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説家にならない

回首页

盐世界/在人类一旦成年就会变成盐的世界中生还的故事

第九话   情况询问/“真是个冒失鬼”
上一章 | 回目录 | 下一章


在人类一旦成年就会变成盐的世界中生还的故事

第 九 话 情况询问/“真是个冒失鬼”



  客厅里飘荡着蚊香的气味。让祐也刚才怀念起同母亲的出租屋生活的这种独特气味,现在已经和更加冲击性的回忆——也就是本条的初体验——建立起了联系。
  祐也甚至觉得空气里还有一股微妙的粉红味道。
  据说,最能激起人回忆的感官便是嗅觉。好不容易泡了个澡振作起了精神,现在却差点又陷入了欲望的泥潭。祐也打开了后侧通往外部走廊的落地窗,趁本条去洗澡的时候换换气。
  他看了看表,现在是晚上八点十四分……那件事发生后还没有五个小时。祐也深吸了一口气,调整了一下心情后再次开始行动。
  先是雨伞。他走向门口,扫视着鞋柜上挂着的大中小三把伞。考虑到轻便性和大小的平衡,他最终选择了全长九十厘米的塑料伞。
  但比起伞,更加吸引祐也视线的是靠在鞋柜旁边的那个东西。黑色的细长软包长约一百三十厘米,旁边的地上摆着深蓝色的硬包,大小约是装弩的那个包的一半。他打开软包,查看了一下里面的物品,发现是一把钓竿。
  “这是假饵钓鱼[1]用的鱼竿吧……也就是说这个盒子是渔具盒咯?”
  祐也拿出了被分成两半的鱼竿里粗的那一半。全长一百二十厘米左右的细长鱼竿比雨伞更加轻巧,也比想象中的更加坚硬,看起来很有用,不过现在最重要的倒不是竿子而是鱼线,因此祐也决定也把它拿去暂时充作本条的拐杖。
  以防万一,祐也把硬包和塑料伞也一并拿到了客厅。这时他终于感觉到了饥饿。
  说起来,上一次吃东西是什么时候了?
  他起码得有半天以上没吃过任何东西了,也是时候该弄点什么来填填肚子。可目前手里可吃的也只剩下当时从那个肥肥身上剥下来的单肩包里的一点零食,也就是些糖、口香糖和饼干。糖和饼干都装在大型的商用包装里,饼干还没拆开,糖稍微吃掉了一点。口香糖装在圆柱形的盒子里,还剩大约四分之一。
  说起来,那货的包里好像也有应急食品来着……?
  从义父的房间里拿出来的大型背包里,装满了野营需要的各种物品。小小的帐篷和睡袋,汽油炉,瑞士军刀,应有尽有。里面还有一些白米,以及四个两根装的能量棒盒子,后者的最佳风味期限[2]已经过期了十六个月以上。
  但是反正保存在低温阴暗场所,应该还能吃,祐也决定先留着。毕竟,他也不知道以后还会发生什么事。
  大米虽然放了两年了,但是米袋子是密封的,也没有看到虫子或者霉斑之类,作为陈米来说完全可以吃。这能量棒虽然已经过期了一年多,但那期限并不是保质期限[3],而且本来就是打着应急食品的旗号生产出的产品,就算再过上半年也没有什么关系。营养价值高又能长期保存的食品,为了以防万一保留起来才是正确的选择。
  “……总之今天就吃糖吧。”祐也自言自语着打开了单肩包,一下子愣住了。因为他看见了那个用五个连在一起的薄薄的正方形袋子装着的东西。
  说起来……这儿不是有避孕套么……
  祐也觉得自己直到性行为的中途,都还算保持着冷静,但他没想到原来自己从最初开始就完全无法保持冷静,甚至忘记了几个小时前刚刚清点过的避孕套的存在。他不禁用手捂住了脸。
  “不,这已经是事后诸葛了……本条说得对,事到如今再去后悔也没有用。”
  祐也从装着各种水果味糖果的大袋子里随便抓出几个小包装,将圆圆的糖粒倒进嘴里,用廉价的甜味中和着后悔的苦涩感。接着,他转头看向巨大的复合弩硬包。
  开始之前,先准备一点饼干吧。



