是现在我得努力主动了……
  祐也调动着自己全部的洞察力,试图读取本条的内心。他试探性地碰了碰她盖在丰满胸部上的右手。少女微微颤动了一下,倒并没有表现出抗拒的意思。于是他伸出左手拉起她娇小的右手,接着慢慢将其放下,手指穿过她的指缝后与她十指紧扣,并温柔地轻轻握了握。少女略显犹豫地回握了祐也的手,这让祐也心里松了口气。他再次吻上了面前少女那惹人怜爱的唇。
  “……呜、嗯……?!”
  祐也轻啄着少女的上唇,接着贴住唇瓣缓缓地将舌伸入她的口腔。本条的手握得紧了些,但并没有将头向后缩回去。祐也的舌尖在本条口腔中探索着,顺着牙齿和牙龈边缘舔过。
  “嗯……嗯,啾……嗯……”
  不知为何,在这纷杂凌乱的雨声中,两人吸吮间由唾液激起的微小水声却格外清晰。
  祐也将舌尖探入本条的口腔深处,碰到了那仿佛避缩在最里面的舌头,小心翼翼地和它交缠起来。
  “啊……嗯呼……啾……嗯……”
  本条像是被按在台子上的羔羊一般,身体本能地因紧张而微微颤抖,却又僵硬地坐在那一动不动。
  祐也左手继续紧紧握着她的右手,另一只手则抚摸着本条的背脊。他一边和她深吻,一边将她柔弱的身体放倒在垫被上。在抽回垫在她身下的右手时,他原本还在与她交缠的舌头也离开了她的口腔,顺势抬起头。
  不妙了……要冷静……
  祐也没有想到,这个吻的破坏力竟大到让他的理智差点决堤。
  他和本条一样,张大重获自由的嘴巴狠狠地吸气,慢慢调整着自己的呼吸。
  “我要拿掉浴巾了。”
  “啊……”
  说着祐也便干脆利落地从只来得及发出一点细微呻吟的本条身上除去了浴巾。从胸部到腰腹再到阴部,原本被遮掩住的姣美身材顿时在祐也眼前一览无余。本条反射性地想要夹紧双腿,但祐也早已跪在了她两腿之间。
  “要摸胸了。”
  祐也将空着的右手伸向她丰满的乳房,张开整个手掌覆在上面按压了一下。从未体验过的柔软又充满弹性的触感大大刺激了他身体里的兽性本能,从刚开始就勃起得隐隐作痛的阴茎顶端处不受控制地流出了透明的前列腺液。
  “嗯……呜、咝……”
  本条紧紧地抿住嘴唇,左手挡在脸上,身体微微颤动着,右手却仍然扣着祐也的左手五指。祐也也同样如此,不过此时他的左手已经没再使什么力气,只是轻轻地虚握着,只要本条想,她的手随时可以从中挣开。
  “……呜、嗯……啊……!”
  沉默中,祐也缓缓地揉捏起了本条的乳房。
  曛晦的光线笼罩在本条全裸的身躯上,令她看起来像是融化在了一片潮湿的雾气中一般朦胧,那纤细的四肢和腰腹更是愈发显得柔弱堪怜。然而,从手掌传来的颇有分量的温软肉感和体温热度,都让祐也无比真切地感受到她的存在。
  单手无法掌握的大小从各种感官上来说都给祐也带来了压倒性的震撼。说真的,这也太大了吧……之前被罩衫和浴巾隐盖着的时候他就已经觉得很大了,但直至现在能毫无阻碍地触摸到一丝不挂的她时,祐也才意识到这乳量比看上去要更为惊人。虽然是巨乳,可那匀称挺括的半球状只显出女性身体特有的美丽娇柔,丝毫没有秽俗的意味。浅淡的桃色乳头和乳晕让少女有种如同清晨初绽未绽的百合花苞似的清纯感,祐也的情绪也因此超乎寻常地高涨起来。
  “……很漂亮。”
  “嗯……呜……啊、呜……”
  听见祐也无心的低语,本条的回应窘迫得几乎不成调子,仿佛是为了强忍着羞耻心一般,她那和祐也左手十指相缠的右手越发扣紧了。此时,祐也注意到手掌心某处的触感似乎和其他地方十分不同,于是他抬起手,用指尖捏了捏那凸起的乳头。
  “啊……嗯……呀……不要……”
  “不舒服吗?”