 ■   ■   ■



  祐也满头大汗地将原本拆分为两大部分——即握把和弓——的复合弩组装了起来。由于在组装的过程中他一直试图尽可能地去理解它的构造,所以比预想花了更多时间,不过最终是大概弄明白了。
  这东西看起来很好用。那把反曲弩也是已经装好了瞄准镜的,但这一把上面装的却是在《禁区5》和其他游戏里经常见到的可变倍率的狙击镜。倍率可以在最低的三倍到最高的九倍之间调节。
  也许是考虑到三倍的倍率对于近距离射击来说有些太高,难以瞄准,狙击镜的左边还装有一个激光瞄准器,可以靠发射出绿色的光点确定射击位置。
  ……然后呢,这个镜又是什么鬼?
  万事俱备,只剩下试射的最后一刻,祐也又陷入了疑惑。大容量的硬包里还装着另一个瞄准镜,比这个已经装好的狙击镜还要大上一圈,全长有三十厘米。虽然外观又粗又大,但重量掂着却比看上去要轻。镜身上有好几个旋钮,也许是调整倍率的。筒状的长镜身上有个长得像细长的灯一样的东西。最后祐也还看到了一个开关,这让他不禁皱了皱眉,上面的文字写的是白色的“OFF”“ON”还有“IR”。ON和OFF他倒是明白,可IR是什么意思?
  总之先打开开关,往瞄准镜里窥视看看吧。
  不一会,眼前这淡绿色的模糊世界终于让他明白了这件设备的真正用途。
  “靠,是夜视镜啊。”
  之后祐也又将它摆弄了一番。在做尽了各种尝试后,他终于完全弄懂了——细长的灯状部件原来是发射红外线(IR)[4]的红外灯。各种旋钮用于调整十字线的位置和图像的浓度等,倍率似乎固定在大概两三倍的程度,不能调节。
  祐也旋开像塑料瓶瓶盖一样的固定锁打开盖子,从里面倒出来两节五号电池。如果能用充电池的话,以后可能会派上大用场。
  现在……暂时先不用换镜吧。祐也将夜视镜放回包里,终于开始准备试射。
  不过在这一次,有意识地避免过度专注的祐也耳朵里,传来了浴室门打开的声音。
  “筱宫……?”
  看见面前穿着妹妹衣服的少女,祐也几乎产生了一种奇妙的思念。
  和不惜一切代价也绝对要守护的妹妹不同,祐也并没有牺牲自己保护本条的打算。
  没错,可别把优先顺序搞错了……现在位列最高优先级的是歼灭敌人。虽然救出新崎和保护本条这些也算是目标吧,但是,除去威胁自己和姐妹安全的定时炸弹这一条要比它们更重要上几百倍。
  祐也将这信念深深地刻在心里,抛开自己对本条产生的那些难以名状的感情,从坐垫上站了起来。
  “这个还有这个,你自己选一个。”
  少女在踏入客厅一步后,便手足无措地站在了原地。祐也将塑料伞和钓鱼竿递给她。两人指尖稍稍相触的一瞬间,只见本条紧绷起肩膀,垂下了泛着红潮的脸。
  祐也意识到自己也不免生出一丝紧张,不禁在心中暗骂自己像个傻蛋。
  他可没有打算在这异常的状况里享受什么青春。
  “嗯……我可以两个都要吗?在家里用短的,在外面用长的。”
  听完祐也说明两根拐杖的来历后,本条如此回答。虽然祐也在解决流氓团伙之前毫无让本条出门的打算,但总之先同意了她的要求,然后让她坐到了茶几对面的坐垫上。

  “好了,现在我有很多事情想要问你。不论我问你什么,只要你知道就都得老实告诉我。”
  “好的、明白了。”
  “不用那么紧张。桌子上有水和饼干,你边吃边说吧。”祐也已经提前在桌子上摆好了一杯自来水[5],和一叠垫在纸巾上的饼干。
  本条战战兢兢地伸出手到茶几上寻找着。祐也想着让她把杯子打翻了也是麻烦,于是拿起她的手让她握住杯子,结果少女开了口:
  “谢、……谢……”
  少女畏畏缩缩的语气比起刚才有过之而无不及。真是的,我可是像平常一样对待你,你却这么在意刚才发生的事情……祐也都忍不住想要叹气了,最终还是克制着,只是清了清嗓子。
  “首先……嗯,你在学校里是干什么的?”
  学生们恐怕被分配了各种工作,而职务不同,了解到的情报自然也会有差异。因此,为了了解能从她嘴里问出什么样的情报,祐也首先如此问道。
  失明的少女能做到的事情也没多少,估计也就是杂事之类的吧……
  “啊,呃……怎么说呢,我之前其实不在学校……”
  “哈……?”
  “我一直在城南高中附近的幼儿园里。”
  祐也咽下几乎冲出口的各种疑问,先在头脑里想象起这片地方的地图。南高附近的幼儿园只有一家,就是那所沿着学校前的马路向东直走四五百米处的私立幼儿园。
  “怎么回事?”
  “好像是说,只有学生和学生的兄弟姐妹才被允许进入学校的范围内……我也不太清楚具体的……然后又没法扔下小孩子不管,所以派了学生去附近的幼儿园和小学照顾他们。”
  “也就是说,你因为既不是学生也不是学生的姐妹,所以被弄到了幼儿园去。然后呢?新崎也和你一起吧?”
  “嗯,另外还有几个负责当老师的女生和负责当保安的男生一起住在幼儿园里,和小孩子们在一起。”
  本条两手握着水杯,脸上浮起淡淡的微笑。也许是在回忆着和天真无邪的小朋友们一起度过的时间吧。
  她还真适合幼儿园老师这个职务啊……而且这个人选也很符合逻辑,祐也想。
  人不论男女老少,甚至不论善恶,多多少少都有着保护弱者的精神。特别是纯真的小孩子,看到比自己还要脆弱的盲眼少女,内心里不由自主地会产生想要帮助她的念头。这样,无理取闹的小孩子也会减少吧。
  实际上,祐也自己就是这样。他的母亲就算从小孩子的角度来看,身体和内心都称不上是个强大的人。而正是这想要支持、守护这唯一的家人的心理才让幼小的祐也的精神过早地成熟。
  本条是外表美丽、性格温和的可爱少女,想必小孩子们都非常喜欢她,而年龄相仿的学生们无论同性异性也都会很照顾她,不难想象她的生活中应该不会有什么太大的麻烦。
  不过,这就难办了……幼儿园啊。看来她对南高的内情和周边势力的情况不太了解。
  “……筱宫?”
  “石川和杉田是在幼儿园负责警卫的吗?”
  “啊,不是,他们两人从学校送粮食到幼儿园来的时候,若菜请石川同学帮忙的。”
  “……说起来,为什么你也跟着到公寓来了?新崎一个人也不至于找不到你要的八音盒吧。”
  祐也没想太多,这么一问,少女的美丽的脸庞上立即蒙上了一层阴影。这家伙真的有什么事情马上会反映在脸上啊……他无言地等待着少女的回答,而她则稍微弓起身子低下了头。
  “是若菜……照顾我的心情,才这么说的……她知道我觉得对不起大家,所以就跟我说,偶尔也要不带小孩子出去走走,调整调整心情……她这么说了,所以……”
  “原来如此,是她的风格。那回到刚才的问题,石川和山田算是物资部门之类的?”
  “物资部门什么的我倒是不太清楚……每天送粮食和日用品来的都是他们,石川同学好像是那里面的队长。”
  本条虽然满脸充满罪恶感的表情,但还是认真地回答了祐也的疑问。听了本条的话,祐也一边思考,一边以“原来如此”作出回应。
  石川那货虽然脑子笨,但是素有人望……不知是杉田自告奋勇,还是受到了石川的命令,总之杉田决定本条她们一起出来之后,用无线电给流氓报了信……?
  如果这样假设的话,新崎和本条可能从以前开始就被盯上了。
  幼儿园虽然派了保安,但如果只是从粗暴的外人手中保护女生和粮食杂货的话,保安人员也不需要太多。说到底,又有谁能觉得幼儿园这种地方会真的受到袭击呢,所以警备力量肯定是不太强的,这点就算用膝盖想都能想明白。