  “…………”
  似乎是因胸上突然受到的刺激而失去冷静,本条咬着嘴唇,不发一言地摇了摇头,但右手依然没有一点儿要挣开的意思。于是祐也判断她的不要只是嘴上说说而已,继续揉弄起乳头来。
  “嗯呜……啊、啊……嗯,呼……!”
  本条用左手捂住嘴,身体无法克制地扭动起来。她黑色的长发随意地散落在纯白的被套上,虽然她本人大概无意特地摆弄什么姿态,但这副光景看着实在是弥漫着浓郁的情色气息,祐也无意识地猛咽了一口口水。
  当祐也的手指终于停下对乳头的玩弄后,本条大口大口地喘起气来。祐也被她气息中几乎是喷薄而出的热量和滚烫的皮肤夺走了注意力,再一次轻轻揉了揉乳房之后,他将右手从少女的胸前滑向了她的腰间。他轻柔地抚摸着那水润滑嫩的肌肤,手指在漂亮的肚脐旁打了个圈,便继续向下腹部进军。
  “啊……呀、嗯……”
  本条似乎差点就要作出些轻微的抵抗了,但最终她也没有用自己自由的左手去阻止祐也放肆的右手,以一种完全纵容的态度默许着他探索到那覆盖着薄薄一层毛发的阴阜。
  祐也缓缓地用手指拨开细密的草丛,触及到了软嫩的间隙。
  “有感觉了?”
  “呜……呃……”
  少女仍然用左手遮着脸,屈起双膝想要合上双腿。这次和刚才不同,她的双腿完全抬起,甚至将膝盖屈顶到了胸口附近。没有了祐也身体的阻止,她的腿终于得以紧紧地合在了一起。只是在这种两腿抬高脚心朝着祐也的姿势下,她的阴部反而更容易被祐也看得一清二楚。
  这就是所谓的好生养的那种身材吗?
  柔软却滚圆挺翘的漂亮臀部,现在连肛门部位都完全暴露在了祐也眼前。在两侧抬起的大腿的压迫下,少女的大阴唇越发凸显了出来,这副情景瞧着比刚才还要更令人血脉贲张。不过本条的花园完全没有被采撷过的痕迹,与祐也曾经在网上看过的所谓无修[1]视频里的那些相比显得更加纯洁干净。
  “这个姿势难道不是更羞耻吗?”
  祐也一边说,一边用指尖沿着小阴唇抚摸着,然后用食指探进缝隙的内部,摸索着小穴的洞口。沾了些许恶意的手指肆意调弄着,随着动作加大,有淫靡的水声从那里响起,而透明的液体则逐渐缠满了他的指尖。
  “嗯……啊……呜……”
  本条慌乱地想要放下双腿,结果一下子撞到了祐也的右手。也许是对自己这不受控制的退缩表现深感抱歉吧,她很快又抬高了双腿,再次做出了刚才那副堪称淫乱的姿势。
  这家伙……难不成其实是个碧池?还是紧张得过头了?又或者只是蠢……?
  祐也都差点忍不住笑出声来。
  在终于找到大概是洞口的温暖柔肉后,祐也抽回手,抓着本条的双腿放下。
  “欸……怎么……?”
  “用一开始那个姿势吧,起码没现在这样这么羞耻吧?”
  “…………呜。”
  本条把自己涨得通红的脸偏向一边,抬起左臂遮住脸上的表情,顺从而安静地张开双腿——不过也就是仅仅数厘米的程度。祐也此刻也觉得,若非要让她自己张开腿的话,自己这心眼确实是有些太坏了。于是他很好心地伸出一只手,稍稍用了些力把她的双腿再掰开了些,然后俯身靠近了她的身体。
  “本条,差不多要插进去了。”
  “插——!?”
  手电昏暗的照光下,少女私处濡湿的毛发紧贴在她的皮肤上。祐也将自己的阴茎靠近了缝隙。在被带着可怕热度的阴茎顶端触碰到的一瞬间,本条的身体像弓弦般瞬间绷紧了起来。
  “准备好了吗,我要来了。”
  短暂几秒的沉默后,掩藏在细嫩左臂下的侧脸微微动了动,是个点头的动作。
  祐也的左手仍然和少女十指相扣着。他用右手扶着阴茎,将龟头贴近了缝隙内里的洞口。一阵稍带滑腻的、温热酥麻的强烈快感一下子传递到了祐也的全身,他克制而沉静地深呼吸了几下,开始缓慢地将腰向前挺入。
  “呜……啊……!”
  随着龟头渐渐陷入身体,本条不由得发出了轻微的呻吟。
  祐也竭力维持住自己的理智,暂时停下了身下的动作,观察着少女脸上的表情。
  “我、没事的……一口气……进来吧……”
  看上去她还尚未迎来破瓜之痛,不过祐也感觉到,她正处于肉体上的轻微痛苦和精神上的强烈紧张的双重煎熬中。
  “好。”
  他用右手握住本条纤细的腰肢,稍许停顿之后,将身体向前深深一推。肉棒笔直地贯穿了温暖湿润的过道,被整个包裹在了那片紧致中。
  “呜……,啊、哈……呼……”
  少女发出细碎的、令人心疼的呻吟,痛苦地小口喘起气来,然而祐也此刻已没有余力去关心她了。被灼热内壁紧紧绞住的性器让他仿佛都要感到疼痛了,但随之而来的从未体验过的猛烈快感正飞速冲向他的下腹,他想自己可能随时都会射出来。
  上一次射精已经是八月五日自己冲澡的时候了。森园来访的那天,祐也本打算趁着洗澡顺便撸上一发的,但想起微波炉里还有冷冻食品后,他觉得不能拖太久就放弃了。今天是八月十四日,也就是说,他已经积攒了九天。
  不行……射在里面可不行……
  祐也纠结着要不要缩回腰拔出来,但为了努力忍耐的本条着想,还是停在里面才比较合适。他咬紧牙关,鼻子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接着从口中缓缓吐出,力图让自己恢复冷静。如此重复几次后,他总算在快感的浪潮中又站稳了脚跟。祐也集中精神,眼睛细细观察着少女的表情,同时准备好继续抵抗下一波快感的来临。
  “啊、呃……哈……呜……哈……呼……”
  不知何时,少女的左手紧紧地抓住了祐也的右手手腕,而从与她十指相扣的左手那里祐也也感受到了同样的力度。本条的刘海完全贴在额头上,她那不断大口喘着粗气的声音即便在雨声的背景音里也十分清晰。
  看来她比他预想的还要更加难受。
  祐也那被快感和性欲支配的大脑很快冷静了下来,差点没忍住咂嘴出声。如此柔弱的少女正在忍耐着被破身的痛苦,自己却是在忍耐着破身的快感,这让他心中顿时升起了一种巨大的罪恶感。
  “你没事吗?”
  “呜……我、没……哈、呼……事……”
  “我先不动,你慢慢深呼吸调整一下。”
  “……嗯咕……好……呼……”
  美丽可爱的少女眼角积起了泪珠。然而,每当她的胸部随着呼吸上下起伏时,她那丰满的乳房也会跟着轻轻晃动,不时缩紧一下的肉壁更是刺激着祐也的阴茎。
  虽然说不管是从视觉上还是从触觉上,少女都给祐也带来了顶尖至极的快感,但这还并没有达到能让祐也陷入兴奋到完全忘我的程度。他的良心让他无法无视面前少女的痛苦模样去自顾自地扭动腰部,他也毫无打算做出和那个混蛋一样的残酷行径。
  不过,这家伙的呼吸方式也太奇怪了吧,祐也心内苦笑着想道。从刚才开始,少女呼吸的节奏就变得像孕妇生孩子的时候一样。祐也无法确定她是否真的痛苦到那种程度,但看着她这副有些滑稽的样子,他心中先前对她产生的那股狂热的情欲也渐渐平静了下来。
  “……已经……没事了,所以……”
  不知过去了多久,估计有几分钟吧,少女终于平稳了呼吸,张口轻声对祐也说道。
  “就在这儿结束吧?”祐也回答。
  “不要……,请你……做到最后吧。”
  本条微微蹙着眉,露出一丝痛苦的表情,但还是坚持小声恳求道。除了勇气之外,她的声音里还隐约含带着一种超出想象的强大意志。
  大概是觉得既然现在她已经失去了处女之身,那就不要这么不上不下地结束自己的初体验吧。
  “好……那,我要动了。”
  祐也私心里其实也不想在这里结束。于是他非常从心地同意了本条的话,腰部也开始慢慢运动起来。
  “啊……呜……呜、哈……”
  他以生涩的动作将腰抽回,在阵阵快感的侵袭下难以克制地颤抖着,然后再一次向前出击。伴随着阴茎在紧致阴道里一次又一次的缓慢抽插,本条口中不禁又溢出几声带着痛楚的闷哼,祐也则咬紧牙关拼命忍耐着未知的感受。
  靠……我撑不了太久。祐也忍不住这么想道。
  他用意志力强行压制着身体想要尽快将九天份的精液一股脑喷泻而出的冲动,尽量保持着一定的节奏平稳地继续抽送。本条对自己都照顾到了这个份上,祐也想让她至少能感受到一些愉悦。
  “本条,左手可以松开吗?”