  祐也认为流氓团伙大概是潜伏在幼儿园附近等待时机,直到收到无线电或者其他的信号才开始行动吧。
  “小学和初中怎么样了你知道吗?”
  “呃……城南高中好像有几个学生去了附近的小学,负责组织和管理小学生们,初中的情况应该也差不多。”
  “也就是说周边的小学和初中都服从南高的指示?”
  “应、应该……不,不好意思,我不太清楚……”
  少女仍然手握着水杯,耷拉着双肩满脸失落地道着歉。屋外的雨势有所减弱,房间里充斥着一种平和安稳的静寂气息,和当前的异常事态十分不相称。再加上眼前少女这柔弱的身姿,祐也差点绷不住放松了自己的精神。
  不过这次的事件里小学和初中应该也不会起到什么重要的作用,详细的事情去问森园就好了。目前最大的问题就是,如何与森园真名实这个学妹取得联系。
  本条没有提供到什么有用的情报不说,后面行动时还必须注意不让杉田他们这些敌人察觉到动向,想来将来形势一定会非常艰难。
  “以防万一,我有件事得问问你。你有没有听过森园真名实这个名字?”
  “没有……森园、真名实……没听过。”
  “那日下部(Kusakabe)卫治和仓冈静理(Shizuri)呢?”
  “啊,这两个名字……听说过,是若菜的朋友吧?”
  也许是因为听见了熟悉的名字,少女的音色稍许变得明亮,表情也缓和了下来。
  “没错。这两个人怎么样了你知道吗?”
  “日下部同学和我们一起在幼儿园,负责警备工作。仓冈同学在学校那边,好像是在管理人员和物资什么的……若菜说过,我们之所以能安心在幼儿园照顾小孩子都是多亏了她。我也和仓冈同学说过话,是个很认真很温柔的人。”
  “你们去公寓的时候,日下部卫治没说跟你们一起走吗?”
  “欸?啊,那时候日下部同学去了高中那边,所以不在……”
  “……原来如此。”
  本条口齿流畅地说着,祐也随便回了一句,双臂交叉抱起,低头陷入了沉思。
  他们俩的行动也可以说是预料之中……果然只能靠森园吗。
  如果将森园作为协助接触杉田的第一候选人,那么卫治是第二,仓冈是第三。
  自己和卫治、仓冈两人在初二到初三这一年玩得很好,但现在关系已经差不多断了。不如说,是祐也主动切断的。
  话是这么说,在如此非常事态下,他们应该也会抛开过去的矛盾伸出援手……
  算了,我估计是没戏……
  祐也抛弃了这种想法。牵扯到恋爱纠纷的人际交往实在是过于复杂麻烦,他不觉得事到如今自己还能轻易赢回他们的信任和帮助。
  操,早知如此……不,事到如今,这都是没有办法的事。
  祐也忍住叹气的冲动,继续对本条问道:
  “对了,自卫队怎么样了?”
  “自卫队……”
  从本条的样子来看,她似乎知道些什么。瞎猫撞上了死耗子,祐也双肘撑在茶几上,无意识地向前探出身子。
  “这个,前天中午,自卫队的人过来的时候,大家紧张了一下。”
  “什么?自卫队的人跑到幼儿园去了吗?”
  “是这样。我只是在旁边听到一点,就是问我们有没有什么困难,还有如果发生了什么事情就去基地找他们之类的……”
  “……然后呢?他们啥都没干就回去了?”
  “嗯。还有,他们好像也去了高中还有小学初中那边打了招呼,这是若菜听别人说的。”
  “…………这样。”
  祐也难以掩饰自己的惊讶。
  十几岁的自卫队员只能是读完高中就去当兵的人,祐也对这种人向来没有什么好印象。他一直觉得去当兵的主要是垃圾高中的不良学生之类的,当然聪明温厚的人肯定也有,但大部分都是需要用规则来约束恶习的不安分的年轻人。
  长官人间蒸发,他们也得以从各项纪律的束缚下解放,而且现在手上装备充足,别说是手枪了,连自动步枪之类的武器都应有尽有。平时男人扎堆的集体生活也让他们对女人如饥似渴。
  本以为他们肯定是跑到学校去绑女生回基地了……
  如果说自卫队队员和高中的人处于敌对状态,祐也听了也不会感到惊讶的。但没想到实际情况完全相反,这让他出乎意料。
  本条这时喝完水,正向着饼干伸手的那一刻,突然停住动作了:
  “啊,不过,这么说的话……”