  “欸,啊……对不起……”
  “不要道歉,我不是那个意思。”
  祐也一时停下了腰上的动作,将自己原本被本条抓住手腕的右手从她的细腰移动到了她的阴阜,接着他找到了大概是阴蒂的小小凸起,隔着包皮用大拇指轻轻揉捏起来。
  “啊……欸,怎、怎么……呀!?”
  “这里,自己没有弄过吗?”
  “我、不……呀……知道……咿啊……”
  断断续续的回答里混杂着甜美的娇声呻吟,本条再次抬起了左手,想要挡住自己的脸。祐也立刻停下抚弄阴蒂的动作,一把抓住了本条的手。
  “你别挡着脸啊,这不是看不清了吗!”
  “欸……?啊,那……”
  “抱歉,我不是那个意思……让我看着你的脸吧,拜托你了。”
  “…………知道了。”
  本条一副苦闷至极的表情,往后缩了缩下巴。
  祐也本来只是想通过观察表情来判断本条的状态,但本条也许是对他的话产生了什么误解。不过他嫌麻烦也没有特地去订正,只是再次将手伸向了阴蒂。
  “嗯……啊、呜……”
  “想叫可以不用忍着。”
  少女闭上了刚准备张开的嘴,无处可去的左手在空中一阵乱摆。终于在她抓到了被套一角的时候,也不知是幸运还是不幸,祐也手中也同时翻开了阴蒂的包皮。
  “嗯咿……呜……啊,不要……”
  本条细微的声音无力地提出抗议,祐也则丝毫没有理会。他一边用大拇指抚弄着露出的阴蒂,一边开始挺进腰部。左手被本条的右手握住,只有一只手空着,动起来难免有些不方便,但他很快就找到了技巧。
  “呜咕……啊、咿……呜……”
  本条的声音里夹杂着快感和痛苦。
  腰部每一次向前冲击,龟头都能撞到最深处大概是子宫口的地方,和其他部分不一样的硬质触感让祐也的大脑仿佛被一阵阵电流流遍一般。他克制着自己想要疯狂扭动腰部的冲动,无意识地回握住被少女紧紧抓住的左手,一边用右手刺激着阴蒂,一边抽送着肉棒。
  “啊……哈……筱、宫……”
  “怎么了?”
  这是两人开始之后,祐也第一次听到少女叫自己的名字,他反射性地停下了动作。接着,只见额头上渗出点点汗珠的少女,用无光的潮湿眼瞳直直地望向自己脸的方向。
  “筱宫……你真的很温柔呢……”
  “哈……?”
  “谢谢……现在,已经……可以了,想要动就动吧……没关系的。”
  本条用一种柔和温软的声音如此说道。她大概仍在竭力忍耐着痛楚,却还是向祐也投来一个淡淡的微笑。那副姿态是如此虚幻朦胧,有着如同青瓷般脆弱易碎的美丽。她看上去是如此纯洁而惹人怜爱,却越发衬显出由她那魅惑的身体所浸染发散出的淫靡气息。
  “呜……咕、啊……!”
  “本人的允许”这块免死金牌让祐也的理性彻底崩坏了。
  他的左手仍然握着少女的右手,而右手则牢牢地掐着她的腰。在一个大幅度向后缩回腰的动作后,他猛地一口气向前突刺了过去。少女美丽的乳房和张开的纤细双腿顿时疯狂地颤动起来,可爱的面容上也浮现出十分明显的痛苦神情。
  然而,久久忍耐后终于崩溃的理性已经再不可能克制住一泻千里的冲动了,祐也完全服从于自己的本能,疯狂地不停抽插着。
  “嗯……啊、呜……咕……哈……”
  祐也突然很想感受一下少女嘴唇的水润。他压倒在她身上,手没松开,只是用双肘撑着地,在腰部毫不停歇的同时,不由分说地吻上了她的唇。
  “呜嗯!?呼……啾、嗯……噗、嗯……?!”
  包裹着肉棒的爱液的润滑和甬道不断绞紧带来的压力,压在胸前的柔软突起,还有深吻中舌与舌的交缠,让祐也想要射精的感觉不断增涨。然而,他的贪欲又不想让这份快感就这么结束,于是他只能强行忍耐着,舌头也越发紧紧吸住本条的舌。
  结果,本来任他宰割的本条的舌终于生硬地动了起来,缠上了祐也这边。她抓着被套的左手也伸到了祐也的背后,指甲深深嵌入了他的皮肤。这一刻,就连背上的疼痛也都在祐也脑中尽数化为快感,他不知疲倦地继续用坚硬的肉棒搅拌着身下带来强烈快感的肉壶。
  “嗯呜……啾、呼……啾……嗯!?”
  突然,忍耐终于超出了极限,祐也刺入少女身体深处的性器不受控制地开始气势磅礴地放出精液了。不仅是阴茎,就连他的整个腰部都在大幅度地颤抖着。祐也甚至都来不及为出乎自己意料的射精感到困惑,眼前便一片空白,而本条的口中则传来惊讶的轻呼。
  “嗯……嗯、呼……呜……嗯……”
  漫长的射精过程中,少女只是微微扭动了下身体,并没有一丝多余的反抗。她的右手仍然紧握着祐也的左手,嘴唇也依然和祐也的紧紧相贴。祐也的意识在巨大的快感之中沉沉浮浮,等到射精告一段落时,他已经完全软倒在了本条的身上。
  “哈、嗯啊……欸……筱、宫……?”
  “呜……抱歉,搞砸了……”
  急速冷却的内心瞬间意识到了最坏的事态,祐也的脊背也开始有些发凉。潮湿的室内,同一床垫被上的两人不知何时起已经全身是汗,火热的身体仍紧紧交缠在一起。祐也有些呆滞地撑起身体。
  “嗯啊……!”
  随后他将仍然保持着硬度的阴茎从少女的身体中拔出,她不禁发出一声低弱的轻微娇喘,阴道口中也流出了白浊的粘液。里面混杂着一缕缕鲜红,不过那大概是她纯洁的证明,并没有什么问题。
  真正的问题是……
  搞砸了……!
  直到中途祐也其实还算是冷静的,所以一开始他是打算拔出来再射在外面。但没想到他竟没能抵抗住初体验带来的快感,过于沉迷,结果最后搞成了这样。
  祐也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眼睛紧盯着本条,吞了下口水面色紧张地问道:
  “本条……你今天是什么情况?”
  “哈、呼……嗯,今天的情况……是指……?”
  “我说月经!今天是你的安全日吗!?”
  祐也也顾不得形象了,语气急迫地喊了起来。但也许是本条还没意识到她所将要面临的危机,只是面容有些倦怠地坐起身来。她以少女特有的姿势稍稍弓起背,双手遮掩着胸口和阴部,没什么自信地开了口。
  “嗯……大概,没关系……”
  “大概?大概是什么鬼!?你上次例假是什么时候来的!?”
  “呃,嗯……大概,二十天前……”
  “是二十天前来的!?还是二十天前走的!?”