  “怎么了?”祐也催促着她继续发言,她则眉头微皱,脸上现出一抹不安。
  “他们还说,有战友离开基地出去了,请我们小心。”
  “也就是说,自卫队的人内部也分裂成不同的势力,有人在外面为非作歹?”
  “好像是这样。他们好像是为了传达这个警告,才出来访问周边的学校和幼儿园之类的。”
  “我说你,这他妈这么重要的情报你不早说。”
  “对、对不起……”
  被祐也凶这一下,本条正好捏住饼干的手直接松开缩了回去。祐也忍住叹气的冲动,告诉她:
  “我没生气,你随便吃。”
  于是她静静地抓起一片,犹犹豫豫地放进嘴里。
  跟高中一样,自卫队也分成了善恶两方吗……这就麻烦了。
  不过话是这么说,既然善良的一方以自卫队基地为据点,邪恶的一方大概会尽量选择离基地远的地方闹腾,防止前者从中作梗,因此,在这片城区里应该不会遭到他们的魔爪。然而也有这种可能:其实来回访问幼儿园和学校的这帮人也是黑恶势力,以从有计划地进行流氓行为的队友手中保护大家的名目,自导自演收取保护费。
  但是比起做那种麻烦的事情,直接用武力威胁更加多快好省,所以刚才那种可能性很低。
  那帮人是打算用保护弱者来逃避现实吗?
  人有目的就能变得强大。
  留在基地的自卫队员,也许是要高举着“保护手无寸铁的孩子们”这面大旗,来逃避二十岁这个死亡时限会到来的事实。
  当然,现在也不知道到了二十岁是不是真的就一定会死,所以他们的行为应该也受到职业伦理和良心之类的影响,但这种逃避心理的存在是极其重要的。毕竟祐也自己也不是没有意识到,他的精神正同样是被这种心理支撑的。
  如果我没有宅在家里的话……算了,这假设没有什么意义。
  为了姐妹和自己的安全,为了弥补那时没能做出行动的后悔并救出新崎,要驱逐和这件事情有关的所有流氓。要达成这个目标非常困难,但也并不是完全没有可能。
  这对目标清晰而绝妙的认识,把祐也的注意力从世界的异常和母亲的死,以及数年后将会面对的自己的死上面移开了。他无法否认,正是本条唯这个比他自身要脆弱上千百倍的保护对象的存在,帮他保持住了能够冷静思考的状态。
  对于根本没打算回到学校的祐也来说,如果他只是一边等待姐妹的归来,一边默默地收集物资的话,他的精神大概不会像现在这么稳定吧。
  “本条,从异变开始到你去公寓之间的事,记得多少全告诉我。”
  “啊,好,那倒是可以……筱宫你不吃吗……?”
  “你去洗澡的时候我吃过了。现在除了饼干之外就没什么能吃的东西,你忍耐一下。”
  “这个当然……有得吃就很感谢了……谢谢。”
  本条全然不知祐也说了谎话,微笑着向他坦率地道谢。
  这家伙应该不会做出什么事情……只是慎重起见。祐也想,如果让对方知道自己手里有食物,她可能会死乞白赖地提出各种要求,说不定还会拿刚才的一番云雨来做筹码。不过话虽然是这么说,就算是多疑如祐也,在看到面前充满歉意地低着头吃饼干的少女时,也无法认为她会有这么厚脸皮。
  “嗯,是从世界发生异变开始,对吧……”
  “没错。”
  “那样的话,首先……这应该已经说过了,最开始我和若菜两个人去了学校。”
  她喝了一口水,接着开始讲起了这两个星期里发生的和听说的事情。



注:
[1]英文为“lure fishing”,是指用本来鱼并不会食用的材料(如塑料等)做饵的钓鱼方法。通常会将假饵制作成小鱼等特殊形状,或者在钓鱼时通过细微的移动来吸引鱼的注意力,增大咬钩几率。
[2]原文为“賞味期限”,英文为“Best before”,是指在遵守规定的保存方式的情况下,在该期限内食品保持最初的风味。超过期限后视情况也可以食用,一般用于开封前不太容易变质的食品。另参见注[3]。
[3]原文为“消費期限”,英文为“Expiry date”,是指在遵守规定的保存方式的情况下,在该期限内食品不会腐坏变质。一般用于生鲜、盒饭、烘焙、熟食等短时间内容易变质的食品。另参见注[2]。
[4]英文全名为“infra-red”。
[5]日本的自来水可以直接饮用。

上一章 | 回目录 | 下一章
Linux ver.
系统开发:[email protected]狗头处刑人