  “二、二十天前来的……”
  似乎被祐也话语中的气势所压迫,全裸的少女畏畏缩缩地回答着。他将视线从她身上移开,仰头望着在手电光照射下一片明亮的天花板开始思考。
  祐也对女性的生理周期这种东西自然没有太多了解,但根据以前上过的保健课的内容,一般来说月经结束后一个星期是卵泡期,这期间女生的身体状况会比较稳定;接着进入持续数日的排卵期,这一期间卵巢会向子宫排出卵子,因此怀孕的可能性极高;排卵期之后的黄体期的话,那倒还要好一些……
  “二十天的话……太说不准了……”
  “这、这是我提出来要做的……不是你的错,请你不要那么在意。”
  “不要在意?这他妈肯定要在意啊,这里也没有妇产科医生,要是真搞上了可是要命的!”
  虽然心里明白这火发得其实很没有道理,但祐也仍然控制不住对本条大喊大叫着,并因此陷入了强烈的自我厌恶之中,开始疯狂挠头。
  “唔……等等,印象里好像听过有紧急避孕药这种东西……药店有卖的吗?不对不行,外面的物资应该基本上已经被人收集完了……这附近的妇产科……只有市民医院……不对医院的药品估计也……”
  “噗嗤,呵呵呵~”
  突然,一阵银铃般的清脆笑声轻轻响起,显然与周围的气氛格格不入。
  正两手狂乱地把自己的头发挠成鸡窝的祐也慢慢抬起头,看着轻笑的全裸少女难以置信地问道:
  “你笑个什么劲儿,发神经了吗?你知道现在是什么情况吗!?”
  “不……哈哈,对不起。只是觉得很好玩。”
  “到底哪里好笑了!?这可是你自己的事情!还有心思笑!!”
  面对这实在令人无法理解的奇异行为,祐也整个思绪都陷入了混乱,不禁抓住少女的双肩摇晃了起来。然而本条对此却似乎并不在意,反而露出了一个平静的微笑,抬手抵着唇角说道:
  “呵呵呵,你看啊,筱宫你……在公寓的时候明明那么冷静,还保持着那么可靠的样子带着我一起到现在……哈哈,结果因为这点事就着急成这样。”
  “这、这点事……你脑子没毛病吧?你真的明白这是怎么回事吗……?”
  “当然明白了。但是现在反正已经没有办法了,而且从周期来看大概没事。”
  “不,我说你啊,‘大概’……”
  正当祐也不知到底该如何是好时,少女伸出双手,覆在了他正抓着她柔弱肩膀的那只右手上。那温柔地包裹着他右手的姿态和柔软的触感让祐也没来由地产生了一种安心感,再加上面前少女柔和的笑容——祐也觉得自己已经完全被这微妙的旖旎气氛所吞没了。
  “你真的是个很温柔的人……”
  “哈……?”
  “在公寓知道我眼睛看不见之后,就算在那种情况下,我也能感受到你对我的关心。你绝对不会拉着我的手就把我往前拽,也不会过度顾虑我的感受,反而是故意抱怨出口让我心里不会太过意不去。”
  “……………………”
  祐也一时无言以对。
  她确实说的没错,但自己同时也有“让她过于畏缩也只是烦人而已”这种心计。
  如果自己给他人添麻烦时,对方并不责备而只是沉默不语,那么自身的罪恶感只会不断膨胀。正因祐也早就深刻地体会过这种让自己禁不住觉得倒不如干脆挨顿骂还好上几百倍的痛苦,他才没和家人一起去旅行,而是一人宅在家里;也因为这个,他面对本条时才能毫无顾忌地对待。
  也许是把祐也的沉默理解为了默认,少女的笑容里多了几分更真切的欢喜,她继续说道:
  “手机充电也是,特地说是给我活干,然后作为回报给我找来拐杖,你很自然地说出这样的话……让我心里比起抱歉,更多地感受到温暖。”
  “……………………”
  “刚、刚才也是……到最后都一直、握着我的手……让我很安心。”
  看着她温柔的微笑,祐也心中的第一反应是“这是不是故意装出来的”。
  “就算到现在也是,明明你自己是不会有什么危险的,却慌成这样,甚至比对自己的事情还要更加在意……这么重视别人心情的人,我觉得很少见。”
  通过称赞夸奖自己的庇护者,通过口中说出“你是个温柔的人”来强加这种印象,刺激祐也的良心,使祐也不会背叛她的善意,在今后的行动中也对她更加关心……也许她是这个打算。
  不是这样的,本条……我可是这种人……
  首先,怀疑。这一点深深地扎根在祐也的思考模式里。
  再婚后的义父性情大变,让祐也深深地感受到“被骗了”,“被背叛了”。那过于强烈的痛苦,让他无法控制地对他人产生怀疑,让他不可避免地对每个人背后的另一副面孔生出戒备心理。即便感情告诉自己本条并没有什么算计,但理性却在不停地告诫自己一定要警惕。
  “……你啊,乳头那里露出来了。”
  “呃……欸!?”
  本条慌乱地叫喊着,急忙放开祐也的手,遮住了胸部。
  祐也微微苦笑了一下,站起身来,然后弯腰捡起垫被上的浴巾,随意地把它包裹在本条头上说道:
  “出汗了吧。再去洗一次澡。”
  然后他将地板上一直放着的给本条准备的衣服拿起来,塞进一丝不挂的少女怀里。
  双目无光的本条抱住衣服,露出了几十分钟前完全无法想象到的放松神情。
  “筱宫,可以让我摸摸你的脸吗?”
  “啊?你赶紧去,泡完澡随你怎么摸。”
  “…………呃,那请你先去、泡澡吧……我之后再去就可以了。”
  不知出自什么原因,本条并没有立刻顺着他的话站起来,而是话锋一转,低下头如此细语道。一丝羞耻的感觉在她的表情身姿里若隐若现。
  “好了,你先进去吧,我想等一下慢慢泡。”
  “但是……洗澡水、会弄脏的……”
  少女一只手抱着衣服遮住胸部,另一只手则紧紧按着腿间。祐也这才注意到她正努力用手指挡住从身下流出的黏液,好不让它沾到被子上。在终于准确理解了她话语中的意思后,他反应过来先前自己让她先去洗澡这份关心倒是多此一举了。
  “……抱歉,我马上完事,你稍等一会。餐巾纸和垃圾桶放在右边了。”
  “谢谢……”
  祐也逃也似的正要迈出脚步时,又匆匆回过头来,俯身从行李中拿出自己的衣服。
  这次可是真的要走出客厅了。
  他无意识地转头望了一眼,注意力又被全裸的少女用餐巾纸擦拭下身的动作吸引了过去。
  操……搞得老子心里乱七八糟的。
  这样想着,祐也疾速跑进浴室,简单地清洗了一下身体,泡进浴缸,终于松了一口气。
  大量射精后特有的独特的倦怠感直到此刻终于支配了祐也全身,和刚才那次泡澡不同,他半张着嘴发起了呆。
  然而,回想起刚才的行为和本条的身体,他本来已经恢复平静的阴茎竟然再次勃起了。
  “发生太多意料之外的事,已经完全搞不懂了……”
  祐也没有抵抗自己的冲动,也没有再往深里探究。他抬腿跨出浴缸,开始用手撸起自己的肉棒来。明明体格娇小却前凸后翘,本条那美丽性感的身姿和肌肤细滑的触感已经被深深地刻在了祐也的脑海里,让他兴奋的内心久久不能平静。
  最后,连续射精三次后终于冷静下来的他,再次用热水从头到脚把身体冲过一遍之后,不禁叹了一口气。
  这样下去真的能行吗……?
  祐也心中对自己如此发问道。他穿好上衣和裤子,强自打起精神,一边考虑着本条洗澡的时候自己要做的事和等她洗完之后要问她的事,一边走回了客厅。



注:
[1]根据日本刑法175条规定,传播或公开展示猥亵的文书、图画、数字媒体及其他物品者,通过电子通信的手段传播猥亵的数字信息者,以有偿传播为目的持有上述物品或数字信息者,可以处2年以下有期徒刑及劳役,或250万日元以下罚金,或同时处以有期徒刑及劳役和罚金。然而如果在直接描写生殖器的部位打上马赛克,似乎好像就不犯罪了一样,日本真是个神奇的国度呢。
https://elaws.e-gov.go.jp/search/elawsSearch/elaws_search/lsg0500/detail?lawId=140AC0000000045

上一章 | 回目录 | 下一章
Linux ver.
系统开发:[email protected]狗头处刑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